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競選遭好兄弟反水? 歐巴馬:不要低估拜登搞砸一切的能力

本文來源:冰汝看美國

微信id:gh_17e58ec730d3

作者:王冰汝(鳳凰衛視駐華盛頓記者)

最近順風順水的民主黨參選人拜登,突然遇到了內部不和諧的聲音。

而這個聲音,居然是來自他多年來的好兄弟好哥們兒,兼自己的前領導——歐巴馬。

美國網站《政治家》(Politico)爆料稱歐巴馬曾表達出對於拜登當選總統能力的懷疑,甚至在民主黨的內部圈子裏警告大家,也許拜登並不是最後應該入主白宮的那個最佳人選。

不要低估拜登搞砸一切的能力

儘管在公開場合,歐巴馬一直都是拜登的鐵桿支持者,但是據歐巴馬身邊的一位民主黨親信透露,歐巴馬對於拜登做出了如是評價:「千萬不要低估拜登搞砸一切的能力。」

歐巴馬對於拜登最缺乏信任的一點,是拜登對於民主黨選舉的認識不足。

歐巴馬對於拜登在民主黨內初選愛荷華州的蜜汁表現相當不解,認為他對於很多州的民主黨的選民缺乏基本的了解。

據說歐巴馬曾對身邊人說過:「你知道誰真正不明白(選舉)嗎?喬·拜登。」

在民主黨出現開始時,拜登作為知名度最高,經驗最豐富的政客,卻開局不利,而且從愛荷華州到新罕布希爾州的初選成績都令人非常失望。

在愛荷華州他輸給了名不見經傳的80後小鮮肉布蒂吉格,還有桑德斯爺爺以及沃倫。

歐巴馬時期的國防部長萊奧·帕內塔(Leon Panetta)曾這麽評價拜登:「他非常的忠誠,會以任何的方式來捍衛和支持歐巴馬,即使有時候他並不贊同歐巴馬的做法。從某種程度上,拜登認為自己的忠誠,並沒有得到應有的回報。」

正如特朗普所說,在民主黨整個初選過程中,歐巴馬從未公開支持過拜登,美其名曰需要選民們自己作出決定。

而由於在初選前半段拜登的表現實在是太糟糕了,以至於希拉蕊都萌生了再次參選的想法。

當然希拉蕊最終沒有再次競選,但是億萬富豪布隆伯格真的看不下去了,於是砸了10億美元重出江湖!

(關於布隆伯格的短暫競選之路請戳歷史文章 「事兒媽」布隆伯格重出江湖  有錢就能贏嗎?

南卡羅納州民主黨初選對拜登來說是背水一戰,不勝則敗,但拜登身邊的人抱怨說歐巴馬連「一根手指頭」的忙都沒有幫。好在拜登最後非裔選民的支持下,不僅拿下了南卡,還在超級星期二中一口氣贏了8個州。

但是即使在3月4日超級星期二結束後,只剩下拜登和桑德斯兩人PK,歐巴馬仍然沒有宣布支持拜登。直到一個月以後,桑德斯宣布退選,並且宣布為拜登背書以後,歐巴馬才首度公開表態,支持拜登競選美國總統。

拜登與歐巴馬,兄弟情深

如果要說美國政壇的CP組合,那麽歐巴馬與拜登絕對算得上最火的流量擔當。

在2017年1月12日,歐巴馬的第八年總統任期內。他首次頒發最高榮譽的自由勛章,在美國歷史上只有教宗約翰保羅二世,雷根總統和鮑威爾將軍被授予同樣的殊榮。

歐巴馬對在場所有賓客說,「我很榮幸的向我的兄弟拜登,頒發總統自由勛章。」

「美國副總統約瑟夫·拜登,近半個世紀致力於公共服務,幾乎在我們國家的每一個領域都留下印跡,他為更強大的中產階級,更公平的司法制度,更巧妙的外交政策而奮鬥,他為我們的軍隊提供堅強的後盾,打擊針對婦女的暴力犯罪,領導我們抗擊癌症的努力。。。」

「憑藉他的力量,信念和毅力他克服了慘痛的個人悲劇,成為了美國歷史上最具影響力的副總統。。。」

(關於拜登的個人悲劇請戳歷史文章 拜登的承諾:家,國與信仰

事先毫不知情的拜登臉上寫滿了驚訝,然後很快轉過身去,從褲兜裏掏出紙巾拭淚,等他情緒稍微穩定,再轉過來,頭向上微微仰望,努力控制不停掉下來的淚水。

被意外授予勛章後,拜登在台上的第一句話還是改不掉他大嘴巴的幽默本色,他說「Ricchetti,你被解雇了。恩,各位媒體朋友,Ricchetti是我的幕僚長。」全場哄堂大笑。

2019年「閨蜜節」,拜登推特大秀恩愛

其實歐巴馬與拜登的感情一開始起點並沒有那麽高。

2007年拜登曾是歐巴馬競選總統的競爭者。在2008年與歐巴馬搭檔後,兩人開始了磨合。

在過去幾年他們也出現過比較公開的矛盾,包括拜登在沒有與白宮通氣的情況下率先支持同性戀婚姻,迫使歐巴馬不得不在此問題上表態。

▲2015年博·拜登葬禮

儘管如此,歐巴馬與拜登的兄弟情卻越來越深,很大的一個原因在於兩人有一個共同點:顧家男

拜登的大兒子博·拜登(Beau Biden)2014年宣布因健康問題不再連任德拉瓦州檢察長,最終因為腦癌於2015年去世。

博·拜登也是拉近歐巴馬與拜登感情的因素之一,除了公務,兩人經常談論家庭。

在博離任檢察長後,因為沒有收入,又需要負擔大筆的醫療費用,拜登曾告訴歐巴馬自己考慮賣掉德拉瓦州的房子,歐巴馬立即提出可以借錢給拜登,並要求拜登答應自己,不能賣掉房子。

2017年1月,歐巴馬在家鄉芝加哥發表告別演說,淚灑現場。

他演講中特別感謝拜登,歐巴馬說拜登是他競選搭檔的第一人選。

不僅是因為拜登可以成為一名偉大的副總統,更因為他讓歐巴馬結識了一位兄弟!

歐巴馬說:「我們像家人一樣愛你和吉爾·拜登,你的友誼是我生活中最大的快樂之一。」

「第三者」希拉蕊插足

但這段Bromance,卻在2016年時產生了裂痕。

跟夫妻關係一樣,這段兄弟情受挫的原因也是因為「第三者」。而這個第三者就是希拉蕊。

2016年,歐巴馬公開支持時任國務卿希拉蕊,而不是力挺跟隨了他8年之久的拜登競選美國總統。

而拜登當時主動放棄總統競選,表面上是同家庭有關,痛失長子博·拜登的他沉浸在巨大的悲傷之中,無法開啟艱苦的競選活動。但是據內部人士表示,歐巴馬單純的認為,希拉蕊才是更好的接班人選。

2012年,歐巴馬在當選總統之後,對希拉蕊可謂是稱贊有加:「在經歷了初選和最終選舉的各輪Battle之後,我是希拉蕊的忠實仰慕者。」

「她的自律,她的體力,她對於全局的考慮以及她的規劃能力,這些都對於美國人民來說至關重要,我認為她有著非凡的才能,而我們二人所共同經歷的很多事情,也讓我們之間有一些聯繫。」

據說歐巴馬認為自己與希拉蕊都是「常青藤精英」。歐巴馬是哥倫比亞和哈佛法學院畢業的,希拉蕊是衛斯理女子學院和耶魯法學院畢業的。

在白宮的情報室內,希拉蕊永遠抱著最厚的文件夾,裡面的內容她已經讀過3遍。

而拜登呢?他不喜歡用厚厚的文件夾。他的學術生涯是:三年級復讀,在德拉瓦大學的前三個學期,除了體育拿了A,其他科目都是C和 D。在85位雪城大學法學博士生中,拜登以第76名的成績畢業。

有人統計說,拜登是自1984年以來,第一位沒有常青藤大學學位的民主黨總統提名人。雖然上不上常青藤,不應該是評判總統能力的標準,但是拜登在學術和工作風格上,確實與歐巴馬希拉蕊不是一路人。

歐巴馬做決策時重視邏輯和數據,而拜登則總是拿某項政策對他他家鄉人民的影響來說事。

歐巴馬政府一位高級官員形容,拜登的領導風格與現在的時代略顯得格格不入:「這與前兩位民主黨總統不同。拜登的領導風格更加傳統,像是羅斯福(Franklin Roosevelt)和林登·約翰遜(Lyndon Johnson)的守舊風格:讓我們見面,讓我們談判,讓我們談談,讓我們達成一致。」

而在歐巴馬政府裏,不少前官員都對於拜登表達出過「不屑」,有的年輕工作人員甚至會在拜登講話時翻白眼。還有多位親歐巴馬的白宮官員在卸任後,回憶錄中對於拜登做出了負評價。

比如歐巴馬的副國家安全顧問本·羅茲(Ben Rhodes)曾經在回憶錄中寫道:「在情報室中,拜登就像是一顆沒有目的定位的導彈。」

而前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則稱:「一般情況下,歐巴馬會在情報室內,就A方向發表一系列清楚而明確的講話。然後到了某一時間節點上,拜登會跳出來說,總統先生,我能問個問題嗎?通常情況下,歐巴馬會禮貌的答應他的請求。從拜登的表情上看,他似乎對要說的事情胸有成竹。但是在之後的5-10分鐘裏,拜登所說的內容是完全的Z方向,在耐心的聽完拜登所說之後,歐巴馬會把話題重新帶回到A來。」

說的不好聽點,就是一隻無頭蒼蠅。

拜登在自己2017年發行的第二本自傳《Promise Me,Dad》,非常微妙的提到,歐巴馬選擇希拉蕊作總統候選人的事情:「我相信歐巴馬已經得出結論,希拉蕊將篤定成為民主黨提名人,這對歐巴馬也是好事。

在2016年說到希拉蕊時,歐巴馬表示:「在我看來,沒有人比她更適合總統這個職位。」

相比之下,歐巴馬在談到拜登時的語氣則完全不同:「我相信喬(拜登)擁有總統所需要的的所有素質…而且我也知道他的身旁會有很多不錯的人。」

米歇爾實力站台

不過,過去的都過去了。儘管拜登陣營與歐巴馬和希拉蕊陣營有內部矛盾,但是在一致對抗特朗普這件事上,大家還是「同仇敵愾」。

本周一,在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上,超高人氣的美國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將會發表講話。雖然這次會議現場少了歡呼吶喊的人群和大型的集會,但是拜登競選團隊依然希望這位前第一夫人的演講,能夠像2016年一樣鼓舞人心。

▲2016年米歇爾的講話被評為DNC最佳演講

曾在希拉蕊2016年團隊擔任戰略專家的喬爾·佩恩(Joel Payne)預測說,米歇爾所發表的個人講話,將會比歐巴馬的內容激烈得多:

「作為一位前總統,有很多的事情歐巴馬無法在公開場合去說,他需要更加謹慎。所以,從某種程度上,米歇爾的講話其實代表著歐巴馬。她可以提出真正的批評,同時又不帶著非常強烈政治目的。」

在過去的四年裏,米歇爾眼睜睜的看著特朗普一步步地抹去歐巴馬的政治成就,包括「歐巴馬平價醫療」,移民保護政策以及伊朗核協議。卸任後的米歇爾的名氣不減反增。

2018年她發行了自傳《Become》成為了年度的暢銷書。在書中,米歇爾狠狠的抨擊了特朗普,稱他故意去抹黑歐巴馬的出生地,說他不是一個美國人。

無論是公開還是私下場合,米歇爾都對於特朗普時代的政治方向感到痛心。

據米歇爾身邊一位助手表示:「她對於現在的政治和社會氛圍越來越沮喪,因為她親眼目睹了特朗普是如何改變了國家的整體情緒。」本月初,米歇爾承認自己因為美國的新冠疫情以及國內的種族問題,患上了輕度的抑郁症。

(關於米歇爾說自己抑郁的內容請戳視頻 米歇爾歐巴馬自曝輕度抑郁,原因直指特朗普,她要成為拜登副手?

拜登競選陣營的高級顧問阿妮塔·鄧恩(Anita Dunn)表示:「拜登現在需要站出去證明自己,證明他本人不是歐巴馬第三任期的延續,選民對拜登的投票並不是對歐巴馬的全民公投」

而特朗普陣營已經開始迫不及待抓住這一點開始攻擊拜登。

特朗普團隊最新的廣告詞是:如果拜登這麽厲害能夠解決美國的問題,他當年怎麽不告訴歐巴馬呢?

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對於拜登個人來說意義重大,這是他人生第三次競選美國總統,也是他走得最遠的一次。這次選舉更是他實現已故大兒子的遺願。

從民主黨初選開始,拜登一直不被看好,如果他這次選舉能夠最終獲勝,他不僅是向全世界證明了自己的能力,還將向自己的好兄弟歐巴馬證明:2016年,你選錯了人!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