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旅遊業十字路口:有些酒店倒在了黎明之前,有些民宿轉型拼重生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微信id:techsina

作者:何暢

「待業在家兩個多月了,我想上班,想去整理訂單,想接客服電話,想穿上制服接待客人。」

7月14日,文旅部辦公廳印發《關於推進旅遊企業擴大復工復業有關事項的通知》。

其中指出,各省(區、市)文化和旅遊行政部門在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的前提下,經當地省(區、市)黨委、政府同意後,可恢復旅行社及在線旅遊企業經營跨省(區、市)團隊旅遊及「機票 酒店」業務。

在酒旅行業分析人士杜遠看來,這是旅遊業逐步恢復的重要節點。

「在周邊遊之外,出行的可選擇方案增多,有助於整個行業信心的恢復,並進一步激發用戶的暑期出行意願。」

來自攜程的數據顯示,上述通知發布後,度假、酒店、民航等各板塊搜索量迅速攀升,國內跟團遊、自由行瞬時搜索量比此前上漲500%。

然而,並不是所有的從業者都有機會分享這份喜悅。

天眼查專業版數據顯示,以工商登記為準,我國今年上半年約有1.9萬家經營範圍含「住宿」的企業註銷或吊銷。

用戶齊湘剛剛踏上旅途就接到了所預訂酒店打來的電話:「他們說疫情影響下生意備受打擊,資金鏈斷裂,酒店倒閉了,所以我只能臨時再找地方。」

多家酒店倒在了黎明到來之前,民宿亦然。

杭州民宿房東太陽告訴新浪科技,曾經的本地民宿房東交流群已經變成了房源轉讓交易群,房東們要麽退租,就此離開民宿行業,要麽做起二房東,改為長期出租。

事實上,隨著疫情防控步入常態化,旅遊業正從「求生存」階段進入「求發展」時期,有人黯然退場,也有人繼續向前走,在這個十字路口,從不缺少選擇。

他們在黎明到來前退場

幾乎每一位業主都會在酒店轉讓的信息中提到「客源穩定」和「忍痛割愛」。

遼寧一家單體酒店業主賀錫4月起曾在朋友圈多次發布轉讓內容:「黃金地段酒店,幾乎天天住滿,30個房間15萬元出兌,誰拿走誰賺錢!」

但直到6月,他才終於找到肯盤下來的人,以比預期更低的價格出手——12萬元。

「其實我們去年才重新裝修完成,花了幾十萬。」賀錫稱,原本希望能夠在春節旺季多賺回一點成本,但疫情打破了所有的計劃。

「一切都泡湯了,開業無望,賤賣可能是止損的唯一途徑。」

▲酒店業主群裏的轉讓信息

回憶過去的幾個月,浙江一家四星級酒店的前台員工王敏感慨,本該是倒班制度的工作,因為疫情期間入住的客人過少,硬生生變成了上滿一個白班後休息兩天。

而她所在的酒店擁有近300個房間,每天最多僅有20余個房間有客人入住,驟減的工作量甚至讓她有些無所適從。

儘管給員工發放著最低標準還要打八折的工資,努力熬過了6月,但到7月初,這家酒店還是堅持不下去了。

「酒店在轉讓了,我真的要失業了。」每一家還在營業的酒店都經歷了苦苦支撐的階段。

多位酒店員工向新浪科技透露,即使沒有客人入住、處於半停業狀態,酒店也會在虧損的情況下維持經營。

不同的是,員工實行輪崗,每天2-3人到店,保證設備不停機,相應的,薪水降低至基本工資水平,以最低負荷運轉,為的是可以在得到通知與批準後隨時開業——如果徹底停業,重新開業的成本反而更高。

但只有現金流穩定的酒店才具備這樣做的底氣和勇氣,相比之下,更多的單體酒店和民宿房東除了等待,就只有放棄。

太陽認識的一位民宿房東去年一口氣擴張了20余處房源,均為中大戶型。「現在就很慘,他基本上或長租或短租地都租掉了。」

長沙民宿房東、民宿攝影師半仙則徹底告別了這個行業,4月初他在朋友圈出售了書和擺件等物品,隨後將兩處房源都改為了長租。

現在,他開啟了需要坐班的全新生活,與民宿完全無關。

全球同此涼熱,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UNWTO)7月28日發布的報告顯示,各國采取的「封城」和「封國」防疫措施使得今年5月跨境旅遊人數同比下降98%,今年1-5月跨境遊客同比下降56%,減少約3億人次出遊、造成3200億美元損失,損失規模為2009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的三倍以上。

以義大利為例,據普華永道研究結果,當地65%的酒店餐飲企業面臨年內倒閉風險,或因此減少約100萬個工作崗位,直到2022-2023年之前,義大利旅遊行業都不可能恢復到2019年的水平。

他們在結束後重新開始

但也有人一直在黑暗中等待曙光。

離職一個半月後,曾經的途家自營員工柳松發了這樣一條朋友圈——「新起點,新征程」。

疫情對民宿平台的打擊是巨大的,途家不得不斷臂求生,「一體兩翼」戰略如今只剩下了機艙,作為「兩翼」的自營和智能化業務均被裁撤,柳松是堅守到最後的途家自營員工之一,辦公室退租、家具的變賣交割、協助進行解散溝通……

「團隊不在了,但大家情誼還是在的。」他說道。

柳松告訴新浪科技,大多數離職的同事退出了民宿行業,其中途家自營團隊一半的一線員工選擇了轉行,但核心團隊的管理人員基本都留了下來,他們在此基礎上重新搭建了創業團隊,依然從事為民宿行業提供解決方案的服務業務。

「離職後大家都比較迷茫,是我們的老板把我們征召到了一起,和我們幾個城市經理一起討論,期間我們對民宿行業和接下來要做的業務都是認可的,我們說如果繼續奮斗的話,不要工資都行,」

於是,新的項目開啟。

不再依靠某一方平台,輕裝上陣後自主權大大提升,很多員工在正式入職前就到崗工作,時間最長的有20多天。

「那段時間是沒有薪水的,但當時沒有任何人計較,大家想的都是要把事情做好。」而此前在途家自營服務過的業主也給予了他們充分的信任,面對柳松和同事們的邀約,60%的業主毫不猶豫地將房源繼續委托給他們代運營。

談及上述朋友圈,柳松稱之為「一個特殊節點」,當天核算盈虧時,團隊發現整體業務實現盈利,因此意義重大,尤其是在旅遊業艱難前進、眾多同行難以為繼的當下。

「這說明我們集體上岸了,疫情的反復中我們能活下來並做到這一點其實是很不容易的,目前大家越來越有信心,下一步就是恢復到業務的常態化拓展上。」他還預計,用戶在旅遊方面的消費需求一直存在,國內遊或出現一波小爆發,「花式境內遊」產品將有更大的可發揮空間。

▲太陽此前發布的朋友圈

儘管對今年旅遊業的恢復不抱樂觀態度,太陽依然擴充了房源數量——從4套增長至6套。

目前除了1處房源正常經營,其他幾處都在長租狀態。

「我在房東群裏入手了2套位置比較好的房源,不過,還是等疫情結束後再考慮做民宿賺錢吧,長租出去保住房源才是目前的出路。」

花式自救下的復甦與洗牌

更多的從業者走上了花式自救的道路。

賀錫認識的一位酒店業主盤下了隔壁的食雜店,出售便民熟食,儘管在酒店成本面前無異於杯水車薪,但也不失為一種求生手段。

還有酒店員工送起了外賣,餓了麽發布的《藍騎士就業復甦調查顯示》,疫情期間轉行/兼職的外賣騎手主要來自服務業,占比達31%。

▲來源:餓了麽《藍騎士就業復甦調查顯示》

Airbnb則針對旅行節點調整了規劃,Airbnb愛彼迎中國總裁彭韜指出,並非「遠行」才是「旅行」,短期來看,周邊遊、短途遊將成為常態。

基於這一洞察,Airbnb上線「春季回暖計劃」、「48小時解鎖周邊新玩法」沉浸式直播、「周末玩家」等主題活動。

包括途家、小豬、木鳥短租在內的民宿平台也先後試水直播,房東可通過直播分享民宿周邊遊並開辟推廣渠道,從另一個角度來看,這也為民宿平台提供了更靈活的營銷方式。

講到直播,就不得不提到攜程。攜程集團聯合創始人、董事局主席梁建章親力親為,扮過唐伯虎、穿過夜禮服、唱過Rap、跳過海草舞……造型從不重復,帶貨的努力程度可見一斑。

攜程公布的數據顯示,其近4個月的直播GMV達11億元、產品核銷率近5成、為千家高星酒店帶貨超百萬間夜。

航空公司也對機票產品進行了創新,東方航空、南方航空等10余家民航企業推出「隨心飛」類型產品,以首發的東方航空「周末隨心飛」為例,花費3322元即可半年內不限次數乘坐東航和上航的周末經濟艙,在改善企業現金流的同時,以低價激發用戶的出行需求。

虧損是航空公司的不能承受之重。

據中國民航局數據,今年上半年國內民航業累計虧損達740.7億元,亟待回血。

而在這樣的背景下,洗牌不可避免。

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生活服務電商分析師陳禮騰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強調,此次因疫情造成的機票、酒店等旅遊產品退改,將造成數億元級別的資金需求。

這對於攜程、同程藝龍、飛豬、馬蜂窩等OTA體量較大的平台來說,尚能從容應對。

但對於大多數中小旅行平台來說,大批量旅遊訂單的退訂與營業缺口或造成較大的資金壓力,將不可避免地造成眾多中小平台退場,旅遊業集中度進一步提高。

回顧歷史,旅遊業是最具韌性的行業之一。

世界旅遊及旅行理事會數據顯示,旅遊業自大型危機事件的平均恢復時間在過去二十年中逐漸縮短,從2001年的26個月減少至2018年的10個月。

儘管國內遊日漸恢復,但由於國外疫情還在持續,跨境遊開放依然遙遙無期,以出境遊為主要業務的凱撒旅業、眾信旅遊受到明顯衝擊,業績慘淡,旅遊業的全面復甦道阻且長。

一位日本酒店行業員工在社交平台寫道:「待業在家兩個多月了,我想上班,想去整理訂單,想接客服電話,想穿上制服接待客人。」

這或許是所有旅遊業從業者共同的心願。

(文中杜遠、齊湘、太陽、賀錫、王敏、半仙、柳松均為化名。)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