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星期休息兩天半,浙江一地試行4.5天彈性工作制,一個月後怎麼樣了?

本文來源:錢江晚報

微信id:qianjiangwanbao

記者:史春波

「一個星期可以休息兩天半,多好啊!」

「出去旅遊可以多住一個晚上了。」

2020年7月,嵊州出台政策,開始試行4.5天彈性工作制,一時受到網友的熱議和羨慕,甚至一度上了微博熱搜。

也有人表示懷疑:「一個星期讓我休息兩天都已經是奢侈了,跟我說可以休息2.5天?」

現在,一個多月過去了,這個政策當地落實的情況怎麽樣?

錢江晚報小時新聞記者和多名政府機關的工作人員和管理人員聊了聊,想聽聽他們的心聲。

這個政策看起來很美,但做起來,卻涉及到工作、家庭、機關的人際關係、職場心理等等諸多方面需要協調。

一句話,這項看似惠及勞動者的政策,推行起來並不順利。

鄉鎮幹部:能保證雙休就很滿足了

8月14日,星期五,李銘回到家時已經是晚上10點。這一天,對他來說是很平常的一個工作日。這麽晚回家,家人早已經習以為常。

開會,下村。特別是最近這段時間,各村面臨換屆,事情特別多。

「一個月沒休息了。」他的聲音裏透著疲憊。

李銘是一名鄉鎮幹部,工作地距離嵊州市區大約半個小時的車程。每天,他自己開車上下班,從市區到單位往返。

對於4.5天工作制,他雖然沒有親眼看到過市政府文件,但網絡上的信息鋪天蓋地,早就聽說過了。

這個政策是7月初出台的,嵊州市委辦和市府辦發布了《關於試行4.5天彈性工作制促消費穩增長的實施意見》。

很快引起了熱議。不止在網絡上,現實中,諸如李銘這樣的基層幹部,也在天天討論。

意見裏說,在保證國家規定的工作時間的基礎上,鼓勵各單位根據實際情況,依法優化調整作息安排,為職工周末出行促進消費提供便利條件。

在保證單位正常運轉的情況下,鼓勵完成工作任務的職工在周五下午進行調休。有特殊需要的也可根據實際情況將兩個周五半天調整到同一周的周五休息。

「主要是為了刺激消費,在我們嵊州搞試點。」他說。

但對他來說,周五的調休,幾乎是不可能的。政策出台後,他的每個周五和以前一樣:繼續上班。

「對我們鄉鎮的工作人員來說,能保證正常的雙休日就很滿足了。」李銘感嘆說,「基本上每個人有自己負責的一個領域,調休了工作就沒法幹,每天還有各種考核和打卡等等任務需要完成。」

雖然制度試行一個多月,李銘一次也沒有調休過。據他了解,他所在的鄉鎮沒有一個人調休。

而且,這個試行政策沒有獲得像其他紅頭文件一樣的「待遇」,鎮政府並沒有專門開會傳達。

機關幹部:不現實

基層的幹部工作太忙,沒時間調休,那麽市區的政府機關部門呢?

張濤是嵊州某局的中層幹部,相對來說,他所在的部門,並不算太忙。

張濤的妻子在外地工作,本來,對他這樣的家庭來說,4.5天工作制還是挺不錯的。因為,如果周五調休的話,他可以去探望妻子,兩人可以多一個晚上的相聚時間。

但張濤並沒有調休。

「政策的出發點是好的,但是,這個實行起來不太現實。」他這樣直言。

嵊州市裏的意見是有了,也只是鼓勵各單位根據實際情況做出安排。那麽具體到單位,就缺乏一個的落實機制。

「沒有機制的保障,怎麽實行呢?」張濤也只是在網上看過報導,大家都在轉發這個新聞,但是,作為部門中層管理人員,也沒有親眼見過文件。

和李銘所在的鄉鎮政府一樣,他所在的單位並沒有向下面傳達過這條政策。

「單位沒有傳達和明確這個政策,你會去申請調休嗎?人家都沒去調休,你會去嗎?別人沒去,你去了,同事們領導們會有什麼想法?」

張濤跟記者說了一連串的問題。

他說:「政府機關裏的人大多還是保守的,會有很多顧慮,除非確實有事需要調休。」

在嵊州這座小城,幾乎政府各個部門都有張濤認識的人,但是,他還沒聽說過,有誰在哪個周五按照政策調休了。

「聽起來美好,做起來難」

男幹部可能會考慮得比較多,會顧忌到方方面面,那麽女幹部呢?

一開始,公務員王麗也確實覺得這個政策「太好了」。

因為,她覺得,調休雖然只增加了半天,但是,這樣周末就可以一家人去外面度個假,可以安安心心地住兩個晚上,不會像以前那樣匆忙了。

出台政策的當地有關部門人士也這樣介紹:試行4.5天彈性工作制,一方面可以刺激短線旅遊;另一方面,通過實行自由、靈活的休假制度,也可緩解員工壓力,提高工作效率。

聽起來,確實挺美好的,但王麗很快發現,現實是骨感的。

首先,確實像張濤說的那樣,她打聽了一下,單位裏還沒人去申請調休。自己第一個去,好不好?領導會不會批?

然後,王麗的丈夫也在機關工作,如果要出門旅遊,需要兩個人一起調休。丈夫有時間嗎?在他的單位,申請調休會不會對他有什麼影響?

還有孩子。現在暑假還好,如果是上學時間,還得給孩子請個半天假。為休假耽誤孩子學習?多半的家長是下不了這個決心的。

這樣想來想去,她覺得為了這個半天的調休假,太麻煩了,怎麽想都不劃算,還是安安心心上班吧。

公務員鄭潔是90後,她也想過周五調休半天,和男朋友一起去度個假,但她也有顧慮。根據政策要求,申請調休需要在單位公示,這樣不是全單位的人都知道了?自己還年輕,領導會不會覺得不上進?

4.5天工作制試行一個多月來,有多少人申請了調休?有多少人實現了調休?嵊州有關部門人士告訴記者,當地並沒有做過統計,因為這是要各單位自行落實的。

「每個單位的做法不一樣。」而提高工作效率、促進消費等方面的效果,則更難量化評估。

「這個4.5天工作日的試點,作為部門,我們肯定是支持的,包括周五也盡量不安排會議,但是有時候也沒辦法,比如上級要求的」,嵊州某部門一名副局長這樣說,目前來看,申請調休的確實不多。

「這也是個人的原因,我們不方便干預什麼。」

政策試行為什麼這麽難

試點政策的發起單位嵊州市商務局局長鄭國達,接受了記者的採訪。

他介紹說,推出這個試點,是因為響應中央關於帶動消費的號召。政策的設計,具體實行辦法等內容,也是經過了好幾輪的修改,才通過兩辦發布的。

「作為發起單位,作為組織者和協調者,我們商務局肯定要以身作則,積極實行這個政策。」鄭國達說,在該局已經有多人申請了周五調休。

「前幾天,我們辦公室的一個年輕人剛申請了,我們的一個副局長也帶頭申請過了。」鄭國達說。

但事實是,除了商務局等幾個部門推行,參與的部門並不多。「我們也心急,不能只是我們自己參與啊。」他說。

為什麼有這麽多單位不敢做,或者不願做?為什麼這麽難?鄭國達坦言,這可能也有許多地方需要完善。

他分析,首先可能是思想觀念上的問題,雖然4.5天彈性工作日以前也提過,但和現在相比,背景不一樣了。其次,這個試點的發起單位是商務局,推行的力度不足。

「這有點像,『小馬拉大車』」他說。

「試點,本來就是去做別人沒做過的,需要探索,這個過程肯定也是難的,而且,壓力和阻力會很大,還可能會有批評的聲音,這些我們都有準備。」

「但我們還是要去做,去探索,只要在某個領域,能夠會推動消費做點事,這些都是值得的。」鄭國達這樣告訴記者。

他表示,接下來,他們會加大這個政策的宣傳和推廣,「也要請媒體給我們多宣傳呼籲一下,讓更多的機關幹部參與。」

另外,還會把這一個多月來的工作,各方的反響,特別是遇到的問題和困難,進行總結,分析,思考和建議,寫成一份報告,上交嵊州市委市政府。

「即使現在遇到了困難,但我們還是會繼續積極的去推廣和探索。」鄭國達說。

4.5天彈性工作制,5年前就提出了

早在2015年,國務院辦公廳便印發了《關於進一步促進旅遊投資和消費的若幹意見》,首次提出「鼓勵彈性作息,有條件的地方和單位可根據實際情況,依法優化調整夏季作息安排,為職工周五下午與周末結合外出休閒度假創造有利條件」。

然而,雖然通過彈性工作制的方式來延長假期被提及多年,但一直很難落地。

有關人士認為,只有配套的措施和法規不斷完善健全,有更好的機制保障,才有更多的人可以靈活從容地安排假期,從而使「4.5天彈性工作制」切切實實落實到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