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發起史上最大IPO,一文看懂螞蟻集團(支付寶)公布的500頁招股說明書

本文來源:Tech星球

微信id:tech618

作者:賈寧宇

支付寶母公司螞蟻集團衝刺IPO有了最新進展。

這隻備受全球投資者關注的超級獨角獸,於8月25日晚間,分別向上交所科創板和香港聯交所遞交上市申請、公布招股申請文件。這意味著螞蟻邁出了A+H上市關鍵一步。

招股文件顯示,此次螞蟻A H發行後總股本將不低於300.3897億股(綠鞋前),本次IPO發行的新股數量合計不低發行後總股本的10%,意味著將發行不低於30億股新股。

雖然,每股發行價格和目標估值尚未確定,但行業人士普遍認為,螞蟻將大概率創下近年來全球最大規模的IPO之一。

在兩年前,2018年螞蟻集團C輪融資時,根據公開報導其估值就已達到了1500億美元。

在這份500多頁的招股書中,螞蟻集團首次全面披露業務大盤、營收情況、收入結構、股權架構等核心數據,以及未來規劃。

去年營收超1200億,增幅超40%

招股文件首次披露了螞蟻集團的營收和利潤情況。

2019年公司營收為1206.18億元,凈利潤為180.7億元。

2019年營收突破千億大關,2018年這一數字為857.22億元,同比增幅超過40%。

這種高速增長的勢頭,在新冠疫情影響下的2020年上半年依然強勁,今年1至6月,螞蟻營收達到725.28億元,同比增幅超過38%。

招股文件還披露,支付寶APP服務超過10億用戶和超過8,000萬商家,合作金融機構超過2000家,為全球最大的生活服務/商業類APP。

按規模計,螞蟻集團是中國最大的數字支付提供商和領先的數字金融平台。

截止2020年6月30日的12個月內,在國內的總支付交易規模達到118萬億元,微貸科技平台促成的貸款余額與理財科技平台促成的資產管理規模分別達到2.15萬億元和4.1萬億元。

花唄借唄成為用戶使用最多的普惠型消費信貸產品,過去一年服務約5億用戶,其中花唄平均餘額僅2000元。

技術收入超6成,員工64%為技術人員

除營收總盤子外,招股文件詳細披露了螞蟻的營收構成,為「螞蟻到底是科技公司還是金融公司」的爭議一錘定音。

數據顯示,螞蟻集團的營收總共有數字支付與商家服務、數字金融科技服務、創新業務及其他三大門類構成,2020年1至6月三大項占比分別為35.86 %、63.39%和0.75%。

螞蟻在數字金融領域采取的是開放平台策略,通過為金融機構輸出技術服務獲得收入,因此和螞蟻鏈等創新業務這兩大類,均屬於技術收入。兩項合計,螞蟻來自科技服務的收入超過64%。

收入主要來自科技領域的螞蟻集團,在支出上也同樣是技術先導。

2019年技術研發是螞蟻的主要支出,全年技術研發投入106億元,相當於130多家科創板新股2019年研發支出的一半。

而在螞蟻的員工構成上,也有64%是技術人員。

統計顯示,截至2020年6月底,螞蟻超過1.6萬名員工中,技術研發人員占比已經超過64%;在螞蟻集團董事會中,有1/3是技術背景出身,分別為胡曉明(螞蟻集團CEO)、程立(阿里巴巴CTO)和倪行軍(螞蟻集團CTO)。

員工持股占40%,馬雲捐出6.1億股螞蟻股份

招股文件還披露了螞蟻集團最新的股東構成情況。

截至招股文件發布之日,君瀚、君澳作為螞蟻的員工持股平台,分別持有螞蟻29.8%和20.6%的股份,為控股股東。發行完成後,君瀚、君澳合計持股將不低於40%。

招股文件同時顯示,馬雲個人持有26.77億股螞蟻股份,意味著上市後的持股比例不超過8.8%。

馬雲還宣布捐出其持有的6.1億股螞蟻股份,委托杭州雲鉑未來捐贈給他指定的公益組織。

在外部股東中占股最大的是全國社保基金,為2.9%。

據全國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原副理事長王忠民此前透露,全國社保基金在A輪時投資螞蟻78億,這是社保基金目前最成功的一筆外部投資,讓老百姓據此享受到了螞蟻集團的成長紅利。

從「十個關鍵的第一次」到「第一名」

為了解決網絡交易中的信任問題,2004年首創了中國在線擔保交易解決方案,之後接連創新支付方式,如快捷支付、移動支付、生物支付等。

是什麼撐起了螞蟻集團的千億營收和10億海量用戶?結合招股書披露的信息來看,有十個關鍵的第一次,成為了左右螞蟻集團發展的關鍵支點。

支付寶以支付起家, 16年時間裡,支付寶曾經5次關鍵的革新支付技術:

2004年,發明在線擔保交易解決方案,中國用戶第一次實現網絡交易;

2010年,發明快捷支付,網絡支付第一次可以不用插U盾,為後來的移動支付掃清道路;

2012年,發明反向掃碼技術,第一家支持移動支付的便利店誕生,開啟移動支付浪潮;

2014年,研發生物識別技術,並首次投入商用;

2017年,首創的雙離線支付技術第一次運用於公交車,最後一個帶散錢出門的理由終結;

▲2003年,支付寶第一筆交易紀念。

這五次革新,不僅讓支付寶成為中國最大的數字支付服務商,也讓中國位列全球移動支付市場之首。

螞蟻集團通過支付起家,業務順延至數字生活、數字金融科技等領域。

招股書信息顯示,其數字金融科技板塊的年用戶達到7.29億,在理財科技、微貸科技、保險科技三個領域促成的交易規模均為市場第一。

同時,2019年,超過60%的消費者使用支付寶APP使用數字支付以外的生活服務,包括出行、辦事、公益等。

換言之,支付以外的業務,已經撐起了螞蟻集團的大半壁江山。

這些業務最主要得益五次關鍵的「降門檻」創新。

2008年,推出水電煤繳費,中國老百姓第一次在網上繳納水電煤氣費;

2010年,發明無人工審批的純信用貸款,第一次貸款可以無抵押物、無擔保人;

2013年,推出余額寶,貨幣基金的門檻第一次降低成1塊錢;

2016年,推出螞蟻森林,中國人第一次實現手機種樹,綠色公益門檻降低;

2019年,推出相互寶,大病保障第一次實現先保障、後付費。

由於這些關鍵的門檻降低,中國在數字金融、數字辦事、數字公益等若干領域開啟了彎道超車模式。

全球最大的貨幣基金、全球服務小微最多的銀行、全球最大的互助社區、全球參與人數最多的公益項目均花落中國。

事實上,十次關鍵創新背後,和拓荒之路相伴的,是支付寶撞過的無數次「南牆」。

比如,水電煤繳費,在支付寶歷史上,這可能是最艱難的業務之一:因為對接機構龐雜、談判和說服的工作量巨大,曾經整整停滯了2年;因為長達10年不賺一分錢,在內部質疑聲不斷。

但最終,這項業務不僅活了下來,還開啟了辦事服務向互聯網遷移的浪潮。

如今,每3個中國人就有1個在手機辦事,「最多跑一次」、甚至「一次都不用跑」成為現實。

遍布大街小巷的二維碼支付,也差點折戟沉沙。

2011年7月,支付寶率先推出全國首個二維碼支付功能,卻被黑產的入侵打得措手不及。釣魚、盜刷、病毒,接踵而至的安全問題迅速澆滅市場熱情,讓產品團隊備受質疑。

是放棄還是堅持?時任管理層「特批」了一個工作室,來負責「撞南牆」,接下來的幾年內,這個名叫「Open Studio」的工作室,以公司食堂和自動販賣機為小白鼠,陸續推出聲波支付,電磁支付、光子支付,以及正掃、反掃、單離線、雙離線等二維碼支付的各種版本……

最終優勝劣汰,二維碼支付克服安全問題,成為了主流。

這項小小的創新,是支付寶藍能夠貼滿大街小巷,連接8000萬月活商家的關鍵。

螞蟻首次亮出技術家底

「技術是成功的關鍵,也是普惠生態系統的基礎。」

在招股文件中螞蟻集團也第一次亮出了技術家底,包括26項自主研發核心技術產品,18項世界級和國家級核心技術獎項,以及在全球40個國家和地區擁有的26,279項專利或專利申請。

從披露信息來看,螞蟻集團的硬核技術能力覆蓋了人工智慧、風控、安全、區塊鏈、計算及技術基礎設施等硬核科技領域,其中區塊鏈專利數全球第一、資料庫產品Ocanbase性能全球第一等廣為人知。

公司還披露了未來重點研發的核心技術領域,包括大規模共識演算法、主動風控、算力升維等多個方面。

在專利方面,螞蟻在全球四十個國家或地區擁有26,279項專利或專利申請,其中6,382項已經獲得授權。

這些核心技術通過螞蟻的各項業務中展現出了很好的變現能力,讓科技服務收入成為螞蟻最主要的收入來源,比例超過6成。

招股文件顯示,2019年度及2020年1至6月,數字金融科技平台收入占公司總收入的比例分別達55.75%、63.39%,這一收入絕大部分來自向合作金融機構收取的技術服務費。

除通過業務變現外,螞蟻的技術自身也在走向商業化。

招股文件顯示,以科技為主體的創新業務收入雖然處於發展早期,但已在2019年產生超9億收入。

值得一提的是,被螞蟻寄予厚望的螞蟻鏈業務,自2019年度已開始商業化並產生收入。

上市後要做這三件大事

2019年的營收超1206億元,支付交易額達到118萬億元……這些過去的盈利能力、財務數據,對於評估一家公司的成長性和增長前景固然重要。但是否值得長期投資,這家公司未來向什麼方向發展,還要看螞蟻把這次募來的資金花到哪裡去。

科技作為螞蟻成功的關鍵,自然也是IPO後螞蟻投入的重點。

招股文件顯示,此次募集資金最大的比例,將用於創新和科技的投入。

據招股文件披露數據,螞蟻募集的資金將主要用來做三件大事:

最大的比例即40%將用於創新和科技的投入,其次是助力商家發展和數字經濟升級,以及加強全球合作並助力全球可持續發展。

從花錢的三個方向可以看到螞蟻對未來大勢的判斷:科技是關鍵,數字化是必然,全球化不會斷。

招股書顯示,在過去三年,螞蟻在科技創新的重金投入有慣例可循。

2017年至 2019年,螞蟻的研發費用分別為47.89億、69.03億、以及106.05億。同比來看,研發費用在2018年同比增長44.14%,2019年進一步增長53.63%。

如此量級的研發投入意味著什麼?據《中國經濟周刊》統計,在科創板開市一周年之際,科創板上133個新股研發支出合計212億元。

這意味著,2019年,螞蟻一家公司的科研投入,就達到了所有科創板上市公司的一半。

與之一起披露的,還有螞蟻的科研成績單:

2020年1至6月科技服務收入占比超過六成;

區塊鏈相關技術專利申請數量連續四年全球第一;

與隱私科技相關的專利數量全球第二;

在職員工中超過60%以上是技術人員,超過谷歌和亞馬遜等頂級科技公司;

積累了包括區塊鏈、IoT、人工智慧、安全及風控在內的領先技術能力等等。

作為而另外兩件大事之一,助力商家發展和數字經濟升級,與支付寶在今年早些時候的重大升級是一致的:

今年3月,支付寶正式升級為數字生活開放平台,目標通過開放平台戰略、數字經營賦能,幫助廣大服務業商家實現數字化升級。

對於加強全球合作並助力全球可持續發展,螞蟻已與亞洲、歐洲及非洲的本地電子錢包建立了戰略合作關係。

數據顯示,全球依舊有80%的長尾用戶,還未能享受到平等的金融服務,而這無疑將成為螞蟻的機會和全球化想像空間。

閱讀原文

支付寶終於上市,所產生的「億萬富豪們」

xxx

支付寶A股發行價出來了「68.8元」,全球最大規模IPO即將在中國誕生,搶購量達284倍

xxx

剛剛,支付寶宣布大消息!有信用卡的人速看

螞蟻上市前夕剛批評過金融監管的馬雲被約談,胡錫進:如果能透露約談內容大家更安心

xxx

【螞蟻森林】通過支付寶種樹的公益活動,真的改變了一片沙漠。

xxx

支付寶包下南京地鐵,用手機就可以領紅包,上百萬商家參與,這個行銷手法還沒見過。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