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禁TikTok」請願書背後:facebook的陽謀?

本文來源:新浪科技

微信id:techsina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紮克伯格和特朗普在一定程度上結成了利益同盟。

7月17日,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的Facebook和Instagram頁面上出現了多則政治廣告。

廣告以「TikTok監視隱私」為由,號召美國用戶簽署封禁TikTok請願書,並促使參與者向特朗普競選活動捐款。

特朗普投放政治廣告,目的在於拉選票。

而這些帶有明顯利益傾向的內容,也讓廣告投放平台Facebook的立場浮出水面:如果TikTok在美國遭遇封禁,最大贏家將是Facebook創始人、CEO紮克伯格。

過去幾年裏,TikTok一躍成為全球最受歡迎的App之一,不斷衝擊著Facebook作為全球社交媒體頭號霸主的地位。

美國政府的強力封禁一旦實現,將幫助Facebook迅速搶回丟失的市場。

越來越多的跡象表明,紮克伯格和特朗普在一定程度上結成了利益同盟。

一方面,紮克伯格希望通過政治遊說,使Facebook免於監管重壓,鞏固全球市場地位。

另一方面,特朗普希望借助Facebook平台和廣告投放工具,確保2020年大選勝利。

2016年特朗普在Facebook上打了4400萬美元廣告,2020年廣告費將遠超於此。

如今,TikTok成為紮克伯格和特朗普之間最新的利益交匯點。

這款有中國背景的應用及其在美遭遇,勾連起美國科技公司和白宮的親密關係,以及全球社交媒體巨頭和新興挑戰者的爭斗。

▲紮克伯格私會特朗普

紮克伯格和特朗普的關聯,在後者當選總統前已經開始。

據《華盛頓郵報》報導,2015年,時為總統候選人的特朗普發布了一條視頻,呼籲禁止穆斯林進入美國。

該視頻因明顯帶有宗教歧視意味,引起了Facebook多位高管的憤慨。

然而,紮克伯格最終保留了特朗普的視頻,並以政治言論名義更改了Facebook規則,允許此類內容長期存在。

促使紮克伯格力排眾議的人,是Facebook公司全球政策副總裁喬爾•卡普蘭。

他被認為是少數能夠真正影響紮克伯格決策的人之一。

他的另一個身份是共和黨人,曾擔任過小布希總統的辦公室副主任。

據《紐約時報》報導,卡普蘭的努力促成了紮克伯格和特朗普總統的親密關係。

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沃倫曾在Twitter上指出,自從卡普蘭加入後,Facebook已經花費了7100萬美元用於政治遊說,這一金額幾乎是其入職之前的100倍。

除了砸錢,卡普蘭也在不斷「動用他在共和黨內的人脈,幫助紮克伯格向共和黨參議員們展開魅力攻勢」。

除了卡普蘭,Facebook華盛頓辦公室的其他兩位高管,也都是資深的共和黨員:其一是凱文•馬丁,他曾在小布希執政時期擔任聯邦通信委員會(FCC)主席;其二凱蒂•哈巴斯,她曾擔任共和黨全國委員會首席數字策略師,也是「Facebook允許政治廣告」這一策略的堅定擁護者。

據《衛報》2019年報導,Facebook在政策和人事上更「偏袒」共和黨人,這些共和黨高管促使這家公司轉向右派。

其深層原因是擔心如果今年民主黨贏得大選,該公司可能面臨拆分。

2019年10月,特朗普和紮克伯格在白宮共進晚餐。

在場的還有兩人共同的朋友彼得•蒂爾。

蒂爾是Facebook董事會7位成員之一,也是特朗普競選時最重要的捐贈者。

自特朗普上台後,彼得•蒂爾擔任董事長的公司Palantir在政府安全防衛方面獲得了最多的政府合同。

這次晚餐是一次非公開的招待,也是紮克伯格和特朗普第二次會面。

第一次是在2019年9月白宮橢圓形辦公室,當時特朗普還在推特上發布了一張與紮克伯格的合影,並稱進行了一次「不錯的會面」。

有聲音認為,紮克伯格與特朗普達成了某種交易。

《紐約時報》稱,紮克伯格已經與特朗普政府建立起不穩定的聯盟,「他可能走得太近了」。

Facebook的早期投資者羅傑•麥克奈米表示,紮克伯格與特朗普的交易可能沒有明確條件,但「是高度功利性的」,「Facebook希望不受約束和免於監管,而特朗普需要利用Facebook的產品規模來贏得大選。」

就在2019年10月晚宴的前一周,紮克伯格在喬治城大學的演講中明確表示,Facebook的利益和總統是一致的:他拒絕采取採用更多的行動限制美國總統的虛假或煽動性言論。

「我認為私營企業在民主國家審查政治家或新聞是不對的,」紮克伯格說,「我們這樣做不是為了幫助政治家,而是因為我們認為人們應該能夠親眼看到政治家在說什麼。」

Facebook狙擊TikTok

同樣是在喬治城大學的這場演講中,紮克伯格攻擊了TikTok,表示「中國互聯網企業的崛起對美國構成了巨大威脅」。

紮克伯格最早拋出「中國企業威脅論」,是2018年4月接受國會質詢的時候。

他表示,分拆Facebook將壯大中國互聯網公司。

紮克伯格的「變臉」不可謂不快。

因為就在2016年,為了讓Facebook打入中國市場,他親自到中國造勢,早上在天安門跑步,下午去清華大學演講,並通過自己的華裔妻子普莉希拉•陳塑造「中國人民的好女婿」形象。

2018年以來,伴隨著TikTok在全球範圍內大獲成功,紮克伯格和Facebook對這款來自中國公司的App產生了高度警惕。

根據2019年全世界下載量最高的App榜單,最受歡迎的5大App中,Facebook旗下應用占據4款,唯有第2名落入TikTok囊中。

這打破了多年來該榜單由Facebook全面主導的格局。

此外,第三方平台Ypulse的信息顯示,TikTok已經擊敗Facebook旗下App,成為美國年輕一代的最愛。

面對激烈競爭,Facebook的傳統手段,是通過收購或者抄襲復制,吃掉對手。

2012年,Facebook斥資10億美元,收購當時蘋果商店最受歡迎的App之一Instagram。

2014年,Facebook花費190億美金,收購當時全球第二大通訊應用WhatsApp。

2016年,Facebook參與競購Snapchat但遭到拒絕。

後來,Instagram便復制Snapchat的核心功能,打造出現象級的Instagram Stories功能。

這導致此後3年Snapchat的用戶增長停滯不前。

無論是收購還是抄襲,似乎都對TikTok不起作用。

2019年,Facebook推出了一款克隆TikTok的短視頻產品Lasso,但因為用戶數據慘淡而在近期主動宣布關閉。

面對勢不可擋的TikTok,紮克伯格除了嘗試市場進攻,也試圖將問題政治化。

「中國企業威脅論」就是這一策略的產物,如今看來,這與白宮的利益不謀而合。

過去一個月裏,白宮官員針對TikTok頻頻發聲。

7月6日,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表示,出於安全原因,美國正考慮封禁該應用。

隨後,總統特朗普確認了這一消息。

7月16日,白宮經濟顧問拉裏•庫德洛表示,他相信TikTok將成為一家美國公司,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CFIUS)可能會迫使TikTok進行重組實現獨立。

而據7月17日英國《金融時報》報導,美國政府可能考慮將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列入實體清單。

對此,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科技專家詹姆斯•劉易斯表示,「政府掌握著所有的牌……TikTok無法抵抗。

今年7月《福布斯》刊發的一則評論認為,2018年以來,Facebook一直在謀劃如何替代TikTok。

如今在白宮的支持下,Facebook將擁有難得的機會去實現目標。

美國政府封禁TikTok,將為Facebook騰空一個巨大的市場。

相似的情形已經在印度上演。

6月29日,印度電子和信息技術部宣布封禁TikTok等59款與中國有關聯的應用。

擁有印度2億月活用戶的TikTok突然離席,導致印度短視頻市場上出現一個空前的缺口。

一周內,Facebook迅速在印度市場推出Reels功能,作為TikTok的復製品填補市場。

Reels並非像TikTok是一款獨立的應用程序,而是作為Instagram的一部分功能。

這是Facebook的「故技重施」。

有評論稱,Facebook這樣做就像當年從Snapchat竊取創意一樣。

截至目前,該功能僅在巴西、法國、德國、印度開放。

經Facebook發言人上周證實,Reels功能將於今年8月初在美國推出。

這被認為是Facebook對於TikTok的二度狙擊。

如果狙擊成功,Facebook將新增數億用戶或加倍用戶使用時長,由此帶來的新增廣告收入可達數十億美金。

或許到那時候,紮克伯格才有可能對TikTok的中國背景感到釋然。

閱讀原文


LINE 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