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為什麼男人這麼愛看施工中的挖土機?

本文來源:Vista看天下

微信id:vistaweek

作者: 馮美麗

男人變老的標誌之一,就是激情的消退。

一個不可逆的變化趨勢是,你身邊那位走在路上會忍不住抽風練習後仰跳投的男孩,總有一天會變成馬路上遛彎兒逗鳥的中年大爺。

而他們的朋友圈,也會慢慢從遊戲、球鞋,過渡到「抬頭指點特朗普,低頭怒寫打油詩」。

然而有一種熱愛,卻仿佛刻在了全世界男人的基因裏一樣牢不可破——

上到九十九下到剛會走,沒有一位男性能抵禦挖掘機的誘惑。

01

「我有一個夢想,長大後要開挖掘機,縱橫工地,享受同性艷羨的目光。」

這曾經無數男人對未來做出過的最美妙的設想。

然而現實往往很殘酷,說出這個夢想的那一天,它就和爸媽響亮的呵斥聲一起,埋葬在了施工現場飛揚的塵土裏。

也許從那一天起,男人們的熱愛挖掘機的靈魂就被封印在了那片土地上。

這也是為什麼,他們和這鋼鐵巨獸只要彼此一靠近,就能立刻開啟封印。

▼網路瘋傳的一張動圖

挖掘機們從來不會孤獨,它們所到之處,永遠不缺駐足圍觀的信徒。

此刻,男人們不再是誰的父親, 也忘了自己是誰的丈夫。

哪怕手裏還拿著老婆做飯急用的油鹽醬醋,也阻擋不了他們在同道中人的簇擁下重溫兒時的美夢。

博主@小奶球 曾經總結過男人最愛的兩件事——看熱鬧和開挖掘機。

坊間有條流傳已久的刻板印象,說「八卦是女人的天性」,殊不知,男性在這件事情上,簡直有過之而無不及。

這樣或許就不難理解,為何路邊挖掘機的轟鳴,總能在第一時間引起他們的興趣。

年幼時因為挖掘機沸騰過的熱血其實從未冷卻。

上至七八十歲的老大爺,下至幾歲的小朋友,只要一聽到那與靈魂共振聲音,就註定會被本能驅使。

他們排除萬難,只為一窺那讓人魂牽夢縈的鋼鐵之軀。

面對挖掘機的召喚,他們沉睡已久的靈魂終於覺醒。

於是,圍觀帶來的快感,不再僅僅是精神上的愉悅,而是上升到了某種超自然力量的層面。

甚至,順勢創造了一個醫學奇跡。

▲圖中是吊車,挖掘機同理

這種根植在他們基因中的情感本能,已經成為了一種原始的沖動,以至於在面對下一代時,「子承父志」變成一種約定俗成的代際傳統。

有網友就曾經在某個薄霧彌漫的早晨,偶遇過一對正在進行家族意志傳承的父子。

儘管此時的男孩依然對眼前的狀況似懂非懂,但看他目不轉睛的樣子,想必已然領會到了這「成孩禮」的深意。

經歷過系統訓練的孩子仿佛開啟了新世界的大門,從此以後,出門看挖掘機,也成為了他們成長的剛需。

一個孩子的正常長大,避不開牙牙學語和蹣跚學步,但只有真正從大人手中接過「機械崇拜」的交接棒,他們才算真正開始認真感知這個世界。

我們不得不承認,機器引擎發出的噪音,代表了人類世界的力量之源

而對力量渴望,是從原始社會開始便流淌在一切動物血液中的野性沖動。

▲連狗狗也不能幸免

02

如果說,男性對挖掘機的渴望已經到了一種本能難以抑制的程度,那麽面對這種巨大的誘惑,很難讓人相信,他們想做的只有圍觀而已。

事實上,無論多少歲的男性,都從未停止過對於擁有一台屬於自己的挖掘機的向往。

就像中二青年喜歡在社交平台上傷春悲秋、中年男人喜歡在魚塘裏放飛自我一樣,對於所有年齡段的男性來說,挖掘機是他們的靈魂棲居地

男孩們對世界的認知啟蒙,往往是從馴服野生挖掘機玩具開始的。

想象一下,在「靚仔必爭」的小區沙坑,擁有一輛能機械化挖土運土的高級武器,能吸引多少手握小鏟子的小朋友的注意?

玩具挖掘機給他們帶來了精神和身體上的雙重快樂,於是自然而然就成為了他們日常生活裏恨不得同吃同睡的「靈魂伴侶」。

這種幼時的記憶如此強大,以至於成年之後,重溫這種快樂的沖動還時不時會出現在他們的腦海裏。

你很難想象,早已被成人世界的重擔安排得明明白白的他們,何以會把自己為數不多的快樂時光,揮霍在「用遙控車挖土」這樣看似幼稚的娛樂活動上。

但事實上,當成年男人手握遙控器站在沙土堆裏的那一刻,他們享受的不僅僅忘卻生活重擔的輕鬆,還有操控全局、技壓同性的快樂。

▲據懂行的網友稱,這種玩具工程車價格可以高達十幾萬一輛

因此,挖掘機於他們而言,成為了另一種自我展示的語言。

真的猛男從不滿足於僅僅從操縱玩具裏獲取快樂,他們的征途,是把真正的挖掘機變成手中的玩具。

比如化體力勞動為腦力勞動,讓挖掘機成為無數藍翔優秀學子工作間隙的摸魚伴侶——

又或者是把笨拙的機械臂變成最硬核的直男表白工具。

哪怕對方已經被氣得轉身離去,也要固執地寫完一首《如果我開挖掘機你還會愛我嗎?》悼念愛情——

面對挖掘機在手的誘惑,就連宅男這樣低調的二次元生物,都抑制不住自己的炫技衝動,只為了能在雪地裏留下自己和老婆們的完美合影。

部分年輕人對挖掘機的第一印象,往往是震耳欲聾的噪音和漫天塵土飛揚,可以說毫無浪漫和美感可言。

然而在高階玩家手中,它們的的確確成了一種馴服的猛獸,可供隨意玩樂。

就像遠古時代的男性必須制服野獸才能得以生存,現代男性對挖機的征服欲,也是一種宣誓力量與智慧的本能。

在各種短視頻平台上,挖掘機的種種高難度操作簡直成了土味版「挑戰不可能」——

穿針、開酒瓶、切西瓜、炒小龍蝦……

仿佛只有把挖掘機用在挖土之外的事情上,才更能讓人體會到努力做著無用的事的成就感。

03

要說男人對於挖掘機的愛全是因為好玩,那可能真的低估了這個愛好在他們心中的重要性。

畢竟,僅僅用感官上的快樂,無法解釋眾多圍觀愛好者欣賞挖掘機作業時癡迷的狀態。

不論是對挖掘機死忠粉還是對路人來說,挖掘機的絕對力量是毋庸置疑的。

在進化的漫長歲月裏,人類早已接受了自己力量有限的事實,於是轉而尋求從更強大的事物中獲得力量。

履帶與機械臂的組合,正是無數影視作品和動漫作品中常見的超級機器人元素,它們所代表的力量,自然能讓人類著迷。

對於崇拜力量的普通人來說,不管是操控玩具還是駕駛真正的機器,只要擁有了一輛挖掘機,他們就仿佛擁有了拯救世界的可能性。

挖掘機讓人類的力量得以延伸,並體會到從未有過的掌控感。

這種快樂就像是鋼鐵俠穿上了最新的裝備,可以輕易打敗任何前來挑釁的對手。

但在滿足了對力量的渴望之後,另一種欲望也會隨之而來——破壞的欲望

心理學研究表明,人類的「破壞欲」是一種本性,尤其是在諸多欲望得到滿足之後,破壞的欲望就更難以抑制。

因此在秩序社會之中,需要為人們提供一種合理的發泄渠道,比如對抗性的體育運動、減壓運動。

但摔跤、拳擊這樣的發泄方式,又怎麽比得過簡單粗暴地推倒一座大樓帶來的暢快感呢?

曾經就有一位開挖掘機的小哥被選中負責拆母校,破壞的快感加上完成兒時夢想的快樂,讓他完全抑制不住嘴角上揚。

當然,這種「大仇得報」的體驗恐怕不是人人都有機會享受的。

儘管多數男性的終極夢想是坐進駕駛室,感受人機合一帶來力量感,在奉旨搞破的過程中滿足自己的惡趣味。

但現實是,「監工」才是大多挖掘機愛好者的真正角色。

有網友曾經形容過自己在路邊觀賞挖掘機作業時的心理活動——

「有時候就像競猜一樣,猜它下一爪挖的位置,猜錯了還會思索司機為什麼要這樣挖的原因,猜對了就像中獎一樣。」

事實證明,「破壞」確實有著非凡魅力,但真正能讓圍觀者腎上腺素激增的,是對目標的精準打擊。

觀眾們會對技術精湛的操作者挖出的溝渠贊嘆不已,但對那些東一爪西一爪的半吊子司機卻只有鄙夷。

毫無章法地搞破壞是不被尊重的。

正如那位開著挖掘機搶劫自動取款機的男子,其拙劣的破壞手法,不僅絲毫無法引起觀眾內心的波瀾,還會讓他們發出「這是一位蠢賊」的嘲諷。

但這個世上本就沒有天生的王者。

大多數挖掘機愛好者的駕駛技能,要麽是紙上談兵,要麽是來源於那個自帶BGM的神秘男人。

他的台詞早已紅遍大江南北,連帶著讓學挖掘機都仿佛成了一些青年拯救人生的planB。

可實際上,真正邁出這一步的人寥寥無幾。

但這依然無法阻擋他們在每一輛挖掘機的施工現場位消磨自己的時光。

或許,在拯救無數普通人的幾十年間,挖掘機所代表的一切大型機械,早已從一種具象化力量之源,抽象成了一種精神上的陪伴。

這機器承載的,從來都不僅僅是眼前的熱鬧場面和感官刺激。

在乏善可陳的生活裏,它把人們的記憶短暫地帶回到毫無生存壓力的過去,同時賦予他們一點幻想的權利——

總有一天,他們會坐進駕駛室,發動引擎,把生活中一切瑣碎無聊的折磨鏟平。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