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渤《正道的光》,照在了抖音、b站等多個平台上

本文來源:有飯研究

微信id:YouFunLab

作者:有飯蛋包飯

B站用戶沒那麽鄙視快手、抖音了。

相反的,現在他們樂於把曾經抵制過的快、抖當做素材庫,直接搬運、解構、再套用模式,做更適合B站的UGC。

最近的例子,是繼寒王、Giao哥之後,一種講助人為樂的土味兒正能量——正道的光,又照在了B站上。

1 新一輪土味兒

常看快手和B站推薦區的人會知道,「正道的光」是過去一個多月最流行的土味兒梗。

一般來說,這種視頻主要內容會是路人A獲悉路人B的難處或隱藏危險,再出手相助。

▲發現並出手相助

解決完問題,路人A會沖鏡頭來一嗓子:鐵子,我這樣做對嗎?

之後,主角再耍半套業余飛天十三響兒,腦袋往前一探,在高昂的「正道的光,就照在了大地上~」BGM裏瀟灑出畫。

除了魔性 正能量的感染力之外,這套操作也因為空耳聲似「種豆得瓜,就種在了大腚上」被廣泛傳梗,高峰百指能到近9萬。

到6月熱潮消退,快手上#正道的光相關作品已有近4000個,最高播放量超過100萬,相似的新增用戶名也有數百。

除了真人拍攝,內容本身形式也擴充到遊戲、電影、動漫等內容上,繼續在更多群體裏傳播。

▲快手#正道的光主題作品

相應的,BGM《正義之道》的原版、Cover版使用量也超過150萬,看上去不多,但其實去年一直洗腦的《愛的飛行日記》在抖音的使用量也在150萬上下。

▲《正義之道》快手使用

因為足夠洗腦,且傳播後半段演變成了尬演、強行正能量的土味兒內容,討論熱度頗高。

熱衷於解構、諷刺的B站,和渴望大眾流量的B站,都沒有放過它。

2 B站的解構與重塑

到6月,B站「正道的光」完整關鍵詞檢索結果已經有4438個,最新的每日新增也在50個左右,共產生播放量約7720萬,其中單視頻播放量最高過500萬。

▲B站「正道的光」搜索結果


相比此前發跡於快手、抖音的寒王、Giao哥等土味兒梗,正道的光的引進和改造更具如今B站UGC的特色。

比如,之前是圍繞某人做搬運和素材化,只是把外部梗,填充進B站擅長的內容形式裏,如鬼畜、音MAD等。

這種UGC裏,模式是B站的模式,外部內容,更像是單純的鬼畜明星「入駐」,和此前葛平、丞相其實無異。

現在,B站的UGC模式已經不止於解構,還在於學習外部的內容製作模式,更有大眾視頻網站和垂直UGC社區結合的意思。

拿正道的光做例,現在的B站UGC可以有四個階段:

1.搬運,直接下載、抹水印、發布。

2.關聯,搬運內容外,找梗的關聯內容、下載、發布。

比如黃渤原版視頻、《民兵葛二蛋》、國外版正道的光等。

3.解構,如此前寒王一樣,做鬼畜、音MAD明星,或原曲做熱門歌曲,加入B站素材庫。

4.重塑,或者說,學習和改進這種外部內容的模式。

其中不同的是,前三點,觀眾樂趣都在於審醜,他們拿拙劣演技、假公濟私做話題,通過直接發彈幕造梗或解構鬼畜等方式去諷刺,滿足表達欲,收獲快感。

代表的,如up主鬼會計的《【川普】正道的光(建國的光)》,目前已有近140萬播放量。

▲【川普】正道的光(建國的光)

相似例子還很多,都是老一套的生產模式 新梗。

不同的,在「重塑」一點。

在正道的光檢索結果中,B站播放最高的一條內容,和B站以往擅長的解構、搞笑無關。

它的名字叫《這TM才叫正道的光!!》,目前已有509萬播放,是第二名「關聯」性質視頻的兩倍還多。

▲《這TM才叫正道的光!!》

這條視頻的內容是什麼呢?

就是簡單的拍攝、剪輯,講述一位類似志願者的先生幫助拾荒老人賣貨、清潔,並捐贈物資的小故事,BGM是十分接地氣的流行歌曲。

一點都不B站。

事實上,這條視頻在初次發布時也確實沒火。

據up主大樂團隊投稿記錄顯示,賬號曾在4月25日發布過同樣的內容,但標題為《給孤寡老人一個家!》,播放量僅有2.8萬,彈幕數16。

▲更早的同人內容視頻《給孤寡老人一個家!》

之所以這條自行套娃視頻,前後播放量能有百十倍的差異,除了運氣,還因為它用了B站和抖音、快手的雙重模式。

內容設計上,這種視頻時長更長,用豎屏形式,分鏡內容意圖更明顯,之間也有製造討論話題的特定環節(倒不是說一定是擺拍)。

似乎有點low,但又確實在這兒有差異性,有親和力。

標題,也改了更B站的《這TM才是xx》系列。

題材上,又選了接地氣的正能量,沒有花裏胡哨的特效和玩梗,字幕也用快手抖音常見的螢幕中央 漢字拼音簡稱的組合。

最有趣的,是發布形式。

和多數B站up主定稿、封面、單次上傳不同,《正道的光》沒有封面,且使用的是短視頻平台換標題、音樂、重復發布的模式。

從up主大樂團隊投稿記錄看,其中有多條相同內容先後換標題、音樂發了2遍以上,效果不同。

▲重復發布

這是一種極具短視頻平台色彩的發布方式,用以在平台推薦粉絲覆蓋率較低的情況下,以更低的內容製作成本覆蓋更多的用戶。

比如據正善的測算,目前抖音單賬號粉絲覆蓋率大約是3%,也就是發一條視頻只會推送給3%的粉絲,刨去是否自動去重的可能,理論上來說,一條視頻起碼要發33遍才能覆蓋自己的私域流量。

▲抖音牛肉哥的重復發布,每天50條

從「成績」突出的大樂團隊往前捯,更早使用並受益於快手、抖音內容生產、發布模式的還有浩宇、xx志願者團隊,如今都已是粉絲數十萬的知名up主。

其中從2020年初合伙拍攝扶貧相關視頻的王晶稱,B站是目前廣告主衡量網紅KOL商業價值的一個重要平台,同時,也是粉絲量最難做的平台。

想後入局再吸粉,專業程度更高的垂直內容並不適合他們,使用已經被抖音、快手檢驗過的方法論,去沒有這些內容的B站打差異化,吸收「不太垂直」的人,和近兩年湧入的新大眾用戶,才是正路。

到2020年5月,王晶的B站賬號已有粉絲近15萬,偶爾可以接到如地方飲食品牌、日用品品牌和遊戲的廣告需求,月收入能保持在0.5-3萬元水平。

和穩步增粉、賺錢同時發生的,還有這類創作者對B站用戶和內容創作的一些思考。

3 B站要破圈,內容該怎麽做?

讓王晶們欣喜又慌張的,是這事兒有點過於容易了。

以一種「過時」的內容,在最「時髦」的B站,面對一群最年輕、最難搞的用戶,居然可以如此迅速地成功,這意味什麼呢?

王晶覺得,這意味著也會迅速、全面的失敗。

遠的不提,往前拉兩年,B站絕大多數用戶是鄙視、甚至抵制快手、抖音的。

如果你去翻2018年的B站視頻,經典UGC的彈幕會有「禁止某手、某抖搬運」,仿造的劣質內容,會有人噴「抖音/快手自重」。

甚至,就算你圖像內容OK,只要抖、快的熱門BGM一響,那就是「你幣沒了」。

到2019又如何呢?手工耿、朱一旦已經是B站招牌了,而隨便一條搬運、改造的快、抖內容,很大機會能在B站上獲得數倍於知名UP主的經典UGC作品。

▲播放量高,但粉絲轉換低的搬運內容

王晶和鬼畜區老up主孫志晨認為,改變內容、生產模式,從而改變用戶屬性,再相互作用,就是目前B站UGC生態做大眾化的基本邏輯,有好有壞。

一方面,B站用戶越來越接納著所謂的大眾內容,雖然越來越「不年輕」可能會導致商業價值下滑,但池子大了,總是好事。

另一方面,用戶之後,當更多新一批的創作者也放棄強專業性的UGC,轉向門檻更低的內容,博取大眾流量,老一批土著UP年齡增長,且進一步感知到「越費勁的內容不一定越受歡迎」,他們又會怎麽選呢?

當B站的UGC風潮開始在流量、收益驅使下,向大眾化轉變,那麽B站還值錢嗎?

本就不如土著up專業的王晶們,是不是就更不值錢了?

這些疑問,想同時兼顧垂直、年輕、破圈兒的B站還沒有正面作答。

財報顯示,2020年Q1,B站月活躍用戶已達1.72億,移動月活1.56億,年同比分別上漲70%和77%,那裏可能依舊是Z世代表達者和吸收者最多的地方,但比例似乎有所稀釋。

當正道的光以這種姿態照在B站上的今天,最新的用戶是喜愛這種內容的,而最早的那批Z世代創作者,已經30歲了。

閱讀原文


Lo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