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集 / 江懸武漢:救援隊在江中,廣場舞在岸上

本文來源:極晝工作室

微信id:media-fox

作者: 高心碧

7月12日23時,洪峰過境武漢。

漢口站洪峰水位28.77米,達到了武漢有水文記錄以來的第四高水位。

高出警戒線一米有余的洪水,淹沒了沿江的人行步道。

儘管如此,不少武漢市民依然冒雨圍觀。

傑西對今年的汛期早有關注。

5月起,她便常常帶著相機前往長江邊,拍攝洪水前後70天的武漢景象,記錄了長江江水上漲的過程。

洪水來勢洶洶,見過風浪的武漢市民並未受太多影響。

在一堤之隔的江面與江岸上,武漢市民的汛期百態,盡收於傑西的鏡頭中。

▲2020年7月9日,武昌江灘,淹沒的路燈下,游泳的市民。

這些天來,一到晚上7點左右,長江邊就擠滿了來看江水漲勢的人。

他們在岸邊聊著天,拍拍照,偶爾感嘆一句,「水都漲到這裡來了!」

洪水汛情出現後,武漢長江邊拉起警戒線,安置了防洪駐點帳篷,有專人值守,提醒市民遠離危險區域。

因水位連日上漲,江灘公園已封閉。

站在堤壩上,可見觀江步道被洪水淹沒,路燈和綠化帶只剩半截露出水面。

遠遠望去,江面幾乎看不到平日裏游泳的市民,只剩「長江救援隊」撐著漿板划過,在江邊待命。

這是一個民間救援組織,由一群水性極好的志願者組成,時常出現在沿江兩岸。

2016年汛期過後,武漢市在長江沿岸修建了新的抗洪堤壩,儘管今年水位已超過那年最高記錄,江水也沒有淹到主幹道來。

這段時間裡,我經常能收到防汛簡訊,告知水位漲勢、公園關閉、防洪注意事項等信息。

這些防汛措施給了市民很多安全感。

平日裏,江灘是武漢人游泳、遛彎、乘涼的休閒地帶。

防汛期間,在管控區域外,市民們還是照常前來,跳舞的跳舞,擺攤的擺攤,隊伍龐大。

我在江邊拍照時,見到一對情侶坐在岸邊看江水,一臉淡定。

他們背後還有幾個人,在靠近台階的地方下水游泳,站起來時江水齊腰。

武漢人似乎已經習慣了汛期的洪水。

在長江和漢江交匯處的龍王廟裏,常能看到前來祈福的市民。

上個月,路過龍王廟附近時,我留意到了一位站在江中讀報的人。

他從岸邊的草叢慢慢走進江裏,直到水淹沒膝蓋,始終讀著那份報紙。

汛期總是陰雨連綿。

洪峰過境的第二天,武漢難得出現了藍天白雲。

傍晚夕陽下,我再次見到了江邊賣花的女孩子,她拿著一束小雛菊,站在長江大橋下。

她的身旁,來看江水的人一批又換一批,絡繹不絕。

▲2020年5月5日,漢陽江灘,散步的人。

▲漢陽江灘,四位游泳愛好者在做游泳前的準備工作。

▲2020年6月11日,漢口龍王廟,游泳的市民。

▲2020年6月15日,漢口龍王廟附近,站在江中讀報紙的人。

▲2020年6月29日,武昌江灘,江邊擺攤商販。

6月29日7時30分起,武漢市啟動防汛IV級應急響應。

▲2020年6月29日,武昌江灘,江邊練習漿板的男孩。

▲2020年6月29日,武昌江灘,江邊納涼的市民。

▲2020年7月6日,漢口龍王廟公園,燒香和祈福的人。

7月5日至6日凌晨,武漢遭暴雨襲擊,24小時最大降雨量超過250毫米。

▲2020年7月7日,武昌江灘,長江救援志願隊成員在江上練習漿板。

7月7日上午7時,長江漢口站水位升至27.30米,達到警戒水位。

▲2020年7月8日,武昌江灘,傍晚去江邊納涼的市民。

長江水文網監測數據顯示,7月8日18時,長江漢口站水位(武漢關)達到27.81米,是有水文記錄以來歷史第8高位。

▲2020年7月8日,武昌江灘,冒雨來看江水的武漢市民。

▲2020年7月8日,武昌江灘,圍欄後的武漢長江救援志願隊成員。

▲2020年7月9日,武昌江灘,傍晚在江邊跳舞的市民。

7月8日晚,武漢市防汛抗旱指揮部辦公室發出通報,全市「兩江四岸」江灘閘口陸續封堵。

▲2020年7月9日,江邊的垂柳和路燈已經部分被江水淹沒。

▲武昌江灘的防汛圍擋前,站在磚石上看江水的老年夫婦。

▲武昌黃花磯涼亭,已被江水淹沒大半。

7月11日下午3時,武漢關水位昨日達到28.38米,創21年來新高。

▲2020年7月12日,楊泗港大橋,身著雨衣看江水的市民。

7月12日14時,長江幹流蓮花塘站水位已達34.34米,長江中下遊洪水洪峰正在通過城陵磯江段。

▲2020年7月13日,武漢長江大橋下,拿望遠鏡看江水的男孩。

7月12日晚23時,長江中下遊洪水洪峰通過長江武漢段,漢口站洪峰水位28.77米,達到武漢有水文記錄以來的第四高水位。

▲2020年7月13日傍晚,一位女青年在長江大橋下賣花,小黑板上寫著:「販賣人間美好」。

閱讀原文

新浪圖集/互聯網騰飛的時代,傳統勞動者和其謀生工具,值多少錢?

xxx

炊煙中國,還是舊時模樣。

xxx

痛心疾首~歷年來,以保護之名而遭破壞的中國文物。

xxx

中國拍貓第一人,走遍大江南北拍貓六年,拍下四萬多張喵寫真

xxx

攝影集 / 36年前日本人拍的中國孩子

圖集/中國大陸的「剩女」日漸增多,挪威攝影師記錄了她們的日常生活。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