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脫貧縣一邊還貸款,一邊花人民幣7.1億蓋了一所豪華中學

本文來源:新華視點(新華社旗下)

微信id:XHSXHSD

記者:記者陳晨、邵瑞、孫正好

4層噴泉的「鯉魚跳龍門」水景,削掉真山建的假山瀑布群……

這不是大都市的星級酒店,而是陜西摘帽不久的深度貧困縣商洛市鎮安縣的一所新建中學。而這所「豪華中學」背後更有令人質疑之處。

總的來說,學校建漂亮點甚至華麗點一般不會受太大質疑,畢竟「再窮不能窮教育」。

但「新華視點」記者調查發現,鎮安縣2019年地方財政收入不足2億元,而這所中學總投資高達7.1億元並由此導致債台高築。

讓人不僅對其「豪華」外表下是否是「形象工程」變種存有困惑,更對部分校領導辦公用房有超標的嫌疑疑竇叢生。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花費200餘萬元削山造假山瀑布水景

多個領導辦公室面積疑似超標

為解決城區學位不足問題,2015年起,鎮安縣開始建設新鎮安中學項目。新校址位於鎮安縣永樂街道太平村,距縣城約14公里,已於近期交付使用。校方介紹,學校占地272畝,總建築面積12.9萬平方米,計劃容納6000名學生。

記者日前實地走訪發現,鎮安中學新址共有教學樓、宿舍樓、餐飲樓、體育館、教師公寓等主體建築24棟,設置120個教學班,極大改善了山區教育條件。

但校園內比較顯眼的是一些與教學無關的設施:從氣派的仿古牌坊式大門進入校園,4層噴泉水景沿步道拾級而上,16尊石刻鯉魚分布兩側,一方約8米長、1.5米高的校訓大理石碑位於噴泉盡頭。據學校工作人員介紹,該水景取「鯉魚跳龍門」之意,從西安拉來的校訓石碑就花費了五六萬元。

穿過學校行政樓巨大的方形拱門,三重檐攢尖頂、以天壇祈年殿為原型的圖書館建於高台之上。建築內部設有一些閱覽室,但空間利用率低,偌大的挑高中庭內僅擺放了一張沙盤。

校園內,除隨處可見的石砌欄桿外,每棟建築均有仿唐式建築屋頂。西南角一處長約50米、落差15米左右的多級瀑布群上建有涼亭,四周有假山、水車、棧道、水景、石拱橋等。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鎮安中學籌建處相關負責人介紹,假山瀑布水景花費200餘萬元,並為此削平部分山體,建設防滑坡擋牆。全校附屬工程綠化帶、管網共計花費8000餘萬元。

行政辦公樓內部設施也頗為紮眼。掛有「副書記」門牌的辦公室目測面積超過30平方米,另一間掛有「課管處主任」標牌的辦公室目測面積在30平方米左右。

根據《黨政機關辦公用房建設標準》,縣級機關縣級副職辦公室面積不得超過24平方米。鎮安中學作為副縣級單位,「副書記」「課管處主任」等的辦公室面積明顯超標。

此外,在總面積1.4萬平方米的學校餐廳,4層有多個包間,紅木鋪地、座椅紮花、餐具考究。

鎮安縣委一位幹部介紹,之所以要將校園建設為仿唐式建築風格,是由於當地要打造唐文化,以「促進文化和旅遊融合」。

去年地方財政收入僅1.78億元

需連續12年每年償還5000餘萬元貸款

早在2013年2月,教育部就發出《關於勤儉節約辦教育建設節約型校園的通知》,提出要按照樸素、實用、適用和節約資源的原則建設學校校舍,嚴格控制校舍建設項目的造價標準,不得搞豪華裝修,堅決杜絕「豪華校門」「豪華辦公樓(室)」等。

國務院辦公廳2018年8月印發的《關於進一步調整優化結構提高教育經費使用效益的意見》明確,堅持厲行勤儉節約辦教育,嚴禁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嚴禁超標準建設豪華學校,每一筆教育經費都要用到關鍵處。要盡力而為,量力而行,不搞「寅吃卯糧」的工程。

▲新華社記者 邵瑞 攝

據記者調查,鎮安中學項目總投資達7.1億元,鎮安縣需連續12年、每年至少償還5000餘萬元貸款。

學校籌建處相關負責人介紹,鎮安中學項目2015年啟動,用地拆遷、三通一平、規劃設計等前期費用花費9080萬元。隨後,鎮安縣國投公司與承建方共同投資1億多元成立項目管理公司,向銀行融資3.2億元,湊齊了項目概算總投資的5.1億元。

「現在幾年過去,決算造價又有變化,目前投資已達7.1億元。」這位負責人說,除了按概算需連續12年每年向銀行還款5337萬元以外,還有2億元左右欠款。「將來縣上拿錢還一部分,再想辦法爭取上級資金解決一部分。」

作為2019年5月摘帽的深度貧困縣,2019年鎮安縣完成地方財政收入1.78億元,公共預算支出主要靠財政轉移支付。

鎮安縣《2019年財政預算執行情況和2020年財政預算草案的報告》顯示,2019年「防範化解政府債務風險任務艱巨,償債壓力不斷增大」。

2020年1月至5月,全縣地方稅收收入完成6081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7.2%。報告稱,2020年「政府債務還本付息激增,收支矛盾更加尖銳」。

警惕奢華之風向民生工程蔓延

採訪中當地一些幹部認為,高標準建學校體現了「再窮不能窮教育」的理念,即使建得超前一些也無可厚非。

但一些專家表示,舉債辦校聽起來是個好事,但實際上很多資金並沒真正用在改善教學上,造成了資金浪費,也是形式主義,是一種歪曲的政績觀。

鎮安中學部分教師反映,在硬體改善的同時,學校師資力量等軟件並未得到明顯提升。而且,一些規劃並不合理,造成了資源浪費。

校方資料顯示,學校建有4棟教師公寓樓,其中104套為兩室一廳一廚一衛,334套為一室一衛,所有公寓「席夢思、衣櫥書櫃、沙發桌椅、餐桌灶具、衛生洗浴、電視寬頻一應俱全,可直接拎包入住」。

但不少教師反映,大部分教師家在縣城,並不會入住,可能造成公寓樓閒置。而且,新校距縣城14公里,每月通勤花銷會多1000餘元,增加了教師負擔。

中國社會學會副會長、陜西省決策諮詢委員會民生組組長石英說,學校修得超前一些可以理解,但學校不是景區,超出其實用價值建設仿古建築、假山瀑布沒有必要。

一些專家表示,貧困地區重視教育的初衷值得肯定,但必須量力而行。

特別是在建設樓堂館所風剎住之後,需防止奢華之風向民生工程蔓延。政府在改善教育硬體的同時,更應將資金投向師資隊伍建設、人才培養等方面。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