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錫進談敏感議題「中國官員貪腐和財產公開」:公職人員也有隱私,不宜向社會公開

老胡是媒體人,在中國的體制中,我也是公職人員。因此我受到各種管理,比如我要向組織申報個人財產,我出國(境)要有單位的允許證明,我的護照平時要交給報社管理等等。

記得有一次在廣西友誼關,當地有去越南的一日遊,同行者拿身份證就過去了,但我被攔了下來,因為我處在監管的名單上。

老胡在國外沒有一分錢存款,也沒有股票等任何海外資產。

唯一的孩子在國內完成了全部教育,曾在美國的一所孔子學院裏做過一年志願者,然後就回國了。

在我直接認識的現任官員中,目前只有一名正局級官員的孩子在香港一家外資銀行工作並且定居,那個孩子非常優秀,當年高考是北京第三十幾名,上的北大。有一些人的孩子在國外讀過書,但畢業後都回國了。

我不知道所謂「很多官員的孩子都在美國生活」,這樣的說法是從何而來的?這個謠言又是如何傳播開的?

事實上,出國熱除了一些有錢人,還因中國城市中產階級家庭的大量參與而成為了前些年的風潮,包括把孩子生到美國,取得美國國籍。

比如我認識的年輕人有一些就這樣做了,他們是很普通的人家,通過中介聯繫去美國生孩子。我的一個發小,當初賣了老人留下的房子送女兒去美國讀書,女兒回國後,嫁了一個廣告行業的工作人員。後來女兒通過中介去美國生了一個有美籍的孩子,再帶回國過日子。我直接或間接了解四五個這樣的普通家庭,都屬於類似情況。

普通人家,過得挺一般的,但就是要給孩子搞個美國國籍。我覺得他們以後很可能會後悔。因為孩子有了美國國籍,但並沒有在美國生活的條件,將來在中國入學以及長大後孩子去美國謀生,都會有挺多麻煩的。

老胡每年年初都填寫個人事項報告,主要內容就是房產和過去一年的收入。這種填報大約十年前就開始了,我記得不是很清楚。開始時填了以後就沒人管了,但是十八大以後嚴格了起來,成為公職人員的一個重大事項,而且每年有10%的抽檢率,就是要核對你填寫的財產內容是否與實際相符,一旦有誤,那可就麻煩了。

十八大之後的最初幾年,我身邊出了一個故意漏填房產的例子,被查出來,遭到嚴厲批評,在會上做檢查,被傳「痛哭流涕」,對個人造成嚴重的負面影響。

大約幾年以前,還聽說過有人漏填的例子,但漏填的不是房子,是車庫。在大家的印象中,這更像是非故意的漏填。最近兩三年還能偶爾聽到有人漏填的情況,但漏填的是被忘掉的個人保險或某支很小的股票。

這幾年每到快要填寫個人事項報告時,大會小會都強調決不能漏報任何內容,只要是合法財產,填寫了不會有任何問題,而漏報則是麻煩之源,後果十分嚴重。

在我的感覺中,今天有哪個黨員幹部故意隱瞞財產太難做到了。它對隱瞞者意味著不可承受的風險,我周圍已經有很多人被抽查過了。

有人說,那麽請把這些人的財產全公之於眾啊,建一個網站誰都可以上去查。對這種主張,老胡堅決反對。

在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公職人員,包括中高級公職人員申報個人財產都是面向特定監管機構,而不是面向公眾的。

公職人員也需要有隱私,申報個人財產是防範腐敗的有效手段,而不是向社會曬隱私的過程。

中國目前的申報制度已經非常強有力,足以做到公職人員個人財產對組織的透明。

那些鼓吹公職人員應該把財產在網上亮出來的人,有些是出於不了解情況,人云亦云,還有的是故意煽動民粹情緒,試圖搞亂輿論。

老胡認識的體制內的人,大部分都有一份安穩的日子,領導幹部們達到一定級別後還有相應的待遇,這樣的日子也是值得羨慕的。與此同時,這不是人們通常所說的「有錢人」群體。

中國的絕大部分有錢人處在做得好的民營經濟中,每一個成功的民營企業都會造就一批真正意義上的有錢人。

另外中小民營企業,包括那些只有幾個人的民營企業,也整體上貢獻了一批有錢人。

當然,民營企業風險大、虧本的也很多,那些失敗者可以說為那些成功者做了犧牲和鋪墊,就像在股市上很多「韭菜」成就了相對要少得多的「收割者」。

公職人員中,包括國企領導和官員,有少數人非法斂財,成為隱秘的「富豪」。但這些人終身將綁著一顆定時炸彈,隨時可能爆炸。我認為他們是體制的少數蛀蟲,而不能被作為大批辛勤奮斗的體制內公職人員的代表來陳列。

今天是周末,老胡在一個大博物館裏一邊享受著涼氣,一邊寫下這個帖子。我的周圍,參觀者們戴著口罩,絡繹不絕,我為正常生活在北京的恢復而高興。

支持老胡的網民,聚焦於公務員的隱私權:

反對老胡的網民,首先都被稱為美狗公知恨國黨港台網軍: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