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婷拿到威尼斯金獅獎之後,談談那些華裔導演的「真相」

▲趙婷

本文來源:一起拍電影

微信id:yiqipaidianying

作者:1674

「華裔導演」又成了國內輿論場興奮的焦點。

日前第77屆威尼斯電影節金獅獎頒出,儘管受疫情影響,今年的威尼斯電影節尤其在國內聲勢不似以往。

獲獎名單公布之後,引發了國內互聯網的一陣悸動——華裔女導演趙婷憑藉新作《無依之地》拿下最佳影片。

有趣地是,這位新晉金獅獎得主占據了兩個突出而鮮明的標籤「華裔」、「女導演」。

哦對了,趙婷還有個更為老百姓津津樂道的title——「宋丹丹繼女」。

如此一來,趙婷的「多重身份」仿佛已經為輿論起好了標題,熱議湧起,與有榮焉。

畢竟在中國從電影大國走向電影強國的道路上,「華裔導演」還是一種撐場面的存在。

近幾年也有不少才華橫溢的由好萊塢培養起來的華裔導演出現。

如去年口碑不俗的《別告訴她》的導演王子逸,上半年Netflix的《真心半解》的導演伍思薇,年初雖然口碑崩了但創作者值得關注的《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導演閻羽茜等。

不得不說,華裔導演這個群體也是世界電影市場上值得玩味的現象。

所以,藉著華裔導演趙婷拿大獎這個事,我們也來看看華裔導演們的故事。

(註:本文中討論的華裔導演,包含中國籍和外籍,統稱華裔導演)

初代憑藉真才實幹闖蕩好萊塢

好萊塢一度是世界電影市場的核心地帶,華人形象登上世界電影舞台的歷史也可以從他們進入好萊塢開始。

更為準確地說,早期達到好萊塢的更多是華人演員,如上世紀20年代的黃柳霜、上世紀60年代的李小龍等。

相比華人演員,華人導演進入好萊塢的視線要晚一些,從上世紀90年代開始,像王穎、吳宇森、李安等華裔導演開啟闖蕩好萊塢的生涯。

頭三十年算是「白手起家」,1993年華裔導演王穎憑借全亞裔班底的《喜福會》在北美市場拿下超3000萬美元票房,引發關注,由此推開了好萊塢主流商業電影的大門。

此後他還接連推出《曼哈頓女傭》《最後的假日》等,奠定其在好萊塢的地位。

值得一提的是,王穎也有「華人三部曲」( 《陳失蹤了》《點心》《一碗茶》),不過反響平平。

▲《喜福會》劇照

在王穎的《喜福會》上映同年,已經在香港影壇擁有一定聲望的吳宇森赴美發展,先後推出《終極標靶》和《斷箭》,在1997年與尼古拉斯•凱奇合作的《變臉》一炮而紅,不僅在全球收入2.5億美元,該片還被《時代周刊》評選為「年度十大佳片」之一。

吳宇森的巔峰時刻是在1999年《碟中諜2》之後,這部影片不僅成為2000年的全球年度票房冠軍,也讓吳宇森成為首位在好萊塢劇院留下手印的華人導演。

2006年吳宇森告別好萊塢回歸華語影壇並擔任《天堂口》監制,兩年後又推出了《赤壁上》高調進入內地市場。

▲《變臉》劇照

和吳宇森赴美差不多時間,在香港市場憑藉動作喜劇獲得認可的唐季禮也前往好萊塢發展。

首部影片是一部家庭喜劇《脫線先生》,成績不盡如人意,而在繼續執導電視劇《過江龍》之後,唐季禮也相當於結束了自己的好萊塢之旅,返回香港創立公司進而又進軍內地市場。

李安和陳沖青年時期都赴美求學,在接受好萊塢電影體系的教育和訓練之後留在當地發展事業,當然了陳沖在留學之前已經是百花獎最佳女主了。

李安的故事大家耳熟能詳,從第一部作品《推手》開始李安的作品就在世界市場通行,尤其如《喜宴》《飲食男女》頗得奧斯卡喜愛,也為李安更進一步拓寬好萊塢仕途。

而從《理智與情感》開始,李安也開始執導英語電影。

此後《冰風暴》《斷背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比利•林恩的中場戰事》《雙子殺手》等影片也無需多說了。

而至今,李安也是一位世界導演。

▲《斷背山》劇照

赴美學習電影的陳沖也被稱為「只身勇闖好萊塢」,在參演《末代皇帝》《雙峰鎮》等影片後在美國市場嶄露頭角。

1997年推出其電影處女作《天浴》,2000年又推出《紐約的秋天》,陳沖的導演作品不多,但是口碑都不錯。

當然,如今陳沖的發展重心也已經轉回國內,接連參演影視作品的同時也有一部電影等待上映。

新一代土生土長為西方文化做話筒

曾經,華人導演遠赴好萊塢,有的就此深耕下來,也有的「鎩羽而歸」,還有的兩面開花。

而在新世紀裏,新一代華裔導演們也崛起,與前者相比,新一代華裔導演們更明顯的標籤為「生於斯長於斯」,這也直接使得這批後起的華裔導演呈現出與曾經遠赴好萊塢的導演們截然不同的思考方式與創作形態。

例如出生馬來西亞、在澳洲長大、有華人血統的溫子仁,憑藉低成本恐怖片《電鋸驚魂》,溫子仁讓好萊塢為之一振。

此後陸續推出《招魂》《潛伏》系列,2015年還轉型拍攝了《速度與激情7》,18年執導《海王》,不得不說好萊塢華裔商業導演溫子仁穩坐第一把交椅。

▲《電鋸驚魂》劇照

同樣在好萊塢商業大片上開拓的還有林詣彬,出生於台灣9歲就隨家人定居美國,執導《速度與激情》系列中多部,同時也深入美劇創作領域。

此外還有出生在美國南加州的華裔導演朱浩偉,代表作有《驚天魔盜團2》以及2018年的《摘金奇緣》。

▲《速度與激情5》劇照

女導演方面,伍思薇和王子逸也都屬於移民。

伍思薇代表作如《面子》《真心半解》,目前集中於同志題材。

王子逸去年也迎來事業高潮,《別告訴她》在國內外都取得高口碑,尤其是國內市場引發了一陣關於文化與視角的熱烈討論。

▲《真心半解》劇照

昨天剛剛拿到威尼斯金獅的趙婷也有著相似的成長經歷。

14歲去倫敦讀寄宿學校、18歲搬到了洛杉磯讀高中、私立女子學院畢業後又去了紐約大學學電影,處女作在聖丹斯和戛納進行首映。

此刻憑藉《無依之地》迎來職業生涯的第一個高光時刻,而接下來她的下一部作品,則是已經進入後期製作階段的漫威全新電影《永恒族》。

▲《無依之地》劇照

這批華裔導演並不僅是好萊塢電影體系培育的人才,更是西方文化下成長起來的一代人。

雖然是東方面孔,但他們所關注和創作的更多還是西方故事。

無論是典型的好萊塢商業作品,還是聚焦西方社會敏感議題,亦或是講述一個美式心靈之旅的故事,在這些作品成功背後其實也凸顯著,新一代華裔導演們對於其所接受的文化教育理念的認同與追隨。

說白了,藝術創作的源泉來源於生活,這批華裔導演生長在西方世界,西方世界也就是他們的創作世界。

特殊只在於他們是黃色皮膚。

華裔導演心歸何處?

當然,以西方視角講述東方故事,也成為近幾年華裔導演站在特殊身份上的一處創作切入點,例如朱浩偉的《摘金奇緣》,閻羽茜的《海上浮城》,王子逸的《別告訴她》。

《摘金奇緣》2018年8月在北美上映,創造了北美周五票房三連冠的紀錄,成為美國近十年來票房最高的愛情喜劇。

▲《摘金奇緣》劇照

而與北美市場大受歡迎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影片18年年底在中國上映時的市場冷遇,總票房僅為1100萬,不過這一結果對大多數中國觀眾來說並不意外。

觀眾調侃這部影片是「『流星花園』的故事穿上了好萊塢的衣裳,再搭配上文化差異的看點」,可以看到儘管裝扮成了東方模樣,但影片內核仍然是西方主流價值觀。

閻羽茜的《海上浮城》也遇到類似評價,被稱為「符號堆砌」「迎合西方觀眾」,不過王子逸的《別告訴她》卻在國內得到了高口碑,站在中西方文化觀念的巨大鴻溝中,影片直面不同文化思維下對待同一件事的鮮明反差,在輸出西方價值觀的同時也得到了東方觀眾的理解。

▲《別告訴她》劇照

在華裔導演的創作風向轉變同時,好萊塢也迎來一陣「華裔熱」風潮,背後體現的也正是近年來好萊塢政治正確風向的轉換。

例如超英大片像華裔導演拋出橄欖枝,閻羽茜執導了《猛禽小隊和哈莉•奎茵》,趙婷也接下了《永恒族》導筒。

而超英大片選擇青年華裔導演,看重的不僅是前輩們已經證明的大片駕馭能力,更是可以陪系列電影一起成長的新鮮視角與創意,還有對片方絕對話語權的保證——華裔導演在「命題作文」前總是能交出令人滿意的答卷。

至於所謂的身份優勢,其實也是虛談,畢竟在西方世界成長起來的新一代華裔導演們,仍然是「香蕉式」的西方價值觀和西方視角。

他們對於東方文化的陌生與疏離,並不會因為一張相似的面孔而發生改變。

自然,這也形成了如今華裔導演群體有趣的現象,他們是土生土長的「西方人」,卻仿佛被當作一個「知根知底」的東方人。

看客期盼著他們站在文化天塹中建通途,但或許他們自己本身也並不知道該從何開始鑿砌磚牆。

或者也已經有越來越多的華裔導演壓根就不想幹這個「苦差事」,他們仿佛在尋找文化認同,但這個特殊的身份又仿佛讓他們的形象更加模糊。

在趙婷憑藉威尼斯名聲大噪之時,也有人說「她從處女長片開始,敘事策略就是基於美國政治文化的,大家就別在那共享榮譽了」。

的確,新一代華裔導演們也在「認祖歸宗」和「身份認同」這些事上摸索,同時也開始堅定了,他們這代人本就是好萊塢以及西方電影體系的「產物」。

與歷史相連,華裔闖蕩好萊塢,最終卻被好萊塢「收了編」。

如今更多的導演們也對此意興闌珊,這段所謂往事也要漸漸淡出歷史舞台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