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視曝光:六億快遞單號被販賣,多家快遞公司參與

本文來源:湖北經視

微信id:hbjs_87311111

作者:陳實

隨著網購的人越來越多,快遞單上承載著大量個人信息,就有人打起了快遞單的主意。

現在網絡上有人販賣快遞單號,這也被稱作快遞「空包」。

這些快遞單號有什麼利用價值?

近日,無錫警方破獲了一起網絡販賣快遞單號案件,兩名犯罪嫌疑人在兩年時間裡,販賣了約6億條快遞單號,而這起案件的告破是從一起網絡詐騙案開始的。

一起詐騙案引出網絡販賣快遞單號案

2020年4月,無錫的林先生在網上購買了一台手機,錢給了但是手機卻沒有收到。

「花了5000塊錢,等快遞單號到了,我問快遞公司什麼時候送過來,快遞公司說沒有,那個是空包。」林先生說。

快遞單顯示已經發貨,快遞公司解釋是個空包,此後商家也找不到了,林先生向警方報案。

警方調查發現,這個快遞單號不是偽造的。

▲江蘇無錫市公安局梁溪分局網安大隊民警 張亞:這種快遞單號在網上能夠查到物流信息,其實沒有任何包裹。

林先生遇到的是典型的網絡詐騙案件,此案目前仍處於偵辦之中。

但通過此案,警方注意到了林先生提供的快遞單號,在追查此快遞單號時,結果在網上發現此類的空包竟然多達上億個

大量空包單號都指向了廣東的王某和廣西張某。

警方調查發現,廣東的犯罪嫌疑人王某,控制著兜售空包的網站1600余個,廣西的犯罪嫌疑人張某實際控制著1000余個兜售空包的網站,兩人經手販賣的快遞單號超過了6億條

警方介紹說,空包通常用在網店刷交易量時使用,在沒有商品交接的情況下,完成網購的流程,也就是俗稱的刷單。

不過警方調查發現,倆人販賣的快遞單號可不僅僅使用在了網店刷單上

▲江蘇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 管力超:我們經過深入研判,發現大量空包單號被用於跨境網絡賭博的資金結算上了。

警方對空包單號進行核對發現,這6億條快遞單號大量出現在了兩起跨境賭博大案中。

6月初警方決定收網,從15個城市抓獲40多名涉案人員,凍結涉案資金2000餘萬元、房產23套。

快遞「空包」淪為賭博公司洗錢工具

電商、快遞怎麽會變成賭博公司結算賭資、轉移現金的工具?這些快遞單又是怎樣從快遞公司流出來的?

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民警介紹,使用這種手法為賭博公司洗錢的犯罪嫌疑人被稱為「碼商」,他們會在電商平台註冊設立大量店鋪,賭徒在網上下註時,會收到一個二維碼,這就是「碼商」發給賭客的收款碼。

識別這個二維碼付款,錢會進入電商平台賬戶。

「碼商」要從電商平台提取這個錢,就必須寄出貨物包裹,等待對方簽收。

但「碼商」不會真的寄出包裹,而是向「空包」網站購買一個快遞單號,表明貨物已經寄出並簽收。

借助電商平台與快遞單號完成一次虛假的網上購物,賭資就在網上肆意流通了。

▲江蘇無錫市公安局網安支隊副支隊長 吳方全:網絡賭博公司通過空包單號,把賭客的充值行為,偽裝成電商的購物行為,用空包單號完成了物流的流轉,資金的流動才能最後完成。

控制著1600多個兜售空包網站的王某告訴記者,他每賣掉一條空包可以賺到3-5分錢,每天可以賣掉幾十萬條空包單。

這些空包單都是出自正規的快遞公司。

▲犯罪嫌疑人 王某:(多數物流公司)只要市面上有的幾乎都有。

王某告訴記者,他賣出的空包單在快遞公司都可以查到,有收發地、有最後的簽收,與真實的物流唯一的區別就是沒有實物的流動。

王某稱:「去找別人幫你在網店刷單,刷單之後不可能真實發貨,他就可以買這個空包,填寫發貨信息,他購買之後,我們把數據傳到所謂的上家,上家來完成物流的軌跡。」

辦案民警調查確認,一些快遞公司參與了售賣空包的行為,而一些電商平台也暴露出管理漏洞,警方提醒相關行業企業要采取必要措施,堵塞管理漏洞。

警方目前已經約談了涉及此案的9家快遞公司相關負責人,要求他們加強內部管理,禁止再銷售空包單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