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後女孩跑去廣西大山支援教育,遭到學生的靈魂暴擊:老師,我沒有夢想

支教,支援教育的意思。

在中國有兩個支教項目,一個是聯合國主辦,「為中國而教」(英文名稱 Teach Future China,簡稱TFC),一個是北京立德未來助學公益基金會主辦,稱為「美麗中國支教項目」。

本文內容源自「美麗中國支教項目」。

來源:益美傳媒

微信id:YeeMedia

據說,每個人的朋友圈裏都住著幾個曬娃狂魔。

如何從競爭激烈的曬娃圈突圍而出,自成一股清流?

今天的主人公李文星,給出了完美示範。

2018年,22歲的她大學畢業後放棄了國企的offer,一頭紮進廣西百色大山,成了28個孩子的支教老師。

從此,她開始用鏡頭紀錄和學生們點點滴滴的有愛日常。

每個學期伊始,她都會為每個孩子拍攝一張肖像照,紀錄他們成長的軌跡。

這也成了班上的傳統之一。

這群孩子大多是留守兒童,和父母一年只能見上一次。

文星的朋友圈,也成了家長們了解自家孩子的窗口。

對思念孩子又不擅表達的父母們而言,這常常是辛苦一天後難得的慰藉。

然而,在這所偏遠的大山小學,孩子們的真實人生並不只有鏡頭下明媚燦爛的一面。

更多的時候,他們的生活被貧窮、迷惘、匱乏包裹著。

而在教學之外,文星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種夢想」。

「老師,我沒有夢想」

文星支教的學校,是廣西百色市田東縣作登瑤族鄉平略村岜皓小學,她擔任四年級班主任兼數學老師。

走馬上任不久,文星就覺得自己有點頭禿——

班級平均分30分可還行?

四年級了做加減法還要掰手指可還行?

全班28個學生,20個是父母都不在身邊的留守兒童可還行?

尤其是開學不久,她讓每個孩子寫下自己的夢想,結果收上來的答案都是:「老師,夢想是什麼?」「老師,我沒有夢想。」

???!!!文星此刻很想靜靜……

▲背枕藍天青山的岜皓小學

漸漸的,她開始理解了這一切——

在這個偏遠的鄉村,很多孩子連縣城都沒有去過,連綿的大山擋住了外面的世界,也擋住了他們對未來的想象。

種地和做工,是他們匱乏的認知中唯二的職業。

平日裏和爺爺奶奶一起幹農活,種地已經令人厭倦,那麽等到初中畢業,像爸爸媽媽一樣去廣東穿上制服上班,似乎是個不錯的也僅有的選擇。

至於考大學,更像一個虛無縹緲遙不可及的夢。

這裡很少走出過大學生,學校有150個學生,卻只有8位鄉村教師和包括文星在內的4位美麗中國支教老師。

師資力量不足,老師無法兼顧到每一位學生,而一旦低年級基礎沒有打好,升入中高年級只會越來越吃力。

他們的父母大多文化程度不高,又常年在外地,不僅沒法監督輔導孩子功課,在看到孩子考了幾次不及格之後,更是早早「認命」:唉,娃兒也不是讀書的料,混個初中畢業早點出去打工賺錢好了。

天長日久被打上這樣的標簽,就連孩子們自己都開始認為:我是不可能考上大學的。

既無法從學習中獲得成就感,又想不明白讀書的意義,那麽考多少分自然也就無所謂了。

眼前的一切,讓文星想起了自己的學生時代:

她的小學和中學,是在貴州一個貧困縣度過,同樣每天渾渾噩噩,不知讀書有何用。

直到升入高中,歷史老師的耐心引導,讓她對歷史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並在一次歷史考試中取得了年級第一的好成績。

老師的鼓勵和表揚,點亮了她人生前所未有的高光時刻,那之後,文星開始脫胎換骨,努力學習。

因為這位老師,她突然被喚醒了:原來只要我努力,事情是可以朝著我想要的方向發展的!

現在,她很想告訴自己的學生:只要你努力,你也完全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工作和未來。

既然沒有夢想——

那就「種夢想」!

把學習成績搞上去,讓孩子們從學習中獲得自信,讓他們感到上大學並非那麽遙不可及,是文星的首要目標。

從第一學期起,她採用小組學習、以優帶差的方法,從全班選拔出10個小老師,每個小老師再匹配2個組員,通過分層教學,帶領全班一起夯實基礎,小步慢跑地穩步前進。

為了激發孩子們的學習熱情,她又推出了班級激勵計劃:

把班級命名為「快樂星球」,每個星球成員可通過學習成績和日常操行累計積分並兌換獎勵;

反之,做了不好的事會被扣分,扣分到一定程度將被發配至「暗黑星球」,暗黑星球的孩子無法兌換獎勵,必須努力獲得積分才可重返快樂星球……

就這樣兩年過去,在今年夏天的五年級期中考試中,全班數學平均分已經從30分竄到了79分!

而當又一次,文星讓每個孩子寫下自己夢想的時候,真的有很多孩子寫下了:我想考大學,我想以後像李老師一樣,當志願者,當老師。

課本之外,文星還想帶孩子們走出去,親眼看看這個世界更豐富多彩的可能性。

去年,她和美麗中國的隊友帶孩子們去了一趟深圳遊學。

這是孩子們第一次走出縣城,他們去了大亞灣核電站、國家基因庫、海上世界、紅樹林生態公園,還參觀了新興互聯網公司,看到城市裏很多人從事著或偉大或有趣的職業。

也在老師的講述中知道:人工智慧正在逐漸取代廉價勞動力,如果不好好學習,也許長大後能去的崗位已經被機器替代。

在學校,文星和隊友們又引入了美麗影院,每周播放一次露天電影,帶著孩子們去電影中體驗人生,暢遊世界。

此外,她還做了很多事,去幫助孩子們培養興趣,重建自信,發掘自己身上的無限可能性。

有一個叫小森的男孩,學習成績不好,個頭也很瘦小,但在運動方面卻表現出了很高的天賦。

文星便和其他老師商議,舉辦一場運動會,給小森一個機會去創造自己的高光時刻,也許他就能發現自己的光芒。

那次運動會,小森表現非常搶眼,還一舉拿下了全校投籃比賽的第二名,也拿到了人生的第一張獎狀,如今,這張獎狀被他端端正正地貼在了家裏的C位。

從那以後,小森也擁有了自己夢想,當然是成為運動員咯!

另一個女孩小阮,是班裏最羞澀的一個。每次六一演出看到台上的同學,她都會流露出嚮往羨慕的眼神,卻從來不敢主動報名。

文星看穿了她的心思,便鼓勵她說:如果想做什麼事情,就勇敢去做,機會永遠是留給勇敢爭取的人的。

於是,小阮鼓起勇氣報了名,也平生第一次站到了舞台上。

在全校同學的注視下,她雖然仍有些羞怯,卻跳得異常專注,眼睛閃著前所未有的光。

走下舞台,興奮得小臉通紅的小阮偷偷告訴文星:「老師,跳舞的感覺好棒啊。」

自此,當舞蹈演員的夢想也開始在小阮心中萌芽,因為她覺得:舞蹈很有節奏,也很有趣,舞蹈會給我快樂!

種下愛,收獲愛

如果追溯孩子們的夢想生長軌跡,會發現:有一些孩子的夢想源自熱愛和天賦,另一些則源自善良和愛。

婷婷是個女孩,卻夢想當一名交警。

在大山,主要交通工具是摩托車和單車,但處處是懸崖峭壁的山路,交通事故頻頻發生。

班裏曾有兩個同學,因為交通事故住過很長時間的院,婷婷也有一次被摩托車撞倒,幸好只是輕傷。

沒有人知道,這大大小小的意外,婷婷都悄悄記在了心裡。

直到有一天,她把寫有自己夢想的字條交給文星:「我想當一名交通指揮,因為我想保護每一個人,讓每一個人都不會發生意外。」

另一個女孩珍春的夢想,則是當廚師。

珍春的家庭條件不好,父母去了外地做工,母親身體也不好。

在家裏,珍春很小就承擔起了照顧兩個弟弟的責任,每天她都會帶著兩個弟弟一起上學,放學再等他們一起回家,沒有一天例外。

這個自己還需要人照顧的10歲女孩,卻已經有了「長姐如母」的模樣了,就連想當廚師的夢想,也是因為想給兩個弟弟做好吃的飯菜。

有一年中秋節,一個老師跟珍春的弟弟閒聊:今天過節吃什麼好吃的了?

小男孩回答說:我爸爸沒什麼錢。

一句話,讓這位老師失眠了一宿。

這是一群太令人心疼的孩子了,和大多數孩子相比,他們得到的愛太少了。

所以在生活中,文星總想多給他們一些關心。

她會不厭其煩地叮囑孩子們:吃飯不要挑食,天冷了要記得加衣服,太陽大了走在路上記得打把傘,天熱了來學校記得帶一壺水……

每天放學後,她也會陪著孩子們回家,和他們聊天,分享秘密。

走到路口要分別的時候,她就會張開雙臂:「來,抱一下!」然後等孩子蹬蹬蹬跑過來,撲她一個滿懷。

有時候,孩子們也會突然讓她感動。

有一次放學路上,送完孩子們,突然下起了雨。文星轉身返回學校,一個孩子又蹬蹬蹬跑回來:「老師,你不要走那條小路哦,小路很滑,我怕你摔倒。」

還有一次,文星被班裏幾個調皮的同學氣得哭了。第二天,其中最調皮的一個交上來一篇周記,裡面翻來覆去寫著「老師看到你哭我好擔心,我怕你晚上睡不好」「老師看到你哭我也想哭,我在家哭了一晚上」「老師,你是我最好的一個老師」「老師,我們都很愛你」這樣的話,滿滿當當寫了好幾頁,惹得文星又笑著哭了一場。

還有一個孩子在周記裏寫道:「雖然沒有家人的陪伴,但我還有老師的陪伴……」

▼文星老師和孩子們的有愛日常

文星常常覺得,孩子真的什麼都知道。

就像《夢田》裏唱的那樣,每個孩子心中都有一畝田,你種下什麼,就會生長出什麼。

你種下夢想,就生長出夢想;

你種下了愛,就收獲了愛。

「下課!同學們再見!」

今年7月,當文星上完最後一堂課,說出「下課,同學們再見」的時候,她已經哽咽了。

兩年的時光匆匆,她就要結束支教離開孩子們了。

分別的那天,文星在朋友圈裏寫道:

「這兩年裏,我的青春若除去學生的話,也就沒什麼可說的了,即使以後拄著拐杖,我也會記得現在的快樂和幸福。」

已經很難說清,到底是她把最好的青春獻給了大山和孩子,還是大山和孩子成就了她最好的青春。

但可以肯定的是,文星從來沒有後悔過。

如今,她回到家鄉重慶,投入到了緊張的研究生備考中。

這段支教的經歷,同樣激勵了她去努力成長為更好的自己,去探索自己人生更多的可能性。

如同美麗中國所說的那樣:育人,育自己。

新學期開始了。

今年,新一屆美麗中國支教項目老師又踏上了奔赴大山的征程。

他們大多和文星一樣是剛剛走出校園不久的畢業生,放棄了大城市的工作機會,逆流奔向教育資源相對匱乏的鄉村。

用熱血和愛,用務實和創新,用積極的青年影響力,去接力踐行那個看似理想主義、但並非遙不可及的願景:

讓所有中國孩子,無論出身,都能獲得同等的優質教育!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