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串聯同業推出「消費券」自救,廣西女老板組織螺螄粉聯盟

本文來源:天下網商(阿里巴巴旗下)

微信id:txws_txws

作者:章航英

一道螺螄粉江湖急令,260家螺螄粉店背後的神秘老板曝光。

「我就是男人的性格。」徐小燕說。

很難把徐小燕溫婉的外表與她所做的事情聯繫在一起。

徐小燕是260多家螺螄粉店「螺公堂」的老板,現在她的螺螄粉店已經開出家鄉廣西,開到深圳以及許多北方城市。

在廣西南寧的外賣銷量榜上,「螺公堂」長期霸榜第一。

與許多餐飲店一樣,疫情讓螺公堂受到了強烈衝擊。

不過,徐小燕沒有坐以待斃,而是在螺螄粉江湖發出一道「號令」,號召螺螄粉店們團結起來,成立螺螄粉通用消費券聯盟。

一經發出,行業震動,如今已有700家螺螄粉店「入伙」,而螺螄粉專用消費券也將於6月底在支付寶上線。

此舉也將徐小燕推上了螺螄粉聯盟「盟主」的位置。

而數年前,她的身份還是華為廣西市場負責人。

從華為員工到「螺獅粉」盟主,徐小燕是個什麼樣的人?

她創辦的螺公堂,又有什麼名堂?

▲左四為徐小燕

螺螄粉江湖急令

2020年6月,徐小燕每天大部分工作都是接電話——全部來自螺螄粉同行。

事情得從半個月前說起,徐小燕向廣西螺螄粉界發出一道江湖急令:為了共同生存目標,請聯合起來,成立螺螄粉通用消費券聯盟,讓顧客可以「一店消費,千店通用」。

這一號令,迅速得到了支付寶的支持——「萬萬沒想到,作為資深螺螄粉粉絲這麽多年,有一天能向螺螄粉盟主效力」。

於是,支付寶技術小哥加班加點開發功能,預計螺螄粉專用消費券將在6月底正式上線。

政府已經發了消費券,為什麼還要成立「螺獅粉通用消費券聯盟」?

「自從政府發了消費券之後,很多門店反應,有不少熟客會拿著消費券到門店消費,不過在螺獅粉店很難使用。」

徐小燕表示,在廣西,螺螄粉的客單價較低,一碗十塊錢左右,無法夠上用消費券的使用門檻。

此外,政府消費券是暫時的,那發放結束後呢?

徐小燕想到,廣西螺螄粉門店這麽多,為什麼不聯合在一起發螺螄粉消費券?

「其實在現在這個情況下,每家螺獅粉店自己都會做折扣促銷,但是這樣的活動範圍太窄,擴展性、延伸性和效果都不是很好,」徐小燕表示,「而發專用消費券對商家和消費者來說,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如今,徐小燕已經接到了700家左右螺螄粉店的「結盟」電話,每天仍有四五十個打進來。

原本就在螺獅粉界小有名氣的徐小燕,名頭更響了。

為了吸引更多螺螄粉商家加入,她開始露面接受採訪。

而在這之前,已有許多餐飲協會邀請徐小燕分享經驗,但她多數都是拒絕。

除了本身不喜太高調之外,原因有兩個:「一是我覺得我的經驗還不夠,還需要學習。二是我覺得自己的經歷太特殊了,無法被復制。」

260家螺螄粉店背後的神秘老板

徐小燕是「創業達人」。

還在大二時,她就開了個酒吧。

2003年,非典疫情,酒吧停業半年。

第二年重啟後,憑借經商技巧,酒吧不但沒有倒下,而且還回了本。

畢業後,徐小燕進入華為,很快開始負責整個廣西地區的市場。

「進入華為後完全沒有人帶你,全都需要自己摸索學習」,也是這段工作經歷讓她迅速成長,鍛煉出了眼界與毅力。

在華為期間,徐小燕經常全國各地飛。

每到一個地方,她就會找當地的特色美食,她甚至以美食為標記做了行走的軌跡圖。不僅喜歡吃,而且在吃上,她也顯示出了天賦。

「我能吃出食材的好壞,每次都會給食物打分,」徐小燕說,「我去一家米其林餐廳或者去一個網紅小地攤,我都能吃出他們的食材是新鮮的還是隔夜的,用了什麼食材都能吃出百分之七八十。」

由於厭倦了「空中飛人」的工作,加上熱愛美食,在華為工作8年後,徐小燕辭職開起了螺獅粉店,創立品牌「螺公堂」。

成立9年,螺公堂目前已有260多家店,在廣西螺螄粉界,有了一定的名氣。

在近兩年南寧所有的餐飲外賣銷量排名中,螺公堂排在第一位。

創業的門道

作為後來者,「螺公堂」是如何走到前列的?

品牌發展歷程很大程度上折射了徐小燕的個人性情。

螺公堂第一家店開出半年,生意沒什麼起色,一度交不出房租發不起工資。

一起創業的朋友心灰意冷,徐小燕安撫他們:越是這個時候,越可以從自身做起。

徐小燕重新找原料定味道,換上了最好的原料。

▲炒螺螄粉

從一開始,徐小燕就明白了螺螄粉江湖競爭激烈,「螺螄粉的品牌有很多,尤其在廣西,單單螺螄粉店就有上萬家,我就不想做的跟別人一樣。」

開店第二年,她找到了那個秘方:炒螺螄粉。

徐小燕把常規的螺獅粉做法與炒粉做了結合,光調配適合炒粉的配方就測試了半年時間,找了不下三五十家。

這款螺公堂的獨家首創產品,迎上了2013年微博的崛起,徐小燕把握住了這次機會,靠著微博的流量勢頭,螺公堂成功晉升為當時螺螄粉界第一代網紅店。

據說,當時想在螺公堂吃一碗炒螺螄粉,至少排一個小時的隊。

▲餓了麽小哥正在取餐

接著,螺公堂又成為第一批上線外賣的餐飲品牌。

相比於湯螺螄粉,炒螺螄粉使其更適合外賣這一形式,憑借著過硬的質量和口碑,螺公堂成了南寧的螺螄粉大王。

看起來,螺公堂似乎總能幸運地坐上每一次的風口。

在這背後,是操盤手徐小燕對品牌的深刻知覺以及對市場的靈敏嗅覺。

把螺獅粉賣到全國

疫情對餐飲業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打擊,即便優秀如「螺公堂」,兩個月時間也虧了100多萬。

徐小燕沒有放棄。

她不但要讓螺公堂活下來,還要活得更好。

把廣西螺螄粉賣到全國,是徐小燕的心願。

今年螺公堂的重點是發展深圳市場,隨後的目標是上海杭州。

「我覺得美食是沒有地域性的,只是包容程度的快慢。」徐小燕說。

她形容自己性格像男人,不撞南牆不回頭。

「撞了南牆也不會回頭。就是不能停下來,一直往前沖,如果你想生存的話,就需要保持十萬分積極向上的心態。」

從產品的構建、品牌的升級、到渠道的擴展,徐小燕親力親為,不斷拓展自己的邊界。

比如,研發新品開創新品牌、開淘寶直播,近期還做了一個抖音美食號「焜料理」——沒有用代運營,團隊兼職上崗,老板徐小燕全權接手抖音文案。

「餐飲還是有很多專業的東西,年輕人寫不了,必須我自己花時間寫。」

正是這種對創業的熱情與拼勁,使她一手創立的品牌在廣西螺螄粉界站穩了腳跟,並且熬過了疫情。

不過,她也犧牲了很多。

懷孕6個月的時候,她仍然奔波忙碌,旁人甚至不知道她已經懷孕。

如今,她也沒有時間照顧兩歲的女兒。

「對孩子很愧疚,她跟阿姨比跟我都熟。」

從大學創業到如今成為螺獅粉盟主,徐小燕走了太遠。

創業是一條不歸路,雖然感嘆「真的太累了」,但是徐小燕只剩下了繼續往前走這一條路,如今她背後還有數百名員工及加盟商。

「下輩子,再也不創業了。」她笑著,認真的說。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在人潮爆多的廣州火車站旁開小超市能掙多少錢?

xxx

北京清華大學「轉專業」竟有20門以上學科無人問津,0人報名,網友:一切為了吃飯

xxx

很多老外都說自己沒去過四川,但他們去過成都

xxx

現在的年輕人為什麼都在一心「搞錢」?

xxx

杭州59歲大姐做社區團購幫鄰居買東西,一天營收人民幣五千元,一天賣150隻鴨子

xxx

你以為你在創業,其實你只是在為社會打工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