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唯一7nm光刻機被抵押,武漢千億投資、台積電蔣尚義掌舵的晶片項目停擺

本文來源:量子位

微信id:QbitAI

作者:楊凈、金磊

投資超千億、運行三年的晶片項目,被官方披露陷入「爛尾」危機。

連價值5.8億元,大陸唯一一台7nm光刻機都被拿來作抵押。

在國產晶片備受關注的當下,這樣的消息迅速成為半導體領域最大新聞。

一個名叫武漢弘芯半導體的明星項目,被置於聚光燈下。

事情最初是起於武漢東西湖區政府在2020年7月30日發布的《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官方文件,其中預警指出:

「武漢弘芯半導體項目存在較大資金缺口,隨時面臨資金鏈斷裂風險;項目基本停滯,剩餘千億資金今年難申報。」

不過,這份報告全文,現在已經難以同步。

這是一家什麼樣的公司?

文件中提及的停擺項目,跟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有限公司 (HSMC)息息相關。

在這次暴雷之前,「先進技術」「大牛加持」「高額、重點投資」成為了它的三大標簽。

首先說「先進技術」

其官網信息顯示,武漢弘芯成立於2017年11月,總部位於武漢臨空港經濟技術開發區,主攻邏輯晶片、系統集成。

公司簡介中稱,其擁有14奈米及7奈米以下節點,FinFET(鰭式場效應電晶體)先進邏輯工藝與晶圓級先進封裝技術經驗。

同時,也在其官網上公布了上述工藝的詳細時程,例如在14奈米自主技術研發上:

「去年3月,就已啟動技術研發計劃,目前為第一階段的廠房建置時期。主要建築結構現已完工。」

「無塵室工程預計10月完成,設備機台正加緊進行采購發包作業中,預計2019年11月開始移入作業。」

「同時期也將啟動光罩製作及技術開發與量產調校工作,擬在2020年下半年開始首次測試片流片及首次SRAM 母盤功能測試工作。」

7奈米自主技術研發項目方面:

「2020年開始進行7奈米的自主技術研發。」

「目標在2021年第三季開始首次測試片流片及首次SRAM 母盤功能測試。」

其次是「大牛加持」

天眼查提供的工商資料信息顯示,武漢弘芯股東為2名自然人——李雪艷莫森

其中,李雪艷擔任武漢弘芯董事長,莫森擔任董事。

但被強調的「大牛」,並非上述兩位。

而是另一位半導體領域聲名在外的大牛:

蔣尚義

沒錯,就是台積電那位功勛重臣蔣尚義,外界有過「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最重視的研發幹將」的評價。

蔣尚義1946年出生,現年74歲,先後畢業於國立台灣大學、普林斯頓大學,史丹福大學,博士畢業後先在德州儀器,後來到了惠普實驗室,一直在晶片半導體領域。

1997年,51歲的蔣尚義從美國惠普回到台積電,當時台積電在商業上很成功,但是在技術上落後國際2~3代,用蔣尚義的話來說,就是「跟今天中國大陸半導體業的情況差不多」。

在他的領導下,台積電先後攻克130nm低介電材料、28nm柵極制程等多項技術,成功反超對手,成為國際半導體的「技術領導者」。

半導體行業40年的工作,讓蔣尚義積累了材料、雷射、電子等多方面的技術經驗。

被媒體稱為中國台灣半導體最重要的人物之一、中國半導體領域的重將。

所以蔣尚義宣布在2019年——73歲已退休的身份就任武漢弘芯CEO

一時也成為轟動兩岸的大新聞。

其後,蔣尚義的帶動效應也開始展現,一大批半導體專家匯集武漢弘芯。

雖然聲稱不主動帶走舊部,但據《日經亞洲評論》報導稱,自去年以來,武漢弘芯從台積電聘請了50多位經驗豐富的工程師和管理人員,其價碼相當於在台積電年薪及紅利的2至2.5倍。

如此高薪挖人,實在也是志在高遠。

後來的採訪中,蔣尚義也展現出暮年壯心,他希望在武漢弘芯,重建新的秩序。

他認為,這些年集成電路不斷創新,發展至今摩爾定律已經接近其物理極限,未來改變方向在於整個系統中的瓶頸:封裝與電路板。

而武漢弘芯志在裸機晶片及系統集成——希望做系統代工,重新來規劃系統。

最後,是「高額、重點投資」

武漢弘芯在其官方網站中還披露,其總投資額約為200億美元 ,主要投資項目為:

預計建成14奈米邏輯工藝生產線,總產能達每月30,000片。

預計建成7奈米以下邏輯工藝生產線,總產能達每月30,000片。

預計建成晶圓級先進封裝生產線。

在《武漢市2020年市級重大在建項目計劃》中,武漢弘芯半導體製造項目也位列第一,總投資額顯示為1280億元

不僅如此,武漢弘芯也是2018年武漢單個最大投資項目。。

但正是這樣一個星光熠熠、前途璀璨的項目,為啥忽然就急轉直下了?

危機:主要承包商陷欠稅風波,二期項目仍未完工

先簡單了解下弘芯項目構成。

主要分兩期建成,一期項目總投資額為520億元,二期投資額為760億元,兩期共計1280億元。妥妥的千億晶片項目。

但實際落地中,問題開始變得復雜。

在官方主動披露的文件中,表明了停擺原因——目前全文難覓,但從財新報導中可窺見一斑:

「項目一期工程於2018年初開工,目前主要生產廠房、研發大樓等總建築面積達39萬平方米的一期工程均已封頂或完成。」

「二期項目則是在2018年9月開始動工,但始終沒有完成土地調規和出讓。因項目缺少土地、環評等支撐材料,無法上報國家發改委窗口指導,導致國家半導體大基金、其他股權基金無法導入。」

這背後就必須要提到這一項目的主要承包商——「武漢火炬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去年11月,一些媒體就曾披露,「7500萬土地被查封,武漢弘芯二期項目受阻」。

而查封原因正是火炬建設公司拖欠4100萬工程款。

不過隨後,武漢弘芯發表公開聲明,並無拖期工程進度款行為

而且這家公司拖欠款項,並不是一件新鮮事。

據企查查顯示,火炬建設公司光7月份就有5條欠稅公告,其中企業所得稅欠稅余額就有1594萬之多,增值稅就有891萬

就在昨日,還新增了一條高風險信息——成為被執行人,立案原因尚不明確。

看起來承包商拖欠款項,成為了最直接原因。

而其他方面,弘芯項目的進展似乎還可以。

還是在《上半年東西湖區投資建設領域經濟運行分析》中,表示:

「產線規模大幅縮水:一期生產線300餘台套設備均在有序訂購,陸續進廠,但原計劃購置設備3560台套。」

「國內(大陸)唯一能生產7奈米晶片的核心設備ASML高端光刻機已入廠。」

還需要注意的是,武漢弘芯目前已有未付清設備的尾款。

不過,武漢弘芯最新聲明中說,上述狀況「是受到疫情影響」,目前「企業經營、項目建設均回復和保持正常」。

影響:拿大陸唯一7nm光刻機抵押

然而,資金的問題,已經沒法兒掩蓋了。

據天眼查顯示,今年1月,武漢弘芯向湖北省武漢市西湖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登記了一項動產抵押,數額不小,有5.8億之多。

不過,武漢弘芯也提供了緩解資金缺口的方法:

抵押一台ASML掃描式光刻機。

在這兩年的晶片科普中,大家對於光刻機已經不再陌生,作為晶片生產最重要的工具,光刻機直接決定了造芯生產的起點。

或者也可以說,是弘芯這個項目的重要生產工具。

去年12月,武漢弘芯還曾高調舉行「ASML光刻機設備進場儀式」。

沒想到,現在無奈作為抵押貸款,以緩解資金之憂。

「全新,尚未啟用。」

這台機器就是那台高調宣傳的大陸唯一7nm光刻機。

官方ASML官網資料顯示,該型號的光刻機可以為用戶提供10nm以下節點經濟高效的解決方案。

另外,抵押還不只光刻機。

其股東「武漢臨空港開發區工業發展投資集團」則有4個動產抵押文書,價值約20多億設備,主要是剝離切割、包裝、加工設備、以及變壓器等電氣設備,廠房的結構鋼、門窗等。

除了這一方法,還有直接搬設備的路子。

據集微網報導,中國台灣廠商帆宣系統科技日前因未收到尾款,而將賣給武漢弘芯的特種氣體設備也從廠區撤走。

在人事方面,弘芯要求部分收到offer的候選員工延遲入職。

而正式員工方面,因為設備屈指可數,無法進行生產線實操,日常工作只是讀讀論文,做一下PPT。

嗯?做一下PPT?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參考鏈接:

http://www.caixin.com/2020-08-24/101596363.html
http://www.hsmc.com/nav/28.html
http://www.hsmc.com/news/15.html
https://www.sohu.com/a/414557381_166680

閱讀原文

中國公司收購英國最大晶片公司,英國政府會干預嗎?

xxx

中國第一個虛擬學生誕生,入讀北京清華大學

xxx

華為賣車賣得怎麼樣?合作廠牌塞力斯單月訂單已超越蔚來,後續多個廠牌等著合作

xxx

財經博主寧南山 / 聊聊台積電在大陸的28nm產線投資,我關注的三個點

xxx

為什麼華為要做移動支付?

xxx

華為宣布開收5G專利費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