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後、瑞幸後,中藥店也賣咖啡了,中國咖啡市場怎麼走?

本文來源:快消

微信id:fbc180

作者:喬幫主

同仁堂要在北京開300家咖啡飲品復合店;

擁有10000多家飲品店的蜜雪冰城開新店,打算賣5元一杯的美式現磨咖啡;

星巴克「咖快」服務全面接入阿里系產品,延長外賣服務半徑……

疫情之後,現磨咖啡混戰日漸激烈,有機構預計未來中國咖啡市場復合增速為26%,2023年市場規模達到1800億元。

在「占更多市場,賺更多錢」的信條指引下,不管是國際大牌還是國內本土品牌,均不希望「肥肉」旁落他人。

混戰 開更多店賣得更便宜

老字號同仁堂賣咖啡,似乎並不是心血來潮。

作為其新零售業務板塊之一,同仁堂希望通過在線下設立超級體驗店,為現代年輕人提供亞健康一體化解決方案。

近期,同仁堂「知嘛健康」在北京開了兩家店,上下兩層近500平方米,一樓賣咖啡,二樓看病買藥。

咖啡品類有枸杞拿鐵、羅漢果美式、肉桂卡布奇諾等,咖啡32元,麵包套餐16元,定價低於星巴克等同類產品價格。

按照規劃,未來一年知嘛健康要在北京布局300家門店,其中社區店、購物中心店、寫字樓店各開100家,最低單店年銷售額1000萬元,CBD核心地段的店銷可做到2000萬元。

同樣跨界開咖啡店的,還有擁有10000多家飲品店的蜜雪冰城。

蜜雪冰城以開店速度快而著稱,新業務「幸運咖」已經開了50家,只需20平以上的店鋪就能加盟,低成本模式讓咖啡的價格也大幅下價,單杯咖啡美式5元、拿鐵6元、果咖5-7元。

幸運咖吧台由2台磨豆機和1台咖啡機組成,咖啡機來自瑞士,磨豆機一台國產一台進口,阿拉比卡咖啡豆由巴西、瓜地馬拉、衣索匹亞、哥倫比亞四國拼配。

按照蜜雪冰城特有的超低價加盟模式,不管賺不賺錢,幸運咖將會在三四線城市遍地開花。

國內本土精品咖啡也在尋求破局,成立3年多的鷹集,正在試水一條適合中國的精品咖啡發展的路徑。

其在上海開了7家精品咖啡門店,第一家店的年租金高達600萬元,現在一天能賣出500-700杯咖啡。

按照鷹集的計劃,開到30家店時再轉型,但在各種因素的影響下,線上興起的精品便攜咖啡,讓轉型期提前來到。

鷹集在松江開了一個1200平的烘焙工廠,年產300噸,集中發力凍幹粉產品,今年營業額預計1個億。

線上業務,已經成為鷹集主要的盈利模式之一。

「我相信國內可以跑出來一個十億級別、百億級別的精品咖啡品牌。如果想跑出來,不可能是一家店一家店做出來的。砸重資本做咖啡,靠復制去開店,不是最優效率,要通過品牌做多維度的建立。」鷹集創始人王駿桃說。

改變 星巴克全面擁抱外賣業務

疫情不僅僅改變了人們的消費習慣,也倒逼咖啡連鎖巨頭星巴克更加「中國化」。

7月21日,星巴克「咖快」服務全面接入阿里系應用,包括支付寶、淘寶、口碑、高德四大應用,隨後也會在餓了麽上線。

星巴克咖快服務即支持到店自提,也包括送咖啡上門。

之後不久,星巴克「專星送」全面上線餓了麽平台。

這個兩年前在中國推出的外賣服務,服務半徑僅有2公里,超過2公里很難叫到星巴克外賣。

對此,時任星巴克中國CEO解釋稱:「公司更加注重咖啡品質和顧客體驗,星巴克須保證外送產品的品質與門店產品的品質相同。」

如今,咖啡品牌和顧客體驗已不是第一位,如何讓星巴克中國更賺錢才是其首當其沖要考慮的。

受疫情影響,星巴克預計截至6月底的第三財報季,營收下降大約30億美元-32億美元。

預計2020財年中國和美國的銷售額將減少10%-20%。

星巴克預計,其中國業務可比銷售額第三季度下降20%至25%,上半年的虧損在短期內難以彌補。

未來18個月,北美市場將關閉400家門店,而加拿大市場將關閉200家門店。

值得一提的是,星巴克十分看重的中國市場,自2018財年第三季度出現同店銷量和營業利潤率下跌以來,連續兩年增長趨於緩慢。

曾經引以為傲的星巴克「第三空間」概念,隨著人們消費習慣的改變,逐漸失去了吸引力,只在一線城市和重點旅遊城市開店的星巴克,開始下沉。

此前,星巴克開店模式非常重,核心地帶、裝修環境、周邊消費群體都有很高要求,成本居高不下。

咖快概念店門店模式輕,能有效降低開店成本。

截至5月底,星巴克已在中國市場開出10家「啡快」概念店,分布在國內4個一線城市,接下來,星巴克計劃開始將此門店類型逐步下沉,在國內二線城市開設「啡快」門店。

曾經高高在上的星巴克如此快速地轉變,除了各品牌之間的競爭外,最重要的一個原因是,資本開始重碼押註咖啡行業。

7月份,騰訊投資的Tims咖啡連續在國內多個城市開店,布局速度明顯加快。

2019年2月,Tims咖啡在中國上海開出首家門店。

今年5月,Tims咖啡在上海一口氣開了12家店,目的是「提高門店密度」。

7月,該品牌在杭州、北京又開出首店,加上在上海、鄭州、大連等城市的布局,全國門店已超50家。

之所以讓星巴克感到緊張,是因為Tims是加拿大市占率高於星巴克的咖啡品牌。

退市 互聯網咖啡泡沫破滅

中國作為世界上最大的咖啡新興消費國之一,咖啡年增長率在26%左右,這讓眾多咖啡品牌對中國市場垂涎欲滴,競爭不僅是大品牌之間,更源於國內本土品牌。

2019年5月底,瑞幸宣布計劃到2021年底在國內建成10000家門店。

如今一年多時間過去,萬家門店夢想未競,造假醜聞和退市接踵而來,10000家門店成了空談,就連已經營業的3800多家門店的命運也未可知。

疫情過後,瑞幸咖啡在北京關閉了近三分之一的門店,這些門店都是營收比較低,難以實現盈利的門店。

為了讓門店的營業額實現增加,瑞幸咖啡開始減少優惠力度,減少優惠券發放,每天對用戶進行購買引導。

瑞幸咖啡的最終局一直懸而未決。有媒體報導,從國務院金融委會議定調和要求來看,瑞幸咖啡案最終定性可能不會太輕。

在業內人士看來,瑞幸最終的結局或是被接盤。

另一個與瑞幸咖啡齊名的互聯網咖啡品牌連咖啡一直在關閉自有門店。

連咖啡在北京16家店已關閉;上海37家店,僅有8家還在正常營業;深圳的12家門店中,僅1家還在營業;廣州的10家門店中,也僅有1家門店還在營業。

與瑞幸咖啡一樣,連咖啡也曾風光無限,從2014年起共融資6輪,金額總計約4億元人民幣,到2018年至少在全國開設了200多家門店。

其創始人曾宣稱,在2017年底,連咖啡是中國連鎖咖啡行業第二盈利的公司,第一是星巴克,其他中國傳統的連鎖咖啡企業沒有盈利的。

不過,2018年,互聯網咖啡行業燒錢大戰打響,瑞幸咖啡靠補貼大戰火速上市,而連咖啡則在燒錢大戰中出現大規模虧損。

目前,連咖啡的配送城市僅限上海,同時提醒其他區域用戶謹慎購買咖啡券。

接下來,連咖啡原先的門店或將全部關停,連咖啡品牌將繼續保留,全面轉向線上渠道。

早在6月就傳出,連咖啡與中石化易捷達成合作,正式推出「易捷咖啡」,計劃3年開設3000家門店。

一個月過去了,雙方合作僅存在於媒體報導中,不見下文。

互聯網咖啡來的快去的也快,吹起來的泡沫五彩繽紛,誰曾想一紮即破,「屍骨無存」。

逐利 咖啡呈現持續增長趨勢

根據前瞻產業研究院數據統計,2013-2019年,我國人均咖啡消費量逐年上升,到2019年,人均咖啡消費量為7.2杯,中國咖啡消費年均增速達15%,遠高於世界2%的增速。

預計到2025年,中國咖啡市場規模將達到2171億元。

國內咖啡市場結構中,83%屬於速溶咖啡市場,現磨咖啡的市場佔有率僅為17%。

但現磨咖啡使用新鮮的牛奶、新鮮的咖啡豆、專業的設備進行製作,無論從咖啡口感還是風味上,都遠勝於速溶咖啡。

隨著星巴克多年的市場教育,以及瑞幸咖啡迅速竄紅又急速隕落,讓現磨咖啡逐漸在中國市場普及,逐漸讓這種消費習慣從北上廣深等一線城市逐漸向二三線城市下沉。

更重要的一點,現磨咖啡行業的利潤極高。

著名咖啡品牌的咖啡豆收購價每公斤12-16元,可沖泡10-12杯咖啡,每一杯咖啡花在咖啡豆上的成本不到2元,毛利達到百分之好幾百。

「中高客單價、高頻次、高毛利」,說明咖啡行業確實存在很大機會,資本絕不會放過這點賺錢的可能性。

星巴克「慌了」,騰訊急著入局,越來越多的品牌出現,意味著現磨咖啡市場開始繁榮。

隨著90後、95後甚至00後逐漸走向職場,消費群體和消費習慣的迭代,將會帶動現磨咖啡進入飛速成長階段。

如此看來,現磨咖啡賽道的變革,也是勢在必行了。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