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重慶?重慶是怎麼來的?

本文來源:星球研究所

微信id:xingqiuyanjiusuo

作者:風子

重慶

風頭正勁

人們賦予了它無數稱號

它霧氣濃厚

人稱「霧都」

(請橫屏觀看,霧氣彌漫的重慶城,攝影師@蔣繼航)

它高樓林立

層次感極強

人稱「賽博朋克」

(渝中區解放碑航拍,攝影師@王正坤)

它的道路與軌道交通

上天入地、飛檐走壁

人稱「3D魔幻」

(重慶軌道交通2號線,攝影師@麻辣脆皮雞排)

此外還有

「火鍋之都」「橋梁之都」等各種標簽

堪稱中國新獲標籤最多的城市

眾多的標籤吸引了無數遊客奔向重慶

旅遊人次

連續三年位居全國第一

(2018年中國旅遊城市遊客人次排行示意,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然而重慶絕不是

一時的「網紅」

當我們以地理的視角觀察

會發現

重慶的地表上

數十條山嶺從東北向西南

近乎平行排布

如同大地的琴弦

琴弦再加上

外圍更加高聳的山地

就構成了”禁錮”重慶發展的

強大力量

(重慶衛星影像,制圖@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但是重慶

卻憑借另一種自然之力

以及無數普普通通重慶人的努力

解鎖了這種力量的禁錮

並把自身打造成了

中國最火爆的人間

01

山的禁錮

億萬年來中國大地上

接連不斷的造山運動

使得今日中國西南一隅群山環峙

中部則相對下陷

一個巨大的盆地誕生了

即四川盆地

但是盆地內部

並非「生來平等」

西中部相對平坦

適宜人類發展

尤其是肥沃的成都平原

早在三四千年前就已經誕生了

三星堆、金沙這樣的燦爛古文化

而盆地的東部及外圍

山地丘陵合計占比超過96%

平地只有區區2.5%

這片土地便是

重慶

(現今四川盆地地形,制圖@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其北部

是高聳的大巴山脈

大巴山東段的陰條嶺

海拔2796.8m

為重慶最高峰

(重慶境內大巴山脈,攝影師@陳潔)

東南部

則是群山連綿的武陵山區

(武陵山三塘霧浪,攝影師@葉星箭)

而其餘的大部分區域

則是一種全球罕見的山地

平行嶺谷

(請橫屏觀看,川東平行嶺谷航拍,左側是華蓥[yíng]山,右側為銅鑼山;攝影師@楊虎)

大約1億多年前

原本平坦的重慶地塊

受到東南方向相鄰地塊的強烈擠壓

重慶地塊下部巖層深厚而堅硬

因此變形較小

上部巖性較軟的沉積巖迫於壓力

則紛紛發生斷裂

並漸次向盆地內部遷徙

在雪峰山以西、華蓥山斷裂以東的400km內

發育了數十條平行褶皺山嶺

川東平行嶺谷

(請橫屏觀看,川東平行嶺谷剖面示意,七曜山又名齊岳山,制圖@鄭伯容&雲舞空城&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它們

從東北向西南縱貫大地

綿延千裏

從空中俯瞰

如同鑲嵌在大地上的琴弦

(請橫屏觀看,夾持重慶主城區的平行嶺谷猶如大地的琴弦,攝影師@奇妙的小王同學)

其中

最西側的那道平行嶺谷

華蓥山

成了四川盆地兩個世界的分界

其東側是重慶及川東的山地

西側則是四川的平原與丘陵

(華蓥山,攝影師@吳祥鴻)

而東北部的平行嶺谷

則受到向南推進的大巴山阻擋

逐步發生轉向

並與之拼合為一體

由此形成的巫山

也成了封鎖盆地東北緣的最後一道枷鎖

(巫山神女峰,攝影師@王正坤)

就這樣

大巴山、巫山、武陵山

以及數十道平行嶺谷

阻隔了重慶與外部的溝通

也使得重慶早期文明的發展格外艱難

(重慶市地形示意,制圖@陳志浩&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但是

當上天對你關閉大門時

往往也會為你留出一扇窗

它將至柔的江水

鑄成了一把把利劍

誓為斬斷禁錮重慶的枷鎖

02

以水為劍

重慶降水充沛

年均降水量超過1000mm

而之前強烈的山地隆升過程

導致大量碳酸鹽巖出露地表

總面積高達3.96萬km²

占重慶總面積的近48%

如此大面積的碳酸鹽巖

遇水溶蝕

便形成了極為出眾的

喀斯特地貌

(重慶喀斯特地貌分布示意,制圖@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地上是罕見的

海拔2238米的巨型喀斯特山體

金佛山

因其四周陡峭、頂部平緩

而被形象地定義為

「喀斯特桌山」

(請橫屏觀看,金佛山,它作為「中國南方喀斯特」第二期項目,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攝影師@陳潔)

地下更是無數個

深不可測的「幽冥世界」

(請橫屏觀看,重慶區域主要喀斯特地貌示意,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包括

國內已知最深的豎井

垂直向下可達1000多米

包括

全球已知最長的超級地縫

奉節地縫群

全長約37km

最大深度229米

最小寬度卻只有1米

(奉節地縫,圖片源自@匯圖網)

包括

全球已知最深的天坑

奉節小寨天坑

它深達662m

可以將中國最高的人造建築物

上海中心大廈(632m)

輕鬆納入

(奉節小寨天坑,攝影師@王正坤)

如此深的天坑

由上下兩層嵌套

是不同時期的地下溶洞

經兩次坍塌形成

(奉節小寨天坑形成示意,制圖@鄭伯容/星球研究所)

在重慶武隆

兩個相鄰的天坑側面坍塌

還塑造了神奇的

天生三橋

天龍橋、青龍橋、黑龍橋

三個天生橋

被天龍坑、神鷹坑兩個天坑相隔

其組合之奇妙

堪稱”鬼斧神工”

(武隆天生三橋,圖中天生橋為天龍橋,攝影師@姜曦)

但是

水對碳酸鹽巖的塑造

仍然只是「小打小鬧」

無法從根本上解除重慶的地理限制

只有當這些水流

匯聚成溪、匯聚成河

匯聚成超級大江

大江化身為利劍

向著群山劈砍

突破的機會才會到來

(四面山瀑布,飛懸於陡崖上,氣勢恢宏,攝影師@王進)

而四川盆地內部北高南低

四周江河皆向南部匯聚

位於盆地東南部的重慶

收納了大量江河

長江以南

綦江、烏江等河流

大多直接從東南山地奔流而下

多險灘激流

(重慶烏江,攝影師@陳小羊)

長江以北

嘉陵江、大洪河、小江等

則蜿蜒綿長

(嘉陵江支流渠江曲流,攝影師@熊可)

江河切穿群山

造就眾多的峽谷

例如

大寧河上的龍門峽、巴霧峽、滴翠峽

馬渡河上的三撐峽、秦王峽、長灘峽

鴨江上的犁轅峽、花園峽、谷雨峽

(巫山小三峽 ,攝影師@張坤琨)

可謂

各種「三峽」遍布重慶

(重慶主要峽谷分布示意 ,制圖@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其中

長江流域面積最大的支流

嘉陵江

最為特別

它沒有像一般河流那樣

沿著山谷流淌

而是連續正面撞擊平行嶺谷的數道山嶺

切開雲霧山、縉雲山、中梁山

形成了又一組「小三峽」

即瀝鼻峽、溫塘峽、觀音峽

(嘉陵江小三峽,近處兩列山嶺所夾谷地為重慶北碚區,圖片由吳祥鴻提供)

究其原因

是因為在平行嶺谷隆升前

嘉陵江便在此流淌

之後

平行嶺谷向上隆升

嘉陵江開始倔強地

在原河道基礎上向下侵蝕

可謂任爾滄海桑田

我自過五關、斬六將

(嘉陵江小三峽形成示意,制圖@鄭伯容&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另一方面

橫亙在重慶東北部

阻礙重慶與外界溝通的巫山

遇到了江河更大的挑戰

數百萬年前

以巫山為分水嶺

一條古長江

自西向東流向江漢盆地

一條古川江

自東向西流向四川盆地

兩江不斷侵蝕巫山山嶺

兩相夾擊之下

巫山被切穿

古川江與古長江匯流

一同東流入海

長江正式貫通

成為哺育中華文明的母親河

(長江三峽貫通示意,有關巫山被貫穿的時間,學術界爭議較大,跨度從距今千萬年至數十萬年不等;制圖@鄭伯容&風沉郁&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而被切穿的巫山

則留下了這場江山搏擊的壯美遺跡

長江三峽

正所謂

(詩歌出自元稹《離思五首•其四》)

「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

(巫峽,攝影師@王正坤)

至此

四川盆地內部的河流

向重慶匯聚

重慶段長江又通過三峽

與外部溝通

(請橫屏觀看,瞿塘峽全景,攝影師@王正坤)

封閉的四川盆地

終於有了一個超級通道

得以與外界交流

重慶

又因為地處江河交匯處

而成為四川盆地水系的

黃金交點

(四川盆地現代水系分布示意,制圖@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但是

重慶的山地如此之多

也許可以承載一定的人類城鎮

要想建立一個繁華大都市

卻並不容易

20世紀上半葉

美國的漢學家費正清

從飛機舷窗俯瞰重慶時

說道

(轉引自《重慶老城》)

「此地並不適合人類居住,因為沒有平坦的陸地」

而著名作家張恨水

旅居重慶時同樣說道

(轉引自《重慶老城》》)

(重慶)地勢崎嶇,無可拓展」

怎麽辦?

重慶還有條件崛起嗎?

有!

不過改寫重慶城市命運的關鍵力量

不是皇親貴胄

不是王侯將相

而是無數個普普通通的

黎民英雄

他們聚合在一起

形成了一股突破地理限制的強大力量

歷經三個階段

最終造就了一個火爆大都市

03

黎民英雄

第一階段

從先秦到宋元

重慶地區歷經多次人口遷入

江面上往來的古人

在一處長1.6km、寬15米的天然石梁上

刻錄下七十二個年份的枯水位

形成罕見的「古代水文站」

白鶴梁

(白鶴梁,石梁上有包括北宋書法家黃庭堅在內的300多人的題刻;三峽大壩蓄水175米後,白鶴梁題刻淹沒於近40米的江底,目前已經建成為世界上首座水下博物館,圖片源自@匯圖網)

而當詩人們舟行三峽時

更是留下許多膾炙人口的詩篇

流放途中遇赦的李白

心情大悅

(出自李白《早發白帝城》)

「朝辭白帝彩雲間,千裏江陵一日還」

因漲水無法啟程的李商隱

則頗顯無奈

(出自李商隱《夜雨寄北》,具體創作地點有爭議)

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

陸續增加的移民

在重慶逐漸開始創造出

令人震驚的文化遺跡

始刻於初唐、鼎盛於兩宋的

5萬余身造像

構成了壯觀的大足石刻

成為世界石窟藝術的豐碑

(大足寶頂臥佛,已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目錄》;攝影師@靳博陽)

但是作為一個城市

重慶距離成為超級都會

還遠遠不夠

這一階段的王朝統治者

看重的是它的軍事價值

大量軍事重鎮依山臨江而建

以江、山為天然防護

易守難攻

著名的白帝城

建於白帝山上

一面傍山、三面環水

扼守著長江三峽的西入口

(白帝城遺址全景,因三峽水庫蓄水水位升高,白帝山已經變成了一座小島,攝影師@王正坤)

釣魚城

建於釣魚山上

嘉陵江、渠江、涪[fú]江

三江在此交匯

呈半島形、城址奇絕

(請橫屏觀看,釣魚城城址,攝影師@沈龍泉)

重慶城

即古代重慶的府城/縣城

則扼守在重慶最重要的兩條大江

嘉陵江與長江的交匯處

同樣形如半島

(請橫屏觀看,重慶主城區航拍,攝影師@王正坤)

南宋末年

宋將彭大雅、王堅等人

以重慶城、釣魚城等數十座山城

組成堅固的防禦體系

抵抗蒙古大軍長達40余年

導致蒙古大汗蒙哥死於釣魚城下

這是作為軍事重鎮的重慶

在歷史上最令人矚目的時刻

(合川區釣魚城遺址一角,攝影師@李瓊)

第二階段

明清時期

經過「湖廣填四川」

重慶地區人口大增

通過川江水系聚集四川盆地的貨物

再與富庶的長江中下遊貿易

商業屬性日漸凸顯

從軍事重鎮演化為商業重鎮

船工們

在江面上高喊號子

鼓舞士氣、協調步伐

渡過一個個險灘惡水

這便是「川江號子」

(2017年中超頒獎典禮「川江號子」表演,圖片源自@VCG)

纖夫們

在岸邊用遒勁的力量拉動船只

纖繩在石頭上磨出的痕跡

深達數厘米

可見航路之難

(長江三峽沿岸纖痕,攝影師@鄭雲峰)

在船工、纖夫等各種人群的努力下

大大小小的貿易場鎮

遍布重慶長江及其支流沿岸

(江津區中山古鎮,攝影師@李瓊)

嘉陵江與長江交匯的

重慶城

更是四方人貨的最大匯集之所

(兩江匯流的朝天門碼頭,渾黃的長江與暗綠色的嘉陵江交融,攝影師@鬼跡)

清代的地方志

記載了當時的盛況

(出自清代乾隆時期《巴縣志》)

「九門舟集如蟻」

畫師則將這種盛況

繪成了重慶版《清明上河圖》

(作於1865年前後的《渝城圖》局部,作者艾仕元,現為法國國家圖書館所藏,繪有建築3377棟、大小船只339艘,堪稱重慶版《清明上河圖》,圖片源自@匯圖網)

至1891年重慶開埠

輪船以強大的蒸汽動力

更輕鬆地克服長江航運之險

中外商人紛紛以重慶為基地

開設洋行、商鋪

這一時期的重慶

已經成為一個典型的商業移民城市

來自湖廣、廣東、江西等地的商人

以省籍為紐帶

建立眾多會館

(湖廣會館,攝影師@彭渤)

碼頭上的船家船工、三教九流

性格爽直、脾氣火爆

在茶館中溝通交易

如今已演變成茶館閒聊

(重慶交通茶館,因保持了相當懷舊的風格而成為「網紅店」,攝影師@任屹雲)

船工們

開船時吃「開船肉」的習慣

被小販們改良

將廉價牛肉、牛雜等切片

放入鍋中燙食

成為今日重慶毛肚火鍋的源頭

(重慶火鍋,攝影師@唐安冰)

重慶的人口猛增

整個城市的面貌

也在發生著劇烈變化

為了在山地中獲得足夠空間

吊腳樓等建築形式

被廣泛應用

而且往往見縫插針

形成重屋累居、層層疊疊的堡壘

(酉陽龔灘鎮建築層層疊疊,攝影師@王江)

直到今天

重慶主城區的現代建築群

也依然保持這樣的高密度

無數建築物

在山地上層疊而上

一片氣勢恢宏、密密匝匝的高樓大廈

令觀者震撼

(南岸區中心商圈層樓疊嶂,攝影師@羅星)

連接山城上下的

則是條條「梯坎兒」(台階)

人們爬坡上坎

相當鍛煉身體

腳夫、力夫、挑夫、抬工等

在梯坎兒上出賣力氣

幫人負重爬坡

形成了最初的「棒棒軍」

(磁器口棒棒軍,攝影師@李理)

商人、船工、纖夫、棒棒軍等

各色人群匯聚

把重慶構建成了商業重鎮

但是這還不夠

第三階段

抗日戰爭時期

重慶便利的水運

有利於人員物資內遷

山地艱險又可以扼制敵寇進攻

從而被定為陪都

成為中國抗戰的中樞

大批機構及人員內遷重慶

重慶人口又一次大幅增加

(桂園,張治中故居,重慶談判期間,此處為毛澤東在重慶市內辦公會客的地方,攝影師@蔡震宇)

各類文化精英的遷入

造就了重慶的文化繁榮

西部的沙坪壩

接納了大量文教機構

奠定了今日沙坪壩文教區的基礎

(重慶大學理學院樓,1938年2月6日,沙坪壩區自治委員會成立大會在理學院二樓教員休息室舉行,宣告沙磁文化區成立,攝影師@夏英倫)

更重要的是

抗戰期間全部內遷工廠中

遷至重慶的占比高達54%

大量的工廠和技術人員遷至重慶

奠定了重慶的工業基礎

使得重慶由一個商業重鎮

逐步轉變成一個工業重鎮

(重慶鋼鐵廠遺址,重慶鋼鐵廠前身是張之洞創辦的漢陽鐵廠,攝影師@陳潔)

到了1960年代

面對日趨緊張的國際局勢

新中國啟動「三線建設」

以「靠山、分散、隱蔽」為原則

進行工業布局

重慶再次脫穎而出

成為三線建設的重點

之後的十餘年間

遷至重慶的三線建設人員

高達50萬人

重慶的工業基礎也再次得到加強

(816工程位於重慶涪陵區,是為製造原子彈提供核原料的地下核工廠,也是中國第二個核原料工業基地,曾是絕密級軍事機密,圖核反應爐大道,攝影師@葛奧軍)

有了這樣的基礎

在1997年成為直轄市

及至2009年完成三峽移民工作後

重慶徹底地突破地理封鎖

進入了全新的發展時期

(搬遷重建後的巫山縣縣城,攝影師@唐安冰)

公路、鐵路、航空

還有600多km的長江黃金水道

讓它成為了西南地區最大的

水陸空綜合交通樞紐

同時也是西部地區最大的

水陸江海聯運的物資集散中心

(重慶港寸灘港,攝影師@徐佳桐)

經由重慶的中歐班列

每年開行1500班

重慶江北機場年旅客吞吐量

達到4479萬人次

(重慶江北機場,攝影師@伍北海)

對外交通的突破

助力重慶工業更上一層樓

它既是中國的先進裝備製造基地

也是中國的高新技術產業基地

(重慶金康新能源兩江智能工廠總裝車間,圖片源自@VCG)

可能很多人並不知道

根據2019年的統計數據

全國每10台手機中

就有1台產自重慶

全球每10台筆記本電腦中

就有4台產自重慶

與此同時

重慶內部的地理限制

也逐漸被打破

這一時期

索道連接了長江嘉陵江兩岸

(長江過江索道,攝影師@張坤琨)

新的大橋

又開始取代索道

成為更高效的跨江通道

(菜園壩大橋,攝影師@鬼跡)

各種精巧的立交橋

隨處可見

(融僑立交,攝影師@沈龍泉)

適應山地爬坡的跨座式單軌

成了外地人十分好奇的「網紅」

下方使用層層疊疊的支撐柱

緊貼著巖壁、樓房

仍有一種吊腳樓的意味

(重慶濱江路一帶的跨坐式單軌,攝影師@沈吉貴)

卻又很快被運量更大的

地鐵所超越

(大劇院地鐵站,攝影師@知柏)

為了適應山地

人行步道穿梭樓宇

(左營街天橋,讓人恍入「盜夢空間」,攝影師@趙樂源)

停車場可以盤旋上升

直達四層小區路面

(旋轉停車場,攝影師@麻辣脆皮雞排)

甚至房屋樓頂

都可讓人踢一場酣暢淋漓的足球

(巴渝世家樓頂足球場,攝影師@夏英倫)

就這樣

一個難以復刻、絕不雷同的

超級都市

誕生了

(南濱路雙子塔,攝影師@王正坤)

04

火爆之城

這就是重慶

它火爆熱烈

(2019年解放碑新年聽鐘,攝影師@王江)

它平易近人

(朝天門附近盛隆商場台階,攝影師@君作刃)

它大膽前衛

(川美羅中立美術館,攝影師@萬展志)

它突破想像

(請橫屏觀看,黃桷灣立交橋,5層結構、高差達40米,人稱「最復雜的立交橋」,攝影師@王江)

而這一切的背後都離不開

千千萬萬普普通通的重慶人的不懈拼搏

是他們突破了重慶的地理封鎖

將其從軍事重鎮

升級到商業重鎮

又從業重鎮

提升到智造重鎮

不僅建立起火爆的超級都市

也重塑了城市性格

(重慶人民大禮堂,攝影師@徐佳桐)

一場轟轟烈烈的創造

越是充滿艱難

成功後越能震撼世人

這正是重慶充滿魅力的原因

今天的重慶

是一個擁有38個區縣

總面積達82402km²

人口達3124.32萬

不遜於一省的超級直轄市

(重慶行政區劃,制圖@陳志浩/星球研究所)

當這樣的超級直轄市

掙脫了億萬年的禁錮

其能量釋放將無與倫比

今天的重慶

是一座超級山城

萬家燈火高低輝映

漫天星漢

(請橫屏觀看,重慶夜景,攝影師@蔣繼航)

今天的重慶

還是一座超級江城

大江橫流

氣吞萬裏如虎

(江水環繞的重慶城,攝影師@鬼跡)

今天的重慶

又是一座快樂之城

9月26日

一座濃縮了重慶特色

以巴渝文化為主題

集主題樂園、文化演藝、現代商業、

高端酒店、體育競技、夜遊市場等

多種消費形態於一體的文化旅遊商業綜合體

重慶融創文旅城

將於沙坪壩西部新城

正式開城

其中

融創渝樂小鎮擁有

148米高的摩天輪-「山城之光」

全球最高U型過山車-「傳奇雙龍」

獨具山城特色的「夜遊鬧市」

4大主題街區、22項遊樂設備

(重慶融創渝樂小鎮航拍實景圖)

雪世界、海世界、水世界

三大室內主題樂園

各具繽紛特色

融創茂、融創文旅城酒店群

共同打造的豐富業態與文旅項目

將讓大家充分體驗歡樂、刺激與潮流

(重慶融創水世界實拍圖)

這座總建築面積近70萬平米的

超級文旅綜合體

不僅將為重慶帶來更多歡樂

也將成為

全新的「世界一站式度假目的地」

(掃描圖中二維碼可超值預定2天1晚輕鬆遊)

今天的重慶

不斷登上熱搜、爆紅網絡

人們以為重慶是網紅

其實

這隻是它億萬年的潛力

到了爆發的時刻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