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提告美國政府,發表「我們為什麼要起訴美國政府」聲明(附全文)

大陸無論官方還是私人,採取法律行動都叫「起訴」。

台灣是檢察官才叫起訴,其餘都叫控告、提告。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短視頻應用TikTok今日宣布,針對美國總統特朗普之前簽署的行政命令,該公司已正式對特朗普和美國政府提起訴訟。

美國時間8月6日,特朗普簽署行政命令,禁止美國個人和企業與TikTok及其中國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進行交易,相關交易將在45天後(9月20日)予以封禁。

8月14日,特朗普要求字節跳動在90天內出售或剝離該公司在美國的TikTok業務。

8月23日,字節跳動宣布,將於美國時間8月24日正式起訴美國總統特朗普及美國政府。

今日(8月25日),TikTok正式宣布,已對特朗普和美國政府提起訴訟。

為此,TikTok今日還在公司網站上發表了一份名為「我們為什麼要起訴美國政府」的聲明。

以下為TikTok聲明全文:

今天,我們向聯邦法院提出申訴,挑戰美國政府為禁止TikTok在美國運營所做出的一些決定。作為一家公司,我們一直專注於透明度,所以我們想解釋一下為什麼我們要采取這一行動。

在過去的幾年裏,各種背景的人都加入到了TikTok社區。

今天,1億美國人轉向TikTok尋求娛樂、靈感和聯繫;無數的創作者依靠我們的平台來表達他們的創造力,接觸廣泛的受眾,並創造收入;

我們在全美的1500多名員工每天傾心打造這個平台,我們還計劃在加州、德克薩斯州、紐約州、田納西州、佛羅里達州、密西根州、伊利諾伊州和華盛頓州增加1萬個工作崗位;

許多國家領先品牌在TikTok上與消費者建立聯繫,比在其他地方更真實、更直接。

簡而言之,我們有一個欣欣向榮的社區,我們感謝他們,也對他們負責。

美國政府在2020年8月6日發布的行政命令,有可能在沒有任何證據證明這種極端行動合理的情況下,在沒有任何正當程序的情況下,剝奪該社區的權利。

我們強烈反對政府當局認為TikTok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的立場,我們以前也表達過這些反對意見。

而現在,是我們行動的時候了。我們對起訴政府並不掉以輕心,但我們別無選擇,必須采取行動保障我們的權利,保障我們的社區和員工的權利。

我們在投訴中清楚地表明,政府忽略了我們為解決問題所作的廣泛努力,即使我們不同意某些說法,我們也充份並真誠地處理了這些事項。

美國政府忽視了TikTok為了表明我們對服務美國市場的承諾所做的巨大努力,例如:

「負責TikTok的主要人員,包括CEO、全球首席安全官和總法律顧問,都是身處美國的美國人,因此不受中國法律的約束。」

「美國內容審核同樣由美國團隊領導,獨立於中國運營,如上所述,TikTok應用程序將美國用戶數據存儲在位於美國和新加坡的伺服器上。」

此外,正如我們在起訴書中指出,行政命令不僅無視正當程序,還授權對尚未被認定為「不尋常和非同尋常的威脅」的活動進行封殺:

「在沒有任何通知的情況下就禁止TikTok,特朗普的行政命令違反了第五修正案的正當程序保護。該命令是越權的,因為它並未遵循《國際緊急經濟權力法》(IEEPA)。」

在起訴書中,我們還指出,8月6日的行政命令是對IEEPA的濫用:

「TikTok不是電信提供商,也不提供2019年行政命令中設想的技術和服務類型。具體而言,TikTok不提供『促進數字經濟』的硬體主幹,TikTok在提供『關鍵基礎設施和關鍵緊急服務』方面沒發揮任何作用。」

在起訴書中,我們還詳細介紹了近一年來,我們真誠地向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提供所要求的大量信息的努力,以及我們提出采取的許多措施,以履行我們對透明度和合作的承諾:

「2019年,CFIUS聯繫了字節跳動,考慮是否審查其對中國視頻分享平台Musical.ly的收購,儘管Musical.ly的總部設在中國,在美國的資產非常有限。」

「這次審查非同尋常,因為字節跳動早在兩年前(2017年)就收購了Musical.ly,Musical.ly之前是中國人擁有的,總部設在中國,到2019年CFIUS要調查時,字節跳動基本上已經放棄了Musical.ly的美國資產。」

「在此期間,以及在CFIUS審查過程中,字節跳動提供了大量的文件和信息來回答CFIUS的問題。在其他證據中,字節跳動向CFIUS提交了詳細的文件,展示了TikTok的安全措施,以幫助確保美國用戶數據在存儲和傳輸過程中受到保護,並且不能被美國以外的未經授權的人訪問,包括任何政府。」

「CFIUS從未說明,TikTok的安全措施不足以解決國家安全擔憂的任何原因,並在最初的法定審查期結束之前很久,就有效地終止了與原告(TikTok)的正式溝通。」

「儘管美國政府未能發現任何安全風險,但為了解決美國政府可能存在的任何可以想象到的擔憂,並確保美國用戶繼續使用,原告采取了非同尋常的舉措,提出重組他們的美國業務……」

「儘管有這些反復的努力和具體建議,來緩解任何國家安全擔憂,但CFIUS的記錄反映出,該機構一再拒絕與字節跳動及其法律顧問接觸。」

最後,儘管做出了所有這些努力,但在沒有適當溝通的情況下,CFIUS幾乎沒有考慮TikTok提出的緩解建議,並在最終期限的前五分鐘內匆忙做出了決定:

「2020年7月30日晚上11:55分,也就是CFIUS法定審查期的最後一天,該委員會發表了一份聲明,聲稱『CFIUS已經確定了這筆交易帶來的國家安全風險,但沒有說明能夠解決這些風險的緩解措施。」

「CFIUS的這份聲明主要基於過時的新聞報導,沒有參考我們提供的、能夠證明TikTok用戶數據安全性的大量文件,而且在許多其他方面也存在缺陷。」

同樣,在根據IEEPA發布的行政命令(8月6日發布)中,政府沒有遵循正當程序,本著誠意行事,既沒有提供TikTok是實際威脅的證據,也沒有為其懲罰性行動提供正當理由。

我們相信,政府當局的決定是嚴重政治化的,業界專家亦有同感。正如起訴書所解釋的那樣:

「這項行政命令並不是出於真正的國家安全考慮。獨立的國家安全和信息安全專家批評了這一行政命令的政治性,並對其宣稱的國家安全目標是否真實表示懷疑……」

「總統的支付要求(政府要從Tiktok交易中分得一杯羹)與任何可以想象到的國家安全問題無關,凸顯了被告(政府)未能向原告提供法律要求的正當程序。」

明確地說,我們更喜歡建設性的對話,而不是訴訟。

但是,由於行政命令威脅要禁止我們在美國的業務,這將讓我們在美國創造1萬個就業機會的計劃付之東流,並不可挽回地傷害了數百萬使用這款應用尋求娛樂、聯繫和合法生計的美國人。對此,我們根本別無選擇。

我們將繼續我們長期從事的工作,以贏得整個美國社會的信任。

例如,我們的「透明度和問責中心」(Transparency and Accountability Center)就是這些正在進行的努力的核心。

我們的法律挑戰,是要確保這些工作可以進行,而不會受到無理禁令的威脅,該禁令猶如烏雲籠罩在我們社區的歡樂和創意之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