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專門直播講課的網課老師,憑什麼年薪人民幣200萬?

本文來源:市界

微信id:ishijie2018

作者:華宇

「清北網校誠聘中小學老師,年薪200萬,上不封頂。」

「網易有道招聘高中大班網課老師,年薪50萬起。」

同為老師,同樣的教材,同樣地上課,收入差距居然這麽大。

在線下教育機構就職的張華,有些坐不住了。

疫情之下,全民網課,這讓不少網課老師們有了網紅般的待遇。

從市面上的一些招聘廣告來看,頭部老師的待遇,不亞於知名網紅主播。

在行業不景氣的情況下,面對線上教育機構開出的高薪,今年要結婚買房的張華一方面很是心動,另一方面疑慮也隨之而來。

當網課老師,真能掙這麽多錢嗎?

網課老師到底憑什麼這麽值錢?

這是真事,還是營銷炒作的噱頭?

01 網課老師年薪200萬?

在大多數人的印象中,中小學階段的輔導老師掙得並不多。

他們不像職業教育(非學歷教育)機構的老師,因為教授的知識具有「獨家性」,學生階段學不到,所以工資會高一些。

「職業教育機構的初級老師一般年薪為30萬,特級老師年薪在百萬以上。」供職於一家職業教育機構的李陽告訴市界。

所以當很多中小學教育機構同樣打出「年薪百萬」的招聘廣告時,才會令人大吃一驚。

網易 「有道精品課」最新發布的2021屆校招職位顯示:「高中大班課主講老師年薪50萬元起,優秀者年薪可超100萬。」

字節跳動旗下一款中小學在線輔導教育產品清北網校,給教師開出了200萬的年薪。

需要指出的是,這些高薪職位,針對的都是大班直播網課老師。

美股上市教育公司跟誰學的異軍突起,靠的也是在線大班課。

所謂大班直播課,即一堂課的學生人數在1000人以上的網絡直播課。

有的公開課,能同時有上萬人在線。

但除大班網課老師外,教授其他班型如小班課和一對一的老師,掙的錢遠沒這麽多。

教授一對一網課的張雪告訴市界,她所在的機構,實行的是「責任底薪 課時費 績效」的制度。

「全國老師的基本工資水平是一樣的,差別在於老師等級,等級越高,基本工資越高。」

一般情況下,本科生畢業的老師每月基本工資為3200元,碩士生3600元;基礎課時費45元。

據她介紹,老師要想拿到績效工資,一般得滿足每月80課時(一小時為一課時)的上課時長(每月會視情況調整),同時公司還會根據老師的備課率、總結率以及上課的狀態做最終評估。

以張雪為例,她一個月若只完成80課時的基礎授課時長,剛入職時,只能拿不到7000塊錢的月薪。

她表示,要想掙更多的錢,只能上更多的課,機構還給老師弄了一個專門用來搶課的微信群,「上課多的老師特別辛苦」。

02 在線大班直播

在線大班直播課的形式,催生出了網課老師的高薪資。

那麽,每個大班課的老師都能掙很多錢嗎?

以網易有道為例,他們開出的50萬年薪,首先建立在高學歷之上,要求老師畢業於清華、北大、復旦、上交、南大、浙大、中科大、人大以及「2020年QS世界大學排名」前50的國際學校。

這就將很多普通學校畢業的老師排除在外。

在線大班課老師劉曉告訴市界,老師的薪資水平,往往跟老師等級和能教授多少學生掛鉤。

老師等級主要看入職時間,差別並不是特別大。

因此,老師課上的學生數量,成了決定老師薪資的關鍵因素。

一般情況下,線下老師單節課的工資一定比線上老師要高,原因在於線下課價格比線上的貴。

以數學課為例,線上教育機構猿輔導5年級秋季班費用是1380元,新東方教育的線下培訓班5年級秋季費用是4800元。

「我們老師的提成是課時費的30%左右。」薛平表示,這也就意味著同樣一節課,線下老師的工資為線上老師的好幾倍。

因此,身處低價大班直播課的網課老師,要想多掙錢,就只能多教學生。

而這對老師提出的要求,就是要有「引流」的能力。

網易有道的物理老師楊佳文告訴市界,雖然他的課程多在周六日,但周一到周五他也閒不下來,因為要講公開課。

公開課,即低價引流課,比如9.9元體驗課。

開課的主要目的,是為了讓學生通過聽高質量的試聽課,進而報名。

公開課時長多為一小時,面對的學生少則1萬,多則3萬不等。

在他看來,公開課給了很多新老師展示自我,成就自我的機會。

「我剛入行的時候,手頭沒有很多學生資源,靠的就是公開課吸引學生和家長來報名我的課程。」楊佳文說,公司一般會根據老師公開課的引流能力,給予老師一定的獎勵。

此外,復購率也是決定網課老師績效工資的一個標準。

課時費用,引流及復購帶來的績效工資等林林總總加起來,「一般一個中等級的老師,年薪大概在30萬左右。」劉曉說。

可以說,網課老師不只承擔教學職能,還背上了一定的招生壓力。

不具備招生引流能力的老師,最多拿個課時費而已,或者等著從別的老師那裏「接盤」一些上課時間不對等的學員。

換句話說,對於大部分線上老師來說,還是只能很辛苦地拿一個正常的收入。

高薪的老師鳳毛麟角,集中在金字塔頂部。

03  如何年薪百萬?

一些高薪招聘廣告,讓外界對網課老師存在著「輕鬆掙大錢」的誤解。

「前陣子有朋友想換個又輕鬆又掙錢的工作,問我網課老師怎麽樣,讓我哭笑不得。我作為一個過來人,想說的是網課老師的工作真沒這麽輕鬆。」楊佳文說。

拋開招生引流這些門檻,網課老師工作時間也不自由,不要說什麼996,一年到頭,幾乎只有過年那幾天是可以完全放鬆的。

七夕節的時候,楊佳文想跟女朋友出去逛逛街、看看電影,好好過一過二人生活,奈何他還要給學生上課,所以只能預訂午夜場的電影。

「看電影的時候累得直接睡過去了。」至於電影放了什麼,在他腦海裏只留下了殘光掠影。

網課老師的累並不只是因為打持久戰,相比於線下老師授課時候的「真情流露」,他用「表演」來形容線上授課的方式。

學習本身就比較枯燥,尤其對於那些注意力不集中的孩子來說,兩小時的上課時間相當難熬。

而由於線上缺少直接的眼神或肢體交流,學生很容易走神。

經歷過線下轉線上的田文,很贊同楊佳文的話。

轉到線上後,她有些學生經常抖機靈,用「網絡卡」來敷衍她,「還有些學生就露一個額頭給我,手在下邊打王者榮耀」。

在線下的課堂上,學生能從老師的眼神中感受到「注意聽講」的情緒,轉為線上後,他們失去了這種敬畏心。

為了吸引學生注意力,線上授課的老師需要去「賣力表演」。

為了極盡所能地調動學生情緒,有時不惜唱歌跳舞。

楊佳文用初中物理必考的牛頓第一定律定義舉例,「任何物體都要保持勻速直線運動或靜止狀態,直到外力迫使它改變運動狀態為止」,單個字學生都認識,但連起來就成了天書。

所以,楊佳文會將其編入歌曲中,以便學生「婉轉」記憶。

另一方面,為了保證學生不掉隊,楊佳文往往需要用充滿激情的聲音對學生的一些回應做出反饋。

「你講得太對了!」「哎呀,這個是不是應該再看看?」這種高昂的語調,幾乎貫穿課堂始終。

他還經常用到平台自帶的一些工具,比如特效或者紅包功能。

學生答對了題目,他會給學生發紅包以作獎勵。

而這樣的「表演」,一天內要持續多久,完全取決於這一天老師有多少個課時要上。

一般年輕老師能保質保量地「表演」四小時,就相當了不起,但老師們一天的授課時長,又遠不止四小時。

「我特別受不了的就是所有課連著上。最好上午、下午分開,千萬別都在下午,甚至連著上到晚上。」楊佳文說,那樣會令他十分崩潰。

張雪為了保證自己上課期間少上廁所,都不敢怎麽多喝水。

加上幾乎天天憋在家裏,這讓她有種自己是上課機器的錯覺。

「有時候覺得,網課老師就是在吃青春飯。一天到晚,腰真受不了。」張雪感慨道,「掙錢多的老師不是沒有,但在要求那麽苛刻的前提下,又能有多少人呢?大部分老師還是拿著一般的工資,卻被牢牢地釘在了電腦螢幕前。」

不久前,智聯招聘發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產業人才報告提到,疫情下教育培訓領域直播崗位競爭熱度最高,平均招聘薪酬為11577元/月。

這也是大多數網課老師的收入,遠沒有大家想的那麽天價。

數據顯示,我國在線教育用戶規模預計在2020年達到3.5億人,在線教育的市場規模達4538億元。

此外,我國目前有超25萬家企業從事在線教育相關業務。

那些肯給網課老師開高薪的教育機構,對老師的要求是至少要有知名大學的學習經歷。

而每年滿足這一要求的人數,不到3%。

即便進入到了3%的行列,還要接受學生、家長的檢驗,不斷打磨、實踐,才有可能成為一名知名的網課老師。

而像張華那樣的普通大學畢業的老師,第一步就被排除在了門外。

(文中除楊佳文外,均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