中國有超過4億人愛看網路小說,他們到底在看什麼?

本文來源:網易數讀

微信id:datablog163

作者:咕嚕鹽

如果要選出代表我們青春的某個場景,在教室偷看網絡小說的畫面一定能入選。

時光過得很快,不管現在的你還看不看網絡小說,很可能在電視上看過網文改編的電視劇,比如最近的《琉璃》就是改編自網文小說《琉璃美人煞》。

除了電視劇,你可能還在某社交平台刷到過這樣的沙雕又驚悚的網文推廣:

「王爺,王妃已經吊在城門上暴曬三天了,請問還繼續嗎?」「肯認錯了嗎?」

「王妃第二天時已經死了」

「吊在城門暴曬三天」,現在的網文已經這麽野了嗎?

現在年輕人都愛看什麼題材的網文?

如今的網文內容都在講些什麼?

男女生愛看的網文又有什麼差異?

我們統計了晉江文學城和縱橫中文網超過 810 萬篇網文,帶你走進網文的世界。

女生最愛:衍生、兄弟情、甜文

常看網文的人一定不會陌生晉江文學城,實際上,晉江文學城起家靠的就是言情。

「男起點,女晉江」,在晉江,女性用戶超過 90% [1] ,不誇張的說,晉江是如今最大的女頻集散地。

在晉江,每篇文章都有積分,積分根據點擊、字數、收藏、書評等數據進行統計而來,換句話說,可以用積分來評測哪類網文在晉江熱度最高。

從積分來看,在晉江文學城的網文題材類型中,愛情類小說最受女生歡迎,並且要遠遠超過其他類型的小說。

看主角談戀愛得到情感滿足,才是女生們看文的主要目的。

衍生類小說也很受女生歡迎。

所謂衍生,就是小說的設定其實是有參考原型的,作者借用人設或者背景進行二次創作,我們熟知的同人,其實也是衍生的一種。

例如在晉江積分最高的東方衍生小說《我開動物園那些年》,講述的是中國上古傳說人物,比如白素貞、妲己在現代動物園發生的故事:

一貧如洗的段佳澤畢業後繼承了一家私人動物園,並(被)簽下一紙契約,迎來了陸壓、妲己、白素貞、黑熊精等「動物」。

從此,他做夢都在擔憂客流量。

而西方衍生小說《貴族》,講的則是原創主角在《哈利•波特》世界的故事:

斯科皮•格雷特。在九年制義務教育尚未完成,小學畢業那一天,揣著一張不及格的小學英語試卷,他來到了霍格沃茨。

除了愛情和衍生,奇幻、武俠、懸疑、仙俠等傳統小說類型在女性讀者中就熱度平平了。

女頻網文大都以感情線為主,所以面向女生的網文有一種特別的分類方式——按主角 CP 性別來分。

女生常看的網絡小說中,傳統言情和講「兄弟情」的純愛受歡迎程度不相上下,百合的積分指數則要遠遠低於前兩類。

在晉江,有一類無 CP 的小說,注重劇情流,沒有既定的官配。

這類小說的篇數還不少,僅次於言情和純愛,但總積分和不高,看來大部分女性讀者還是更喜歡看有官配的感情戲。

主角談戀愛,虐戀還不行,必須得甜文。

從內容來看,晉江文學城的小說中,帶有「甜文」標簽的小說的數量和總積分和都是最高的。

爽文也很受女生的歡迎,雖然帶「爽文」標簽的篇數很少,但總積分和卻排到了第三。

「重生」常常和「爽文」標簽放在一起。

想要爽,哪裡有重生後開掛彌補遺憾,或是復仇來得更帶勁的呢?

比如《王府寵妾》就是女主被人害死重生開掛的劇情:

上輩子瑤娘身為晉王的寵妾,還未受到幾天寵愛,便一命歸了西。

重活一世,她決定保全小命,做好自己的差事,再也不妄圖攀龍附鳳了。

卻萬萬沒想到上輩子那個對她只做不說的冷面晉王竟然自己湊了上來。

另外,晉江重生文也會有另一個走向:渣男/渣女重生改過。

比如晉江積分最高的重生小說,目前已經在影視化的《二哈和它的白貓師尊》就是渣男從良的故事。

晉江文學城帶有「強強」標簽的小說積分指數為 32.33,僅次於重生。

如果說以前的女頻小說的設定更多還是「男強女弱」,如今的寫作者會更注重女性個體的成長,女生們並不想看只會依附別人的主角,勢均力敵的感情才是主流。

男生最愛:奇幻玄幻、穿越、爽文

和女生不同,上海理工大學學者陳彩銀研究認為,男生喜歡看的小說大都以男主的雄心壯志的事業線為主,講述的是主角人生理想和事業實現的過程,感情線只是附屬品。[2]

縱橫中文網是是老牌的網絡文學平台,雖然不如起點,但也有不少熱度高的作品,縱橫的男生頻道小說也能看出男生對網絡小說的偏好。

在縱橫中文網,總推薦數是統計小說收到的推薦票總數,可以看出這篇網文的受歡迎程度。

儘管篇量指數僅為 6.55,最受男生歡迎的還是都市娛樂題材的小說,例如熱度很高的《天才醫生》講的就是都市背景下擁有高超醫術主角的故事:

掌握億萬家財、無上權力又如何?

我,能夠掌握你的生命。

一個小醫生弘揚中醫的勵志故事!

奇幻玄幻類小說的總推薦數稍弱於都市娛樂題材,但總篇數卻排名第一,而且篇數要遠遠多於排名第二的武俠仙俠。

奇幻玄幻類小說的吸引力在哪裡?

以該類小說中總推薦數最高的《聖武星辰》為例,這篇小說融合了傳統玄幻文的仙門道宗元素和未來科技元素,講的是主角打怪升級拯救地球的故事:

地球要被銀河系深處的仙道宗門強拆了,而地球人對此一無所知。

一個熱血玄幻故事。

男生大多對歷史軍事方面的內容感興趣,歷史軍事類的小說的推薦指數有 37.77,但數量卻不多,這類題材需要很多知識儲備,寫作難度比較高,作者們也不常寫。

武俠小說輝煌不再,曾經風靡一時的武俠仙俠類小說數量也不算少,但推薦指數只有篇量指數的一半,熱度已經不復從前。

強大的力量,不屈的意志,熱血的戰斗一直是很多男生所向往的,所以他們喜歡的網絡小說自然也是這個風格。

從內容看,「熱血」標簽在男頻小說中的出現頻率非常高,在所有標簽中排名第一,遠遠超過其他標簽。

如果忽略「熱血」這個男頻大眾化類別,可以看到,男生的也出現了和女生相似的偏好,如穿越和爽文。

男生和女生都喜歡穿越的內容,不過男頻小說主角的穿越更多是去搞事業,比如《儒武爭鋒》:

千年前穿越異世,成就一代儒聖,卻遭武帝暗算身隕。

千年後再世重生,武帝屠滅儒道傳承,獨尊天下,飛升天外之天。

三世輪回,秦楓面對武帝神像,握緊手中劍:「天外天重逢之日,便是你血債血償,身死道消之時!」

男生女生都喜歡的小說內容還有爽文和重生,尤其是爽文,熱度指數排名第三。

理由大概和女生類似,生活中堵得慌,只能看文爽一爽。

去年火爆的電視劇《慶余年》改編自貓膩的同名小說,集合了爽文和重生,正是一篇經典的男頻網文。

除了主角性別和女頻的爽文不同,男生喜歡的網文中常常有很復雜的背景設定。

「位面」是一種獨特的網文世界觀,幾乎只會在男頻文中出現,通俗來講就是有很多平行空間的世界,適用於奇幻玄幻等擁有龐大設定的小說。比如《血戰位面》:

一個山村獵戶的兒子,意外獲得了水晶傳承,練就黃金血脈,在流落他鄉之後,為了找到回家的路,他戰元嬰,滅夏皇,斗妖帝,平巫王,歷經無數位面,一路廝殺,掀起陣陣血雨腥風。。。

總結地說,在網文世界裡,男頻和女頻分庭抗禮。

女性讀者愛看的網文以情為主,而男性讀者更愛看都市娛樂、奇幻玄幻,即使是爽文、穿越和重生這類男女通吃的題材,男頻網文的事業線要高於愛情線。

男女頻中的世界,不是一個世界

網文市場越來越大,也吸引了很多人寫網文。

不過,企圖一書封神,年入百萬,還是太天真了點。

根據社科院發布的《2019 年度網絡文學發展報告》,中國網文作者平均月收入為 5133 元 [3],如果去寫網文,想掙更多的錢,還是要先熟悉寫網文的套路。

標題是讀者對一篇網絡小說的第一印象,將題材直接放在小說標題是很常見的取標題方式,一目了然,讓讀者知道小說大概是什麼樣的。

在女頻小說裏,「重生」「穿越」「世界」在標題裏出現最多,在男頻小說裏,則是「世界」「系統」「重生」。

有趣的是,「世界」雖然是男頻、女頻網文標題都愛用的詞,但意義差別很大。

女頻小說標題中的世界大多是為了襯托感情,比如《全世界都在等我們分手》、《我和你差之微毫的世界》,而男頻小說標題的世界就單純是說明小說背景,比如《仙俠世界》、《重生之火影世界》。

除此之外,女頻小說標題比較含蓄,「日記」「時光」這些詞也體現了少女細膩美好的心思,例如《初吻日記》、《時光與你,恰是正好》等。

男頻小說標題則更加簡單粗暴,常用「最強」「至尊」「無敵」等詞語,比如《最強逆襲》、《仙路至尊》等,雖然有點中二,但很多男性讀者就好這一口。

除了標題,文案也是讀者了解一篇網文內容最直接的方式,為了吸引讀者,網文的介紹文案往往要花很多心思。

女頻小說文案比較實在,大多會講清楚小說內容,會詳細描述小說設定,比如「穿越」「重生」等,有些甚至會交代感情線發展,會用到「開始」「喜歡」等詞語。

比如《偷偷藏不住》的文案:

十三歲那年,桑稚偷偷喜歡上一個男人。

男人的模樣冷淡慵懶,說起話來吊兒郎當的,經常來她家,一個下午窩在她哥哥房間裏打遊戲。

偶爾見她進來送水果零食,也只是漫不經心地掀起眼皮,笑得像個妖孽:「小孩,你怎麽回事啊?一見到哥哥就臉紅。」

男頻小說文案就比較玄乎,常出現「時代」「人生」「命運」等詞語,也不會對內容情節做具體描述。

例如《雪中悍刀行》的文案就三句話,看不太出來小說具體內容:

江湖是一張珠簾。大人物小人物,是珠子,大故事小故事,是串線。

情義二字,則是那些珠子的精氣神。

可以看到,男女頻網文的標題和文案,差別也很大,掌握住這些套路,離一個合格的網文作者就又近了一步,至於正文怎麽寫,標題和文案的風格也提供了參考。

如今的網文世界已經超乎想像的龐大,前陣子,社科院發布的《2019 年度網絡文學發展報告》提到,如今的網文讀者已經達到 4.55 億,創作者已經有 1755 萬人。[4]

不過和其他文學種類不太一樣,網文從一開始就不太被大眾所認可。

「看了十年網絡小說,這個經歷真的是浪費青春嗎?」

「為什麼很多人覺得網文低俗?」

這些問題,讀者也想要個答案。

網文質量良莠不齊,但一些不錯的作品也孵化出了不少影視 IP。

網絡小說不需要費很多腦細胞,也沒有那麽深刻的內涵,對讀者來說,這是一個逃離現實的世界,生活已經很苦,他們只需要一些可以簡單「爽」的東西。

而且,話也不能說得太絕對,很多人雖然不喜歡看網文,但在微博和 B 站刷到「反轉財團繼承人」「王妃被掛城牆」「龍王贅婿」的沙雕視頻廣告時,還是偷偷笑著看完了全部。

參考文獻:

[1] 晉江文學城. (2020). Retrieved 24 September 2020, from http://help.jjwxc.net/user/article/59

[2] 陳彩銀.基於男頻文和女頻文的網絡文學IP差異化開發模式探究[J].新媒體研究,2020,6(15):34-36 52.

[3] 網絡文學作者平均月入5133元. (2020). Retrieved 26 September 2020, from http://gd.people.com.cn/BIG5/n2/2020/0907/c123932-34276144.html

[4] 《2019年度網絡文學發展報告》發布 「中國故事」揚帆出海提速. (2020). Retrieved 26 September 2020, from http://sh.people.com.cn/n2/2020/0218/c134768-33807774.html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