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淘寶販售一款為醫護人員設計的「防刺服」,經常希望最好賣不出去

本文來源:天下網商(阿里巴巴旗下)

微信id:txws_txws

作者:李丹超

「沒有生意是個好消息。」

「如果,我們的醫生防刺服早一點研發出來,也許就不會再有楊文、陶勇這些事件發生。」

淘寶上有一家店叫「聖盾防護用品店」,店裏有款產品叫防刺白大褂,上面的這句話就出現在這款產品的說明中。

白大褂,是為減少交叉感染、保護醫護人員和病人身體健康而誕生的;防刺服則是為防刀割、防刀砍、防刀刺等銳器傷害。

兩者本沒有交集,而這家店每月數十件的銷量,卻透露著一個頗有些心酸的現實。

近年來媒體報導的傷醫事件不少,偶爾被激化的醫患關係,讓醫生這個救死扶傷的職業被打上高危的標簽。

為此,一些醫院升級了對病人的安檢措施,一些醫生和家屬開始試著購買防護設備保護自己的安全。

聖盾防護用品店,是上海固甲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的合作伙伴。

研發出防刺白大褂的上海固甲技術負責人許可,內心很糾結:他有時候甚至希望這件衣服的銷量為0,因為不想看到有更多糾紛產生。

「但如果真的發生了,我希望這件白大褂能給好人以保護。」

「你保護世界,我保護你」

一年多前,許可決定把一種叫Saint Fabric的防刺復合材料用到醫護人員的白大褂上。

這並不是一個能夠簡單實現的想法。

雖然許可在東華大學讀研究生時學的就是材料專業,從2012年開始跟著導師做柔性防刺材料的研究,也申請過技術專利,材料研發也升級到了第三代。

但要把這種「扛得住銳器」的材料穿到身上,要攻克的問題還有很多。

比如這種材料經緯密度很大、裁剪費力,比如這種材料沒有松緊度,做成衣服不僅不太好看,更穿不進去。

但這又偏偏是一件許可篤定要做的事。

固甲新材料做防刺服6年了,據說保護過警察,保護過夜行的單身姑娘,還保護過中東地區生於戰火中的難民,這次,許可想保護「傷醫事件」的潛在受害人——醫護人員。

這個過程註定是漫長的。許可決定將這種防刺材料和白大褂常用的滌棉類面料復合,但隨即,兩種材料的縫合又成了問題,肘部、腋窩、袖口等這些特殊的地方又進行了很多次走線工藝的改進。

「光是白大褂扣子部分的打孔,普通打孔機用了一天時間就鈍掉了;一件成衣的製作效率很低,一個熟練工一天也只能完成一件多。」

直到今年5月,這款防刺白大褂才在淘寶店上架。

產品介紹中這樣寫道:防護區域包括領口(立起可防頸部)、肩膀、胳膊、前胸、後背、腋下兩側、腰胯部;可以輕鬆抵禦減輕菜刀、匕首、水果刀、瑞士軍刀等有刃刀具砍劈切割傷害,重量僅950克,不到1公斤。

「買家秀裏的故事心酸又溫柔」

防刺白大褂上市以後,許可內心復雜。

產品詳情頁裏寫的第一句話是:如果,我們的醫生防刺服早一點研發出來,也許就不會再有楊文、陶勇這些事件發生。這兩位醫生,正是在許可潛心研發防刺白大褂的時候受到了患者襲擊。

「我研發產品花了一年,但醫生受到傷害只在一念之間。」

為了緩解醫患關係,一些地方在醫院門口增設保安,對患者實施安檢等措施,一些醫護人員也開始自己購買防護用品。

來淘寶店裏買防刺白大褂的,大都是醫生或其家屬。

6月份的時候,河南鄭州一家醫院的泌尿科主任被患者捅傷後,有一個買家來店裏諮詢,因為自己的愛人和受傷醫生同一科室,她決定給愛人購買一件。

在得知對方的情況後,店鋪給這位買家打了折扣。「有時候看買家評論,心酸又溫柔,只要是醫護人員,店鋪全部打9折。」

「男朋友擔心我哪天遇到亂鬧的患者家屬對我行凶,送了一套防刺白大褂。」

「現在上班天天穿著,心裡多一道安全防護,希望再無傷醫襲醫事件出現。」

一位網友在微博發帖稱,逛淘寶時看到了這款商品,心裡不由得有些難過,「一開始還以為是玩笑,越看評論越心酸,醫生真是太難了」。

在金庸的《射雕英雄傳》中,黃蓉有一件家傳防身的軟猬甲,刀槍不入並可防禦內家拳掌。

如今,不少醫護人員甚至在嚴肅地討論是否需要像武俠小說中的人物那樣,穿上堪比「軟猬甲」的防刺白大褂,確實讓人唏噓。

北京一位工作兩年的醫生小路介紹,北京朝陽醫院陶勇醫生今年1月被砍傷之後,有同事購買了防刺的脖套或者內穿衣;湖北黃岡一位工作二十多年的醫生說,每次聽到傷醫事件,都會感到心酸,她總是讓自己站在患者的角度感受,「常常去幫助、總是去安慰、有時還需要去治癒。」

今年8月20日,是第三個中國醫師節,陶勇榮獲了中國醫師獎。

還未完全康復的陶勇,已經回到崗位,但主要精力只能放在科研教學等方面。

據新華社報導,新冠肺炎疫情下的開學季,今年多所醫學院校線上生源普遍報滿,報考清華醫學院、協和醫學院的上線人數比去年增加了近30%。

「我希望這件衣服的銷量為0」

每次給買家發貨,聖盾防護用品店都會增發一塊和防刺白大褂同款材料的小樣。

淘寶店內關於產品的「刀刺豬肉」視頻展示,看上去有點暴力,但這可以讓買家更好地測試。

「買家可以先用小樣做性能檢測,覺得不好,在不影響產品使用的情況下15天內無條件退款。」

在許可看來,關鍵時刻這是「生命之衣」,質量絕不能馬虎。

現在,淘寶店每個月大約有數十件的銷量,不過,這反而令許可煩惱。

「要是生意突然好了,可能就是糾紛增加了,有時候我甚至希望這件衣服的銷量為0。」

在淘寶上,像這樣的店鋪並不在少數。

比如淘寶店主陳鑫,他在2016年開了一家提供反傳銷服務的淘寶店「反傳銷救援店」,服務那些異地的、面對親情破碎、朋友反目的陌生人。

3年多,他前往200多個城市「治病救人」。

去年開始生意沒那麽好了,他寫下一篇1500字的生活感悟,求助的人越來越少,沒有生意是個好消息。

於許可、陳鑫而言,產品的銷量大概就不是他們考驗自己的KPI。

我們不知道,許可這款防刺白大褂的品質究竟如何,是不是可以真的可以稱為當代「軟猬甲」。

但我們知道,這一方小小商品的存在,不僅為一部分人在特殊時候築起一道可能的安全屏障,更是對暴力傷醫事件的一種譴責,對良好醫患關係的一種希冀。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許可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