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住這一天:美國斷供之日,華為反擊之時

來源:酷玩實驗室

微信id:coollabs

作者:蛋蛋姐

原標題:記住這一天:美國斷供之日,華為反擊之時!

9月15日,是華為正式被斷供的日子。

最近一段時間,大家提到華為,神色都是黯淡的。

朋友圈裏總有人半猜測半窺探地瘋傳著華為的「變化」:「聽說華為不行了,要大裁員了」;大部分的人,則都帶著善意、深深地擔憂著他們的前途。

上周,9月10日,我去參加了華為一年一度具有重要戰略意義的開發者大會「華為HDC2020」。

讓我感到意外的是,我看到對華為最有信心的,倒是華為自己

「當全世界都認為華為即將按下『暫停鍵』的時候,華為選擇按下『開始鍵』。」

正如余承東所說,在斷供之時,我所看到的華為,不是一個籠罩在政治陰影中的氣餒之師,而是一支對自己新開發的項目充滿狂熱激情的技術部隊。

這個技術,就是鴻蒙2.0,華為的技術反擊之戰

我想,你一定聽過「鴻蒙」的名字,但是很多人不知道的是,鴻蒙,到底是什麼?

在廣東東莞的華為大學待了2天之後,我終於漸漸有點明白過來:

鴻蒙,不是華為在被制裁之後,緊急上馬的以「湊活」為目標的項目;

相反,從立項第一天起,它的目標,就和被不被制裁無關,而只和華為程序員的理想有關:

做出一個比安卓、微軟更領先的,屬於全新時代的操作系統。

鴻蒙,不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一劑過渡性質的猛藥;

這套國產系統,將是華為在物聯網時代,顛覆級別的戰略部署。

微內核,鴻蒙的未來

要想理解鴻蒙和過去的操作系統的重大區別,我們首先要理解一下這個詞:

微內核。

微內核其實不算是新概念,它一直是學院派的寵兒,代表了操作系統最有希望的未來。

目前世界上主流的操作系統,都是宏內核;而華為鴻蒙,預計將是一款微內核操作系統。

這是兩個比較難的技術概念,我嘗試舉個例子類比一下:

中午,我肚子餓了。

穿上外套下樓,在小菜場采購了一堆蔬菜,回到家,一頓操作,搞定了一桌好菜。

以上這套自己做決定,自己去執行」的操作,就是宏內核操作系統的基本架構。

下面,我們再來換個思路:

中午,我肚子餓了。

我沒有穿外套下樓,而是抓來了烏鴉和快爺,讓烏鴉去菜市場跑腿買菜,快爺負責下廚做飯。

一番遠程指揮協調,烏鴉和快爺總算搞定了任務,做出了一桌好菜。

嗯,還算好吃。

這一套「我自己不進行實際操作,交給其他人去執行」的邏輯,就是微內核操作系統的基本架構。

我發出的指令和協調,就是微內核;進行實際操作的烏鴉和快爺,則是外核。

和宏內核相比,微內核的優點,是很明顯的:

模塊化,方便移植——如果餓肚子的是狗哥,一樣可以抓來烏鴉和快爺,讓他們負責買菜做飯;

安全係數高——萬一快爺手滑切了手指頭炒糊了菜,鍋由他自己背,我和烏鴉平平安安;

內核精簡,可以用數學進行形式化驗證——西紅柿炒雞蛋放鹽好還是放糖好,我可以按照自己的口味精確設計,然後讓快爺和烏鴉去執行。反正萬一出糗,讓他們重來就好嘛。

總之,從理論架構來說,微內核好處多多,人見人愛。

但是,過去其實也有很多人嘗試過微內核,卻都舉步維艱。這是因為,在實際執行裏,微內核確實有個很大的問題:

效率。

我自己去買菜下廚,菜色如何搭配,口味鹹淡如何調整,我自己能一手掌握。但如果交給其他人去做,想要結果滿意,那溝通上可就要好好下功夫了

1986年,初代微內核系統Mach迭代到第二版之後,具備出色的安全性可擴展性,卻依舊沒能得到商業用戶青睞,效率低,就是最重要的原因。

在那之後,經過三十多年的發展,效率依舊是微內核系統最大的短板,導致直到今天,它還是沒能在商業化領域大規模應用。

不過,這絕不意味著微內核沒有前途。

事實上,早在Mach迭代到2.5版本的時候,蘋果公司就基於這個微內核,打造了操作系統內核XNU,iOS還有OSX這些宏內核系統中廣泛應用;

另一方面,加拿大QSSL公司曾開發了一款微內核操作系統——QNX,主打高安全需求領域,它甚至曾經出現在大家耳熟能詳的手機平台上:

沒錯,傳說中“最安全的手機”黑莓,就是微內核操作系統。

而近幾年,除了華為之外,還有一家互聯網巨頭,也一直盯著微內核不放:

這正是以安卓聞名於世的谷歌,而除了安卓之外,它也正在研發一個微內核操作系統,叫做Fuchsia。

所以說,從基本理論架構,和商業化探索的歷史來看,微內核這條路雖然不太好走,但是絕不是沒有前途。

而華為來做微內核,我認為比一般的企業,成功率會高一些。

這首先當然是因為,華為本身就是一家執行力極強的公司,曾經數次做到過被認為是不可能的技術突破,否則它就不可能是5G時代的領先者;

但更深層次的原因是,微內核為什麼效率不行?

就是因為內核與外核的通信效率不夠高。

華為,最擅長的是什麼?

信息與通信解決方案。

換句話來說,至少在技術層面上,華為確實可以憑借相通的技術理論,取得不錯的「主場優勢」,比傳統操作系統公司走得更遠。

我想,這可能也是華為選擇這條相對冒險的路的原因之一。

鴻蒙早在2016年就已經立項,如果技術理論真的行不通,華為應該早就把這個項目砍掉了。

而假如鴻蒙的微內核真的能成,那麽與其他主流操作系統相比,華為將具有一個決定成敗的巨大優勢:

鴻蒙OS,遠不僅僅是手機系統。 

它是一把開啟物聯網時代的鑰匙。

要理解鴻蒙在物聯網時代的優勢,我們必須理解兩件事:

第一,一次開發。 

第二,分散式結構

一次開發與分散式

關於「一次開發」,華為在這次HDC上放出了一張PPT:

很簡潔,但就是看不懂。沒關係,讓我們繼續類比:

為了實現「吃上最好的午飯」這個目標,我準備對烏鴉和快爺進行培訓。他們還是一個負責采購,一個負責下廚。那麽,應該如何規劃,才能最快完成對他倆的培訓?

按照一般思路,既然學習目標不同,那麽就需要為他倆分別定制一套教材,然後分別培訓。

但是,用鴻蒙OS的話,那思路就完全不一樣了:

我們可以直接開發一套包含做飯全流程的完整教材,從采購到下廚,所有功能都由單獨模塊負責。

然後,我們把這個教材交給烏鴉和快爺,烏鴉會自動無視下廚模塊,只學習如何采購;快爺則相反。這樣一來,我只需要編寫一套教材,快爺和烏鴉就都能學會自己的模塊,最終順利做出一桌好菜。

這就是最簡單的「一次開發,支持多種終端」

正是憑借了鴻蒙OS的微內核架構,不同的應用功能模塊才能涇渭分明地發揮作用。只要設計合理,哪怕在部分設備上屏蔽部分模塊,整個應用依舊可以正常工作。

在這一次的HDC大會上,華為展示了他們給鴻蒙OS準備的開發工具,其中已經包括了完整的虛擬測試系統——

當你編寫完代碼之後,你可以即時地看到在不同終端上的應用表現。

這樣,連測試版都不需要安裝到不同設備上反復驗證,大大降低了我們測試的壓力。

或許還有朋友會奇怪:幹嘛要把一個任務交給不同的設備?用一個設備完成所有操作,難道不是最好的嗎?

問得好。這個問題,其實正是鴻蒙OS的另一個核心特性

分散式結構。

還是讓我們來廚房看看:

我買了一台智能蒸烤機,只要輸入正確的詳細參數,什麼都不會一樣能做出好菜。

而此時,如果再借助鴻蒙OS的分散式網絡,我們就可以把網上查到的菜譜,直接發給智能蒸烤機,只需要挑選菜譜、點「確認」兩步,就能搞定一道好菜。

如果你願意給智能手表共享你的健康數據,料理機甚至自己還能分析出最適合你的推薦菜譜。

上面這些應用,已經在落地中了。華為已經和國內著名的家電廠商比如九陽、美的達成合作,正在穩步推向現實。

距離實際的產品上市,應該並不需要我們等待太久。

這些,就是分散式結構最基礎的應用。

不過大家可能會有一個疑惑:

這不就是共享數據嘛?又不是什麼黑科技,其它廠商難道做不到?

別急,讓咱們換個場景:

來來來,上網課了。敲黑板。

新冠疫情以來,網課成為很多孩子心裡的痛。而且關鍵是網課上了也就上了,但是效果真的不好。

其中最大的兩個問題,就是缺乏臨場感外加互動性

如果是鴻蒙os,會有什麼解決辦法嗎?

鴻蒙同樣利用了分散式結構,做了這套網課系統:

教師授課的畫面通過電視大螢幕呈現,學生通過平板小螢幕進行答題。

這是完整還原了課堂教學的模式,分屏互動,體驗直線提升。

這套鴻蒙OS的分散式網課系統華為同樣已經與VIPKID達成合作,正在穩步推進落地。

相比於前面的廚房,這次鴻蒙OS的分散式技術亮點,明顯要清晰許多:

快。

對於網課系統來說,傳輸的內容包括視頻、音頻以及平板的操作;要想確保在線教學的體驗與線下課堂持平,最起碼要保障內容同步,也就是信息傳輸夠快——聽上去簡單,實現起來有多難,參加過遠程視頻會議的朋友都清楚。

▲圖:我在HDC現場體驗遠程共享購物頁面的功能

不僅如此,鴻蒙OS這種分散式設備之間快速傳輸信息的特性,適用的場景簡直超乎想象:

對遊戲愛好者來說,把手機當作體感控制器,在大螢幕上玩遊戲那才是一絕——能不能把握住這個機會挑戰一下任天堂,就看諸位開發者的努力了。

順帶一說,這種無線暢連用手機在大螢幕上玩遊戲的技術,華為早在去年的HDC大會上就已經公布了。

經過一整年的迭代,憑借更先進的分散式結構,鴻蒙2.0不會讓人失望。

▲圖:我在HDC現場拍攝。圖中工作人員正在用手機當體感遙控器,遙控比亞迪漢內置的賽車遊戲。

不過,以上這些,依舊不是鴻蒙OS分散式結構的全部。

如果要評選本次HDC最莫名其妙的鴻蒙OS應用,我想,我會選下面這兩個:

▲圖:我在HDC現場拍攝

一,利用搭載鴻蒙OS的手表做騎行導航。

▲圖:我在HDC現場拍攝

二,利用搭載鴻蒙OS的手表打車。

根據華為官方的說法,在我們兩手都拎著重物、不方便掏出手機打車和導航的時候,可以抬起手腕,利用我們的智能手表直接進行這些操作……

大寫的服。這邏輯已經不是離譜能形容了吧。

不過……我好想擁有這個功能是怎麽肥四……

換個思路想想的話,這個功能還是有很多想象空間的:

比如,如果把手表換成可以通過語音和註視操作的智能眼鏡,會怎麽樣?

再考慮到支持鴻蒙的HMS 5.0的圖像新模塊明確包含了AR機能,以及河圖這個正在落地的增強現實項目,我想大家能看得出,華為正在下一盤很大的棋。

說實話,這才是我最佩服鴻蒙OS的原因:

華為的目標並不僅僅是「把握當下」。「連接未來」,同樣也是華為通過鴻蒙推進AIoT計劃的一部分。

正是這個宏大的目標,讓我相信,華為並沒有走上絕路,恰恰相反,擺在我們面前的,是鴻蒙在漆黑荒野上開辟的一條未來之路!

尾聲

最初的星火

1912年3月29日,耗盡了所有的物資,失去了最後的隊友,面對遙遙無期的救援,被暴風雪困在南極大陸的羅伯特·斯科特,寫下了最後的日記:

「我們做了我們能夠做的一切,死而無憾。」

實話實說,在這次飛往華為HDC 2020大會的航班上,我腦海裏一直反復回響著這句話。

在當時的我看來,華為最有可能的結局,恐怕就是「最偉大的失敗者」——距離手機晶片斷供只剩下不到一周,連余承東都說Mate40將是絕版的麒麟9000晶片手機,華為,還能怎麽辦?

讓我始料未及的是,我在HDC感受到的氣氛,卻不是悲涼,而是激昂

失去了智能手機市場,當然是個巨大的損失;但鴻蒙OS,從一開始,就不是手機獨占的系統。

鴻蒙的生態,甚至不僅僅是軟件,也包括硬體——

就算自研的麒麟手機晶片無法製造,但從車機電視,再到形形色色的智能終端,依舊有太多的嵌入式系統等待著華為海思去設計晶片,更寬松制程限制,也讓自主化晶片生產變成了可能。

華為的自研,不會止步。

我想,這大概就是華為關於未來部署:

鴻蒙OS成為可以與安卓還有iOS一較高下的手機系統,我們還會哀嘆華為今天的努力沒有意義嗎?

鴻蒙OS已經變成了智能設備的必選項,其它手機廠商,還會固守原先的系統無動於衷嗎?

當鴻蒙HMS的生態成為下個時代的領先者,還有人會記得華為曾被谷歌生態拒之門外嗎?

要真的做到這一切,當然還有很多變數,還有很多困難。

但至少對於我來說,我曾經親眼見證華為的麒麟970晶片,在被業界的一頓狂噴中依然堅定地大踏步前進,最終做出了足以讓美國人戰栗的麒麟990 5G,甚至不惜以國家機器來封印。

華為曾經憑借腳踏實地堅定不移向目標挺進的執行力,創造過奇跡,而如今,新的目標已經在地平線上閃現。

對華為來說,技術層面全都充滿了未知和挑戰,但是在精神層面,只是需要把曾經堅持過的東西,再來一遍罷了。

在這次HDC大會上,余承東留下了一句讓所有人難忘的發言:

「沒有人能熄滅漫天的星光。每一位開發者,都是華為要匯聚的星星之火,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沒錯。能夠燎原的,並不僅僅是手機。

許多年之後,在物聯網時代的某一天,我們這些親歷者,也許會想起2020年9月10日,在廣東東莞的那個洋溢著技術狂熱氣息的下午:

第一粒星火,就是在那個時候點燃的。

最後,請允許我用一段引言,為這個即將到來的偉大變革時代,獻上一點最崇高的敬意:

「正如藝術天才一旦誕生就流芳百世,具有歷史意義的時刻一旦出現,就決定了後世的進程。」

「就像避雷針的頂端匯聚了整個電場,大量的事件總是集中在短時間內爆發。」

「它們平時悠哉遊哉按部就班地行進,卻在一個決定一切的時刻,一個決絕的肯定或否定的時刻,一個對眾生來說,無法逆轉的或早或晚的時刻,聚集在一起。」

「這一時刻決定了個人的生死,民族的存亡,乃至整個人類的命運。」

——史蒂芬·茨威格,《人類群星閃耀時》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