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化時代,需要什麼樣的愛國主義】江蘇某企業公告:手機換國產,用蘋果的辭退

本文來源:錢江晚報

微信id:qianjiangwanbao

買蘋果手機辭退,買華為給補貼!

近日,江蘇鹽城一家公司要求員工買國產手機的通知在網上流傳,引發網友熱議。

通知內容是否屬實?對於炒作質疑,企業如何回應?這樣的規定是否合乎法律?

企業法人:文件屬實

網上流傳的文件顯示,通知是江蘇某酒業公司於9月15日發的,內容主要有兩點:

一是使用蘋果手機的員工,限定30天內更換為國產品牌手機,否則按自動離職處理。

二是公司所有員工不得購買蘋果手機,違者直接辭退,而購買華為手機,可以給予15%的補貼。

記者就此聯繫了該酒業公司的法人陸先生。他表示,網上流傳的通知屬實。

「第一我們是為了自己的信息安全。第二,我們是支持所有國產手機。只不過是購買華為手機,我們會有額外補助15%。」

「美國(9月)15號正式對華為制裁,那我為什麼不能以我個人之力來支持一下華為呢?」陸先生說。

據陸先生介紹,目前公司只有個別員工使用蘋果手機。

回應質疑:自己沒想利用輿論去炒作什麼

記者注意到,該事件在網上爆料之後,引起網友熱議,許多網友贊成並贊揚該公司的決定,評論稱,「國人就應該支持國產手機」、「為這公司點贊」。

也有網友指出,該公司的做法太極端,使用什麼手機是員工的自由。因為使用手機品牌辭退員工,還可能存在違反勞動法的情形。

對此陸先生回應說:「企業、用人單位他有一個自己的用工標準,那如果他不符合我的標準,那我可以去辭退他,我只要按照《勞動法》的流程去做就行了。」

「再換句話說,我的企業再小,哪怕就是一個個體,我是一個中國人,我願意支持國產,這是沒有錯誤的。」

記者查詢了解到,該企業去年5月才成立,註冊地在鹽城濱海。在江蘇並沒有什麼名氣。其

公司網店上架的十幾款酒品中,銷量最高的月銷才1件,其余銷量均為0。

對於炒作的質疑,陸先生回應說,這件事情在網絡上火了並不是他制定這規定的初衷,自己沒想去炒作什麼。

「別人的觀點永遠是別人的,我只要做好自己就行了。」

「我不能說利用這個輿論去炒作我的公司、我的產品,那是沒有意義的。」

陸先生說,他不需要這個事件給公司帶來什麼附加值,「只需要在一部分認同的人裡面,他們知道我這個觀點還算正確就好。」

勞動法專家:如此規章欠缺合法性

買蘋果手機就要被辭退,這樣的企業內部規章,究竟是否合法合規?

南京大學法學院黃秀梅副教授表示,公司的目的是為了保護公司信息安全可以理解,但個人信息安全應限於與勞動者履職有關的個人信息,履職之外的個人信息是否安全,公司不能行使「長臂」管理權。

專家指出,「勞動管理權對私人的私權干涉應有一個界限,只能是勞動過程中的管理。」

從現行《勞動法》、《勞動合同法》規定看,對「在規定期限內更換手機」,或者「不得購買」的規定,只能限於處理單位業務,單位主動配備的作為勞動工具的手機。

如果動用「自動離職」,「辭退」等懲戒性解雇措施干涉員工私人手機的選用,欠缺合法性,更欠缺妥當性。

網友熱議

對於這事,有網友表示,和公司員工一樣,自己支持該決定;

但也有網友認為,讓員工使用國產手機可以理解,但以此為理由進行辭退就很過分,這本質上就是對員工的不尊重。

全球化時代,需要什麼樣的愛國主義?

來源:微博

作者:鄧學平(法律博主)

勞動監察部門的回應很及時,很到位:「員工如果被開除,可以舉報到勞動監察部門。員工買什麼手機,公司沒有權利約束。」

很多人採用政治視角進行解讀,這未嘗不可。但政治解讀不等於情緒化,應當首先搞清楚什麼才是符合自身利益的,並且不能突破法律規定,更不能因此對員工進行強迫。#華為#

動輒抵制不是明智的行為。盲目抵制只會促使外資企業搬離中國,影響我們的就業和稅收,形同主動與外部脫鉤。這同中央的戰略明顯不符。

市場的有效性正在於它的開放性,抵制是扭曲市場的非理性行為。正是因為蘋果的存在,才給了華為源源不斷的創新壓力和發展動力。反之亦然。沒有了華為等競爭對手,蘋果也將走向枯萎。

抵制蘋果手機的人,很多並不知道蘋果手機的很多零部件系由中國供應商供貨,並在中國組裝。中國不僅是蘋果的消費市場,也是蘋果的生產基地。

抵制蘋果不利於塑造中國的開放形象,會連帶的讓特斯拉等外資品牌重新思考自己的全球戰略。因為今天抵制蘋果,明天就有可能抵制別的。

美方確有一系列的單邊禁令。拋開政治因素,站在市場的角度,這同樣不符合美方利益。我們沒必要隨美方節奏起舞,用錯誤的方式去懲罰自己。

手機就是一個普通的日用品,消費者可根據自己的偏好自由選擇。選擇華為不代表愛國,選擇蘋果不代表不愛國。普通商品不宜貼上這樣的政治標簽。

法治社會,就是要盡可能的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去看待和處理問題。因此,對照《勞動合同法》的規定,這個事情孰是孰非一目了然,真沒必要將其政治化、復雜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