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八年的夏天號稱「中國歷史上最熱夏天」,到底熱到什麼程度?

本文來源:朝文社

微信id:ailishi777

作者:張嵚

乾隆八年的夏天號稱「中國歷史上最熱夏天」!

到底熱到什麼程度?

在中國古代各類關於「酷暑」的記載裏,號稱「中國歷史上最熱夏天」的乾隆八年(1743)的夏天,著實叫後人「看著都熱」。

那年的中國,熱到什麼地步?就連身在北京的法國傳教士宋君榮(Gaubil,Antoine),都在給朋友的書信裏連連叫苦:「北京的老人稱,從未見過這樣的高溫。」

作為一個天文學家,宋君榮還用當時的「拉謀氏溫度表」,對北京的天氣進行了測繪記錄。

中國國家氣象局古氣候研究室更對這些「測繪數據」進行了換算——這年七月北京的平均氣溫,高達40度。

其中最為酷熱的7月25日,溫度也飆升到了44.4度。

這個高溫記錄,是近三百年裏中國夏季北方高溫的「最高紀錄」,至少沒有「後來者」打破。

與這恐怖記錄對應的,是更為恐怖的「熱災」景象。

以宋君榮的嘆息說,僅在北京城裏,從7月14日到25日的十一天裏,就熱死了一萬一千多人。

雖然京城裏幾乎所有的街道,都在發放冰塊和解暑藥品,但「死者躺在道路或街上」依然成了常見景象。

而在中國同時期的史料裏,這場「熱災」可不止局限在京城裏,其酷熱程度也是觸目驚心:同時期的山西「道路行人皆有斃者」。

也就是人在街上走著,可能就會突然熱死。

天津地區「土石皆焦……人皆熱死」。

保定府「天氣亢旱」。

青城縣「大旱千里……樹木向西南輒多死」。

也就是連樹都給活活烤死。

石家莊一帶更是「日中鉛錫銷化」。

可以說,當時的山東、河北、山西、天津、京畿各地,都幾乎要被「熱瘋了」。

可以說,這是自清朝建國後,從未遇到過的「極端天氣」。

亦堪稱中國古代史上,極少見的「極端天氣」。

雖然沒有空調風扇,但清代的納涼技術,已經很發達。

京城裏的冰塊常年儲備充足,各式「風扇」也技術成熟。

對於達官顯貴們來說,天氣再極端,也不過是「熱一點」的事兒。

但對於乾隆皇帝就不同了,他當時的心情,簡直和天氣一樣燥熱——這是一場關乎大清江山穩定的大災。

首先就是個「人心」問題,在古人意識裏,但凡出現天災,就意味著上天在「示警」。

乾隆皇帝也在詔書裏坦言「想因朕躬之缺失與用人行政之失宜」。

謠言也隨之泛濫,好些大臣還見縫插針,把責任甩給自雍正年間起的各類「新政」,甚至建議乾隆「恢復陋規銀兩」。

如此火上澆油,自然把乾隆氣的不輕,大罵這幫人「悖理上道」。

但對於此時乾隆來說,比這些「謠言」威脅更大的,卻是與「酷熱」一同襲來的恐怖旱災。

這場「極端高溫」帶來的破壞,不止是各地「熱死」的民眾,更是襲擊京畿的罕見大旱:酷熱僅僅持續了一個夏天,但旱災卻從乾隆八年夏天折騰到次年五月,範圍波及京畿以及直隸各縣,幾乎就是大清朝的「心臟」地帶。

大批災民流離失所,蜂擁進入北京。

稍微有個閃失,特別是一旦激出民變和瘟疫,這「康乾盛世」時代的大清朝,就將遭受重重一擊。

幸運的是,此時的清王朝,剛剛經過雍正帝十三年鐵腕改革,不但吏治正空前廉潔高效,國庫儲備也十分充足。

之前應對「熱災」時,就是有條不紊:清王朝不但拿出了大量冰塊藥品,還拿出了一萬兩白銀發給九門,專用對抗酷暑。

這才叫一度人心惶惶的京城,迅速穩定下來。而面對接下來的旱災,此時的乾隆皇帝,也並非多年後的「十全老人」模樣,還是個十分務實的青年帝王,迅速未雨綢繆。

於是,在旱災剛剛爆發時,乾隆帝就已經調撥了四十萬石米糧,用於京城接下來的救災。

各地的受災州縣,也迅速進行「勘災」,所有受災州縣的人口,要按照「極貧」「次貧」造冊登記,但凡有官員玩忽職守,必然會遭到嚴懲。

然後進行「普賑」,京城以及直隸、通州等地,也廣設粥廠,用以安置各地流民。

為了防止爆發瘟疫,是年十一月,還對各地的「粥廠」「飯廠」進行疏散隔離。

但即使這樣,到了高溫過去的乾隆八年秋天,京畿地區的流民也是人滿為患。

於是清王朝也啟動了景州土城工程,招募流民前往做工,讓災民們「俱得趁傭自給」。

以這種「以工代賑」的模式,盡可能減輕京城流民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為了防止以往災害中出現的「冒領」「哄搶」等鬧劇,清王朝這次還「憑票管理」:官府頒布《散賑條規》,所有的災民按照年齡性別籍貫領取票證,然後去飯廠「憑票支領」。

所以哪怕災民爆棚,賑濟依然有條不紊。

到了次年,清王朝更以「地方官勸導」「官借牧費」「出借麥種」等方式,幫助這些災民重返家園。

捎帶手還重拳狠砸,一面大量供應市場米糧,叫不少借機哄抬米價的奸商破產,一面法辦了一批趁火打劫的牙商。

對於各級官員也嚴厲督查。憑著這一番冷靜應對,到了次年,大部分的災民都平安回家,生產開始恢復,一場中國古代史上空前的「極端天氣災害」,大清就這樣有驚無險扛過去。

所以也就不奇怪,為什麼如此酷熱的一年,在清代的歷史記錄裏,卻沒有太多「存在感」。

因為,由於清王朝的正確應對和當時尚且雄厚的國力,這場「酷熱」,並未給清王朝「傷筋動骨」。

客觀來說,這一年的乾隆帝,乃至大清王朝,也確實為後世留下了一場「抗災典範」。

如果遭遇這場「極端天氣」的,是幾十年後晚年時的乾隆帝,以及「康乾盛世」尾聲的清王朝。

這場災難會帶來怎樣的損失後果?

細思極恐。

而這,或許也是這場「酷熱的夏天」,留給歷史的回味——無論哪個時代,只要能夠以最冷靜的應對和最堅決的執行來直面考驗。

即使遭遇空前的極端災害,也可以將損失降到最低

參考資料:

哈恩忠《乾隆八年酷熱天》

汪波《乾隆八年京畿地區應急體系初探》

劉巍《乾隆八年曾現超級三伏天》

曹冀魯《乾隆年間北京城的高溫記載》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