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悶聲發大財的農夫山泉創始人】身價超過人民幣4000億!中國新首富誕生

「隱形富豪」鐘睒睒再也無法低調了。

本文來源:投中網

微信id:China-Venture

作者:馬慕傑

飲用水「巨無霸」正式港股登場。

2020年9月8日,農夫山泉登陸港交所。

農夫山泉發行價為21.5港元/股,介於招股價19.5元至21.5元的上限。開盤價為39.8港元,較發行價暴漲85.12%,市值達4452.92億港元。

作為國內包裝飲用水的龍頭企業,農夫山泉此次認購也異常火爆。公開發售階段,農夫山泉獲1148.3倍認購,凍資6777億港元,成為史上最大凍資王。

與此同時,農夫山泉也獲得了機構投資者的狂熱追逐。根據農夫山泉披露的信息,農夫山泉已獲得包括富達國際、Coatue、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等多家基石投資者認購。

伴隨農夫山泉的上市,一直低調隱秘其後的公司創始人鐘睒睒也再度掀起資本巨瀾。

農夫山泉是鐘睒睒於2020年收獲的第二家上市公司。早在2020年4月,由鐘睒睒實際控制的北京萬泰生物藥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萬泰生物)已正式登陸A股。

截止9月7日收盤,萬泰生物股價為197.12元,較其上市發行價已暴漲近23倍。

當然,鐘睒睒的個人財富亦在一夜之間迎來暴增。按照農夫山泉與萬泰生物當前的市值,以及鐘睒睒的各自持股比例計算,鐘睒睒的整體身價或已達4000億元,躋身中國第一大富豪。

▲農夫山泉創始人鐘睒睒

千億身家鐘睒睒:記者轉行創業,一年收獲兩家上市公司

「隱形富豪」鐘睒睒再也無法低調了。

在把農夫山泉送上市之前,鐘睒睒早已收獲了一家A股上市公司。2020年4月,萬泰生物在上交所上市,發行價為8.75元,募資3.815億元。

事實上,萬泰生物也是一家值得著墨的神話公司。相關數據統計,自2020年4月29日掛牌以來,萬泰生物實現了26個連續一字漲停板,被市場稱為年內最牛新股。

此番持續火熱的背後,離不開萬泰生物的光環產品——馨可寧(Cecolin),即國內唯一獲批上市的二價HPV疫苗。

公開資料顯示,萬泰生物成立於1991年,是從事生物診斷試劑與疫苗研發及生產的高新技術企業。

萬泰生物最早是由北京市福瑞生物工程公司與日本國長富有限會社共同出資設立的中日合資企業,後被港資企業收購。

2001年9月,得知港資企業有意轉讓萬泰有限股權後,出於對生物醫藥行業未來前景的信心,鐘睒睒買入萬泰生物95%股權。

此後,萬泰生物便成為由鐘睒睒絕對控股的企業。根據萬泰生物招股書,IPO後,萬泰生物的前兩大股東為養生堂和鐘睒睒。其中,鐘睒睒直接持股18.1736%,養生堂持股56.9822%。由於養生堂由鐘睒睒絕對控股,鐘睒睒合計持股75.1558%。

「隱形富豪」的資本版圖顯然不止於此。根據農夫山泉招股書,鐘睒睒所持有的資產已涉及到農業、女性用品、房地產等多個領域。基於這些業務組成的龐大帝國,鐘睒睒的身家也已突破千億。

農夫山泉招股書顯示,IPO前,鐘睒睒持有農夫山泉全部股本中約87.45%的權益,包括約17.86%的直接權益及通過養生堂持有的約69.58%的間接權益。

不過,儘管鐘睒睒是位超級富商,但卻極少在公眾場合露面,神秘且低調。鐘睒睒甚至有個外號——「孤狼」,桀驁自負。

對此,鐘睒睒也並不諱言,他曾如此表示:「我就是一個獨來獨往的人,同行們在幹什麼、想什麼,我根本不管。」

這般狂傲又不張揚的個性或許與其早年經歷有關。據悉,童年時期,鐘睒睒被迫輟學。隨後,他被送到了一個泥瓦匠家做小工,後來又轉去做木匠。

1977年,國家恢復高考那年,鐘睒睒參加考試卻名落孫山。而後,鐘睒睒去了省城,起先在省文聯管理基建,又先後去《江南》雜志社與《浙江日報》社工作,曾在浙江日報做了5年記者。

1993年,鐘睒睒自籌資金創辦了養生堂有限公司,靠生產養生堂龜鱉丸一炮走紅。

1996年,海南養生堂有限公司(養生堂前身)與海南大門廣告有限公司(已註銷)以註冊資金2000萬元成立了農夫山泉的公司前身——新安江養生堂飲用水。

在後來的經商生涯中,鐘睒睒先後創立或者收購了多家子公司,一步步構建出了屬於自己的商業帝國。

「一個小企業要發展壯大,他所經營的種類必須具有唯一性,而且必須是暴利的。因為沒有規模效應來供你慢慢積累。」他曾在總結自己經商經驗時如此強調。

1瓶2元礦泉水毛利達1.2元,賺錢能力超乎想像

賣水到底有多賺錢?

此次農夫山泉的上市向我們展示了賣水生意的暴利。

根據農夫山泉招股書,2017年-2019年,農夫山泉包裝飲用水的毛利率分別為60.5%、56.5%與60.2%。換句話說,以每瓶礦泉水2元的單價計算,農夫山泉一瓶礦泉水的毛利就達1.2元。

市場甚至將農夫山泉這個自稱「大自然的搬運工」比作大自然的「印鈔機」。

不過,農夫山泉這句「我們不生產水,我們只是大自然的搬運工」這句膾炙人口的廣告語也並非誇大炒作。

招股書顯示,農夫山泉的包裝飲用水產品全部源自天然水源,自1996年成立以來,公司即確保「每一滴農夫山泉都有它的源頭」。

截至目前,農夫山泉已實現了對中國十大優質水源地的提前布局,並在十大水源地周邊都建立了包裝飲用水生產基地。

這十大水源分布在中國各個不同區域,包括浙江千島湖、吉林長白山、湖北丹江口、廣東萬綠湖、四川峨眉山、河北霧靈山等。

實際上,農夫山泉也從來沒有糾結只生產水這一件事,在飲料業務領域,農夫山泉推出的產品已經覆蓋茶飲料、功能飲料、果汁飲料及咖啡、植物酸奶產品等多種品類。

比如,在茶飲料領域,農夫山泉推出了東方樹葉、茶π;在功能飲料領域,農夫山泉旗下品牌有尖叫、維他命水;在果汁飲料領域,主要有農夫果園、水溶100、NFC、17度5等。

可以說,餐桌上的每種飲品背後幾乎都有農夫山泉的影子。

而為了拓展銷售規模,增強品牌知名度,農夫山泉還將品牌觸角延伸至農產品領域。招股書顯示,在農產品端,農夫山泉的產品包括17度5鮮橙、東北香米、17度5蘋果等。

「農夫山泉首先要做的是讓農民有錢賺,才能把臍橙產業做大做強,另外,NFC果汁也需要消費者培育,農夫山泉未來要用品質提升溢價能力。」鐘睒睒曾提到,農業現代化將是農夫山泉的一項長期的事業。

雖然旗下品牌品類眾多,但「吸金」的礦泉水業務依舊是農夫山泉的營收主力。

招股書顯示,2017年、2018年及2019年,農夫山泉包裝飲用水的收入分別為101.2億元、117.8億元與143.46億元,占總營收比例為57.9%、57.5%與59.7%。

同時期內,茶飲料產品、功能飲料產品、果汁飲料產品與其他產品的營收占比分別位列第二、第三、第四、第五名。

「僅僅是錢還是不夠」,農夫山泉國際化野心凸顯

鐘睒睒心中總藏著更大的事業。他曾這樣寫道:「錢,僅僅是錢還是不夠的。我的目標要高得多。」

這一次,農夫山泉將目光瞄向了國際市場。

「我們有計劃尋找可以形成業務互補、具有戰略意義的收購機會。」農夫山泉招股書提到,公司正在探索將公司的生產製造能力、供應鏈管理能力和銷售渠道拓展能力應用於海外市場。公司亦有計劃在海外設立生產基地。

其實,對於海外市場的布局,農夫山泉早有嘗試。

2018年6月,農夫山泉旗下全資紐西蘭企業Creswell NZ Ltd購買了位於紐西蘭北島瓦卡塔尼附近的「Otakiri Springs」瓶裝水工廠;2017年8月,Creswell NZ Ltd還向當政府申請增加「Otakiri Springs」的取水量,並建議擴大現有瓶裝水工廠產能。

農夫山泉在招股書中表示,截止目前,除了對紐西蘭瓶裝水品牌Otakiri Springs的收購項目外,公司並沒有確定任何具體的收購目標。與此同時,農夫山泉也希望借收購Otakiri Springs的嘗試將其生產製造能力、供應鏈管理能力等應用於海外市場。

而在加速國際化進程前,農夫山泉在國內市場也已紮穩腳跟。

招股書顯示,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報告,2012年至2019年間,農夫山泉連續八年保持中國包裝飲用水市場占有率第一的領先地位。以包裝飲用水銷量計算,農夫山泉是全球第二大包裝飲用水企業。

按照2019年零售額計算,農夫山泉在國內包裝飲用水的市場佔有率達到20.9%,零售額超過第二名企業1.5倍多。此外,農夫山泉還是中國軟飲料行業盈利能力最強的企業之一。

或許,農夫山泉國際化的發展道路早就寫在了鐘睒睒的規劃列表裏。

2015年一次採訪中,鐘睒睒就表示,「農夫山泉的競爭者從來都是國際品牌,競爭的是水的研究,領域的研究,而不是貨架上多了一個別人家的品牌。」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