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勝中國在香港上市】1000萬家肯德基、必勝客們撐起來的IPO,上市首日跌破發行價

「在中國這樣的飲食大國,二次上市的百勝中國該如何突破,才能持續地滿足國人挑剔的口腹之欲?」

本文來源:投中網

微信id:China-Venture

作者:曹瑋鈺

又是一個全中國「吃貨」撐起的IPO。

繼京東、網易之後,肯德基、必勝客的母公司百勝中國開啟了2020年下半年中概股港股回歸的序幕。

2020年9月10日,百勝中國正式登陸港交所。

本次IPO,百勝中國擬全球發售4191.07萬股股份,發行價為412.00港元/股,擬募資金額約為170億港元,高盛為本次IPO獨家保薦人。

招股書顯示,所募資金將會被用於資金將用於擴張及深化餐廳網絡,投資數字化及供應鏈、食品創新及運營資金等。

截止發稿,百勝中國開盤價410港元,報395.4港元,較發行價跌超4%,市值約為1657億港元。

早在2016年,百勝中國就曾從百勝集團分拆並在紐交所上市。本次赴港上市,意味著百勝中國實現美股和港股的雙地上市。

值得關注的是,招股書中自稱「中國最大餐飲企業」的百勝中國,似乎在餐飲業務上面臨著不小的尷尬困境。

作為昔日國人西式餐飲的啟蒙家,百勝中國成功把「洋品牌」肯德基、必勝客開到了全中國。然而多年過去,隨著必勝客日漸式微,百勝中國似乎只剰肯德基一個「拿得出手」的餐飲品牌。

在中國這樣的飲食大國,二次上市的百勝中國該如何突破,才能持續地滿足國人挑剔的口腹之欲?

肯德基「獨扛大旗」,疫情不阻瘋狂開店

提到百勝中國,或許稍顯陌生,但若提及百勝中國旗下的肯德基和必勝客,中國的消費者大概都會表示「吃過」。

2016年,百勝中國從母公司百勝集團Yum! Brands分拆並登陸紐交所上市。

目前,百勝中國在中國大陸地區擁有肯德基、必勝客及塔可貝爾品牌的獨家經營和授權經營權,並完全擁有小肥羊、黃記煌、COFFii & JOY及東方既白餐廳品牌。

招股書中,百勝中國用定性和定量的方式,再次向資本市場介紹了自己。

根據招股書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數據,按2019年系統銷售額計算,百勝中國是中國最大的餐飲企業。

截至2020年7月30日,百勝中國宣布旗下餐廳數正式突破1萬家。

然而,自上市以來,「餐飲巨無霸」的營收增長似乎並不樂觀。

2017年至2019年,百勝中國的營收分別為77.69億美元、84.15億美元和87.76億美元,同比增長為9.81%、8.32%、4.29%,呈放緩趨勢;同期,百勝中國歸母凈利潤分別為3.98億美元、7.08億美元和7.13億美元,同比變動-20.08%、77.89%、0.71%。

2020年上半年,因疫情導致客流量下降、部分門店關閉等因素,百勝中國的營收同比下滑17.43%至36.56億美元。

同期凈利潤為1.94億元,雖較去年同期4億元腰斬不止,但盈利依然為正,餐廳利潤率下滑至12.2%,同比下滑4.5%。

若對百勝中國的營收結構拆分,肯德基和必勝客兩個品牌的存在感頗強。

2017至2020年上半年,肯德基和必勝客的營收貢獻率分別高達92.1%、92.7%、92.2%和92.7%。

其餘品牌則顯得「不太能打」,小肥羊、黃記煌、COFFii & JOY、東方既白、塔可貝爾四個品牌加起來的營收貢獻則不足10%。

不難看出,百勝中國「一拖六」的營收結構性問題顯著。

作為百勝中國最強有力的營收引擎,2020年上半年,肯德基的營收占比高達70.5%,而必勝客的營收占比則降至20.5%。

事實上,必勝客的頹勢久已。

自2015年起,這個中國最有名的披薩品牌就開始持續業績下滑,「拖後腿」的詬病不止。

2018年、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必勝客同店銷售額幾乎有減無增,分別錄得-5%、1%和-22%的增長率。

與此同時,在線下餐飲持續受到衝擊的情況下,百勝中國並沒有放慢擴張的節奏。招股書顯示,2019年,百勝中國新開門店數為1006家,即每天有近三家新店開業,而在過去5年,平均每天開設超過2家新餐廳。

本次赴港上市的招股書中,百勝中國也明確將「擴大及深化餐廳網絡」擺在了募資用途的首位,並表示公司的餐廳數目未來有潛力發展到20000家或以上。

百勝中國預計,2020年的新開門店數約為800至850家。

此外,百勝中國也在積極拓展數字化和外賣業務。

相關數據顯示,外送和外帶業務持續保持增長,占到了公司銷售額50%以上。數字訂單更為流行,占到了公司整體銷售約80%。

外賣業務繼續保持強勁的增速,同比增長了36%,貢獻了總銷售的29%。

中國「吃貨」的老朋友,西式餐飲的啟蒙家

百勝與中國消費者,已經有超過30年的陪伴了。

1987年,肯德基在北京前門開業了首家門店,成為第一個進入中國的全球主要餐飲品牌,三年後,必勝客也在北京東直門開設中國首家門店。

作為西式快餐的啟蒙者,肯德基、必勝客成為當時時尚、體面、洋氣的代名詞,吸引了大批中產階級前來享用西餐,甚至第一次拿起刀叉。

與很多進入中國市場後頻頻「水土不服」的洋品牌不同,百勝中國在餐飲本地化上做得頗為成功。

以肯德基為例,無論是早期的老北京雞肉卷還是近期的豆花早餐,堪稱西式餐飲本土化的成功之作。

百勝中國本土化的制勝之道,可從CEO屈翠容寫在招股書中的話略見一二。

「在中國的街頭巷尾,左鄰右舍和朋友間打招呼時通常會說『吃了嗎』,這句簡單問候比『你好嗎』更親切,能立刻拉近人們的距離,彰顯了飲食在中國人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

一句「吃了嗎」,彰顯出對中國飲食文化的功力。

招股書中的一組數字更能說明問題。

肯德基是首個在中國提供中式早餐(如粥及油條)的西式快餐品牌,截止2020年6月30日,必勝客的菜單在相比2017年變動70%。2019年,百勝中國所有品牌開發超過1900道新菜品原型,推出約400款新產品及升級產品。

然而,在西式快餐的成功之下,百勝中國對中餐的探索則顯得不盡人意。

2005年,百勝中國打著「肯德基的兄弟品牌」的旗號,創辦了中式快餐品牌東方既白,首家門店開在上海最繁華的商圈徐家匯。15年過去,東方既白的餐廳數量僅剩11家。

2012年,百勝中國以44億港元的對價完成了對”中華火鍋”第一品牌小肥羊的收購,小肥羊從港交所退市。8年以來,小肥羊在百勝中國的運營下日漸「消瘦」,從巔峰時期的700多家萎縮至約260多家。

2020年,百勝中國完成對國內頭部燜鍋品牌黃記煌控的股權收購,大碼加註中式餐飲。然而,黃記煌不冷不熱的表現,也讓被外界擔心是否成為第二個「小肥羊」。

除了中式餐飲,百勝中國的多品牌戰略的步伐似乎從未停止。

2016年,百勝中國在上海陸家嘴開設墨西哥風味品牌塔可貝爾(Taco Bell);

2018年,百勝中國在上海開辦精品咖啡品牌COFFii &JOY;

2020年,百勝中國與世界聞名的義大利家族咖啡公司Lavazza Group成立合資公司,在中國上開設了一家Lavazza咖啡店。

種種舉動,不難看出百勝中國在「肯德基依賴症」之下的求生欲。

有觀點認為,多元化或許並不是百勝中國的萬靈藥。百勝中國在多元化嘗試中,過於急切,喪失了餐飲領域精細化的特點,試圖豐富品牌形象的同時,卻反而模糊了消費對品牌的印象。

貝萊德、春華、螞蟻資本加持,傳高瓴曾試圖私有化

作為國內餐飲龍頭企業,百勝中國在資本市場頗受追捧。

自百勝中國從2016年分拆並登陸美股市場以來,其股價已經翻了一倍多。

招股書顯示,百勝中國背後的資本亦十分強大。

全球五大獨立資產管理公司之一的景順控股持有公司10.8%的股權,貝萊德持股7.2%,春華資本持股6.3%,公司董事及高級行政人員合計持股0.2%。螞蟻集團的聯屬公司API Investment也持有百勝中國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2016年,在百勝中國美股上市前兩個月,百勝集團曾宣布春華資本和螞蟻集團斥資4.6億美元入股百勝中國業務。

根據百勝中國與投資集團春華資本、螞蟻集團簽訂的合約,後兩者分別投資4.1億美元和5000萬美元共計4.6億美元。

春華資本和螞蟻還合共擁有兩批可以在五年內行使的認股權,分別按120億美元和150億美元股本價值行權價,每批收購百勝中國大約2%的普通股。

本次招股書顯示,在2021年10月31日前的任意時間,春華資本和螞蟻金服可按照第一批每股31.40美元的行權價,以及第二批每股39.25美元的行權價行使兩批認股權證,兩批認股權證相關的普通股總數占發行在外普通股總數約4.5%。

百勝中國也曾傳私有化未果,私有化的牽頭方正是高領資本。

2018年8月,彭博社曾引述知情人士消息稱,由高瓴資本牽頭,包括中投公司、德弘資本在內的財團曾對百勝中國提出每股46美元的收購要約,有意將百勝中國私有化,為其在香港上市鋪平道路。

但隨後百勝中國董事會拒絕了該筆私有化提案,私有化進程亦暫時擱置。

此外,百勝中國的董事名單也十分豪華。

春華資本創始人兼董事長胡祖六擔任百勝中國董事長,百勝中國CEO屈翠亦在其列。

此外,百勝中國的獨立董事名單中還包括高榕資本合伙人、前沃爾瑪中國區總裁兼首席執行官陳耀昌、螞蟻集團首席財務官韓歆毅、前蔚來汽車、新東方教育首席財務官謝東螢、曾主導投資快手、丁香園、奇安信等多個獨角獸項目的知名風險投資人盧蓉、金浦瓴岳創始人及董事長、前摩根大通首席執行官邵子力以及另一位春華集團創始人汪洋等人。

資本加持也好,大咖背書也好,在競爭激烈日趨的「勤行兒」餐飲業,百勝中國何以突破肯德基「一拖六」的尷尬局面,持續中國餐飲巨頭的輝煌,依然需要拭目以待。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