婉拒年薪人民幣三百萬,剛畢業的少年加入華為年薪200萬:盼能助華為度過難關

▲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畢業博士生張霽。本人供圖

本文來源:長江日報、澎湃新聞

微信id:thepapernews

記者:岳懷讓、李玉婷

8月3日,長江日報記者從華中科技大學獲悉,該校今年計算機專業畢業的博士生張霽和姚婷,入選華為「天才少年」,去年該校也有一位博士生左鵬飛進入「天才少年」。

華為「天才少年」項目,是任正非發起的用頂級挑戰和頂級薪酬去吸引頂尖人才的項目。

華為招募的「天才少年」,工資都是按年度工資制度發放的,共有三檔,最高年薪達201萬元。

目前,全球僅4人拿到華為「天才少年」最高一檔年薪201萬元。

分別是鐘釗(本科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軟件工程專業,博士畢業於中國科學院大學模式識別與智能系統)、秦通(本科畢業於浙江大學控制科學與工程,博士畢業於香港科技大學機器人方向)、左鵬飛(本科和博士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張霽(博士畢業於華中科技大學計算機專業)。

經七輪嚴苛篩選脫穎而出

華為「天才少年」的招聘標準非常嚴格,一般需要經歷七輪左右流程:簡歷篩選、筆試、初次面試、主管面試、若干部長面試、總裁面試、HR面試。

在每一環節中,都會經過嚴格的考核和篩選,因此也會遇到很多挑戰和阻礙,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或表現不佳都有可能失敗,難度非常大。

張霽,湖北通山人,他是在一次國際會議上接觸到華為的。

8月3日晚8時許,張霽告訴記者,自己是今年5月底入職華為,華為招聘主要看的是研究方向和科研能力,其中研究方向是華為最為看中的。

▲2020年,張霽參加國際會議並做現場報告。本人供圖

擁有了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工作,張霽內心卻很平靜。

「我並不是什麼天才少年,要除去天才少年光環,我只是一個普通人。」

他說,自己現在肩上責任和壓力更大,要快速融入這個團隊,不僅要把領導分配的事情做好,更要去思考今後該如何做好工作,不負眾望。

在本科期間,1993年出生的張霽,各門成績一直在院系名列前茅,順利通過英語四六級考試,國家計算機二級考試,獲得全國ITAT職業技能大賽職業技能資格認證證書,成為老師與同學眼中名副其實的「超級學霸」。

「這其實誇張了。」張霽說,小時候爸爸媽媽對自己的影響特別大。

那時,媽媽是幼兒園老師,爸爸是中學老師,自己是獨生子,「爸媽特別尊重我的選擇,讓我長大後養成了有主見意識」。

「無論什麼事,做還是不做,爸爸媽媽都不會給我做決定。」張霽說,這個讓自己獨立思考的做法,一直影響到現在。

「天才少年」喜歡做好計劃按部就班

讀研讀博是張霽初進校園時就認定的目標。他對待學習沒有拖延症,喜歡做好計劃按部就班,因為這樣常常讓他事半功倍。

「有志者,事竟成」,張霽刻苦學習,精心準備,終於在2016年成為一名計算機系統結構專業博士研究生,在華中科技大學武漢光電國家實驗室繼續深造。

對科研,張霽認為首先是調研,然後和朋友分享,接著還要敢想,最後才開始付諸行動,「一定要敢想,連想都不敢想,那不會觸發靈感」。

張霽的努力,也讓他的工作水到渠成。

由於科研項目比較多,張霽基本上沒有刻意去找工作,甚至沒有主動投遞簡歷,都是企業或者高校聯繫他。

目前,在華為上海研究所工作的張霽說,上一屆學長左鵬飛去年入選華為「天才少年」,是自己的榜樣。

兩人互相加了微信,也經常交流,因為平時都在各自忙碌,即使在學校時,導師不一樣,研究的方向也不一樣,彼此並沒見過面。

今年8月2日,兩人在深圳參加一個活動,才第一次見面。

▲張霽生活照。本人供圖

對學弟學妹們,有什麼想說的嗎?張霽說,自己也並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以自己的體會,就是首先要對自己的選擇做一個規劃,然後一定要堅持,要有信心,不要輕易放棄。

另外,取得成績後,要戒驕戒躁,沉下心來,盯緊下一個目標,每個階段都要提升,要持續學習,讓自己持續進步。

有人開過300萬,我拒絕了

8月4日晚間,已經入職華為兩個多月的張霽,在接受澎湃新聞記者電話採訪時回應了網上關注的問題。

張霽坦言,華為兩百多萬的年薪確實讓自己感受到了壓力,但這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期望。

張霽還談到了今年報考北大考古專業的女生鐘芳蓉,對她的選擇表示了佩服。

談到華為開出的超兩百萬年薪,張霽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肯定有壓力。華為給這麽高的薪資肯定對自己有較高的期望。

現在有這麽多人關注,可能會讓我有更大的壓力。大家會期望我在若干年後做出一些成果。這是一種雙重的壓力。

其實還有企業開出了三百萬甚至更高的年薪給自己,但自己覺得研究方向和華為比較匹配,加入華為就可以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也希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

張霽解釋說:「最近華為在國外受到一些所謂『制裁』,我希望自己能夠把所學所用在華為最困難的時候發揮出來,盡自己最大能力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如果有可能,咱就盡力幫助華為渡過一些難關。」

「薪資完全不考慮是不可能,但是我不會太看重,畢竟我能夠放棄更高的薪資。我更看重公司能夠給我提供一個研究的平台、空間,讓我能夠更長遠看這些事情。」張霽說。

張霽還和澎湃新聞記者談到了報考北大考古專業的女生鐘芳蓉,「我覺得很佩服她。因為她選擇考古是因為自己喜歡這件事情。這一點和我類似。」

張霽談到,很多年前他選擇計算機專業,並不是因為看到這個專業能賺錢,當時整個互聯網行業還處於一個低谷狀態,但自己依然選擇了喜歡的專業。

「我也很佩服她不為外界繁雜的聲音所干擾,可以堅持自己的信念、追求自己的理想,還是挺值得我們去學習的。」張霽說。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