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曉波:美國會對中國使用金融終極武器——SWIFT嗎?

本文來源:吳曉波頻道

微信id:wuxiaobopd

作者:吳曉波(中國財經名嘴)

當一些極端方案被持續提出時,也是中美雙方在試探對方承壓的底線在哪裡。

開始於2018年3月的中美貿易摩擦,到現在已有兩年多了,如今已經進入到一個新的戰略縱深期。

最早美國打擊中興,重創中興;接著打擊華為,加碼打擊華為,華為仍未屈服。

最近這段時間,美國又開始針對中國的互聯網公司,比如特朗普明確表示可能封殺字節跳動的TikTok。

從產業經濟的角度,中美之間的博弈會在五個戰場展開,分別是:中國製造、一帶一路、人民幣國際化、互聯網金融和5G產業。

這五個主戰場恐怕無一可以幸免。

就在本周,又有外媒報導,中國國有銀行正在評估這樣一種風險:美國通過切斷中國金融機構和SWIFT系統的聯繫,禁止中資銀行進行美元結算。

如果這種情況發生的話,無疑是中國金融系統面臨的最大挑戰。

什麼是SWIFT系統?

為什麼通過它就能制裁中國?

今天我們來說說這個話題。

SWIFT的全稱是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成立於1973年,為世界範圍內的機構間金融交易提供信息傳遞網絡和通信標準,覆蓋200多個國家的11000多家會員機構,每天處理超過3350萬條信息。

簡單來說,SWIFT相當於一個各國進行交易時,跨境支付的信息網絡(而非很多人誤以為的資金網絡)。

它把全球金融機構連接在一起,建立金融通信,然後通過各個資金清算系統——比如美元的CHIPS系統、歐元的TARGET2系統、人民幣的CIPS系統——完成交易。

SWIFT並不是資金清算系統本身,只是為銀行與銀行、銀行與資金清算系統之間傳遞標準統一的金融交易信息。

但作為主要的金融通信渠道,SWIFT的地位仍然舉足輕重。

截至2018年,全球有一半的高價值跨境支付是通過SWIFT實現的。

SWIFT有自己的董事會,包括25個席位,美國、英國、法國、德國、瑞士、比利時各2席,中國、俄羅斯、日本等國各1席。

如果按大洲劃分,是歐洲17席,北美3席,亞洲3席,非洲1席,大洋洲1席。

如果換一種劃分方式,則是美國及其盟國占據18席,其他國家7席。

不僅如此,在SWIFT結算貨幣中,美元、歐元、英鎊合計占比超過80%(人民幣只占1.7%,港幣占1.3%)。

雖然SWIFT自稱是在比利時法律下的中立組織,但不難看出,無論是在管理層面還是貨幣層面,美國對SWIFT的掌控力都很強。

因此,當美國要對特定目標進行財務追蹤時,常常會要求SWIFT提供交易數據。

而當美國要制裁某個國家時,常常會以切斷SWIFT和該國銀行系統的聯繫作為威脅。

在歷史上,美國是否曾經通過切斷SWIFT系統對某個國家進行過金融制裁呢?

案例真的有,而且不止一個。

2012年,伊朗核問題激化,美國對伊朗展開金融制裁,其中一個重要手段就是把伊朗踢出SWIFT集團。

美國參議院銀行委員會做出決議,如果SWIFT不逐出伊朗銀行,就要制裁SWIFT董事會。

無奈之下,SWIFT將伊朗所有銀行從其國際網絡中斷開。

當時的美國國務卿希拉裏•柯林頓說,切斷SWIFT是「進一步孤立伊朗與伊朗金融交易流動的非常有效的方式」。

在伊朗的金融機構與SWIFT系統斷開之後,它就成了金融世界裡的一座孤島。

因為轉賬困難,所以伊朗的國際貿易——尤其是石油貿易出現了斷崖式的下滑。

時任伊朗總統內賈德感嘆:「伊朗經濟受到了直接的衝擊,石油出口銳減,銀行轉賬被禁,匯率暴跌。」

到了2015年末,伊朗核協議簽訂,多數伊朗銀行又相繼重新接入SWIFT系統,伊朗對外貿易迅速恢復。

2018年,伊朗好好的沒犯事,美國總統特朗普突然決定退出伊朗核協議,重啟對伊朗的金融制裁。

美國政府再一次要求SWIFT切斷與伊朗銀行的聯繫。

美國財長姆努欽說:這是為了捍衛國際金融體系的「完整性」。

當SWIFT董事會做出決議的時候,眾多成員國單位表示不滿——因為伊朗石油的大客戶其實在歐洲和亞洲——但是最終不願觸犯美國的制裁,只得屈從。

2019年,伊朗和歐盟的雙邊貿易額下降了85%,從這個數據你可以看出,後果有多嚴重。

除了伊朗,美國還通過這個系統對朝鮮進行了金融制裁。

2017年,SWIFT切斷了朝鮮國有銀行和全球金融網絡的聯繫,甚至把朝鮮的國家代碼都刪除了。

此外,2014年烏克蘭危機時,俄羅斯也險些被排除在SWIFT系統之外。

雖然最終沒有實現,但俄羅斯央行還是搭建起一個同類型的SPFS系統,以備不時之需。

儘管很多媒體都在渲染這樣一種恐怖的可能性,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美國把中國踢出SWIFT系統的概率還是非常小的。

原因有兩個:

第一,中國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工業國。

中美貿易支撐著美國260萬個就業崗位和7萬多家企業,一旦中國被SWIFT系統剔除出世界市場,那是一個不可想象的場景。

第二,排除中國,對SWIFT系統本身也是巨大打擊。

當初被美國制裁的伊朗和朝鮮,兩國加起來的金融機構只有37家,而中國的金融體量上百倍於伊朗和朝鮮,單單是在香港,就有近7000家SWIFT會員機構的分支。

SWIFT在全球建立了27個辦公室,其中3個在中國(香港、北京、上海),2個在美國(紐約、邁阿密),其他國家各只有1個。

切斷中國無異於自廢武功,放棄亞太地區——SWIFT連放棄俄羅斯都難以接受。

但是無論如何,今天中美之間的對峙情況是1972年以來前所未見的,當一些極端方案被反復提及時,也是中美雙方在試探對方承壓的底線究竟在哪裡。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