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票被炒到人民幣150元的中國出版業盛會「上海書展」,有哪些淚點和槽點?

本文來源:做書

微信id:zuoshu2013

作者:惡童

「雖然人少逛起來舒服,但還是懷念人潮洶湧熱氣騰騰的書展啊!」

因為疫情,今年的上海書展被迫按下了「冷卻鍵」,日均限流9000人左右,也讓黃牛黨「重出江湖」,10元的門票一度被炒至150元,一票難求的程度堪比上影節。

相比於去年日均8萬人的「盛況」,今年工作日時段很多展位的工作人員都多過了讀者。

不過,人流的銳減也會讓書展的銷售性質淡化許多,很多展位都「瘦身」了,不用再像豆瓣用戶@winter吐槽的那樣:

「十來年前很多古板的出版社仍在攀比書展銷售數字,固執地把大量書運到會場再運回來。」

「03年以前是滬版圖書訂貨會,跟北京書展和全國書市差不多,全是上海的社,後來江浙滬開始聯辦,也只是出版社發行和書店采購以及圖書館館配,04年開始跟上海讀書節合辦,改成上海書展,搬到會展中心,才有了零售功能。」

「07和08挪到世貿商城,雖然免了鋪位費,但是卻是參展人次和銷售都最差的兩年,後來又搬了回來,人氣和銷售才回來。」

豆瓣用戶@蕾絲鞭 回顧了上海書展近20年間的變遷:

正因為向廣大市民開放,場地又在市中心(此處艾特一下北京國際書展),同時在全城書店分設多個分會場,上海書展才成為國內人氣最旺、讀者參與度最高的書業盛會。

和自稱「電子書毀了我」的@管洛克一樣,來書展之前我一直有一個疑惑:

「當70%以上的圖書銷售發生在線上,電子書與紙質書同步發售也越來越普遍,上海書展對於普通讀者的意義還有多大?」

有朋友提醒我,就像至今仍有上億人在用功能機一樣,對於不方便網上購書的中老年讀者來說,書展仍是一年一度集中采購的好機會。

上海書展一直有為70歲以上老人免票的「優良傳統」,在會場總是能看到專註選購的老年讀者,和邊逛邊玩《江南百景圖》的年輕人狀態完全不同。

全場八折以及部分參展商六折、五折的優惠力度,加上一站式采購、所見即所得的體驗,已經足夠有吸引力。

最讓我感動的,不是在書展現場,而是夜場結束後,一位老人推著懷抱一袋書的母親,從上海展覽中心對面的安義夜巷緩緩穿過的場景。

對很多年輕讀者來說,除了拍照打卡之外,書展的意義可能就在於「追星」(只可惜往往是「遇到的作家不認識,認識的作家遇不到」),以及第一時間入手未開售的新書。

比如八月下旬才會上市的「梅爾羅斯五部曲」就可以在上海譯文展台提前搶到。

在微博上,有現場觀眾表示把書展當成了漫展在逛。

四年前參加法蘭克福書展時,印象最深的,就是穿行在書展人流之間的coser們,不僅有火影忍者等二次元角色,更有從格林童話中走出的仙女、簡•奧斯汀書中走出的貴婦……

而上海書展和漫展沾邊的,可能只有進口圖書區的《動森》攻略本和世圖的美漫、歐漫了。

或許,未來上海書展可以考慮和漫展夢幻聯動一下。

「想當年,易中天發布會堪比追星現場,書展簽售會裏三層外三層,人氣不比蔡徐坤差。」

有觀眾追憶起上海書展當年的火爆場面,只不過今年「追星」的主角換成了新晉「法律男神」羅翔。

由於簽售會被安排在了嚴格限流的友誼會堂,不再有圍觀的人潮,只剩下了仿佛正襟危坐聽法制講座的粉絲。

書展現場隨處可見的易拉寶,羅翔與大冰、劉同並排而立,總讓人感覺有那麽一絲絲違和感。

今年,書展現場的另一部重磅新書,是莫言獲諾獎之後的首部新作《晚熟的人》,只不過當人民文學出版社曬出《晚熟的人》的堆頭時,有讀者在下面評論:莫老的書居然放在了哈利•波特的下面。

今年是《哈利•波特》引進中國20周年,書展期間又恰逢《哈利•波特與魔法石》重映,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了哈利•波特學院版、角色書等多個版本。

雖然角色書的封面讓人一言難盡,但沿用了英文版設計的學院版卻相當驚艷,每一本書口都刷上了各個學院的標志性配色。

「書展上看到越來越多經典名著換了年輕化的封殼,當年面對這些難啃的書,看到些漂亮的裝幀和圖片想必會增添一份攻克它們的勇氣和樂趣吧。」

大星文化的作家榜經典文庫是近年來名著「年輕化」的代表,書展上他們幾乎完全放棄了銷售,把展台布置成了一個名著封面插畫展,書本身反而成了配角。

2014年時讀客曾經在書展現場策劃過轟動一時的「屍體營銷」,受到了總局的通報批評。

從此以後,讀客的書展營銷就收斂了許多,雖然每年的廣告牌雷打不動地出現在展覽中心正立面上。

在今年的展位上,我第一次見到了「三個圈」系列的活體粉絲,也看到讀客總經理劉按的小說《剛剛》,在爭奇斗艷的一堆封面中簡直是一股清流。

樊登讀書、七貓讀書、喜馬拉雅等出版業「門口的野蠻人」獨占一層,避免了跟出版方唱對台戲的尷尬,書展對它們的定位是「未來閱讀」,似乎其他參展方都成了「古典閱讀」。

樊登讀書展位的牆上,列出了App帶動30本實體書銷售的成績,比如排名第一的《正面管教》,App上線前累計銷量只有4.9萬冊,上線後累計銷量暴漲到了384萬冊,不知出版方看到這樣的「帶貨奇跡」後會作何感想。

七貓免費小說則打出了「免費看書100年」的口號,在現場的iPad封面牆上,除了網絡文學外,還特意展示了最近簽下的一些「四史」經典文學。

與這些「未來閱讀」玩家形成對照的,是已經成為「文化遺產」的活字印刷。

成立於1915年的上海字模一廠如今已經停產,主業轉型成了活字文創產品開發。

這位工齡幾十年的老師傅告訴我們「中國是最後一個使用活字印刷的國家,我們廠是最老的,我們生產的模具也是最好的……」

努力轉型的,除了100多年歷史的字模廠,還有緊跟每一次媒介變遷的出版業。

往年邀請讀者關注公號的展位,今年不約而同都變成了關注抖音送禮物,有出版社甚至賣力地拉來了冰激淋贊助商。

在書展現場走訪時,上海話成了跟老年讀者交流的一大障礙,這也讓我痛下決心要拿下滬語。

在朵雲書店的展區有一幅上海話連連看,就當是這篇逛展記的課後作業留給大家~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