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米背後的設計師自述:9年做幾百件爆品,如何提高審美?

本文來源:普象工業設計小站

微信id:iamdesign

作者:鐵佳

上個月

我們採訪了李寧寧

小米生態鏈設計總監

因為追求品質上的完美,對產品設計問題零容忍

從來都心直口快,絕不手軟

人稱「吐槽王」

近5年

小米生態鏈投資了逾百家公司

打造了千萬量級的爆品

有些可能正蹲在你家裏

而這些爆款背後的設計者

正包括李寧寧和她的設計團隊

爆品背後的邏輯是什麼?

設計團隊中高效的溝通方式是怎樣的?

如何提高審美力?

李寧寧同我們深度探討了一次

以下為李寧寧老師自述

01

李寧寧是誰

求學美國設計名校

我是上海交大畢業的,後來去了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已經畢業11年了。

在ACCD讀書時,有點像初級設計師上班的感覺,當你畢業要進入社會時,不會還是一個小白的狀態。

▲ACCD美國藝術中心設計學院

每做一個設計,都要寫商業計劃書。

看看把你的設計放到真實環境中,它是否能成立和存活?

除了從美學角度去考慮,還要從商業背景出發,結合人的需求,引入技術。

雖然現在回頭看覺得淺顯,但對後來還是有很大的影響。

每年期末在學校裏逛,看展,看別人的設計項目,也是一種大量耳濡目染的強化訓練。

▲李寧寧學生時期作品

之後是實操,要求非常嚴格。

從0到1,每一步都是十足別致和嚴謹的,這種嚴謹深入骨髓。

每一門課結束時,老師必須要看到你的手板,而且要做的很好。

當時在美國,去外面找人做手板真的很貴,大概要一兩萬人民幣。

外發回國,時間又來不及。

跟絕大多數ACCD學生一樣,手辦都是利用學校模型工作間的3D列印、機加工和噴塗設備,自己動手製作和後期表面處理的。

▲以前工作時的草圖

我的每一個手板都自己親手做,一次次拆解時,你遇到和考慮的問題越來越多,也就會生成顧及到量產性的意識。

最後,你要把設計思路清晰地表達出來,就像給甲方講故事一樣,講給你的老師聽,而不是稀裏糊塗地沉浸在自己的產品裏。

▲李寧寧學生時期作品

這時候就比較鍛煉你的換位思考和闡述能力。

我們一次次在這些項目裏摸爬滾打,導致很多人畢業後傾向去創業公司工作。

所以當時劉德師兄來找我加入小米,我很痛快地接受了,沒過多掂量盤算,付出機會成本或投資回報等等。

因為我學生的時代就在草擬這件事情了,我想去實操一下看看自己怎麽樣。

▲李寧寧學生時期作品

最崇拜的大師是誰?

我一直很喜歡深澤直人,從大學開始買他的書和作品集。

除了他的理念,不得不說他的造型還是非常一流。

尤其是那些為義大利品牌做的家具,他切割的那些曲線真的特別棒。

▲日本「國寶級」工業設計師 深澤直人

反觀近幾年國內的中式家具品牌,從正交三視圖或特定角度來看,確實不錯。

但在任意透視角度上看,可能會發現空間曲線經不起推敲。

有時候覺得,大師對3D個人審美的捕捉,真的不一般。

這可能是一種天賦,不過最重要的還是時間的積累。

爆品背後的設計團隊

小米生態鏈硬體公司大概有100多家了,我們主要負責其中70-80%的項目。

每年設計項目的數量,是個驚人的數字,大概相當於中型設計公司兩三年的項目數量?

我們的設計團隊只有20個人左右,還包括幾個CMF。

所以一直有人比較好奇,我們是如何運作這件事的。

▲檯燈

有些生態鏈公司,設計能力本來就很強,比如說華米,方案很成熟,我們彼此交換下意見就好。

剩下還有很大一部分公司,是我們需要幫忙做的,對,十幾個設計師從0開始做。

我要做的是把關所有設計的細節。在大家對方向性都很困惑的時候,紮進去看一下,做決策。

▲檯燈

項目越多,我的精力越分散,對某一品類產品本身吃的不透,這是我這幾年比較介意自己的地方。

所以需要我們團隊的設計師們,把手上項目吃透,而我會多問一些問題,促進他們的思考。

讓他們在做任何產品時,都有一個深耕挖掘的過程,多問問自己為什麼這樣做。

▲檯燈

設計師們高效的溝通方式

幸運的是,設計師和我已經有很強的默契了。

生態鏈公司的項目派過來時,我會先征求他們的意見,聽聽他們的判斷。

多鍛煉他們站在我的決策位置上去做判斷,他才有可能拿出更成熟的想法。

最後在給到我某個方向時,也會靠邏輯拿出立論,而不是憑感覺或個人喜好。

▲吸塵器

我現在和設計師交談時,幾乎不會說,我覺得這個好,就用這個。

當我們都以理服人時,溝通會非常高效方便。

這個為什麼好,好在哪裡,不是靠牽強的原因,而確實有美學和硬體堆疊或結構成型等限制因素來支撐。

▲吸塵器

當對方也有反對意見,我無法說服時,我們會商量好做出來,比較一下。

若比較不出,就去問更廣泛的人群,才會從感性和主觀審美出發。

如果你只是一味地把指令發布出去,那設計師只剩改的余地,總是不會形成自己的判斷。

判斷和糾結的過程,特別鍛煉設計師,慢慢地就會拿出站得住腳的產品。

▲吸塵器

工作量龐大,項目多。我們分項目時,會尊重設計師,按照喜好去分。

完成任務,和我真正喜歡這個產品,兩個內驅力完全不一樣。

只有喜歡和愛,才會真的仔細去琢磨。

比如兒童滑板車,我上次把這項目分給一個做造型能力很好的女生設計師,因為她也是一個媽媽。

她會想做得很好,因為要把全部的母愛放在這輛車上,未來給兒子用。

▲兒童滑板車

02

關於爆品和性價比

如何做爆品?

真正的爆品,是方方面面的成全,設計只是其中一部分。

產品定義最重要。

它決定著是否捕捉到未被滿足的需求點。

比如初代小米手環。

那時候生態鏈項目少,幾乎全員撲在一兩個項目上琢磨。

首先要進行產品定義,如何取舍手環的功能。

比如第一代產品,我們設計的無屏,一個月充一次電。

非做螢幕的話,功耗會特別大,只用一顆小電池支持,大概要一周一充。

摘下手環充電頻次高了,產品對用戶的黏性就沒有了。

▲初代小米手環

所以在功耗沒法做特別好的情況下,就要選擇相對省電的顯示方式。

如果一定要屏,就會犧牲功耗和黏性,這就是取舍。

包括價格,也需要一種定義。當行業製造虛高價格現象時,小米像一條鯰魚出現了。

當時國外的手環要100美金起,國內最便宜的也要500-600。

因為小米的供應鏈整合能力,我們把成本降低,售價79塊。

用戶一看還不到100塊,會有買來試試的心理,試錯成本也不高。

所以你看,種種定義都離不開產品經理,最重要的事就是產品定義。

你的產品滿足絕大多數消費者需求的情況下,還能不能與眾不同,打動更多一點的消費者呢?

始終應該做的是,追蹤和洞悉用戶的需求,才會反哺受惠於你最後做的產品定義。

這些顯然不是ID能完全決斷的,還要產品經理做總把關。

還有一點是製造業資源,它決定著產能,成本,品質。

當製造資源足夠強大時,ID設計師才能受惠於此,被賦予更大的造型、設計空間,得到更好的品質和良率。

像蘋果一直在帶動我們國家的製造業,很多好的代工廠都是被大廠訓練出來的,是大廠的工程師撲在產品線上,幫助解決問題。

▲驅蚊器

比如之前用飛織材料做阿迪,Nike的鞋,恨不得好貴好貴,現在飛織很普遍了,恐怕兩百多就能買到了。

他就是用一個制高點的技術,之後向下滲透的結果。

▲滑板車

小米為什麼能做低價?

第一,是在產品定義上做取舍,做產品不要求滿。

要考慮到,你想增加的那百分之一兩點的功能,也許只能滿足5-10%的人的小眾需求。

由此,增加成本到底值不值?

第二,我們做硬體,采購量大,成本一定更低,供應鏈資源肯定比小的創業公司拿到得更好,這毋庸置疑可以省掉些成本。

▲無人機

第三,早年很少做廣告,幾乎沒有線下店,在銷售渠道上也可以省掉一筆錢。

第四,從設計本身上來說,我們希望設計是簡約,低調,樸素的,所以很多不必要的裝飾就不要了。

但我是不會為了省錢去在模具上做妥協的。

▲無人機

從邏輯上說,我們得益於海量的銷售數量,小米平台走的量大,擔心的成本就能下來。

還有成熟的供應鏈管控體系,坦白說,同樣做一模一樣的產品,其他公司都不會做到像小米這麽低的價格。

▲藍牙耳機

03

疫情之下的設計反思

有些產品沒有被好好設計過

我有時候會問問自己,我們這個行業的設計師,會不會有機會靜下來做一些更雋永的東西。

做了太多消費電子產品後,難免會有些倦怠。

技術飛速進步,我們設計的產品就要跟隨硬體或技術一起迭代。

比如電池形態改變,我們就能把東西做的相對更小等等。

▲洗烘一體機

不斷迭代,未必雋永。

以我自己的立場出發,我認為一個產品若沒有實質硬體、顯著功能的改變,迭代的意義真的不大。

▲電飯煲

因為我做設計的初衷就是,做的時候,就希望它以最好的方式呈現出來。

而迭代就意味著我要改善之前差的地方,但如果沒有的話,何必去為了迭代而迭代。

印象最深的是無印良品的一款磨砂鋁的名片夾,是1980年代設計的,我很驚訝。

放在現代看,你絲毫看不出它的時代感。

像凍齡一樣,沒有受到時代的淘汰。

作為一個設計師,如果我有幸能做這樣的設計,那真的會很有趣吧。

通過這次疫情,我也在思考設計師能做些什麼?

危重病人的轉運箱,對於女醫生來說過大的防護服,不太舒適的防護面罩……

現在看來這些東西確實沒有被好好設計過。

▲洗烘一體機

從社會責任感角度來說,我希望有組織牽頭做這件事吧,也許它的商業價值未必那麽大,大家的動力不強。

但哪怕不大規模量產,我們把方案做出來放在那,若以後真的再遇到危機,也可以準備好。

我有時候會反思自己,是不是該好好做下這一類產品。

你眼前會有一幅畫面,一邊是靜水流深,非常緩慢;另一邊是飛速的變化。

▲鋼炮藍牙小音箱

04

關於設計師和美學

優秀的設計師,具備哪些素養?

除了熱愛,好的設計師要對產品高度負責對自己的設計視如己出,只有這樣,才能捕捉到那些細微需求。

就好像以前做陶器、紫砂壺的師父,都會在底部刻上自己的名字。

做不好,就會打臉。

好的設計師也需要有同理心,感同身受地想一想,用戶的需求是否被真正滿足。

這樣才能解決問題。

還有,一定要積累經驗,所謂積累就是坑。

我覺得想看到自己的產品被很好地量產,起碼要經歷2-3年的磨練。

▲李寧寧學生時期作品

就好像我最早在小米的時候,做個能量產的手機殼都要憋半年,看起來多簡單的東西,做起來卻發現各種註塑成型上的缺陷不良都要去解決改善。

還有一個是審美。每個人天賦不同,那後天就要大量看好東西,洗眼睛。

之前有實習生問我,怎麽提高審美?上外網,大量看產品圖。

如果你覺得一張圖真好,看著爽,我喜歡。一定要問自己為什麼。

把它好看的邏輯,分一二三四點說出來。當你不熟練的時候,就做這個事。

▲李寧寧學生時期作品

我甚至建議設計系學生,每天寫一兩百字的小隨筆。

作品好在哪裡?用簡明的話闡述出來。

練到最後,等你自己去做時,就是非常直覺性的東西,用眼睛一刷,就知道為何在大腦裏產生愉悅感。

真正明白它背後的邏輯,而不是僅僅說,我喜歡。

也不排除有很多人,審美天賦非常高。

但真正動手時,要很好地表達出來,也不容易。

▲檯燈

產品的美,有哪些共性?

如果談大美,我們可以撇開小眾審美去談。

我覺得,它起碼是善和真的。我很欣賞honest這個詞。

包括我們現在做設計,尊重真實的物件本身,不會把外形設計得太刻意或完全變成另外一個形態。

包括材質,也希望是本真,有質感的。

▲掃地機器人

大美也是易懂的,尤其做應用美學,我們做的東西是給人用的,我不會希望自己高高在上,好像我做的設計不需要你懂一樣。

我希望用戶不看說明書就知道如何使用,如果一款產品交互很繁瑣,我會檢討自己。

▲小鋼炮藍牙音箱

最後一點是合理有序的

你如果為80%的人做設計,我更提倡以基礎形態去做產品。

我曾經看到一句話:用基礎極簡的幾何形態,去呈現一件產品,有助於降低受眾認知難度。

也許是因為我長期做小米的商業設計,所以出發點一般都是這樣的。

▲投影儀

未來的中國風格,會是什麼樣?

現在回看宋、唐、漢代的東西,它們反映的是那個時代的加工手段,審美偏好,當時主流且影響力比較大的階層的生活方式。

若非要站在當今角度,去套用那些風格,攀龍附鳳,畫棟雕梁,它真的能反映我當前的生活方式嗎?不能。

所以我覺得不必特別刻意地扒之前的設計元素,因為你也不需要扒,我們中國人審美偏好世世代代都流淌在基因裏,滲透在生活的方方面面。

比如你現在依然會更喜歡飽滿的形態,更喜慶的顏色,如果是一款器,你可能喜歡紅色,具體到哪一種紅色都會和西方人有差別。

如果我們站時間軸上往後看,500年後看今人的設計風格,會怎麽樣?

如果比較尊重現代的生活方式,和審美的自然發展,那最後積澱形成的就是現代設計風格,符合當今中國人的設計風格,只不過它還在形成和演變之中。

它一定會受到生活方式和技術發展的影響。因為只要全球化,就是會有大量消費電子產品出現,加工的手段自然和傳統不一樣。

非要造出曾經的形態,真的沒必要,應該要承認時代的發展就是如此。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