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在討論東北的營商環境,我也來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

本文來源:微博

作者:毒舌大表哥DS(遊戲、趣聞博主)

看最近都在討論東北的營商環境,我也來分享一下自己的故事。

那還是剛流行「逃離北上廣」的時候,我當時也腦子一抽隨著這股大流跑回東北老家,自以為多年來走南闖北學了一身好手藝,攢了一波好人脈,於是跟幾個朋友掏盡家底兒合伙開了一間廣告傳媒公司。

公司規模不大,註冊資金只有100萬,地址選在了一個「內部有關係的老鐵」推薦的老舊商住兩用樓,30幾層高,樓齡瞅樣子比我還大,臟亂破得不像話,活像諸如《銀翼殺手》、《特警判官》等各種末世賽博朋克影視劇裏的廢棄大廈。

這兒唯一的好處就是房租便宜,於是我們就對付著簡單裝修一下搬了進來……結果直到後來才發現,這個所謂的「熟人推薦」是我們踩到的無數深坑中的No.1,這裡先按下不表。

在創業之前,我和小伙伴們設想了無數遭遇挫折的可能性,包括項目源不夠穩定,資金鏈不夠流暢,技術關不夠過硬,傳播面不夠廣泛……等等,並且都做好了心理準備與應對功課。

結果誰也沒想到,第一個差點把我們卡死的環節居然是:辦營業執照。

我們這間創業公司,一切手續齊全,材料完備,理論上不出三天就可以把營業執照辦下來(據說現在時間更短了)。然而壯哉我大東北官僚系統的辦事效率,這一個營業執照前前後後花了我們三個多月。

辦理營業執照的第一步是去公司註冊所屬地的工商業務辦理大廳填寫材料,聽起來挺簡單,我挑了一個風和日麗的天兒,帶上所有證件印章材料手續什麼的吹著口哨就過去了,以為刷刷幾筆填寫完各種表格就能完事,動作麻利點興許中午還能趕上跟哥幾個喝頓小酒,這創業生活是多麽美好啊……

結果到了地方,我使勁推門進去後倒吸一口涼氣,辦各類執照/證明/資質的隊伍長龍一直排得堵到門口,我這門都差點沒推開。

原因其實很簡單,辦理業務的窗口太少了。十幾個窗口只開了兩個,不堵才怪。

真正奇怪的是,那些其余的窗口後面也不是沒人,每個掛著「暫停辦理」的牌子後面,都坐著一個表情臭到不行的工作人員,偶爾有人過去問「你們這窗口啥時能辦理業務」,他們連口都懶得開,只皺著眉頭連連揮手,就差沒把「滾」字寫在臉上了。

在我的印象裏,上一次碰到這種待遇還是20年前去郵局寄掛號信。

他們尚且臉臭如此,開放的那兩個窗口後面坐的兩位尊神就可想而知了,櫃台處甚至動輒傳來吼叫爭吵聲,至於具體吵什麼我站在隊尾遠遠地聽不清楚,只顧猶自膽戰心驚。

隊伍前進得比我想像中要快,半個小時就排到我了。起初我還以為辦理營業執照敢情挺迅速的嘛,怪不得只開兩個窗口就夠了。結果直到我親身經歷了一遭,才明白為啥這麽快。

工作人員:「辦啥?」

我:「營業執照。」

工作人員:「材料拿來。」

我(遞過去):「辛苦您。」

工作人員(「啪」地把我的一沓申請材料扇在桌上):「這啥玩意兒?!」

我:「營業執照申請材料啊,工商局網站上的模板,我自己列印填寫好的。」

工作人員:「誰讓你自己列印了?」

我:「啊?網站的申請流程上寫著可以自己打……」

工作人員:「什麼網站不網站的,網站要這麽牛逼你去網上辦吧!我這兒不受理自己列印的!」

我:「你這……」

工作人員:「下一個!」

好吧,總算知道為啥這麽快了。

在周遭好心人的指點下,我在大廳的一個角落裏找到了「正式」的申請表(紙質和油墨還沒我自己列印的好……),按手邊的申請材料原樣謄寫了一遍,重新回到隊伍末尾排起。結果剛排到一半,這兩個窗口也掛上了「暫停辦理」的牌子——原來是人家的午休時間到了,要下午兩點多才回來復工。

我一看表,這才中午十一點剛過一丟丟啊……說不得,只好也跟著出去隨便吃了口午飯,身上揣著各種證件材料什麼的也不敢亂走,回來坐在大廳裏的長椅上上老老實實等到下午兩點。

下午排隊的人明顯更多了,窗口依然還是兩個沒變。

這次接待我的工作人員換了一個女士,相對和藹了一點——

工作人員:「申請表呢?」

我:「在這在這。」

工作人員(略微一翻):「哎呀,你這第二頁開頭的地方寫的有問題呀,『經營範圍』裏沒有『廣告傳媒』這種說法,只有『廣告』。」

我:「得嘞,那我就把『傳媒』兩個字刪了唄。」

工作人員:「不行,申請材料不能塗改,這一頁你得重新寫。」

我:「好吧,那我重新寫完後能直接過你這來遞交不?」

工作人員:「不好意思,你得重新排隊,大家都是這樣的。」

我:「啊?……」

工作人員:「下一位!」

重新修改完,再又排了一遍隊,差不多經過一個小時,我終於又見到了這位工作人員。

我:「按您剛才說的,已經改好了,勞駕您再上眼。」

工作人員:「嗯,沒錯沒錯……等等,你這第三頁也是同樣的問題,也得改。」

我:「……」

工作人員:「下一……」

我:「等等!麻煩您,能不能幫忙把我這些申請材料完整看一遍?有哪些問題一並告訴我,我好一起改?」

工作人員:「哎呀,這我可說不準。」

我:「您是專業負責這個的,咋還說不準呢?」

工作人員:「反正呢,我看到這個地方出了問題,你就得先把問題改正掉,才能往下繼續流程。這是操作手續,我不能違反。」

我:「這……」

剛才第一個接待我的工作人員突然亂入:「哎!小陳,你跟他廢什麼話?趕緊的,後面這多人排著呢!」

然後,在圍觀群眾與工作人員的一致聲討中,我灰溜溜地退下陣來,一邊修改我的申請材料,一邊浮現起了大學時代向導師反復提交畢業論文草稿時的既視感……

後面的類似情節我就不啰嗦了,總之這一個申請材料我就反復提交了將近一個星期,中間各種被打回來修改的理由簡直千奇百怪五花八門:比如辭彙使用不當啦、法人信息不全啦、電話號碼前沒加區號啦……

甚至有一次我寫到一半筆沒油了,換了一支筆再寫,結果因為筆跡顏色前後深淺不一,被退了回來。

總之,所有被挑出來的毛病對我而言最終都是殊途同歸:要重新再排一遍長隊。

最不可思議的是,有的時候,明明是上午的工作人員讓我修改的東西,下午換了一個工作人員就不認賬了,非說我改得不對。

我解釋說是上午坐在這裡的同志讓我這麽寫的,結果換來的是千篇一律的白眼:「哦?行啊,那誰讓你這麽寫的你找誰去吧!」

最後我出離憤怒了,跟幾個合伙人說它奶奶個腿的明天辦營業執照你們愛誰去誰去吧,老子受夠這洋罪了!

大家看我是動了真怒,才合起伙來挖人脈找關係,最後找了個工商部門的小領導,打了招呼遞了條子,我第二天再去,直接有人揮手招我過去旁邊一個掛著「暫停業務」的櫃台窗口,材料遞進去,不到十分鐘,全部搞定。

完了?折磨我一個星期的東西,這就完了?剎那間我甚至有點恍惚。

然而,我後來才知道,這只是辦理營業執照那漫長的三個月裏一個小小的開端而已。

就像高倉健在《追捕》結尾的台詞:「唉,哪有個完吶。」

先回憶這麽多,明天繼續。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全紅嬋父親婉拒現金和房產,當地醫院免費治病,各路網紅正在趕來,抖音已經出手干預

xxx

在人潮爆多的廣州火車站旁開小超市能掙多少錢?

xxx

上海一居民24小時不間斷連開5年震樓器,整樓住戶全遭殃,媒體披露隔天居然停了

xxx

女海王、抖音百萬網紅的八卦懶人包,被綠男友65頁PDF起底,扳倒了網紅和富二代

xxx

評論大陸、台灣,把兩岸網友都得罪的李毅教授遭網友戲耍,這屆網民不講武德

xxx

湖南一男子為了還債,在微信群裡搶了30個紅包後退群落跑,清償債務後去賭博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