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過投資阿里巴巴,又錯過中國互聯網起飛,他農牧起家,現在搞互聯網金融

本文來源:21世紀商業評論

微信id:weixin21cbr

作者:包慧

「靠一個人的資本原始積累,從千元到千億元人民幣,我用了38年。」

「但拼多多的黃崢,靠一群人的資本,從一個想法到千億美元市值,只用了5年。」

農牧業一向掙的是辛苦的慢錢,但風水輪流轉,2019年豬肉價格的瘋狂飆升,迎來超級強周期。

新希望2019年生豬養殖營業利潤暴增8712%,2020年因為疫情和瘟疫,豬肉價格繼續暴漲。

這讓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決定不下調今年的增長指標。

8月初,劉永好接受《21世紀經濟報導》「慧見」欄目獨家專訪時稱,為耕者謀利,為食者造福,讓中國農牧企業躋身世界農牧行業前列,就是新希望集團的「新」希望。

劉永好是與中國改革開放共同成長的民營企業家,他創業的時候,中國的經濟體制正處於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軌之中。

上世紀80年代初,他和兄弟們開創了一個農業帝國。

之後,他又把金融和科技引入傳統農業產業鏈,利用資金杠桿撬動養殖市場,從單一的飼料加工延伸到產業鏈上下遊的各個角落,試圖建立一個從農戶到渠道的產業鏈新模式。

2001年,劉永好受邀到日本大阪中日經濟研討會上做關於中國民營企業的主題演講。

當時,坐在前排的一個小伙子,個子矮矮的,形象長得很特別。

他聽劉永好講完後走過來說:「我姓馬,我的公司叫阿里巴巴……」

那時候,阿里巴巴創業只有一年,正值互聯網泡沫破滅時期。

馬雲希望劉永好關注互聯網,希望他能在電商方面做投資。

劉永好說,「我對這個小伙子印象特別深,對阿里巴巴印象也很深,但後來我沒投資,這是一個很大的失誤。」

由此,劉永好總結出教訓:錯失了互聯網,不能再錯過工業互聯網。

三年前,新希望集團加大了信息化、數據化、智能化投入,劉永好稱,「好處大到我都沒想到。」

以下為劉永好的自述(經編輯整理):

1

新增300億投資

改革開放大潮起於毫末之時,我個人的創業也是道阻且長,白手起家,自己投入、研發,騎著單車挨家挨戶收種蛋、帶著小雞仔去市場上一個一個地賣,擴大再生產也只能依靠原始積累。

靠一個人的資本原始積累,從千元到千億,我用了38年。

我是學機械出身的,對機械很敏感。

為了節約成本,創業初期我自己動手做了孵化四萬個蛋的孵化機。

僅在正大公司看了一眼進口關鍵設備顆粒機,回去就自己做出來了。

這個開端也奠定了我在以後企業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個商業理念:成本控制。

小時候吃太多苦,知道要節約,到今天我們公司還是比較節約。

上一次我在公司發火,就是因為辦公室裝修多花了好多錢,我狠狠地批評了他們:為什麼要花那麽多錢,為什麼要裝修?

現在疫情經濟下行期間,國家都過緊日子,企業更要過緊日子。難道今年我們盈利多了,就可以亂花錢?那是不行的。

今年疫情對我們的影響主要體現在一季度,很多養殖戶都受到影響,二、三季度逐步好轉。

去年計劃今年銷售額和利潤都要增長20%,一開始覺得完不成,年初因為非洲豬瘟導致豬肉價格暴漲,市場非常好,加上農產品是剛需,所以決定不下調目標。

今年,我們銷售利潤、稅收和用工都會有20%甚至更多的增長。

我們一年生產400多萬噸肉蛋奶產品,都是老百姓的剛需,關係民生。

由於非洲豬瘟加上疫情,上半年我們毛豬存欄量大幅降低,最低下降了40%,導致豬肉價格比正常年景上漲了一至兩倍。

為了老百姓「豬肉自由」,我們今年逆勢擴張,將增加300億元投資,新增超過2萬人就業。

新增300億元投資來源於我們多年的積累,創業38年來沒哪年不盈利,去年也盈利80多億元,今年繼續保持了較好的盈利。

國家也給了些支持,包括低利率的防疫專項貸款和產業補助等。

我們也發了公司債、企業債,進行了增發。

我們有10萬員工,光社保減免就接近4億元。但我覺得經濟要復甦,更多還是要靠企業自身的努力。

希望國家支持實體企業,特別要支持小微企業,因為他們是解決就業的主體,也更困難。

2

投資金融的初衷

創業38年來我開疆拓土,新希望從單一到多元,我希望新希望集團也有新的希望,新希望主體是做肉蛋奶產業鏈的,新希望六和是中國最大飼料生產企業,希望成為全球最大飼料生產企業。

我們養豬,也養雞、養鴨,另外有屠宰肉食品加工、中央大廚房、冷鏈物流基地以及商品市場的建設,接下來還有線上和線下一體化營銷體系的建設等,這是我們的主業。

我們70%以上的利潤來源於主業。

新希望六和去年50多億元稅後利潤也主要來源於飼料養殖產業。

上世紀90年代銀行不給民企貸款,所以我在全國工商聯主席會上提出建議,由全國工商聯牽頭,由民營企業家來投資組建商業銀行,於是民生銀行作為中國第一家由民營企業投資發起的民營銀行在1996年成立了。

24年來,民生銀行資產接近7萬億元,這麽大體量要做創新、變革有難度。

我想成立新銀行嘗試科技金融,於是就找到小米和紅旗連鎖聯合發起成立新網銀行,去年在管信貸資產規模已過千億元。

新網銀行想走科技金融、普惠金融的道路,依靠科技來服務在普通銀行無法獲貸的從農村進城的年輕人,在農村的農戶、新型農場主,規模都很小,沒信用記錄,沒抵押物。

新網銀行不要擔保,不要抵押,也不看三年財務報表,就依靠大數據和智能化。

最近我還一直增持民生銀行。

民生銀行發展到現在,成就是顯而易見的,也存在不足,比方說,在法人治理結構上可以更完善,在激勵和約束體制上還要下功夫,要敢於善於激勵優秀的人,幹部可以更年輕化等。

但不同股東對銀行有不同的看法。

對民生銀行我們只是財務投資,並不主導。

新網銀行是為我們主業產業鏈的上下遊服務,比如說,養豬戶在我這裡買飼料,以前要通過經銷商提供一定貸款賒欠服務。

現在打開手機APP,一鍵就能買了。

通過我們的物流送到養豬場,缺錢也能一鍵獲得融資,甚至一鍵銷售,比如跟屠宰場聯動,扣除借貸剩餘的錢再給他,這樣的產業鏈金融是為主業服務。

農村金融還有相當大的市場空間,我們試圖通過金融科技的能力和手段提供服務,這是我們做金融的初衷。

3

錯失互聯網的機遇

每個公司都會犯錯,我也犯過不少錯,只不過大家沒看到。

知道犯了錯誤就去改,我覺得這更重要。

我對阿里巴巴印象很深,但後來我沒投資,這是一個很大的失誤。

現在回過頭看,主要是因為不夠敏銳,知識面不夠,沉浸於飼料業,成天考慮怎麽把產品賣給農民。

我們應該跳出這個圈,看更多的事。

既要埋頭拉車,腳踏實地把養豬做好,養雞做好,還要抬頭看路,更要不時抬頭看天,看行業發展的方向,看經濟社會的走向。

當時,不管是哪個方面,新希望比阿里巴巴都要強多了。

但是,今天以阿里巴巴和騰訊為代表的互聯網企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最重要的代表了。

我們錯失了互聯網的機遇,不能丟掉未來10年20年工業互聯網帶來的巨大變化,這是我總結的教訓。

我們三年前就加大了信息化、數據化、智能化投入,之後好處大到我都沒想到。

比如今年初,非洲豬瘟猖獗,中國有30%-40%的豬沒了,但我們損失不到10%。

這就是因為我們養豬的智能化程度比較高,能在很大程度上減少非洲豬瘟的感染率。

科技提高盈利能力僅僅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提高生存能力、創新能力、發展能力。

當有一天你發現再怎麽努力都沒用的時候,人家遠遠把你超越的時候,你被淘汰的時候,你就會後悔早幾年應該怎麽樣,我覺得這就是科技的力量。

4

前浪要向後浪學習

靠一個人的資本原始積累,從千元到千億元人民幣,我用了38年;但拼多多的黃崢靠一群人的資本,從一個想法到千億美元市值,只用了5年。

這是兩種不同的商業模式,並不存在優劣之分。

我們從事的是基礎產業,肉蛋奶產業是傳統農業的一部分,我們已經做得相當不錯了。

劉暢做新希望六和的董事長,市值從將近300億元變成現在1400億元上下,我覺得她做得非常不錯。

電商是個新興的業態,在中國僅有10多年歷史。

最近幾年,大家覺得電商的紅利已經見頂了,但像黃崢這樣的年輕人,從基層入手,農村包圍城市,用低廉的價格和服務來贏得了市場。

當我作為前浪被沖在沙灘上的時候,我由衷地為後浪們感到驕傲。

這其中也有我的女兒,還有黃崢這樣的優秀企業家,這是中國經濟發展的未來所在。

經常跟後浪對話,這是我給自己定的目標。

劉暢是我的女兒,她也是集團新青年計劃中的一員,經過7年鍛煉後才讓她擔任新希望六和董事長,還請了陳春花老師做聯席董事長帶了三年。

劉暢進步很大,她以前不喜歡飼料,喜歡時尚,說養豬臭臭的,髒。

現在,她變成養豬專家,熱愛這份事業。

其實不管養豬、做時尚、做互聯網都是一樣的,商業不分貴賤。

一般的二代傳承都去做投資、互聯網、金融這些事,但我把農業最大一個公司交給劉暢,而我去學習和做新東西,我做互聯網金融,做新網銀行,我樂得跟年輕人在一起。

我過了而立之年才開始創業,對現在越發年輕的創業浪潮中的「後浪」們,我想說,要認真學好本領,在公司好好做,如果發現機會也可以創業。

不要怕失敗,失敗算什麼?

你還有兩隻手,還年輕,去送外賣都能活下來。

但是,就算是送外賣,你也要比別人送得更好。

閱讀原文

微信推出「零錢通」正面PK支付寶的「餘額寶」,微信零錢從此可以理財

金融卡正淪為「廢品」?中國銀聯拉響警報!

xxx

在全球壓著肯德基打的麥當勞,在中國市場反遭KO;中國經營權以20億美金賣給中信凱雷。

xxx

中國電商群雄用年終促銷海報「互虧」,京東、天貓、支付寶都怎麼做海報?

xxx

瑞幸咖啡創始人楊飛:老有競品盼著我們停止補貼,不要有這個盼頭

xxx

外資銀行在中國,誰比較會取名?渣打銀行:我們不一樣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