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此以後,中國互聯網再也沒有美國夢

本文來源:獵雲網

微信id:ilieyun

作者:尹子璇、盛佳瑩

赴美上市,曾是幾代互聯網人的夢想 。

據《華爾街日報》6日消息,白宮方面當天推出一項提案,計劃要求在美上市的中國企業都必須遵守美國的審計要求,否則這些公司將被迫退市。

涉及的中概股大部分是互聯網公司,包括阿里巴巴,京東,拼多多,百度等。

同日,美國總統簽署兩份行政命令,宣布將在45天後禁止任何美國個人或實體與TikTok(抖音海外版)以及WeChat(微信)進行任何交易,並規定將在45天後禁止兩者在美國運營。

當地時間8月5日,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重提美國所謂「清潔5G網絡計劃」。

蓬佩奧聲稱,正加緊努力從美國數字網絡中下架「不可信」的中國應用。

其中,點名阿里巴巴、百度、騰訊以及華為等公司威脅美國信息安全。

過去兩年,美國政府一直在遊說歐洲各國和其他盟友,一起「圍剿」華為,最近幾個月,以TikTok為首的中國應用也成為被針對目標。

路透社稱,蓬佩奧5日的發言反映出,美國政府正在變本加厲,采取更廣泛、更迅速的行動限制中國科技公司進入美國市場。

似乎,中國互聯網的美國夢也在全面破碎,而且過程不可逆。

8月7日晚,騰訊發布公告稱,「我們注意到,美利堅合眾國總統於2020年8月6日頒布了一項行政命令(行政命令),禁止與我們的WeChat應用程序相關的且受制於美國管轄的若干交易。」

「本公司正在審閱行政命令的潛在後果以便更全面理解其對本集團的影響。本公司將在適當的時候發布進一步的公告。」

8月8日,美國國家公共電台(NPR)援引知情人士的話透露,TikTok最快將於周二對特朗普政府提起聯邦訴訟。

該人士表示,這起訴訟將提交給美國加利福尼亞南區聯邦地區法院,因為TikTok的美國業務總部就在那裏。

此外NPR獲悉,訴訟將認為特朗普總統簽署的行政令違反憲法,因為這沒有給該公司一個回應的機會。

據消息人士表示,TikTok還認為,特朗普政府在這項行政命令中所援引的「國家安全理由」是毫無根據的。

此前,美國總統特朗普稱,中國互聯網公司字節跳動必須在9月15日之前將TikTok美國業務出售給微軟或者其他美國公司,否則就會在美國遭遇封殺。

他表示,「(TikTok)是一家非常成功的公司,在美國廣受歡迎,人們都為此著迷。但我們不能承受包括華為的這些公司帶來的安全風險。」

他甚至在記者發布會上直接表示,沒有美國政府就沒有這筆交易,所以美國政府必須從中抽取一大筆費用。

字節跳動在隨後發布的聲明中稱,近一年來一直懷著真誠的態度,尋求跟美國政府溝通,針對他們所提出的顧慮提供建設性的解決方案,甚至表示可以將美國業務出售給一家美國公司。

但所面對的卻是美國政府罔顧事實,不遵循正當法律程序擅自決定協議條款,甚至試圖干涉私營企業之間的協商。

在聲明中,字節跳動表示,如果美國政府不能給予我們公正的對待,我們將訴諸美國法院。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也對於這一系列事件給出了回應,他表示,蓬佩奧等美國政客一再以維護國家安全為借口,濫用國家力量打壓遏制中國高科技企業,中方對此堅決反對。

美方有關做法根本沒有任何事實依據,完全是惡意抹黑和政治操弄,其實質是要維護自身的高科技壟斷地位,完全違背市場原則和國際經貿原則,嚴重威脅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是典型的霸道行徑。

「我要強調的是,許多目前被美單邊制裁的中國企業都是無辜的,他們的技術和產品也是安全的,從來沒發生過一起類似『斯諾登事件』、『維基解密』的網絡安全事件,也沒有發生過一起類似『棱鏡門』『方程式組織』『梯隊系統』的網絡監聽監視行為。」

赴美上市曾是中國互聯網的夢想

1992年,「華晨汽車」在美國紐約股票交易所上市了。

這是第一個在美股上市的中國大陸企業,華晨汽車發行500萬股普通股,IPO價格為每股16美元,籌集資金8000萬美元,扣除投資銀行的承銷費、律師、會計師費用等,實得7200萬美元。

華晨汽車給國人帶來了美股造富的開端。

就在華晨汽車上市不久的1994年,楊致遠和大衛-費羅創辦了門戶鼻祖雅虎;創辦微軟的比爾蓋茨成為世界首富,微軟開發的Windows是第一代操作系統;1995年,開發出第一個瀏覽器「Mosaic」的網景成功IPO並獲得巨大成功。

互聯網浪潮在美國開始了。

這場浪潮發源於美國,並在未來的數十年裏改變了全世界所有人的生活。

那個時候,剛在麻省理工攻讀物理博士的張朝陽的導師是學校的副校長,他要求他的研究生、博士生對計算機必須要精通,這讓張朝陽在實驗室工作的最大收獲成了運用計算機的能力。

後來他發現物理並不適合自己,於是在麻省理工學院謀得了亞太區中國聯絡官的角色,獲得頻頻回國的機會。

在看到美國隨處可見的「矽谷」式創業激情的同時,他也看到了中國的崛起,於是他決定回國創業,用網絡搜集和發布中國經濟信息,為在美國的中國人或者對中國感興趣的人服務。

1997年1月初,ITC網站正式開通;1998年2月,張朝陽正式推出了第一家全中文的網上搜索引擎——搜狐(S0HU)。

值得一提的是,因為張朝陽的股東之一尼葛羅龐蒂投資了美國的另一家互聯網網站「熱連線」,而正是「熱連線」最初發明了網絡廣告的商業模式,這給張朝陽帶來了很大啟發。

同時,楊致遠的雅虎開始火爆美國,張朝陽又開始借鑒雅虎的分類加導航模式,而他的項目最終從曾經用過的「搜乎」輾轉變為了後來的「搜狐」。

為了搜狐的融資,在羅伯特和尼葛羅龐蒂的引薦下,張朝陽自費去美國加州見那些億萬富豪。

1998年4月搜狐公司獲得的第二筆投資者包括英特爾公司、道瓊斯、晨興公司、IDG等,共220多萬美元。

在張朝陽看來,當時在海外融資的行為給中國互聯網行業起了啟蒙的作用。

事實也是如此,張朝陽給出了早一代互聯網人的發展模版:把美國的技術和模式搬到中國,最好再用美國的錢來發展他。

在張朝陽剛回國創業的1995年,一名大學英語老師因為外語好被一家和美商合作承包建設項目的中國公司,聘為翻譯到美國催賬。

在西雅圖,這名老師去了一家不起眼的公司,第一次接觸到了互聯網,在搜索引擎上輸入單詞「啤酒」,結果只找到了美國和德國的品牌。

從此,這位英語老師決心利用互聯網來幫助中國的企業。

這名英語老師是馬雲,他創辦的阿里巴巴至今改變了數億國人的購物方式。

很多年後,他回憶自己的互聯網之旅,一切都始於那個在西雅圖輸入的單詞:「從西雅圖的比爾那裏,我第一次聽說互聯網三個字;也是西雅圖,我第一次見到互聯網。」

李彥宏的故事同樣開始於美國,卻要更早。

那個時候,除了互聯網浪潮以外,還有一個去美國深造進修的出國潮,從北大畢業李彥宏同樣奔赴美國讀研、工作。

在美國留學讀研期間,導師一句話引起了李彥宏的極大興趣:「搜索引擎技術是互聯網一項最基本的功能,應當有未來」。

這時候,互聯網在美國還沒開始普及,但李彥宏已經開始鑽研信息檢索技術,決心從事搜索行業。

1997年,李彥宏從華爾街前往矽谷著名搜索引擎公司Infoseek(搜信)公司。

他在第二年寫過一本書,在描述微軟與網景的戰爭時,他用了這樣的一句話作為開端:「矽谷陽光燦爛,西雅圖陰雨綿綿」。

在李彥宏和馬雲在美國接受自己的商業啟蒙後不久,中華網成為了登陸美股的國內首家互聯網公司。

而美股對中華二字的追捧更是令國內的企業家為之振奮。

2000年2月,中華網市值股價一度逾220美元,市值更一度超過50億美元。

雖然隨著互聯網泡沫破滅,中華網股價便急速下挫並進入漫長衰落期。

但中華網上市打開了中國互聯網企業通向納斯達克之門。

隨後,至今依然活躍的新浪、網易、搜狐三大門戶在千禧年紛紛奔赴美股,自此「浪狐易」三大門戶成型,他們是第一代互聯網流量入口,開啟了國內的互聯網創業熱潮,也開始了中國互聯網赴美的熱潮。

看到國內成熟互聯網環境的李彥宏選擇回國。

五年後,百度成功登陸美國納斯達克,創造了中國概念股的美國神話,首日股價漲幅達354%,是自2000年以來納斯達克單只漲幅最高的股票。

馬雲在2003年創辦淘寶的時候,美國的電商平台eBay已經有非常成熟的模式可以借鑒。

同時,矽谷的創業者們胸懷夢想、奮力打拼、追求成功的行為讓影響了馬雲數十年,他時刻受到十年前的那種矽谷夢想的感召,相信每一個人都可以成為Google。

2014年9月19日深夜,阿里巴巴在美國紐交所上市。

上市首日上漲38% 市值達2314億美元。

而如今,馬雲也成為國內新一代互聯網人的創業教父。

為什麼要去美國?

張朝陽曾這樣表示:「美國的資本市場如此發達,所以我們不得不跨過太平洋到美國上市,上市整體上有好處,因為有資金,同時給管理層一個特別明確的目標:每個季度都要交成績單,這對於形成公司文化是非常好的動力。所以我們整天想盈利,形成非常好的文化,當然可以說上市是成熟的標志,拿出別人可能會信。」

美國股市是世界上最大和最流通的市場,容量巨大的市場,它擁有近乎無限的造富能力。

與之對應的,是美股更為先進的管理制度。

2006年,新東方在美股上市,俞敏洪就曾表示,是希望借用嚴厲的美國上市公司的管理規則來規範公司內部,用制度說話,以避免前面出現的人情與利益糾葛。

公開數據顯示,今年以來,截止7月30日,中國企業在紐交所和納斯達克IPO的數量達到29家,去年同期僅有9家。

已上市企業完成籌資45億美元,較去年同期增長近90%。

另外還有6家中國企業通過從OTC轉板上納斯達克,共計融資6.3億美元。

另外4家中國企業通過SPAC合並的公司在納斯達克上市,其中3家在合並同時並沒有融資,另外一家在完成合並同時通過私募融資3200萬美元。

而借鑒美國更為先進的技術和模式,從張朝陽開始就是中國互聯網人不可忽視的路徑,從搜索引擎到交友軟件再到前幾年Uber代表的共享經濟,美國的創新模式一度是中國互聯網的先鋒。

而頻繁地對標美國的產品,也曾在一段時間內讓國內一些創業者受到批評。

王興是其中非常出名的一位。

家庭優渥的他是當地最早接觸電腦的年輕人,他大學被保送到清華,接著又到美國留學讀博,2003年,王興看重美國社交網絡的發展,便輟學回國,在清華附近的一棟民居開始創業。

創業失敗的他在2005年注意到Facebook,加以模仿成立了校內網,當時,校內網甚至直接復制了Facebook的UI界面;2007年,王興又注意到推特,他再一次模仿,成立了飯否,但是飯否因為政策原因被關閉。

需要尋找出路的王興又注意到了一家美國企業,那是一個名叫Groupon的團購網站,於是,中國大陸第一個團購網站美團在2010年正式上線。

由於groupon模式的門檻低以及盈利清晰,美團網上線一個月後中國大陸就相繼出現了數百家類似的團購網站,後來更是出現了互聯網奇觀「千團大戰」。

360董事長周鴻祎曾不點名批王興,稱國內所謂著名的創業者,就是善於抄襲美國的項目,美國出一個他抄一個。

中國創業者應該想想更多的結合中國實際,而不是天天看美國,還是要鼓勵中國互聯網公司創新。

王興對外界的批評看得很淡,他曾如此反駁:「創新這個詞本身不是一個中國概念。」

畢竟在那個時候,不僅互聯網中心在美國,資本也在美國,對標美國的項目,能做中國的Facebook、中國的Twitter,在獲取美國投資者的時候是非常重要的。

直到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熱潮的來臨,科技行業通過多年發展打下了堅實的基礎,更重要的是資本重心也開始發生變化,中國開始有更多的錢關注到科技行業當中。

中國互聯網的自主創新道路

從借鑒到超越的改變正在悄然開始。

20年前,中國的三大門戶網站新浪、搜狐、網易基本上是copy雅虎的。

Facebook於2004年誕生,隨後2005、2006年期間中國誕生了幾百家社交網站。

所以說中國的創業公司復制美國模式是有歷史淵源的。

但中國互聯網在立足本地市場時,也進行了大量的創始。

學習了eBay和PayPal的現成經驗的淘寶,和支付寶在中國創造出比eBay和PayPal更大的互聯網奇跡——移動支付。

從銀行和支付寶的角度看,快捷支付平衡了風險和便捷,與支付寶合作的銀行數量迅速達到上百家。

與PayPal相比,具備快捷支付功能的支付寶完全超越了最初學習的美國原型,成為地位不可動搖的互聯網金融賬戶。

2014年春節,微信支付更是通過紅包的方式把動支付推向前所未有的普及度。

時至今日,就連賣菜大媽在街頭這種最為末端的支付場景,也在使用著移動支付。

據數據統計,在全球範圍內,中國86%的人口運用移動支付,進步率遙遙搶先,其次是泰國,進步率為67%。

排名第二的泰國在進步率上落後中國大約20個百分點。

中國外賣O2O平台發源自美國,同樣也走出了創新:率先探索出「外賣業務」 「物流配送」雙輪驅動的發展模式,讓很多沒有配送能力的中小型商戶也有機會拓展外賣業務。

美團外賣建立了自己的配送團隊,為海量訂單的配送提供支持,立足自有的配送體系,等於擁有了一個可以服務消費者附件3公里生活圈的生態系統,而送餐只是其中第一步。

這樣的成功模式也被美國的Doordash、UberEats等平台紛紛效仿。

一切都開始了改變,中國的互聯網企業開啟了對美的超越,正如美聯社所說,「中國創新公司正在把活力帶到美利堅,美國多個企業正在享受這樣的『美遇』」。

植根於中國特殊國情的拼多多在近年崛起,黃崢在融資B輪過程中見了數十位投資人,投資人問他第一句話:你這個模式美國有對標嗎?

黃崢說是全球第一家。

因此投資人不投,融資受挫。

如今的拼多多已經成為中國電商的新模式,黃崢還曾如此告訴媒體人李志剛:當時不僅在中國出現400多家模仿拼多多的公司,在美國也出現了山寨拼多多公司,美國倒過來模仿中國了。

曾經被海外針對的華為,同樣代表著中國的進步。

截至2019年四月份,華為擁有1554項專利,領先於諾基亞(1427)、三星(1316)等公司,是擁有5G標準必要專利數量最多的公司。

對於華為的領先地位,《華爾街日報》曾評價道,「華為在5G領域的影響力,與前幾代無線網絡時代中國公司的影響力,不可同日而語」。

而如今被針對的TikToK,是第一家幾乎占領美國的中國公司,TikTok是國際化程度最高的中國公司之一,在美國已被下載超過1.75億次,在全球範圍內被下載了20億次。

過去的一年裏,TikTok一躍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App之一,展現了極高的營收能力、變現能力、用戶黏性,不斷衝擊著Facebook全球社交媒體頭號霸主的地位。

在外界看來,互聯網的新力量,將來自於中國。

今年8月,胡潤研究院發布《2020胡潤全球獨角獸榜》,列出了全球成立於2000年之後、價值10億美元以上的非上市公司。

前十名占全球獨角獸企業總價值的28%。

全部來自美國或中國。

其中,螞蟻集團成立於2014年的螞蟻集團估值超1萬億人民幣,蟬聯全球估值最高的獨角獸。

而從城市來看,北京已經成為了全球獨角獸之都,有93家,遠遠超過舊金山的68家,其次是上海和紐約。

今天,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大互聯網市場,並且成為很多互聯網創新的發源地。

如果說華為代表著技術的領先,從1984年開始研究美國的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金燦榮表示,TikTok代表另一種領先——商業模式的領先。

深諳「海外市場不是一個市場,而是多個分散市場」的TikTok在每個市場都采取了極具當地特色的「本地化運營」,從個性化推薦、到邀請Justin Bieber等明星入駐,再到孵化本地網紅,大招頻出,把國外用戶圈得死死的。

因此,這成了TikTok被瞄準的原因。

人們總是會對自己不夠了解、卻又比自己厲害的東西產生莫名的恐懼。

有趣的是,在TikTok被針對的時候,美國市場的其他短視頻應用獲得了大量的增長,其中發展最快的一款短視頻叫做Likee,它的開發商是BIGO,而BIGO是來自於中國的另一家老牌互聯網企業——歡聚集團。

曾經的中國被美國模式帶領著發展,如今的美國正在感受中國創新的威力。

早在多年前,馬雲在接受一家外國媒體的採訪時,被問到一個十分尖銳的問題:中國超過美國怎麽辦?

對於美國人來說,他們的經濟實力是比較強大的,如果有任何一個國家超越了他們,他們的第一反應就是打擊和壓制。

當時,馬雲的回答是,西方的文化目的在於比出一個輸贏,但我們中國,講究的是求同存異,和諧共處。

可惜,特朗普的想法和馬雲不同,他基於政治立場的行為,讓一直對TikTok抱有巨大敵意的Facebook CEO 馬克 • 紮克伯格也說:「我只是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先例,無論解決方案是什麼,都必須格外謹慎和認真對待。」

今年5月21日,在被問及如何看待近期美國收緊中國在美上市公司監督審查的行為時,百度董事長李彥宏表示, 「我們確實很關注美國從政府層面在不斷收緊對中概股公司的這種管制,我們內部也在不斷研討有哪些可以做的事情,這些事情當然包括比如在香港等地的二次上市。」

李彥宏表示, 「我覺得根本的判斷還是,如果是一個好的公司,上市的選擇地其實是非常多的,並不局限於美國。所以我們沒有那麽擔心美國政府的打壓會對公司業務產生不可挽回的影響。」

近日,承受著巨大壓力的張一鳴也表示,字節跳動始終致力於成為一家全球化公司。

在這個過程中,我們面臨著各種復雜和難以想象的困難,包括緊張的國際政治環境、不同文化的碰撞與衝突、競爭對手Facebook的抄襲和抹黑。

但我們仍然堅守全球化的願景,不斷加大包括中國在內的全球各地市場的投入,為全球用戶創造價值。

參考資料:

《渴望、做空、撤離,中概股的美國往事》熊飛白

《馬雲:我把夢想帶回美國》 長江商報

《留學改變我的世界》,李彥宏

《網易、搜狐、新浪度過二十年,中國互聯網踏上新征程》 鈦媒體

《張朝陽:留學美國曾狂放不羈》 新華網

《張朝陽的搜狐創業故事:堅持就是勝利》 大學生創業網

《王興:上半場借鑒,下半場除了借鑒,還有啥?》 中國網

《從抄襲矽谷到被矽谷抄襲,被逼出來的「中國創新」》 鈦媒體

《【O2O案例】美團外賣:創新模式成全球樣板》 羅超頻道

《李志剛:在中國創業復制美國模式行不通了》 新經濟100人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