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互聯網公司上廁所:拼多多、百度一坑難求,網易不能滑手機

本文來源:三言財經

微信id:sycaijing

作者:DorAemon

如今找工作,考慮公司的因素主要包括薪水、公司實力、交通等,但你想過「能快速方便上廁所」這個因素嗎?

別笑,最近互聯網公司在廁所上的討論越來越多,很多公司上廁所要排隊!

「正常上廁所」正成為互聯網白領們一大迫切的需求。

那麽,各大公司的坑位提供量如何?能否滿足員工正常如廁呢?

拼多多:上廁所比上王者還難

先看看幾個互聯網大廠的如廁條件吧,但要討論這個話題,首先要提到的就是拼多多。

因為就在最近,拼多多深陷「廁所門」,還一度因此上了熱門。

7月底,有網友在脈脈上發言稱「唉,廁所問題終於在28樓釀成慘劇」。

在該條動態下,有認證為拼多多的員工的網友爆料,一名拼多多員工因內急在廁所小便池解大手。

此事一經傳播發酵,在圈內一度成為討論熱點。

在知乎上還有人設立相關問題,獲得了3000餘關注,超過500萬次瀏覽。

為什麼這名員工要在小便池解大手,是拼多多「廁所難上」,還是僅僅是偶然事件?

三言財經發現,早在去年年中脈脈上就有網友發動態吐槽稱拼多多「上廁所難」,「廁所永遠是滿的」。

更有網友戲稱在拼多多上廁所比上王者還難。

比起「上廁所難」,還有認證為拼多多員工的網友爆料稱拼多多有種「廁所」。

據網友,這種「廁所」就是只供部分員工使用,設有密碼鎖,一些員工沒有鑰匙或者門卡無法進入。

不過「該廁所」的說法存在爭議,有同樣認證是拼多多員工的網友指出那只是公司所在寫字樓每層單獨配備的廁所,類似第三人及母嬰廁所。

還有人情緒激動,似乎因「上廁所難」問題情緒崩潰。

網易:安裝智能馬桶,但也屏蔽信號,「阻止帶薪拉SHI」

網易公司廁所似乎也同樣存在「坑少」問題,有網友吐槽廣州網易喬鑫大廈每層只設置三個馬桶,每次找地方上廁所要花半小時。

不過也有網友貼出網易嚴選公告,稱已在北京、杭州、廣州網易大廈、廣州方圓大廈、上海虹口/張江園區等辦公點安裝了智能馬桶蓋,還在杭州網易大廈打造了旗艦版洗手間,可以看書看電影。

然而,也有網友曝光稱網易在廁所安裝了手機信號屏蔽器,徹底堵死了「帶薪拉SHI」這條路。

根據網友提供的圖片顯示,網易公司安裝屏蔽器的原因是希望員工「專心如廁」。

在廁所安裝手機屏蔽器這個問題並非所有人都反對,有網友支持這個做法,因為在「如廁高峰期」,長時間占用坑位非常不好。

360、搜狐:智能「黑科技」廁所

不像其他互聯網大廠屏蔽廁所內手機、Wi-Fi信號,360公司和搜狐「反其道而行之」,不僅不屏蔽,還建立了智能坑位顯示系統。

據網友,搜狐公司員工可通過手機查看廁所坑位占用情況,而且根據性別不同,顯示內容也不一樣。

如此一來,方便員工在有需求時盡快找到坑位解決問題。

而360公司的「如廁指南」小程序同樣提供廁所占用情況,而且還會自動為員工推薦最合適的坑位。

新浪:廁所總沒紙

和前面幾家類似,有網友吐槽新浪公司廁所「每次去都沒坑位」,似乎大家都「不上班」。

不過,對新浪公司如廁條件抱怨最多的集中在「沒紙」上。

網友稱新浪大熱天不開空調,晚上去連紙都沒有。

還有網友貼出和朋友聊天記錄,稱新浪微博公司內同樣沒紙。

還有人乾脆戲謔的提問「如何擦屁股」,因為新浪廁所沒有紙。

百度:廁所難找,空間太小

百度公司如廁條件問題,被吐槽最多的集中在兩個方面——空間小和坑位少。

有兩名網友指出百度至少部分廁所坑位設計太小,導致行動不便甚至導致「擦屁股」費勁的窘迫現象。

不過比起來廁所設計的小等問題,更多網友稱百度公司廁所一坑難求現象十分嚴重。

經常找不到坑位而且發現很多人在廁所中玩手機、Pad等。

美團:中國互聯網公司最臭廁所獎

早些年吐槽美團公司廁所坑位太少的人不在少數,問題也和其他公司類似,主要集中在人多坑少,而且很多人習慣如廁時玩手機等。

不過,相比坑位少的問題,近期不少網友稱美團的廁所太臭了。

很多網友稱美團廁所味道太重,甚至戲稱美團應該是「中國互聯網公司廁所最臭獎」獲得者。

其他五花八門的公司廁所

除了上述這幾大互聯網大公司廁所,還有很多網友紛紛在社交平台中曝光了自己公司的如廁環境。

比如有公司在廁所貼出「健康用廁」告示,指出不超過5分鐘的排便時間是最健康的如廁時長。

超過5分鐘則會降低結腸正常功能。

告示還指出,健康排便頻次為「每天1次,每周3次」。

在公司上廁所比較尷尬的情況還包括正在上廁所時,打掃衛生的清潔阿姨若無其事的走進來,令人窘迫。

還有公司在廁所裝指紋密碼鎖的……

三言財經身邊很多朋友也都經歷過這些網友的體驗。

有過「廁所滿員」堅持不住快被憋死的經歷;

有過占著坑位玩手機的體驗;

也有過遇到巨大工作壓力一個人躲在廁所思考人生的時光。

「上廁所」本身只是一個基本生理需求,但在職場中廁所是唯一一個處於公開場合的私密場所,所以廁所也被賦予了更多功能。

比如,有人直言工作很久後發現,似乎只有在廁所才感覺壓力小,是「清凈聖地」。

有人稱「社畜」想要喘息,只能躲在廁所裏。

工作中有負面情緒了,也只能去廁所自我調節。

還有人因巨大工作壓力無處發泄,在廁所時會想哭,會流露真情實感。

總而言之,「坑少人多」、信號屏蔽這類矛盾是職場如廁環境的主要問題,但這也是一個博弈的過程。

從公司角度,或許確實不希望員工在廁所消耗過長時間,此外,辦公環境和廁所數量之間的平衡也並不是易事;另一方面,普通人也的確需要一定程度的個人時間和空間。

所以,互聯網公司「廁所」的故事還會繼續。

(聲明:以上涉及各大互聯網公司廁所之狀況,不排除現在已改善;本文旨在喚起各公司改善員工如廁的需求,順便提供一樂。)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