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華為手機不值得,「芯片禁令」和「華為手機停產」不能劃等號

本文來源:燃財經

微信id:rancaijing

作者:苗正

華為開發者大會(HDC)9月10日開幕,消費者業務CEO余承東的心情想必不輕鬆。

昨天,據美國科技媒體The Verge報導,9月15日起,三星和SK海力士將停止向華為出售零部件。

它們是華為手機存儲晶片的重要供應商,僅在去年,華為就向這兩家公司購買了208億美元的半導體。

9月15日是美國對華為晶片供應禁令生效的日期。此前,台積電、英特爾、高通、聯發科、美光等大廠,都相繼表示,如果禁令生效,將無法繼續為華為供貨。

據報導,這些大廠也都分別向美方提交申請,希望獲得臨時許可,在9月15日後繼續向華為供貨。

2019年5月,特朗普政府將華為列入實體清單,限制美國企業供貨給華為。隨後,又多次給出90天的臨時許可。

「華為再次拿到臨時許可的可能性很小,但並非完全沒有。」一位業內分析人士認為。

市場的反應迅速而激烈。

8月中旬以後,在深圳華強北等一些手機市場,搭載麒麟晶片的華為手機悄悄漲價了,隨後,傳導到線上平台。

日前,在電商平台上,一台二手的華為Mate 30(8 128G),價格賣到了5899元,而在一年前的首發價格是5799元。

也就是說,整整一年後,一款還沒停產的手機保值率高達101.7%。

要知道,產量極低、有著陸地頭等艙美名的豐田埃爾法保值率才88%。

實體店的情況與線上不同,在華為的授權專賣店,沒有出現價格上漲的情況,不過,部分店裏已經沒有Mate 30系列的手機出售。

燃財經走訪後發現,在北京市朝陽區雙井、三裏屯等地的華為授權專賣店中,除了Mate 30 Pro 5G版以外,已經看不見任何Mate 30系列的手機了。

售價方面,華為Mate 30 Pro 5G依然保持了首發價格,8GB 256GB版本售價6899元,8GB 512GB版本售價7899元。

一位店員告訴燃財經,目前華為已停止Mate 30系列對該店鋪的供貨,絕大多數實體店的Mate 30系列庫存也基本賣完了。

也就是說,北京用戶很難從實體店購買該系列手機。

在華為的官方商城中,已經無法在主頁找到Mate 30系列的鏈接,僅能在手機產品頁面中找到Mate 30 5G版以及Mate 30 Pro 5G版。

其中,Mate 30 Pro 5G版已無法再選購8G/512GB配置。

Mate 30 RS 保時捷設計這款手機則顯示為缺貨狀態。

在線下市場中,保時捷款也是漲價最多的,高達3000元。

從硬體的角度來看,華為Mate 30系列和Mate 30 5G版,兩者所採用的晶片規格均為麒麟990,主要差別在於處理器的頻率,後者的頻率更高一些。

誰在炒華為手機?

前不久,在亞布力中國企業家論壇上,面對記者關於華為「無芯可用」的採訪,余承東表示針對美方的新一輪制裁,目前還在想辦法。

一位熟悉半導體領域的律師告訴燃財經,世界上所有關鍵的晶片開發商都需要Cadence Design Systems和Synopsys這兩家美國公司的晶片設計工具來設計晶片,以及Applied Materials、Lam Research和許多其他公司的晶片製造工具來製造半導體。

2020年5月,美國商務部禁止晶片代工廠利用美國設備為華為生產晶片,也禁止華為使用美國的軟件和技術來設計晶片。

「這個規定涵蓋了全球,也杜絕了華為繞開禁令的可能,也就是說,無論華為在任何國家生產或者采購晶片,都會被制裁,這幾乎全面壓制住了華為的晶片產能。」這位律師說到。

近日,知名分析師郭明錤發表了一篇關於華為的行業分析稱,無論華為能否在9月15日後取得手機零部件,華為在手機市場的競爭力與市占份額均將受到負面影響,最好情境為華為市占率降低,最壞情境為華為退出手機市場。

「這為炒華為手機提供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和預期。」北京二手手機經銷商張錦華介紹,華為Mate 30所採用的的麒麟990晶片,或許成為了華為的絕唱。與之相對應的,Mate 30系列漲價則是在所難免。

在閒魚和淘寶上,不少賣家將二手Mate 30系列,包括Pro版、保時捷版手機的銷售價格調高,甚至超過首發價格。

燃財經採訪了十幾位賣家後發現,漲價的理由主要是三種:

第一種是賣愛國情懷,賣家的話術是,美國正在打擊華為和中國,買華為手機就是愛國。

第二種是賣恐慌。這類賣家認為華為Mate 30系列手機將成絕版,和炒球鞋、炒裙子(如洛麗塔裙)的賣家話術幾乎一樣,消費者購買不是使用,而是珍藏。

第三種占據絕大多數,跟風漲價。一般賣家都會實時關注行情。一位賣家告訴燃財經,目前銷路最好的是Mate 30 Pro的8G/256GB版,貨源量最充足,利潤率最高,買家數量也是最多的。

值得注意的是,這三類賣家都有共同特點——個體戶。

Mate 30系列二手手機的價格,超過首發價格,這種情況,大型手機經銷商並沒有參與,燃財經也未在各大平台上找到痕跡。

張錦華認為,炒華為手機還是少數人的行為,事實上,市場上的貨並不缺。目前來看,部分商家以即將絕版為由大幅度抬高Mate 30系列手機價格,利用消費者與實際情況之間的信息不對稱來牟利。

另外,華為新一代旗艦機Mate 40即將發布,按照市場規律,新一代手機發布後,上一代手機就會降價。「利用這個時機,把手裏的舊手機庫存清掉,也是一部經銷商的出發點。」

華為手機不會馬上停產

一位接近華為的人士認為,麒麟晶片無法生產了,與華為能否生產下一代手機之間,並不能直接劃等號。

網店老板九哥在華為也有朋友,他告訴燃財經:「最早我沒屯它(Mate 30),因為我沒從廠家那裏聽到任何關於後續機型停止生產的消息。」

九哥轉述華為朋友的觀點,「晶片確實是決定手機的一環,但是晶片9月份停產不代表手機停產,華為2018年產的晶片現在都不一定用完,2020年第三季度停產,基本上到2021年也不會出現產能上的問題。」

「未來,華為會不會涼,沒人知道,但現在它還活得好好的,也沒有聽說大量裁人等,怎麽就能言之鑿鑿的說,華為以後沒法造手機了呢?甚至我還看過一篇公眾號,直接就要把華為說倒閉了。」

九哥說,「都是套路,你看那幫炒顯示卡的,說是全球晶片產業要涼涼,屯了一大批2080Ti(顯示卡型號),坐地起價要1萬塊錢。結果3000系列出來了,性能翻一倍,售價5000元。說到底,收割的全是智商稅。」

中國基金報報導稱,據國外爆料人最新發布的消息顯示,華為最快從Mate 40開始使用兩套處理器方案,其中,國行仍然將搭載全新的麒麟晶片,而海外版則會從高通、聯發科甚至三星中優選。

據相關消息人士透露,這主要是因為華為Mate 40系列預計的出貨量在上千萬部的級別,而台積電由於大家所熟知的原因只能提供800萬套,未來可能更少,只能通過多條腿走路的方式來盡可能減少影響。

強生投資(J&J Investment)首席投資官,瑞銀(UBS)資深技術分析師鄭宗認為,2020年11月是美國大選,特朗普是否連任,將對這個法案的走向起到決定性作用。

如果特朗普不能連任,這個法案很可能就會調整,甚至完全被取消。

鄭宗表示,華為的晶片存儲為1年半左右,完全足夠撐到法案結束。不過華為還是需要保持警惕,關鍵產品的自主生產能力都是必備的,他們有1年左右的時間來規劃。

「美國在晶片製造上確實很牛,不服不行,不過,華為也不會坐以待斃。」這位接近華為的人士說,華為啟動了南泥灣計劃,就是要在艱苦時期,自力更生。

此外,余承東也在多個場合呼籲,半導體產業應該全面發展,突破包括EDA的設計、材料、生產製造、工藝、設計能力、製造、封裝封測等等。

《商業周刊》報導,超過3000名半導體工程師已離開台灣前往大陸公司任職。台灣經濟研究所一位分析師告訴燃財經,這個數字是準確的,台灣一共有4萬個半導體工程師,除去底部員工,大陸方面在各個晶片制成領域都找到了合適的人選。

「知識產權不是晶片製造的障礙。晶片最核心的地方是精度。但是中國的人工智慧技術在全球範圍內排名很靠前,這可以極大加快晶片技術的發展速度。」分析師告訴燃財經。

泛林集團子公司Coventor首席技術官(CTO)戴維·弗裏德(David Fried)在接受媒體採訪中說到,現在圓晶廠最需要的就是人工智慧,感測器和數據日志正在獲取有關哪個晶片去了哪個腔室,機械手在任何時間點都在哪裡等信息,而所有這些數據都必須進入一個可以實時收集和分析的系統中。

「這還只是一台設備,在你的圓晶廠裏有數十台甚至數百台這樣的設備時,他們所產生的數據量是極其龐大的。而這個挑戰,只有人工智慧可以勝任。」

在晶片生產環節中,光刻機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從市面上看,目前僅有荷蘭ASML可以生產足以進軍7NM領域的光刻機設備,但是ASML也受制於美國禁令,晶片生產廠商不得將通過ASML設備生產出來的晶片出售給華為。

無論是對於華為,亦或是中國半導體行業,境外及海外專業人才的吸納都是成長的最好途徑。

他們可以幫助中國半導體產業製造出擁有中國背景的晶片生產設備以及晶片,從而脫離美國禁令的限制。

事實上,現在已經有數以萬計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在為此而努力。

「關鍵技術隨時都有可能突破,也許是一兩年,也許是下個月,都有可能。」這位接近華為的人士說。

當然,也有專業人士認為,中國在晶片製造上的努力,可能要3到5年左右才可以看見成效,甚至有可能是10年。

正如張一鳴所言,美國政府打壓TikTok的目的,不是CFIUS(美國外資投資委員會)以 musical.ly並購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強制 TikTok 美國業務出售給美國公司,其真正目的是希望全面的封禁以及更多……

美國打壓華為的真正目的,也是想要扼殺華為,據悉,這在華為內部已經達成共識。

「如果沒有晶片,手機這個產品怎麽辦?如果實在沒辦法,找不到替代品,該放棄就要放棄,華為只要保證5G沒問題就不怕。」這位接近華為的人士說。

根據TrendForce集邦諮詢旗下拓墣產業研究院的預計,華為今年將占據移動基站設備28.5%的份額。

華為方面表示,到今年年底,三大運營商開通的5G站點將達到80萬以上,而5G用戶則達到2億,兩者比例將均占到全球70%以上。

不過,手機業務受損,也將重傷華為。

數據顯示,2019年,華為營收8588億元,同比增長了19.1%;凈利潤627億元,同比增長了5.6%。其中消費者業務,也就是手機、手環之類的產品收入為4673億元,同比增長了34%,占到總體營收的54.4%。

所以,任正非才會說,「求生的欲望使我們振奮起來,尋找自救的道路。」

參考資料:

《突發!三星、海力士將斷供華為!華為大量采購晶片,現貨價格大漲15%》 新智元

《余承東悲情宣布:麒麟高端晶片將成絕版!台積電不代工,華為怎麽辦?》 每日經濟新聞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雷軍內部公開信:小米手機銷量超過蘋果,晉升全球第二

xxx

華為賣車賣得怎麼樣?合作廠牌塞力斯單月訂單已超越蔚來,後續多個廠牌等著合作

xxx

為什麼華為要做移動支付?

xxx

為什麼旗艦手機上的超長焦都不見了?

xxx

華為宣布開收5G專利費

xxx

華為註冊任正非女兒姚安娜的商標,任正非為此發內部信向華為員工道歉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