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4.7分的《花木蘭》,為什麼在海外影評人眼裏還挺香?

本文來源:秦朔朋友圈

微信id:qspyq2015

作者:肅霜

迪士尼真人版的《花木蘭》投資達到2億美元,執導該片的紐西蘭女導演尼基·凱羅至此也成為少數能執導這個投資量級的女導演。

這部影片在中國、紐西蘭等全球各地取景,主演劉亦菲更是在1000多個演員中勝出,可謂千里挑一,主要卡司均來自中國。

「劉亦菲版花木蘭」也讓國內觀眾熱切期待。

但是在國內還未公映之際,口碑已崩。

截至發稿,7.6萬人在豆瓣的評分穩穩地落在4.7分。

這些幾乎是9月4日以來,在Disney 看過提前點映或者盜版的觀眾打的分,他們因為故事、表演、布景以及諸多歷史細節,連連吐槽。

但是在海外,從對標的爛蕃茄指數看,《花木蘭》的新鮮度依然保持在76%。

▲爛蕃茄評分9月10日截圖,新鮮度在75%以上算得上好片

海外的一些關鍵數據也令人振奮。

自9月4日,該片在Disney 流媒體上提前點映,APP分析機構SensorTower報告,周末其APP下載量跳升了68%,達到67.4萬,這還只是蘋果和谷歌商店的數據。

費用方面,迪士尼對月付用戶收費7美元,對單個購買的用戶收費30美元。

目前,提前點播和長期續費訂戶已經為迪士尼至少收回1.11億美元成本,回本壓力不算大。

這一點華爾街也嗅到了商機,提前點播首日,即便道瓊斯下滑632點,紐交所下降213點,Disney收盤每股上漲2.18美元,達到124.17美元。

然而,細細對比國內外對影片的預期「涼熱」,口碑「溫差」,同樣是人物表演、故事情節以及歷史細節,國外不少影迷和影評人認為《花木蘭》真香。

賽過原著,視覺衝擊、動作集中,比原著更加成熟

爛蕃茄網在流媒體首映之後會自動收集各路影評人的評價。

美國影評人阿德裏娜·韋斯頓(Adriana Gomez-Weston)、凱亭·布士(Kaitiyn Booth)等影評人一致認為真人版《花木蘭》是目前迪士尼翻拍電影中最好的一部。

主要是製作上,相比於動畫原著,真人版無疑是一場視覺盛宴。無論是布景、服裝和戰爭場面,都是德國服裝道具設計師碧娜·戴格勒(Bina Diagler)向原著致敬。

特別是影片開頭,豐富的畫面包括服裝細節、中國鄉村景觀,特別是諸多來自武俠電影的動作場面,對於外國影迷來說,在其他迪士尼電影中並不多見。

影評人阿德裏娜作為98版原著粉,坦言對真人版沒報太大希望,但在看了兩遍影片之後確認,新片更明麗的畫面,更多的武打場景,給她帶來驚喜。

其實看看《花木蘭》的卡司,李連杰(飾演皇帝,但十有八九你會認不出來)、甄子丹(飾演木蘭的上司,董將軍)、傑森·李(飾演柔然可汗)等都是動作演員出演,還有鞏俐也來了,可以切實地感受到他們在海外的影響力。

相比於原著的偏輕鬆與幽默,真人版則顯得嚴肅得多,很多戰爭場面還是會讓人感覺到這位紐西蘭女導演要拍一部史詩級戰爭片的野心。

這也是多位英美影評人耿耿於懷的地方,這樣一部景觀、武打大開大合的商業電影放在小螢幕的流媒體上播放,幾乎是一種恥辱。

故事新元素:迪士尼對女巫設定情有獨鍾

近幾年,迪士尼對過去爆款動畫大片進行翻拍。

有些是完全忠於原著的改拍,連電影原聲都不變,比如《獅子王》和《美女與野獸》,有的改編則是老劇新拍,《花木蘭》算是後者。

導演尼基·凱羅以完全不同的風格對敘事進行調整,增加了新的情節線、新的角色以及新的主題。為此,不惜犧牲了98版廣受歡迎的木須龍和蟋蟀。

軍營訓練,相親訓練失敗,這些都在新木蘭中予以了保留,但是在故事的其他情節,編劇團隊都做了拓展。

比如,上房揭瓦的童年木蘭就暗示了她不能安分守己的本性,木蘭還有一個姐姐,是她在家裏和村裏不能遵從女德的參照,最顯著的角色是鞏俐飾演的女巫仙娘,在海外影評人看來是這個木蘭的黑鏡形象。

▲鞏俐的女巫造型和影片一樣,遭遇國內外口碑兩重天。

雖然國內網友吐槽女巫奇怪的裝束和造型,人物的前後行為邏輯不一致,但是西方影迷多數還是折服於鞏俐飾演的女巫,甚至為鞏俐戲份空間不大而抱不平。

但正如《紐約時報》影評人瑪諾拉·達吉斯(Manohla Dargis)所說,這個角色讓人看到木蘭的另一種命運——如果木蘭的身份遭到揭穿,她始終不被主流男權社會承認而陷於一種自我放逐,木蘭的另一個前途就是鞏俐這個暗黑女巫。

在處理女性議題上,比處理戰爭更為大膽

女性衝破世俗和文化的禁錮,不管這個故事會多麽概念化或赤裸裸的政治化,都會是一個吸引人的故事。

「雙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這是《木蘭詩》中,最後她解甲歸田之後,舊時軍隊同僚去看她,發現她是女兒身時,木蘭的回答。

▲新版《花木蘭》的女性主義更為顯著

新版電影中,木蘭騎馬追兔被提前到她參軍前。這個場景算是影片最接近《木蘭詩》的設計。

提前到這裡,一方面是為木蘭掩藏女性身份冒險參軍埋下伏筆,另一方面則提醒,即便是在倡導男女平等的西方,很多人也知道男女並不會簡單自動地平等。

如兔子在奔跑、追逐的情境中,其實雌雄不相上下。

現實中,男女平等也需要賦予一定情境,比如在流血流汗的訓練和打鬥中,在激烈的戰爭中。也就是說,女性地位的被承認,她們需要的是一個機會。

新版木蘭顯著的改動是把原著中木蘭的上司李翔一分為二。

一個是嚴厲卻不乏溫情的上司董將軍,一個是與木蘭不打不相識的戰友宏輝。

這樣的設計是對情節的一個拓展,也賦予主角更豐富的性格,更為重要的是,這一設計還是受到了西方#Metoo運動的影響。

試想一下,木蘭和上司產生羅曼蒂克情愫,此時此刻不一定會收到美好的祝福。

中國元素:為在中國市場的成功而傾力打造

早在疫情之前,中國已經是好萊塢電影的第二大海外市場。

為了在中國取得票房成功,迪士尼一直表示,要尋求中國的卡司、中國的製作人、中國的外景地,這些它都做到了。

同時它也表示力求在文化細節上正確,迪士尼動畫製作工作室的會長肖恩·百利(Sean Bailey)表示,拍攝電影之前,製作方與學者、專家和取景地的民眾花了大量時間研究和探討,可以說,這部真人版影片實實在在是為中國票房成功而打造的。

▲很多人建議迪士尼的中國元素需要更接地氣

最顯著也最使勁的要數電影中諸多中國元素,也許外國影迷看著新鮮,但對於看慣了武俠電影的中國觀眾並不會買賬。

比如木蘭身上的「氣」,為此,編劇還賦予它一個衝突性的設定,這股「氣」,只為孕育「戰士」而生,一旦女子用了這股氣,很容易成為女巫令家族蒙羞。

這「氣」玄幻又縹緲,因為這「氣」,原著中木蘭運用巧思爬上旗桿獲得同僚承認,被改成她運「氣」提著水桶直達山頂,這讓中國網友很氣憤。

在看多了武俠劇的中國網友看來,這故弄玄虛的「氣」,無非就是走火入魔之力,至多也是「內功 氣功」。

還有木蘭寶劍上「忠、勇、真」之後加的「孝」字,也許編劇一直強調的是木蘭對家庭的責任,但這個比《木蘭詩》還古老的中國漢字,還有「愚忠」「保皇」等諸多落後意味。

此外木蘭住的福建客家土樓,甚至媒婆家門口的對聯,都被批與歷史不符。

更難以接受的要數電影中女性的妝容,無論是鄭佩佩的「牆灰糊臉」,鞏俐的「眼罩」,以及劉亦菲的「花黃」,也許接近了迪士尼調研的真實,但距離中國觀眾的內心真實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誰的木蘭:說到底這個中國女戰士其實只是一個迪士尼公主

木蘭從軍的故事已經傳唱了1500多年,它一直是個史詩般的故事。

但《木蘭詩》中,其實大量的描述著眼於她準備離開和解甲歸田後的平靜。

木蘭確實是一個不守本分的反叛性角色,但她最大的魅力在於她沒有攻擊性,在戰場立下戰功之後,她可以被賦予各種榮譽、權力或者責任。

但她選擇了回家,愉快地回歸原先的位置,可以說她起於反叛又能自動止於反叛。

10到12年替父從軍的戎馬生涯則濃縮在短短幾句中。

正是這樣的留白,給予後來的創作者更大的改造空間。

我們會遇到一個替父親承擔責任的孝順木蘭,也會遇到要和男子一樣去戰場殺敵的勇敢木蘭,然後我們也遇到一個女性在一個不準備接受她的世界,敢於面對自己、去做自己的木蘭。

True to yourself。這樣的木蘭已經很西方了,也成了迪士尼最受歡迎的亞洲公主。

尼基·凱羅的《花木蘭》儘管也想在98年自省的木蘭和中國傳統木蘭之間尋求一種可能性,但國內外如此大的反差也說明,她還是在True to yourself 這個方向用力向前。

相比於2020的花木蘭,98版的花木蘭,已經在很多中國影迷中成為經典,但我們也要看到,當初它在中國市場也只有130萬美元的票房,只有預期的六分之一。

這部加入更多中國元素的真人版花木蘭最終命運會如何,相信答案不久也將揭曉。

資料來源:

1、『Mulan』 Is One of Disney』s Best Live-Action Adaptations, But It Still Lacks the Heart of the Original(The cinema Soloist)

2、As 『Mulan,』 『Tenet』 Score, Hollywood Must Decide What』s A Win In New Film Economy(Forbes)

3』『Mulan』 Review: Niki Caro』s Sweeping Live-Action Disney Epic Reimagines a Heroine Worth Fighting for(Indiewire)

4、Mulan: Critics decry small-screen release of Disney\’s remake(BBC)

5、The history of Mulan, from a 6th-century ballad to the live-action Disney movie(VOX)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