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起直追tiktok,facebook推出高仿APP

本文來源:矽星人

微信id:guixingren123

作者:Lianzi

當TikTok深陷各種風波不得不尋求出售其北美業務後,今天,它遇到了一場新的狙擊。這場狙擊仍然和Facebook有關。

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今天正式在全球50個國家和地區上線了新的圍剿TikTok的工具:看起來和TikTok幾乎一模一樣的功能Reels。

Reels是什麼?

Instagram 在全球範圍內擁有超過10億月活用戶。

他們中的很大一部分人今天打開自己的Instagram,都會發現Instagram正在努力向用戶推送它的新功能——Reels,一個看起來和美國年輕人熟悉的TikTok一模一樣的功能,讓人們觀看和拍攝、剪輯15秒小視頻。

它出現在Instagram的瀏覽頁上方以及信息流中,成為Instagram力推的新產品功能。

此外,它也和TikTok一樣,通過人工智慧演算法研究用戶喜好,並向其推送相關視頻。

這個消息瞬間在大洋彼岸的年輕人中掀起軒然大波,尤其是在TikTok在美國經歷了各種被「強賣」的變故之後。

目前,微軟已經重啟對TikTok美國業務的收購談判。

同時,特朗普強硬表示,如果TikTok不能被美國公司收購,將面臨產品關停風險。

同時,他甚至「無理」表示,如果收購案談成,美國政府應該從中「撈到」一份報酬。

Reels的推出被很多美國青少年認為是美國本土產品再一次對TikTok的圍剿。

用他們的話說,「Reels就是TikTok在Instagram的一個克隆產品。」

「打開Reels你就感覺自己打開了TikTok。」

甚至有些美國年輕用戶一頭霧水表示,「也許是因為TikTok要被美國禁止運營了,所以Instagram趕緊為我們打造了這個產品。」

可能他並不知道,TikTok和Instagram並不是一家公司。

不過,平心而論,Instagram有自己的優勢。

在音樂版權方面,Instagram經過長期深耕,比TikTok擁有更多音樂的正版版權,也讓用戶在創建短視頻過程中有更多的音頻選擇。

所以,比起不動心思的山寨,它看起來勉強可以算得上是個高仿。

實際上,Reels並不是一個全新的產品。

2019年,Instagram就在巴西率先推出Reels進行嘗試,並在過去一年中在更多試點進行推廣和不斷優化。最終,在今天在全球範圍內正式成為Instagram app的一部分。

目前,Instagram在全球擁有超過10億用戶。能否通過現有用戶帶動Reels的發展,是Instagram在未來一段時間需要去證明的。

人人爭當接盤俠

Reels並不是Facebook在美國市場對TikTok的第一次克隆。

在Instagram「高仿」出Reels之前,還曾經有過一個「山寨」版本Lasso。

2018年底,Facebook看到TikTok在北美年輕人中的流行潛力,決心與之對抗。紮克伯格和Facebook對抗的第一武器就是「先抄來再說」。

Lasso從形態上和TikTok驚人相似,都是用戶拍攝15秒短視頻並剪輯搭配音樂和特效。Facebook想借助其社交媒體上30億粉絲將Lasso帶火。

經過一年多努力,Lasso最終在美國、墨西哥等11個國家推出,甚至曾經還有個打進印度市場的打算。

但在關停前,Lasso共積累了42萬次下載,遠遠低於TikTok 6億次下載。

總之,這次較量,Facebook慘敗。

不過,現在也有多個美國媒體認為,Lasso在短視頻領域積累的數據和經驗會是Instagram推出Reels的鋪墊。Lasso對用戶數據的分析,讓它更加了解用戶使用習慣,從而讓Reels更能被美國用戶所接受。

實際上,除了Facebook的Lasso和Instagram的Reels,覬覦TikTok在全球範圍內巨大成功的還有曾經在美國年輕人中風靡一時的閱後即焚應用 Snap。

本周,曾經飽受被Facebook、Instagram抄襲痛苦的Snap也正在推出一些類似TikTok的配以音樂的短視頻功能,從而希望在TikTok被迫離開美國後,接盤它積累下來的用戶。

根據The Verge的報導,目前這個功能允許Snap用戶在其錄制的短視頻中添加音樂。

Snap表示已經和華納音樂、環球音樂等公司購買了大量流行音樂的版權。

不過,The Verge報導中指出,雖然這個新功能和TikTok有相似之處,但並不是完全的復制。 這個功能已經從本周開始在紐西蘭和澳大利亞上線,預計今年秋天在更多國家推廣。

和TikTok相比,Snap的新功能將更關注配樂本身。當用戶在視頻上滑動,就可以看到配樂的歌曲和歌手名稱,還可以完整收聽這首歌曲。

根據矽星人的統計,除了以上Facebook、Instagram還有Snap緊隨TikTok其後的「新產品、功能更新」外,其他TikTok在海外市場競品還包含 Byte,Triller,Dubsmash,Likee等等。

有趣的是,Likee背後其實也是來自中國的歡聚集團。

總之,TikTok在美國的命運在9月15日前尚有各種變數,但它的諸多接盤俠已經急不可耐了。

歷史以驚人相似的方式重演

如果將特朗普對TikTok放出的威脅總結一下,大概就是收購你,或者毀掉你。

而這一套,大概在8年前,Facebook和紮克伯格就已經玩過了。

2012年,Facebook推出了一個並不成功的app,名為Poke,是當時異軍突起的Snap的像素級翻版。

Poke上線前一周,Snap的CEO Evan Spiegel收到了紮克伯格想要見面溝通的郵件。

整場溝通就一個思路:我們打算收購你,同時,我們還做了一個和Snap一摸一樣的產品Poke,如果不同意,這款產品將會毀滅你。

Epiegel曾經表示在Poke上線當天收到過紮克伯格的郵件,寫著「希望你享受這一切」。

但紮克伯格和它的Poke並沒有如願。Poke在2014年最終被宣告失敗,被停止運營。 而彼時,Snap的日活用戶已經超過1億。

但故事似乎沒有按照流行「爽文」中惡人有惡報的套路來結束。

距離Poke下線時隔兩年後,Facebook收購的Instagram出手了。

Instagram在2016年上線了Instagram Stories功能,完美復刻了Snap的閱後即焚。讓用戶可以一邊在主信息流中分享內容,也可以在Stories功能裏分享一瞬間的消息,24小時後,內容將消失。

在Instagram推出Stories功能後,大獲成功。Snap在2016年第三季度公布了長期以來的最低日活增速。而後,Snap也走向低谷。

而這樣的故事和TikTok今天所面臨的事情似乎像是一場時隔多年的重演,讓人熟悉。

2020年,當Facebook CEO紮克伯格在各種場合將TikTok放在美國信息安全的對立面,發布產品Lasso抄襲TikTok後,他再次使出了Instagram「高仿」的殺手锏。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看好Instagram的圍追堵截。

TikTok在美國發展過程中積累的創作者社群,同樣是TikTok寶貴的財富。如果Instagram復制了它的功能,卻無法撼動它的那些年輕追隨者,很可能也只是一場無用功。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