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明珠的時代過去了嗎?】格力電器終於和小米聯手,但是和董明珠沒關係

本文來源:燃財經

微信id:rancaijing

作者:趙磊

9月3日,格力集團與小米集團、中信銀行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三方約定在產業基金、金融服務、產業投資、項目合作、資源共享等方面開展深度合作。

也許是「董明珠就是格力,格力就是董明珠」這個概念太深入人心了,以至於很多人誤以為,這是董明珠和雷軍聯手了。

事實上,這個合作跟董明珠沒有關係。

董明珠是格力電器董事長,格力集團董事長另有其人。

格力電器和格力集團淵源很深,但並非一家人。

了解格力和董明珠的人都知道,格力集團,應該算是董明珠的「對頭」,而雷軍與董明珠的關係,也是「對頭」的成分居多,這就是說,董明珠的「對頭」聯手了。

按說格力集團和小米集團走在一起,跟董明珠無關,但是,他們要做的事情,卻讓董明珠十分介意。

根據協議,格力集團出資35.45億元參與投資和管理由小米集團發起的小米產業基金,圍繞集成電路、人工智慧、工業互聯網、核心裝備、前沿科技等領域的小米生態鏈和優質供應商進行深度布局,助力珠海加速打造智能製造產業集群。

這些恰好都是董明珠近10年來一直在做的事情:投入近10年的模具業務、備受爭議的手機、傳聞中的晶片業務,以及想打造為「第二主業」的智能裝備。

在這些領域,格力集團選擇與別人聯手,在業內看來,相當於否定了董明珠過去的努力。

讓董明珠難受的是,這個別人,還是小米——被她認為「品質管理有問題」的企業。

還有更糟糕的事情。

2005年以來,格力一直占據著家用空調第一的位置,2018年的一次採訪中,董明珠說,「再過五年,還是沒人能超越格力空調。」

但是,今年,格力空調不敗的神話被打破了。

剛剛公布的半年報顯示,董明珠嘴裡的那家「小偷」企業——美的的空調產品營收反超了格力。

與此同時,美的和格力的市值也進一步拉大。

在2019年底,兩者市值相差不過百億元。

截至收盤,格力電器的總市值為3298億元,而美的集團的市值為4830億元,相差1500多億元。

在董明珠最在意的智能製造領域,她曾經看不上的小米集團上位了;在董明珠最得意的空調產品營收上,幾乎是她一生的對手的美的反超了,這不禁讓人感慨,董明珠的時代要過去了嗎?

格力集團是對頭

在簽約儀式上,格力集團的代表是董事長周樂偉,他曾是「市政府重點培養的年輕幹部」,2016年11月,周樂偉接任格力集團董事長,前任正是董明珠。

董明珠現在的職務是格力電器的董事長。

格力集團成立於1985年,是珠海首家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平台,由珠海國資委100%持有。

1991年,格力集團投資3000萬元,成立了格力電器。

1996年,格力電器上市後,格力集團的持股比例不斷下降。

1998年底為55.35%,2007年5月下降為29.74%,2016年9月,再降至18.22%,但仍為第一大股東。

去年下半年,格力電器進行混改,格力集團將其中15%股權以416.6億元的價格轉讓給珠海明駿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高瓴資本由此入局。

目前,格力集團僅擁有格力電器3.22%的股權,看起來,兩家曾經是「父子關係」,目前則是股東關係。

事實上,格力集團與格力電器之間的關係一直都很微妙,大部分時候,格力集團扮演的角色都是董明珠的「對頭」,某些時候,還是「死對頭」。

據《上海證券報》報導,董明珠曾diss格力集團稱,「一直以來,格力集團沒有什麼好項目和好資產,只擁有一家很好的上市公司(格力電器),作為一個集團,要發展不能僅僅依靠旗下一家上市公司,因此需要引進戰略投資者,尋找新的項目,並進行產業優化,最終擁有自己的造血功能。」

董明珠也曾公開「吐槽」珠海政府和國資委:「格力遇到困難的時候找國資委,國資委不搭理,讓我們自己解決。但是遇到利益問題的時候,珠海政府手就伸得很長,什麼政府決定、國資委要求,可能就會出來。我隨時準備跟他們斗,一定要堅持原則。」

董明珠跟珠海政府斗得最激烈,成績也最斐然的一件事,發生是2004年,當時,珠海政府計劃把格力賣給美國開利,作價9億美元。

但董明珠堅決不同意,並想盡辦法阻止了交易。

多年後,董明珠在接受採訪時說:現在格力電器的市值900多億,國有股份的價值也接近200億了,而當時(差點)9個億美元就賣掉了。

我們現在給國家掙了300多億。

2012年,董明珠出任格力集團董事長,跟珠海國資委之間的關係始終比較緊張,2016年卸任後,董明珠就不屬於國企領導人,只是上市公司的職業經理人了。

雷軍也是對頭

小米集團的代表則是總裁王翔,他是8月16日公布的小米公司4位新合伙人之一。

資料顯示,王翔在2015年6月加入小米,擔任高級副總裁,後在2019年11月升任小米公司總裁,2020年4月又接替周受資擔任小米公司CFO一職。

加入小米前,王翔曾是美國高通公司高級副總裁兼大中華區總裁。

王翔的出現,意味著這是雷軍非常重視的一次合作。

董明珠和雷軍的關係中,最著名的是「10億」賭約,誕生於2013年12月12日的中國經濟年度人物評選頒獎盛典,當時,雷軍認為,5年內,小米的總營收能超過格力,並願意賭1塊錢。

董明珠認為不可能,並表示,要賭就賭10億。

根據2018年財報,小米的總營收為1749億元人民幣,而格力的總營收為1981億元,「10億」賭約,董明珠險勝。

去年8月28日,董明珠在北京表示,跟雷軍的10億賭約已經結束了,結果大家都知道了。

「10個億我不要了,還想再跟雷軍賭5年。」

雷軍回應稱:「我覺得可以試一下」。

8月11日,在小米十周年的發布會上,雷軍承認與董明珠的賭約有點盲目自信,「後來很後悔」。

兩天後,在央視新聞相對論節目中,董明珠對此回應說,「格力在空調領域擁有核心技術,現在是走在領先地位,格力要在保持主業不變的情況下,讓中國的裝備在世界上叫得響!請雷軍提出自己行業的目標。」

4月27日,在和雷軍一起參加央視《新聞1 1》節目中,董明珠說,「我跟雷軍很熟悉,也是朋友了。」

雖然兩者的關係,現在看起來不錯,但在過去,兩者的關係,還是「對頭」的成分更足。

2014年12月,小米科技斥資12.66億元入股美的集團。

董明珠在一次公開演講中評價這個合作是「兩個小偷在一起,是小偷集團。」

董明珠罵美的是小偷,因為此前美的銷售的某幾款空調侵犯了格力的專利,因此被法院判決賠償格力經濟損失200萬元;而說小米是騙子,指的是小米因侵犯愛立信的技術專利,在印度新德裏被愛立信公開起訴,並導致小米手機在印度一度被禁售。

此後,董明珠還多次炮轟小米,說「小米不是什麼偉大公司,小米手機不是有品質的產品。」又說「大家選擇不用小米手機是因為小米質量不行,沒有人會說因為小米價格太貴。」還說小米是貼牌生產,等等。

格力的危機

當然,董明珠真正的危機,不在外面的「對頭」,而在格力之內。

數據顯示,2019年,中國家電市場規模8032億元,低於2018年的8104億元。

這意味著國內空調行業進入了存量博弈時代,格力、美的之間的廝殺,會更殘酷。

對於疫情影響下損失慘重的空調行業來說,誰能扛得住風險,誰能把損失盡可能降低,誰就能在疫情結束後更快恢復過來,甚至重塑行業的格局。

8月30日,格力和美的這對「宿敵」同時發布了半年報,這一次,一向強勢的格力輸給了美的。

2020年上半年,格力的空調業務營收413.33億元,美的則在空調業務上收入了640.3億元,以半年報來看,這是多年以來美的首次在空調業務上超過格力。

更明顯的是兩家整體營收下滑的幅度,美的營收1397億元,同比下滑了9.47%;歸母凈利潤139億元,同比降了8.29%。

但格力營收只有706億元,歸母凈利潤只有63.62億元,降幅分別高達28.21%和53.73%。

具體到空調業務,美的只下滑了10.37%,格力卻大幅下滑47.89%。

輸給心裡看不上的那家「小偷」企業,董明珠恐怕很不開心。

自稱最大的樂趣就是「賣空調」的董明珠,其實一直想改變格力七八成收入都來自於空調這一事實。

主業單一最大的風險是,如果在空調業務上敗了,格力就很難有東山再起的機會,美的對格力的挑戰雖然只是一次小的勝利,但格力非常緊張,因為這是「命根子」。

從2018年至今,格力空調的營收長期占總營收的7成以上,今年上半年有所下降,也是因為受疫情影響嚴重,空調賣不出去,其他業務的比重有所上升。

▲數據來源 / 公司年報 制圖 / 燃財經

最關鍵的是,空調業務是格力利潤的最主要來源,其毛利率長期保持在35%左右,今年上半年下滑至32.05%,也是因為市場行情不好,降價出售導致的,其他製造業務如生活電器、智能裝備的毛利率雖然也比較高,但由於占比太小,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要知道,格力空調在2018年、2019年的收入基本是持平的,從市場看,2019年行業總產量同比增長1.21%,但總體銷售額同比下降0.74%,行業總出口量同比下降0.82%,行業總內銷量同比下降0.69%,空調全行業都面臨巨大壓力,而在2019年,格力在中國家用空調線下市場零售額占比36.83%,想進一步提升難度非常大。

而在海外,格力也並沒有海爾那樣的競爭力,在三大白電巨頭中,格力對本土市場的依賴度最高,海外市場貢獻率長期低於15%,只有在今年上半年達到17%,而美的、海爾的海外市場貢獻率均已接近50%。

格力在空調領域確實還能在很長時間裡屹立不倒,但是除了空調之外,格力還能講出什麼新故事呢?

這決定了董明珠的時代能維持多長時間。

在2018年的幹部工作會議上,董明珠表示要把智能裝備作為格力電器的「第二主業」。

2013年,它只是自動化設備製作部,2015年,智能裝備有限公司成立,並獨立運營。

2017年前後,格力將原來的智能裝備業務分拆成為三個部分,南水的工廠主要生產機器人,北嶺的機械所主攻自動化的生產線,坐落在暨南大學的舊廠房則主要進行上遊技術的研發。

目前,格力聲稱已具備工業機器人、數控機床、智能物流倉儲、智能檢測、自動化集成等領域的關鍵技術。

據介紹,格力的這塊業務不僅服務自己的自動化改造升級,主要還是向其他B端企業推廣智能製造升級改造方案。

可是在2C的輕工業領域深耕多年,並不代表就能在2B的重工業領域很快發展起來,這需要漫長的技術積累驗證,從收入占比即可看出,離真正成為「第二主業」,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2B不好做,在技術已經成熟的生活家電和手機等消費者業務上,格力也沒有立穩腳跟,只是在電飯煲、凈水機、空氣凈化器等小家電領域推出過一些爆款產品,但在冰箱、洗衣機等大家電,與美的、海爾這樣的傳統豪強還有很大差距。

讓董明珠擔心的是,格力雖然在空調行業一直是龍頭老大,但市場競爭愈加激烈,前有傳統製造業轉型升級,後有小米等互聯網新貴高調入場,格力在她手裏會不會成為第二個「春蘭空調」?

要知道,這個曾經的空調霸主就是倒在了多元化擴張的道路上。

事實上,不管是智能裝備,生活電器,還是包含晶片業務、手機業務在內的其他業務,都是「雷聲大、雨點小」,投入了很多,也拿了很多專利和獎項,但在商業化上就是沒有什麼明顯的起色。

疫情之下,格力遭受的創傷越重,越說明自身體質不過關,核心就在於格力並沒有找到自己的第二增長曲線,到底是智能裝備,還是新能源,還是手機和晶片,能成為格力的下一個支柱,誰也不知道,包括董明珠自己。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