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聰的網紅宇宙】不用擔心王思聰,他的名字就是品牌

本文來源:貴圈(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entguiquan

作者: 郝坼

重回紈绔人設,對今天的王思聰來說不是壞事。

上一次因攜女伴同遊登上熱搜,已經是2019年3月的事了。

此後不久,這位中國最高調的富二代,悄悄隱藏了歷史微博,好幾個月不公開發言,也鮮少拋頭露面。

大半年時間,他消失在娛樂新聞裏,卻頻繁出現在財經板塊中。

他的名字依然能擠進熱搜,但內容僅限於「限制」「凍結」「法院」「查封」這些冷冰冰的法律辭彙。

他不再是網友口中的「國民老公」,反而成了「被執行個人」和「老賴」。

危機到2020年春天漸漸平息。

關於王思聰的事業,最新消息是,2020年4月,他100%持股的普斯投資有限公司的股權凍結被解除。

4月開始,王思聰又頻頻登上熱搜,內容分別是:罵「陪練」,在餐廳給年輕女性餵飯,和年輕女性逛街,和年輕女性出現在售樓處,朋友圈揭露Amy姐「網紅共享經濟學」,和年輕女性分手,點贊某CEO罵女明星。

兵馬未動,流量先行。

攜網紅上熱搜,成了王思聰重出江湖的信號。

它吸引的眼球,足夠向公眾傳遞明確的信息:這位頂級富二代依然安全,依然有錢,依然有收割漂亮女性的能力。

1

在百度搜索「網紅」,會得到這樣的定義:指在現實或者網絡生活中,因為某個事件或者某個行為而被網民關注,從而走紅的人或長期持續輸出專業知識而走紅的人。

從這個意義上講,如水一般從王思聰身邊流過,因他獲得流量爆發的年輕女孩,是當下最標準的網紅。

聰女郎中較為著名的幾位,張予曦在劇組從龍套跑到女一,雪梨的淘寶店開得風生水起,豆得兒上過《快樂大本營》。

「網紅」同樣也是王思聰的自我定位,排在「投資人」「哲學家」之前。

2016年,他以上述三個標簽,在付費語音問答平台分答開了帳號。

公開笑納「網紅」身份,是王思聰對網紅和背後經濟價值的自信。

能在眾多富二代中脫穎而出,固然與「首富之子」的身份有關,但王思聰的影響力,是在一次次網絡事件中積累的。

他第一次在中文互聯網上被網民關注,是2011年。

王思聰在個人微博上炮轟大S婚禮,嘲笑汪小菲母親張蘭資產被凍結。

這場罵戰涉及女星下嫁、豪門鬥富,爆發的熱度讓王思聰一戰成名。

這一年,他剛剛從英國留學回來,強勢進入電子競技領域。

他註冊新浪微博不久,在這個中國最活躍的公共平台,他罵張蘭,罵黃光裕,罵CCTV,還罵剛剛跨界演藝圈的張馨予。

一個我行我素的「反富二代」的富二代人設,迅速被大家接受。

那時候的王思聰與網紅看起來毫無交集。

2014年,N線演員張予曦在徐克電影《智取威虎山3D》的結尾處一閃而過,沒有留下任何記憶點。

而她給中國網民貢獻的真正新聞是在這一年12月,王思聰帶著她出席了萬達武漢電影樂園開業典禮,又在活動結束後牽手離開。

▲ 2014年,王思聰和張予曦(左一)出席萬達武漢電影樂園開業典禮

王思聰和網紅公開的頻繁互動也始於此。

這一年,我國移動互聯網用戶規模為5.27億,首次超越PC端用戶規模。

成立不到一年的小紅書,完成了數百萬美元的A輪融資。

微博400萬粉絲的大V張大奕,在淘寶上開了服裝店——2015年,這家網店讓她賺了四個皇冠。

而後來被譽為「第一網紅」的Papi醬,則剛剛開始上傳原創短視頻。

網紅時代轟轟烈烈地到來了。

2

王思聰和女孩們都抓住了生態更多元、流量也更容易變現的新時代。

「王思聰身邊女伴」成了一個流動的位置。

和張予曦傳緋聞一個月後,雪梨迅速補位。

他們一起去看Bigbang演唱會,又一同在機場亮相,但很快傳出二人分手的消息。

豆得兒算是王思聰歷任女友中時間最長的一位,大概有一年之久。

認識王思聰的時候,豆得兒是北京舞蹈學院學生,之後,她成了網紅。

▲ 網紅豆得兒

對網紅來說,沒有什麼比知名度和流量更重要。

一個女孩,只要進入王思聰的「網紅宇宙」,就能在短期內獲得流量大爆發。

這是屬於王思聰的戰績——在為網紅鍍金的能力上,無人能出其右。

網友數過,在「王思聰網紅宇宙」中,有姓名可考的女孩多達兩位數。

高顏值、低辨識度是她們的共同特征。

普通人很難記住她們的長相,更分不清她們諸如雪、甜、仇、豆……的名字。

她們不事生產,不搞創作,很少在某個領域輸出專業知識,她們在照片、視頻裏看起來總是一種表情,一套情緒。

如果沒有王思聰,她們突圍而出的機會實在難以預料。


在網絡讓世界扁平化以後,一個人的走紅總需要一種「個性」的存在基礎——或者也可以理解成「特色」「定位」。

比如Papi醬滿足社畜對現實壓力的吐槽,李子柒寄托人們對田園生活的向往,李雪琴則牢牢抓住了「喪」的時代情緒……

在王思聰式網紅的臉上,人們看到的是一致的信息:一種被最有錢人蓋章認證的美貌。

在聰女郎的主場,比如微博、小紅書等社交平台,她們享受著其他網紅、明星不曾享受的待遇。

在娛樂明星因為一句話不當就要道歉、一個失誤就能被抵制的當下,她們非但可以被豁免,甚至在道德、情感、財富的判斷方面,擁有另當別論的權利。

她們口碑沒有因為可疑的戀愛而受損,追隨者肉眼可見地因緋聞增多。

比如甜仇的微博上,商業廣告頻頻出現,其中不乏奢侈品牌。

人們追逐聰女郎口紅的顏色,追逐她們香水的味道,追逐一種站在財富巔峰的物質幻覺。

而財富巔峰上的王思聰,做企業的王思聰,成了「最懂得運用網紅經濟的投資人」。

早在2014年,王思聰就在微博辦過在線抽獎,轉發量高達百萬。

網友們驚呼「福利月來了」。

就連演員魏大勛也加入調侃,「不如抽個熱狗」。

那是王思聰將注意力轉化為流量的一次成功實驗。

抽獎結束後,他的微博粉絲數從1610萬漲到3319萬,翻了一倍還多。

2015年,王思聰創辦熊貓TV,發展之初又是以「豪擲千金」的舉動上了熱搜——挖走斗魚一姐周二珂,並且力圖將其打造為熊貓一姐。

2016年,他耗資2000萬簽下韓國女主播尹素婉。

他在分答平台上,和佟大為、劉慈欣、張泉靈、馮侖、史航等各界大V同場競技,結果顯示,王思聰是賺錢最多的人之一。

2016年,熊貓直播研發了一檔綜藝,和騰訊視頻、芒果TV聯手打造國民女神養成真人秀《hello!女神》。

這場豪華的網紅選秀盛典,直播累計觀看量6億人次,微博話題相關閱讀量19.8億。

▲ 王思聰在《hello!女神》節目中飆演技

這一年,王思聰頻頻出手,把互聯網、娛樂圈攪得風生水起。

他2月手撕朱聖祎,3月炮轟春晚小品《喜樂街》,4月炮轟網易做假新聞、5月諷刺范冰冰、張馨予,7月找京東維權、8月份炮轟芒果台抄襲,12月份諷刺于正,獲得網友「娛樂圈紀檢委」的愛稱。

從那時起,他在微博上每一個公開的小動作,點贊誰、炮轟誰,都能獲得大量關注和大批網友的支持。

他是當之無愧的熱搜之王、全網爆款。

嘈雜的流量中,王思聰的IP價值越發豐滿、鮮明。

互聯網隨處可見喊他「老公」「校長」的網友,隨處可見「王思聰都說了,所以我們相信」的評論。

他還擁有了一批「創業粉」。

粉絲眼裏,他是擁有投資眼光、魄力和智慧的年輕商人,是享受特權階層紅利、又對現實保持清醒認知的富二代——比如他接受BBC紀錄片採訪,用純正的英音大談體制,又一次「被動上了頭條」。

《互聯網周刊》發布的2015年中國網紅排行榜,依據在社交媒體的口碑、創作力、影響力進行綜合排名,王思聰以壓倒性優勢超過Papi醬,位列第一。

在這個榜單裏,奶茶妹妹章澤天排名第10、雪梨排名第22。

兩年後,在2017年胡潤中國百富新浪微博粉絲數前十排名中,王思聰超越馬雲位列第二(第一名是趙薇),並且將這一成績保持了三年。

在虎撲步行街,有人將王思聰與雷軍放在一起,發起「你會選擇誰的人生」投票。

選擇王思聰的理由是,「他不用費盡心思討好誰,也不需要提心吊膽防著誰——在網友心中,他才是碾壓其他富二代人生的存在。」

王思聰的現實身份與網絡人設,在真實與虛幻的交界處相互助力。

高調當網紅的背後,是他投資版圖的急速擴張。

據「騰訊新聞•財看見」報導,由王思聰100%控股並擔任董事長、首期投資規模5億元的北京普思投資有限公司,投資規模一度超過30億,投資領域涉及:網吧連鎖企業、高新技術材料生產企業、高鐵公司、知識經濟共享平台、脫口秀製作團隊、電影特效公司,甚至還包括殯葬公司。

最火的時候,王思聰的商業成績被總結成文,在投資圈流傳。

2016年,甚至有人給某一類的股票命名——王思聰概念股。

以金錢開路,通過營銷事件積累人氣,最終尋求流量變現——這是新時代最基本的商業邏輯。

他充分施展這套方法論,為「王思聰」這個IP積累資本。

從那一刻起,網紅不僅是他的緋聞對象,更是他生意鏈條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

3

在最初期的語境中,網紅是個略帶貶義的辭彙。

但隨著越來越多參與者湧入,以及互聯網對傳統經濟模式摧枯拉朽的顛覆,這些被時代造就的草根英雄所聚集起的注意力,足以快速拉動消費,改變市場,衝擊傳統行業格局——當然,也在不斷改變著網紅群體自身的命運。

聰女郎就是這樣一群人。

經由「王思聰」這架天梯,她們一夜之間將美貌兌換成網紅最核心的競爭力——流量,拿到最直接的商業籌碼,將其變現,進入人生快車道。

運氣好的話,甚至可以收獲某種階層的準入資格。

雪梨被認為是其中「最勵志」的存在。

2017年,身價數億的雪梨接受了男友的求婚。

這位富二代男友據說家族生意涉及服裝、房地產、酒店和製造業。

婚後第二年,雪梨產子。

她的微博上除了曬娃,服裝品類也增加了童裝,店鋪銷售額大幅增長。

今年3月,雪梨在微博宣布,收到湖畔大學的入學通知書,成為這所全中國創業精英雲集的「商學院」的第六屆學員。

據媒體報導,今年最終進入面試的企業家有145位,平均年齡38.8歲,平均創業年限長達10年,雪梨就是其中之一。

但她與王思聰的故事並未停止。

在網紅經濟方向,她可能是與王思聰最有共鳴的「合伙人」了。

今年5月,雪梨店鋪上新,王思聰身穿一款加菲貓聯名T恤留下照片。

雪梨發微博稱「史上最強買家秀」,雪梨老公也在評論區留言:「感謝校長神助攻。」

王思聰的買家秀,被掛在雪梨網店的詳情頁裏。

這股熱度,讓她在直播間賣出60多萬件聯名T恤,當夜營業額超過1920萬元。

這是分手後仍然將「王思聰效應」運用到極致的經典案例。

也有反面的,張予曦「自曝戀情」一個月後被王思聰取關——很像是某種意義上的「除名」。

但是她的演藝之路倒是從此起色不少,《韞色正濃》《美人皮》給了她女一的番位,熱播劇《琉璃》給了她爆款的熱度。

8月,有人拍到張予曦走進保姆車的照片。

那款車是娛樂圈當紅明星的標配,足夠豪華,足夠大,大到她走進去的時候,不需要彎腰。

一個女性從財富中低頭離開,又以無需低頭的姿態再度擁有財富,此時她的形象,倒像是個復仇者。

最近的一任聰女郎甜仇,走紅只用了三個多月、兩次熱搜。

故事始於今年5月,王思聰和甜仇在餐廳餵食被抓拍。

結束則是在8月末,兩個人的名字與照片再登熱搜,宣布分手。

關於這個女孩履歷的種種細節,也一並呈現於大眾面前——念空乘專業,做過電商模特,也單獨創業。

熱搜當天,年輕女孩留下幾句指向不明的回應,很得體,不涉及一點情緒。

她目前的事業是在社交平台上和閨蜜合體帶貨。

而在她微博評論區,充斥著諸如「王校長觀光團」的留言。

百度指數顯示,「甜仇」的熱度原本只是一條趨近於零的直線,毫無波瀾,因為三個月內兩次和王思聰有關的熱搜,這條線出現兩個接近90°的陡峰。

▲ 王思聰在餐廳給甜仇餵食

數據之外,甜仇的未來將會如何?

會像雪梨一樣,成功地把流量轉換成生意,還是像張予曦一樣,把話題度當成另一個領域起步的墊腳石,或者自此徹底消失在茫茫人海……

種種這些,沒有人知道,甚至不會有人關心——除非她再次以聰女郎的身份出現在公共視野中。

一個女孩就這樣成為短暫的、新的互聯網景點,供網友窺探消費,到此一遊。

無數故事中,不變的核心依然是王思聰。

他在將一個個女孩「捧紅」的同時,也在一次次的網絡狂歡裏,不斷穩固自己的流量基石。

至於外人如何評斷,也許根本不重要。

這些故事早就不是一廂情願的緋聞遊戲,而是一場流量經濟下的合謀——金錢與美貌勾兌在一起,在輿論的催化下迅速發酵,產生巨大流量,再轉化成更多金錢。

而王思聰與他的網紅們,則在吃瓜群眾鼎沸的議論聲中,各取所需,攜手雙贏。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全紅嬋父親婉拒現金和房產,當地醫院免費治病,各路網紅正在趕來,抖音已經出手干預

xxx

扳倒吳亦凡的「都美竹」正被多間公司搶注商標,還有人註冊了「吳簽」

xxx

初代網紅消亡史:鳳姐隱了,龐麥郎瘋了,芙蓉姐姐身家過億

xxx

結婚直播,為什麼成了東北網紅們的賺錢密碼?

xxx

中國第一時尚博主黎貝卡的一天是怎麼過的?

xxx

上海武康路一位老奶奶和她的蝴蝶結陽台紅了,成為打卡勝地,眾人圍觀叫奶奶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