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看史料,沒有人知道《西遊記》的真實作者是誰

本文來源:短史記(騰訊新聞旗下)

微信id:tengxun_lishi

作者:隋風

「《西遊記》的作者是吳承恩」——這是每個中國人在他的初高中階段,必須掌握的一種「文化常識」。

遺憾的是,這個常識並沒有堅實的史料依據作為支撐。

百回本神魔小說《西遊記》,成書於明朝中後期。

今天可知的百回足本最早刊本,是明代萬曆二十年由「金陵世德堂」刊印。

上面的署名是「華陽洞天主人校」,開篇有陳元之的序,裡面說:

「西遊一書,不知其何人所為。……舊有序,余讀一過,亦不著其姓氏作者之名。」

也就是說,在這個刻本之前,神魔小說《西遊記》已經有刻本了(但沒有流傳至今),世德堂的刻本,就是依據舊刻本而來。

陳元之讀過舊刻本上的序言,裡面沒有寫作者姓甚名誰。

▲圖:世德堂刻本《西遊記》

其他傳世的明本,還有署名為「朱鼎臣編輯」者。

到了清代,則有人依據《長春真人西遊記》,想當然地將神魔小說《西遊記》的作者認定為元代道士丘處機——

這種想當然,無法解釋書中的「錦衣衛」「司禮監」這些名詞的由來,除非丘處機可以坐時光機從自己生活的元代,穿越到未來的明代。

《西遊記》被署名為「吳承恩著」,是上世紀二十年代才發生的事情。

最早考證認為百回本《西遊記》整理者為吳承恩的人,是魯迅和胡適。

他們的主要依據,是天啟版《淮安府志.藝文志》

該書「淮賢文目」中寫有這樣一句話:

「吳承恩《射陽集》四冊□(註:有字已缺)卷,《春秋列傳序》,《西遊記》」。

魯迅、胡適還找到了一些其他的「旁證」,如清人吳玉搢的《山陽志遺》、阮葵生的《茶余客話》。

但是,這些「旁證」說吳承恩寫了《西遊記》,其依據也是《淮安府志》。

比如吳玉搢說:「天啟舊志列先生(吳承恩)為近代文苑之首,雲:『性敏而多慧,搏極群書,為詩文下筆立成,復善諧謔,所著雜記幾種,名震一時。』初不知雜記為何等書,及閱《淮賢文目》,載《西遊記》為先生著。」

也就是說,這些「旁證」不過是在重復《淮安府志》中是說法,無法構成獨立的史料來源。

《淮安府志》說吳承恩寫了《西遊記》,只是一條孤證。

對於這條孤證,俞平伯在1933年曾提出過質疑:

「吳氏作《西遊記》,根據《淮安府志》,志書上所謂《西遊記》,是不是這個西遊記呢?也難定。」

俞平伯如此說,是因為歷史上有許多叫做《西遊記》的著作:

「《西遊記》名同實異者甚多,元代有吳昌齡的雜劇,有丘長春的紀行,明初有《永樂大典》所引的《西遊記》,後來又有題作楊志和的《四遊記》本的《西遊記》。」

「招牌既如此之多,何以見得這一次一定是了,而不再是冒牌的《西遊記》呢?」

▲圖:淮安吳承恩故居

另一位學者沈伯俊也認為,僅憑《淮安府志》裏的「西遊記」三個字,就認定吳承恩是四大名著之一《西遊記》的作者,是一種「想當然」的思路

「按照考證的邏輯,在《西遊記》明代版本並無『吳承恩』題署的情況下,要確認吳承恩是小說作者,必須證明兩點:

第一,天啟《淮安府志.藝文志.淮賢文目》中著錄的吳承恩《西遊記》是小說,而且是以唐僧取經為題材的長篇神魔小說。

第二,此《西遊記》即是大家研究的明代長篇小說傑作《西遊記》。」

「然而,這兩點卻從來沒有經過證明!似乎這是不證自明的公理。這顯然是需要深深質疑的。」

有些學界中人反擊稱,質疑者需要拿出確切的證據來證明《淮賢文目》中記載的吳承恩《西遊記》不是神魔小說。

沈伯俊認為,這種反擊「是把本應由自己證明的問題推給了別人,恰恰是倒因為果,顛倒了考證的邏輯」。

在沈伯俊看來,吳承恩《西遊記》不是長篇神魔小說的可能性非常大

理由如下:

(1)《淮賢文目》記載吳承恩所寫的《射陽集》有冊數有卷數,「而《西遊記》不僅沒有卷數,而且排在單篇文章《春秋列傳序》之後,應該說也是單篇文章,而不是長篇小說」。且無論是在吳承恩生活的時代之前,還是之後,流行的長篇小說都是分卷分回的。

(2)有人試圖以《西遊記》書中「多淮安方言」來確定吳承恩為其作者。這個說法也站不住腳,「我在校註時發現,《西遊記》的語言,總的說來是明代白話小說的通行語言,其中雜用南北方言,很少有專屬性的『淮安方言』。……書中的方言問題,甚至突破了吳語區的範圍」。

另一位學者章培恒,綜合前人的研究成果,也於上世紀80年代撰文指出,在清初黃虞稷所著《千頃堂書目》的史部「輿地類」中,「吳承恩《西遊記》」,是與「唐鶴征《南遊記》三卷」、「沈明臣《四明山遊籍》一卷」,並列在一起的

黃虞稷父子是清代江南屈指可數的大藏書家,其千頃堂藏書達八萬余卷,依據這些藏書編纂的《千頃堂書目》三十二卷,收錄了明代人所寫的著述一萬二千餘種。

《千頃堂書目》將吳承恩的《西遊記》收在「輿地類」,可知據黃虞稷所見(或所考據),它應該是一篇文人遊記——有學者認為,吳承恩的《西遊記》,所記內容乃是他晚年西行,前往湖北蘄州荊王府擔任「紀善」(王府裏的教師)職務時的所見所聞。

這也與「天啟舊志」將吳承恩的著作定性為「雜記」頗為吻合。

在方言問題上,章培恒的意見與沈伯俊相同,認為神魔小說《西遊記》中出現的方言,大部分屬於吳語,而非淮安方言。

以方言佐證《西遊記》作者是淮安人吳承恩,是難以成立的。

▲圖:連環畫《孫悟空三大白骨精》封面

此外,日本學者小川環樹、太田辰夫,英國學者杜德橋(Glen Dudbridge),美國學者余國藩(Anthony C. Yu)等,均對「神魔小說《西遊記》作者為吳承恩」之說表示懷疑。

中華書局版《西遊記》的校註者李天飛,對於封面上「(明)吳承恩著」的說法,也持保留立場。

他曾對記者說,「這真不好說。作者是吳承恩和不是吳承恩的比例,我認為各占50%吧。」

簡言之,因史料有限,目前沒人知道神魔小說《西遊記》的作者是誰。

參考資料

①章培恒:《百回本<西遊記>是否吳承恩所作》,《社會科學戰線》1983年第4期。

②蘇興:《也談百回本<西遊記>是否吳承恩所作》,《社會科學戰線》1985年第1期。

③單穎文:《<西遊記>的作者是吳承恩?》,《文匯報》2017年7月21日。

④沈伯俊,《「西遊記」作者補論》,《明清小說研究》2002年第4期。

閱讀原文

古代中國人為何歧視匈奴人

xxx

把巴黎聖母院與圓明園的大火混為一談,不是蠢就是壞 (附圓明園官方聲明)

xxx

在中國古代,學生們有沒有暑假?不然都怎麼「放假」的?

xxx

《清明上河圖》的10個看點;例如當年就有「外賣服務」。

xxx

中國史上第一位吃西餐的中國人,他還首次翻譯了咖啡、啤酒、白宮,並引進西式標點符號。

xxx

中國油畫的發跡—清代老油畫!當年由傳教士引進的西方繪畫技法。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