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女性以胖為美?真是一個天大的誤會

本文來源:短史記-騰訊新聞

微信id:tengxun_lishi

作者:言九林

問:請編輯考證一下唐代以胖為美這件事。

先說結論:所謂「唐代女性以胖為美」這種說法,雖然已是一個流傳極廣的「文化常識」,但它並不正確。

一、唐代整體上仍以「細長潔白」為美

當代人說「唐代女性以胖為美」,主要依據是如下三項:

(1)唐代墓葬中的女俑和壁畫裏的女性,多有豐滿肥胖者。

(2)唐代傳世畫作中的仕女,多有豐滿肥胖者。

(3)唐玄宗喜愛的楊貴妃,就是一個體胖之人。

遺憾的是,這三項所謂的「證據」,全都似是而非,經不起認真推敲。

先說第一項。

唐代墓葬出土的女俑,以及唐墓壁畫裏的女性,確實有許多體態豐滿者。

但它們幾乎全部集中在武則天-唐玄宗統治時期

下表是對唐墓女俑和唐墓壁畫女性體態的一份統計。

▲註:表格引自論文《唐代「以胖為美」之審美觀的考古學觀察——以唐代紀年墓所見女性形象為中心》。

從這張圖表可以看到:

(1)在23座墓葬之中,確有10座墓葬的女俑和壁畫女性可以歸類為「胖」(豐腴類 臃腫類),另有13座墓葬的女俑和壁畫女性,則須歸類為「瘦」(清瘦類 修長類 纖弱類)。

(2)統計的時間段長達215年(649-864),其中以「胖」為特色的女俑和壁畫女性,只集中在不足40年的一段短暫時期(728-765)。

因為發掘的唐墓有限,統計資料並非完整,上述數據不能視為精確,但已足以提醒一個基本事實:在唐代289年的歷史中,所謂的「女性以胖為美」,只發在一個很短暫的時期之內。

▲左:唐陶彩繪女俑,右:唐陶彩繪持笙女俑。二者均為身材修長型。圖片引自故宮博物院官網

再來看第二項所謂的「證據」,也就是所謂唐代仕女畫中的女性大多偏胖。

其實,這項證據,主要指的是唐代人張萱和周昉流傳下來的畫作。

張萱是唐玄宗開元年間的「史館畫直」,也就是宮廷禦用畫師。

他的作品已無原作存世,流傳至今的兩幅畫作《虢國夫人遊春圖》和《搗練圖》,據說是宋徽宗臨摹的。

下圖是《虢國夫人遊春圖》的主體部分,畫中的三位貴族女性確實體態豐腴。

▲《虢國夫人遊春圖》(部分)

下圖是《搗練圖》的主體部分,畫中衣著華麗的幾位貴族女性,也同樣是體態豐腴。

▲《搗練圖》(部分)

周昉的生卒年不詳,一般認為他活躍在唐玄宗-唐德宗時代,稍晚於張萱。

在繪畫風格上,周昉早年曾效仿張萱,故他的仕女畫中,既有類似張萱的「豐腴風」,也有與張萱迥異的「修長風」。

下圖是周昉的《揮扇仕女圖》,圖中的貴族女性的統一特徵是圓臉、短脖、體態豐腴

▲《揮扇仕女圖》(部分)

唐代人留下的資料裏,並無「以胖為美」之類的記載。

比較接近此說者,約始於宋代,其依據,便是張萱和周昉流傳下來的畫作。

宋人董逌在《廣川畫跋》裏說,有人拿了周昉的《按箏圖》(已失傳)來問:「人物豐濃,肌盛於骨,蓋畫者自有所好哉?」

——這畫裏的女子體態豐濃,肌盛於骨,是繪畫者自己的喜好嗎?

董回答說:「此固唐世所尚。嘗見諸說『太真妃豐肌秀骨』今見於畫,亦肌盛於骨。昔韓公言,曲眉豐頰,便知唐人所尚,以豐肌為美,昉於此,知時所好而圖之矣。」——這是唐代的審美風尚。

我曾在很多地方見到過「楊貴妃豐肌秀骨」的說法,如今見到這幅畫,也是肌盛於骨。

如此就可以知道,唐代的審美情趣是「以豐肌為美」,周昉是按照這種時代風尚來做畫的。

這段記載有兩處值得注意的地方:

(1)豐濃 肌盛於骨 豐肌秀骨 以豐肌為美,這些字眼並不能等同於「以胖為美」,反而更近似於非皮包骨、略略有肉的狀態,也就是五代之人所撰《開元天寶遺事》裏所謂的楊貴妃「微有肌」。

(2)僅憑張萱和周昉有限幾人的畫作,即得出唐代人「以豐肌為美」的結論,明顯犯了以偏概全的邏輯錯誤。

比如下圖是周昉的另一幅畫作《簪花仕女圖》的主體部分。

與《揮扇仕女圖》相比,該圖中的女性雖然還保留著圓臉這一特徵,但脖子已明顯變長,身材也已明顯變瘦。

▲《簪花仕女圖》(部分)

事實上,唐代畫作中的豐腴仕女形象,也主要集中在武則天-唐玄宗這一短暫時期,這一點與墓葬中女俑和壁畫的情況是高度相似的。

在更長的時間段裏,唐代畫作中的女性,仍以身材修長纖細為主流。

比如下面這張由閻立本繪制的《步輦圖》中,唐太宗身邊的侍女全部身材修長婀娜,無一豐腴者

▲《步輦圖》,引自故宮博物院官網

接下來,再說一下第三項所謂的「證據」,也就是楊貴妃的體型問題。

楊貴妃體胖之說,並無史料支撐。

《舊唐書》說她「資質豐艷,善歌舞,通音律,智算過人」;《新唐書》的說法是「資質天挺」;杜甫《麗人行》的說法是「肌理細膩骨肉勻」。

豐艷 骨肉勻 善歌舞,其實都指向一個結論:楊貴妃既不胖也不瘦。

後世以「環肥燕瘦」來形容楊貴妃,其實當不得真。

更重要的是,唐玄宗時代的宮廷風尚,也不是「以胖為美」。

如前所述,唐玄宗喜歡的楊貴妃並不是一個胖子。

唐玄宗和他的兒子李亨,也就是後來的唐肅宗,都非「以胖為美」之人。

李德裕《次柳氏舊聞》裏記載,唐肅宗做太子時,郁郁不得志,

某日上朝,唐玄宗見兒子兩鬢已有白發,心生憐憫,遂於散朝後抽時間去東宮看兒子,所見是庭院無人打掃,宮內也無服侍的伎女,

「上即詔力士下京兆尹,亟選人間女子細長潔白者五人,將以賜太子」

——唐玄宗立刻讓高力士傳旨給京兆尹,從民間選五名「細長潔白」的女子送到太子宮中服侍。

此外,由唐人詩作也可以知道,唐代人普遍更欣賞腰身修長的女性。比如:

(1)纖腰弄明月(劉希夷《春女行》)

(2)纖腰間長袖(杜牧《揚州三首》)

(3)舞柳細腰隨拍輕(方干《贈美人》)

(4)輕動玉纖歌遍慢(徐凝《宮詞百首》)

(5)腰細偏能舞柘枝(徐凝《宮中曲二首》)

(6)小腰麗人奪人奇(吳少微《怨歌行》)

(7)身輕足捷勝男子……纖腰女兒不動容(王建《尋橦歌》)

(8)容止纖麗,若不勝羅綺(唐傳奇《步非煙》)

綜上,簡而言之,「細長潔白」才是唐代近三百年裏的主流審美。

二、「豐碩」背後的權力審美

既然「細長潔白」才是唐代的主流審美,那麽,武則天-唐玄宗時代那些豐腴的陶俑、壁畫與仕女畫的流行,又該作何解釋?

筆者可以提供一種可能的解釋

唐代以前的中國女性大多以纖細為美,所以有「楚王好細腰,宮中多餓死」這樣的詩句流傳。

初唐時期也仍然如此,劉希夷的詩歌「纖腰弄明月」,閻立本《步輦圖》裏的侍女,都是證據。

事情發生變化,是在唐高宗時代,具體來說是唐高宗患上目眩之後武則天開始執掌最高權力的那段時期

主要表現有二:

(1)佛教塑像開始流行「豐肥」體型,風格與初唐和六朝截然不同。

(2)墓室壁畫中開始出現面容「豐腴」的侍女。

章懷太子墓壁畫,面容已趨豐腴,體態仍顯婀娜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變化?

學者徐世民提供了一種頗有見地的理解:

「武則天身為女子,想做皇帝,『不能於儒家經典中得一合理之證明』,

『不得不轉求之於佛教經典』,而佛教經典中正好有『女身為王』的例子。

……武則天以其自我比附,把自己說成佛陀下凡,……自然會更加認同佛教『非女非男』之平等思想,其在潛意識當中也會自覺地使自己的外在形象朝著佛陀的形象靠近。」

武則天的體態,見於《舊唐書》對太平公主容貌的一段描述:

「公主豐碩,方額廣頤,則天以為類己,愛之傾諸女」——意思是太平公主身材肥胖(「豐碩」連用,當不只是骨肉均勻的程度),額頭很方、下巴很寬,武則天認為她長得很像自己,所以尤其喜愛她。

如此可知,武則天的體態也應該是「豐碩」和「方額廣頤」

有學術意見認為,武則天指揮開鑿的龍門石窟盧舍那佛雕像,即是按照她本人的容貌略作變化來塑造的。

細看下圖,該佛像體態確實可以稱作「豐碩」,容貌也確實可以說是「方額廣頤」。

此外,盧舍那佛意為「光明遍照」,與「武瞾」之「瞾」同義,也顯示二者之間有著密切的聯繫。

▲龍門石窟盧舍那佛

也就是說:武則天使用政治權力,將自己的容貌與佛教塑像的容貌融為一體,旨在讓政治宣傳更有效果。

這種宣傳,既然以塑像、畫作等形式在公共領域展開,就必然會影響到唐代貴族墓葬裏的陶俑、壁畫,讓其中的女性形象不自覺地向著「豐腴」、「豐碩」的方向變化。

▲唐代「豐腴」陶俑,引自故宮博物院官網

不過,這種來自權力的影響雖然強勢,但也會因為權力的消失而迅速歸於虛無。

這也是為何前文的統計表中,豐腴臃腫類女俑和壁畫仕女,只流行了數十年的緣故。

到了唐玄宗父子的時代,唐王朝的女性審美,又回到了正常的「細長潔白」。

至於張萱和周昉的仕女畫,除了可以視作武則天時代權力審美的余緒之外,還需要注意一點:畫裏的豐腴者俱是貴族女性;貴族女性因為錦衣玉食而體態肥碩,又是一種極為常見的現象。

今人研究歷史,斷不能將這種特殊階層的「寫實性肥碩」,過度解讀為「唐代女性以胖為美」

參考資料

①魏子元、王喬玉:《唐代「以胖為美」之審美觀的考古學觀察——以唐代紀年墓所見女性形象為中心》,《文博》2020年第1期

②任窮達:《唐代「以胖為美」質疑》。

③鄧天開:《辨析唐代的「以胖為美」——唐代女性審美觀的演變及其原因》,《西安社會科學》2010年第12期。

④徐世民:《唐代女性「豐腴美」新論》,《唐都學刊》2019年第4期。

⑤侯曉斌:《武則天容貌之探析》,《乾陵文化研究》2014年。

⑥阮立:《唐敦煌壁畫女性形象研究》,武漢大學出版社2012年版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