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節跳動,正在瘋狂收割互聯網人才

本文來源:投資界

微信id:pedaily2012

作者:楊繼雲

字節跳動又收割了一批互聯網人才。

數日前,騰訊一線爆出,去年百度閃電離職的5名高管中,已經有2名加入了字節跳動。

至此,字節跳動內部不知不覺集結起一大批「百度系」人才,包括今日頭條現任CEO朱文佳、字節跳動演算法負責人楊震原等等。

眼下,字節跳動依然沒有停下招人腳步。

此前張一鳴在公開信中預測:2020年,字節跳動的全球員工人數將突破10萬人。

比如遊戲業務將會招聘超1000人,教育業務則會增加10000人。

而有趣的是,在張一鳴領銜的團隊中,很多核心高管,都是通過收購「買來」的創業者。

最典型的例子便是字節跳動中國CEO張楠,6年前,她的創業項目被今日頭條收購,自己也隨即加入了張一鳴團隊。

不知不覺,張一鳴成了字節跳動的頭號HR。

過去10多年裏,張一鳴曾透露他作為面試官面試超過2000個年輕人。

這家年輕的「巨無霸」,正在招攬各方人才,打造自己的軍團。

2名百度前高管加入,字節跳動集結了一大批「百度系」

BAT的人才流向哪裡?

據騰訊一線報導,近日,兩名曾在去年5月離職的百度高管,吳海鋒和孫雯玉,已經加入字節跳動。

他們加入字節的方式並非直接任職,而是將離職後共同創辦的企業「幺零貳四科技有限公司」 整體並進字節跳動。

資料顯示,幺零貳四是一家醫療信息相關初創企業,成立於2019年5月1日。

據悉,就在吳、孫等人離開百度後,吳海鋒手下總監、高T、高P也大批離職,其中有些也隨這家公司的並入,一同加入字節。

時間撥回2019年5月,百度遭遇了上市以來首個季度虧損,隨後百度高級副總裁、搜索公司總裁向海龍辭職。

與此同時,還有另外4位高管離任,分別是——百度副總裁吳海峰、百度副總裁顧國棟、百度副總裁趙承、百度執行總監孫雯玉。

資料顯示,上述離職高管中多位都是在百度10年以上老將。

而這場5名高管的集體出走的原因,被曝大部分源於字節跳動的崛起:「百度最高層開始向下追責,而起因是抖音賽道錯失被抬上桌面。」

更有意思的是,除了趙承主管政府關係外,向海龍、顧國棟、吳海峰和孫雯玉都是百度搜索公司的管理層。

如今,向海龍已經加盟國美,吳海鋒和孫雯玉也率領一批曾經的得力幹將來到了字節跳動——眾所周知,搜索業務是字節跳動這兩年的發力點之一。

去年,字節跳動高調宣布要打造全新搜索引擎,隨後曝光搜索團隊、上線頭條搜索網頁版和slogan。

今日頭條CEO朱文佳還在生機大會上公開談搜索業務:頭條搜索已經進入第一梯隊。

為此,字節跳動大肆網羅人才。

去年3月,前360的搜索產品負責人吳凱被爆已經在2018年底加入字節跳動,當時,字節跳動回復稱,搜索已經上線,產品還處於測試階段。

投資界梳理發現,目前字節跳動已經集結起了一大批「百度系」人才。

朱文佳出身百度,他於2015年加入今日頭條,負責演算法,此前曾在百度任搜索部主任架構師。

現任字節跳動演算法負責人楊震原,也曾在2005-2014年的9年時間裡就職於百度,主要負責搜索架構。

2014年,他從百度搜索部副總監位置,被張一鳴挖到字節跳動。

字節跳動技術副總裁洪定坤,本科畢業後在百度貼吧工作了5年,此後,洪定坤在小米短暫就職了一段時間,於2014年進入字節跳動。

神操作!用收購代替招人這幾年,張一鳴「買來」多位猛將

極速崛起的字節跳動急需大量人才的支撐。

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在張一鳴領銜的豪華團隊中,很多核心高管,都是通過收購「買來」的創業者。

這也是字節跳動戰投的顯著特點:被並購後,原項目的創始人繼續留在字節跳動各盡其才,甚至此後成為團隊核心。

這當中最值得一提的就是張楠。

2020年3月,張一鳴公開信宣布字節跳動新一輪組織架構調整,任命張楠為字節跳動中國CEO。

這位80後女性並非由字節跳動內部培養的人員,卻走出了從一個邊緣產品負責人到字節中國業務總負責人的成長路徑。

早在2013年,張楠創建的圖片分享交流社區圖吧被今日頭條收購,她隨即進入頭條負責內涵段子。

當時,內涵段子雖然是頭條系的老產品,但卻相對邊緣,張楠憑借自己對UGC社區產品的深度理解,慢慢把這個產品「養」出了不錯的成績,並開始負責字節跳動的UGC業務。

2016年,字節跳動推出了抖音、火山等產品,張楠帶領下的藝術院校學生的運營活動功勞最大,推動了抖音從0到1。

2018年,張楠擔任抖音CEO兼字節跳動市場品牌負責人,隨後又出任抖音總裁;2018、2019年,張楠還牽頭字節跳動的相機業務,帶領團隊研發出輕顏、剪映等新產品。

直到今年,她被任命為字節跳動中國CEO。

字節跳動兩大成熟產品體系,一個是抖音,另一個就是今日頭條,這兩個產品都與一個人密切相關——陳林。

陳林是抖音冷啟動過程中的推動者,抖音成長起來後他淡出決策,2018年接替張一鳴成為了今日頭條CEO。

鮮為人知的是,陳林也是因為前公司被字節收購而加入張一鳴團隊。

另外兩個典型的例子則都出自Musical.ly,分別是Musical.ly創始人陽陸育和聯合創始人朱駿。

某種程度上,Musical.ly算是如今備受關注的Tiktok的前身。

2018年8月,字節跳動把抖音海外版TikTok和曾10億美元買來的Musical.ly(2017年併購)一起整合升級——雙方聯合推出全球短視頻平台新TikTok。

Musical.ly曾大肆流行於北美,抖音更是橫空出世的現象級APP,TikTok在這樣雙重基因的加持下,迅速成為了字節跳動全球化的標志性應用。

此後,陽陸育和朱駿都留在了字節跳動

朱駿曾任TikTok總裁,2019年上半年,朱駿(Alex)開始負責抖音國內產品,向張楠匯報,而在今年3月的人事調整中,張一鳴特意強調他會在今年「和Alex一起把字節跳動全球管理團隊完善」。

2020年7月,朱駿Alex擔任字節跳動產品和戰略副總裁,負責產品戰略、公司戰略和投資。

2019年10月,字節跳動曝光會在2020年發布一款直接面向用戶的K12教育硬體產品,由原Musical.ly創始人陽陸育負責。

投資界通過其早期投資人了解到,陽陸育一直都有教育情懷,Musical.ly最初也是定位於教育學習的短視頻產品。

同陽陸育一起打磨教育硬體的是吳德周,他率領原錘子硬體團隊(也被字節收購)為此加碼。

而這樣的例子在字節跳動還有很多,除了業務負責人,花錢買來成熟團隊和某一個條線上的業務,對於快速前進的字節來說都是不錯的選擇,因為張一鳴會給人成長和試錯的機會。

字節瘋狂招人:張一鳴才是公司的頭號HR

字節跳動一直在招人。

2020年初,張一鳴在一封公開信中預測:2020年,字節跳動的全球員工人數將突破10萬人,新增4萬

在國內外,字節跳動的各個業務條線都在擴充。

字節的遊戲業務負責人嚴授此前宣布,字節遊戲將會在2020年繼續招聘超1000人。

其實從2018年開始,字節跳動已經開始有計劃地招聘遊戲人才,特別是遊戲開發人員。

在這個重度依賴「大牛」的領域,成熟人才的引進哪怕來自競爭對手,例如騰訊、網易遊戲、完美世界、英雄互娛、三七互娛等等。

教育業務負責人陳林也高調提出,字節跳動教育業務仍在持續招人,今年將會招聘超過一萬人。

字節跳動瘋狂收割互聯網人才,甚至在已有的成熟產品中默默「挖人」。

在全球化之路上,今年6月1日,字節跳動正式任命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為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COO)兼TikTok全球首席執行官。

由梅耶爾領銜的字節海外豪華軍團就此組成。

實際上,為了應對業務的變化,字節跳動一直在公司組織和合作方式上不斷優化調整。

比如,明確主要業務的CEO和管理團隊;建立各業務虛擬的P&L,幫助各業務更好的做決策;績效管理和OKR工具也不斷更新。

但如何建立好一個超大型全球化企業,對張一鳴來說無疑是新的課題。

他自己坦言,管理一個在30個國家,180多個城市,有超過6萬名員工的公司,並不容易。

他準備在未來三年走遍所有有辦公室的地區,了解公司也學習當地文化。

眼下TikTok的困境大概也不能改變這個初衷,甚至會加快這個進度。

很少創始人像張一鳴這樣如此重視招聘。

他曾總結說:

「從2015年初到年底,今日頭條員工從300多一下增長到1300多,肯定不都是我親自招來的,但還是有不少我親自溝通的。

如今我最多的夜歸也是去見候選人,有時候甚至從下午聊到凌晨。

我相信並不是每個CEO都是好的HR,但我自己在努力做一個認真誠懇的HR,披星戴月,穿過霧霾去見面試候選人。」

張一鳴說,「字節範中的坦誠清晰,來源於我試圖理解傑克韋爾奇在《贏》中反復強烈的強調——坦誠降低組織交易成本。』知識型組織中,每一個人都是管理者』,這是德魯克關於管理者的重新定義。」

這種想法促使他思考企業邊界是什麼,以及如何從外部視角衡量組織內部的交易成本。

過去8年裏,張一鳴既是管理者,也是字節跳動的頭號HR,他正在打造一個屬於自己的軍團。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