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56歲村支書帶全村致富:村民種地一年收成僅兩萬,如今賣魚竿年收人民幣2000萬

本文來源:賣家

微信id:maijiakan

作者:于紹洋

河北肅寧縣西乾泊村是一個四季少雨、河流乾涸的北方農村。

很難想象,這樣一個北方農村卻是全國漁具之鄉,一天要向全國賣出數萬根魚竿,甚至遠銷全球。

全村人走上了致富的快車道,開奔馳車,住縣城裏的大房子,接待無數慕名而來的外國商人。

然而,就在6年前,這個村子的村民賴以生存的方式,還是種梨樹和外出打工,全村見不到幾個年輕人。

這一切的改變,要從西乾泊村現年56歲的村支書陳雷說起。

▲陳雷展示漁具

全村最不安分的人

生於20世紀60年代的陳雷,到現在仍然保持著當年那種「下海經商熱」的激情。

他個頭中等,身材消瘦,濃眉大眼,戴著一副眼鏡,舉手投足間透露著踏實可信的氣質。

在西乾泊村村民眼中,他是一個不安分的人。

1985年,陳雷高中畢業,和村民們一樣,他在家裏種了一段時間梨樹。

偶然間,他聽聞消息,在山東批發大蒜倒賣到北京,中間能賺到不少錢。

陳雷「攛掇」村民跟他一起去山東批發大蒜。

他和兩個村民一起湊了點路費,帶著賣梨子換的2000多元現金,趕到了山東。

結果,在山東1毛8批發的大蒜,辛苦扛到北京市場上賣時,發現已到處是賣大蒜的小販。

不得已,陳雷和老鄉只能按批發價把大蒜賣了出去。

算上路上車費,以及大蒜風乾掉了一半的泥土。

這第一次「折騰」算是徹底賠了。

那是陳雷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虧錢。

此後,他帶著全家人在北京打拼了10多年,積攢了第一桶金。

1997年,回到西乾泊村後,他又相繼做了圖書批發、開了塑料顆粒廠。

賺到了大錢

2012年,陳雷和兒子陳汝佳一起經營的塑料顆粒廠,生意並不是很好。

有一次,兒子意外地發現很多魚竿店的發貨地,大部分是本地的肅寧縣,魚竿的質量還特別好。

他也有了開網店賣魚竿的念頭。

陳雷聽了兒子的想法,馬上到縣裏考察了一番。

他發現,彼時,肅寧縣魚竿漁具生產發展得正火熱,貨源充足。

不過,漁具廠多以線下銷售為主,靠人背著魚竿樣品,挨個城市找合作,賣貨賒賬是家常便飯,很多廠子因為經常被賒賬,甚至瀕臨倒閉。

敏銳的嗅覺告訴他:電商這事能做。

多年經商讓陳雷養成了「穩準狠」的性格,他和兒子、兒媳合計,關掉了塑料顆粒廠,拿著換來的資金,全家動員,開了全村第一家淘寶店。

萬事開頭難。

開店的頭一個月,一個訂單都沒有,恰逢陳雷老婆生病動手術,兒媳婦又生了二胎在家坐月子,陳雷需要照顧做手術的老婆,店裏的事全都壓在兒子一個人身上。

過了一個月,店鋪才迎來了第一筆訂單,全家人喜出望外。

慢慢地,一天能賣出幾支魚竿,賺到幾百元。

要知道,在2012年,1個壯漢勞力去工地打工,每天賺的不過七八十元,開網店要比打工強多了。

很快,訂單量越來越多,全家老老少少忙得不可開交。

多的時候,一天300個訂單,全家上陣,陳雷和老婆打包裝,兒子做運營,兒媳婦做客服。

當時快遞單全靠手寫,光是抄寫訂單,兒子兒媳就得從晚上12點寫到凌晨5點,「寫訂單變成了最愁人的事兒。」

最忙的時候,陳雷的孫子、孫女經常沒人管,「沒時間餵奶,孩子總是餓得哇哇大哭。」

一年下來,店鋪銷售額已達500萬,還註冊了自己的商標。

陳雷家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而村裏大多數鄉親們仍然過著「土裏刨食」的日子。

2014年秋天,陳雷選上了村支書。

「一個人富不算富,我也想讓鄉親們都能蓋得起新房,開得上轎車,手裏的存款越來越多。」

他和兒子一合計,決定號召鄉親們也一起開網店,賣漁具。

村民不相信怎麽辦

最初,幾乎很少有村民願意相信陳雷。

「在網上賣東西也能賺錢?要是賠了怎麽辦?」,這是當時陳雷被問到最多的問題。

傳統、保守的思維觀念,讓很多村民不敢邁出第一步。

陳雷想了一個辦法,他讓村民在自己家拿貨,賣出去多少拿多少,賣不出去就還給他,這樣無論賣得好不好,村民都不會虧。

同時,陳雷盤點了村裏有能力開網店的人家,挨個登門遊說。

他還把村裏廢棄的幼兒園教室改成了每周四固定開課的「培訓班」。

用鄉政府送來的投影儀,從如何註冊開店,到上傳圖片,再到售後,他和兒子陳汝佳知無不言,一一講給村民們聽。

每次開課,幼兒園60張板凳座無虛席,很多村民只能站著聽,學得熱火朝天。

但即便如此,依然是看熱鬧的人多,真正願意動手幹的人,很少很少。

這時,兒子陳汝佳正好想買輛車,陳雷靈機一動,果斷讓兒子買了一輛奔馳。

他讓兒子開著這輛奔馳車,在村裏轉了幾圈,「讓大伙看看,開網店可以很賺錢。」

這一招真靈,一些村民果然開始蠢蠢欲動。

先富帶後富

衛亞靜是第一批響應陳雷號召的村民之一。

因為只有初中學歷,生孩子前,她一直在北京圖書印刷廠打工,一個月工資不到一千塊,住集體宿舍。

這份工作做了3、4年後,衛亞靜結婚生子,她不想讓孩子成為留守兒童,便決定留在老家種梨樹謀生。

種梨樹一年收入僅2萬元,還要備受風吹日曬。「聽了陳書記的遊說,才知道原來開淘寶店可以賺錢,不用出門,在家就能幹,還能順便照顧孩子。」

在這之前,她從來沒見過魚竿,也不懂魚竿。

顧客諮詢魚竿的軟硬度、能釣多重的魚、材質是什麼……衛亞靜一問三不知。

不出去打工、也不務農,每天守著電腦,一個月過去了,一分錢都沒賺到,家裏老人開始有意見了。

衛亞靜決定給自己兩個月時間,「兩個月後還不見訂單,該上班就上班。」

為此,她一邊跟著陳雷學習,一邊自己找同行偷師,還專門去河邊纏著釣友詢問,親自到工廠看魚竿的生產過程。

一來二去,她從一個「小白」,變成了漁具達人。

▲衛亞靜現場直播賣魚竿

第2個月生意果然來了,幾個月後,她和愛人就賺到了2萬塊錢。

現在,衛亞靜不僅有自主魚竿品牌,還自建了工廠,家裏不但買了兩輛車,還在縣城購置了房產。

生活今非昔比,她也早已不是那個圍著灶台和梨樹轉的農婦。

同樣被改變命運的,還有26歲的劉沖。

劉沖的母親在他幾歲時去世,父親一個人養大他和姐姐,自家人住在快要倒塌的土房子裏,朝不保夕。

讀到初中,劉沖便輟學到天津打工,從事電焊工作,作業時火花四濺,烤得皮膚難受,一個月卻只有2000多的工資。

在陳雷的勸說下,劉沖「糊裏糊塗」賣起了魚竿。

如今,賺到錢的劉沖不僅翻新了破房子,還娶了媳婦,家裏有車有房。

劉沖說,如果沒開網店,他大概率還在外地打工,「連房子也蓋不了,媳婦兒更娶不到」。

乘風破浪的小村莊

在陳雷的帶動下,短短幾年,西乾泊村全村活躍電商已經做到60多家,占比達2/3,那些做得好的村民,年銷售額可達2000萬元,西乾泊村成了遠近聞名的淘寶村。

「我想帶領全村人及那些願意改變、渴望成功的人,全力以赴地投入到鄉村振興事業中去。讓他們也能過上好日子,不需要到處漂泊。」陳雷說。

令人欣喜的改變正在發生。往年,每逢春節,村裏年輕人紛紛外出打工。

這些年村裏大學生越來越多,很多畢業生心甘情願留在西乾泊村做魚竿生意。

「做生意比打工賺得多,年輕人自然願意留下來。」陳雷說道。

本地那些上了年紀的人們,也能謀到新的就業增收機會。

衛亞靜就雇傭了鎮上年紀大的阿姨,幫著打包魚竿包裹。

如今,西乾泊村的魚竿賣到了全球各地,還有不少從印度尼西亞、柬埔寨、馬來西亞專程來向陳雷取經的商家。

實際上,西乾泊村只是肅寧縣電商蓬勃發展的一個縮影。

依托當地魚竿漁具、民族樂器和針紡服裝等產業優勢,2019年全縣已誕生4個淘寶鎮、15個淘寶村,從業人員2萬多人,年銷售額超百億元,並晉升全國「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範縣」。

2020年,陳雷定下一個小目標——全村電商「先賣一個億」。

說到高興處,陳雷突然掏出手機,展示了一張池塘設計圖,「9月份就能完工,村民們就能在魚塘邊,一邊直播一邊賣魚竿了,效果一定比現在好。」

他像一個陀螺,在帶全村人賺錢這件事上永不停歇。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