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紅影片揭露:貴州某貧困縣燒掉人民幣400億元造出一堆垃圾,到底怎麼燒的?

2019年12月,貴州某縣花了人民幣22億造了一座紫禁城,轟動一時。

這個縣就是獨山縣,貧困縣,燒錢蓋了一堆房子,大約人民幣400億。

2020年7月13日,《觀視頻工作室》發布一部影片爆紅。

片名是《親眼看看獨山縣怎麽燒掉400億》。

當天下午,獨山縣回應輿論表示,部分資料正在核實,部分則不正確。

知名財經博主@飯統戴老板 幽默表示,可以讓茅台為貴州還錢,因為貴州省持有茅台超過六成的股份。

而國有企業當然能幫地方政府還債,前提是有想要還。

以下是影片:

本文來源:旺角黃漢城

微信id:zgtrendPlus

作者:黃漢城(暢銷書《中國城市大洗牌》作者)

今天網上有一個視頻很火,是觀視頻工作室出品的《馬前卒暴走,親眼看看獨山縣怎麽燒掉400億》。建議大家都看一看。

我看完之後的第一個感受是,不寒而栗:地方官員在晉升競標賽中,對於政績的瘋狂執念。

主角獨山縣,是中國貴州省最南端的一個小城,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

這裡有一半人口是農村戶口,人均可支配收入10565元/年。也就是領導人所說的「六億人月收入不足一千元」的現場。

但是2010年獨山來了一位潘書記,在任八年時間,獨山駛上了一條狂飆突進的舉債之路,「布達拉宮」、「紫禁城」遍地開花……

負債400億元最後,獨山縣留下了一大堆爛尾工程。每年光利息就高達40億元!而縣裏的財政收入,一年也才10億元。

就算不給公務員教師們發工資,35萬獨山人可能也要花半個世紀才能還清。

這筆錢,到底花在了哪裡?

01

獨山號稱是貴州的南大門,西南出海大通道的必經之路。

既然是一省的門戶,自然得有門面的樣子。

一進縣城,巍巍壯闊的南城門映入眼簾,讓你秒回千年前的中國。

▲來源:觀視頻工作室 下同

接下來是橫跨六車道的狀元橋。

怎麽樣?有沒有一種誤闖百萬大軍營寨的雄偉感。這氣勢,恐怕連廣州最有錢的獵德村之牌坊也抬不起頭把。

狀元橋是幹嘛的呢?顧名思義,就是給狀元走的橋嘛。

前兩年,獨山舉辦了一場萬人空巷的儀式活動,四名考入清華、北大的學子騎著高頭大馬跨過狀元橋。

▲眾人夾道歡迎,仿佛看到了明天的二品巡撫。

7年前,獨山縣有8.68萬貧困人口,占總人口大約28%。相當於每四個人裏,就有一個掙扎在溫飽線上。

在這樣的基礎上,獨山還不忘滿足當地人民對於精神生活日益增長的追求。

而且一出手,就是最高級別的享受。

瞧瞧這個博物館。

防火防盜的金屬門,保持恒溫恒濕的設備庫,精雕細琢的蟠龍雕……

一番搗鼓之後,終於讓30多萬獨山人,有幸見識到了當今最頂級的仿真工藝。

甭管是哪裡「出土」的,每一件精品,都能讓你感受到一股濃濃的浙江味。

02

你以為這就是全部嗎?

不,剛剛還只是一道前戲。現在我們進入「爛尾工程」幻燈片大戲。

車速較快,請諸位一定要坐穩了。

吃西北風的百井樓。

停工的鐘樓。

冷颼颼的黑神廟。

極度冷清的民國風情街。

這是獨山版的「紫禁城」。據說造價22億元,歷時4年建成。如今頹垣敗壁。

這是天下第一水司樓,樓高99.9米,共24層,造價2億,如今一片荒涼。

名字聽起來不明覺厲。

什麼「世界最高琉璃陶建築」,「世界最高水族、布依族、苗族民族元素建築」和「世界最大牌樓」。

只有走到身後時,來人才能恍然大悟——哇哦,原來是個酒店。

為了能夠更好地觀賞這個爛尾工程,當地還在對面建了一個可以移動的看台。

配合起這滿目的蠻煙瘴霧,遍地的孤雛腐鼠,還真是一個大大的驚喜。

現代科技,苗族風情、布依族特色,竟然能夠在一種說不清的荒涼感之下完美融合,放全球來講也絕對是罕有的。

不拍一部《妖獸都市》,實在對不起日本的川尻善昭大導演啊。

03

之前老有人說,俄羅斯是世界上最大的工業廢墟。

說這句話的人,一定是沒來過我獨山縣。

投資2.6個億的獨山經開區大數據中心,方圓500米能撞見1個人,就算我輸。

預計造價2個億的香港科技城,裏邊空曠到能塞下一場奧林匹克競賽。

預計造價6000萬的法拉第磁電公司,老法要知道這破敗景象,如今連棺材板都摁不住了。

還有建築面積高達110萬平方米的盤古莊,造價超過20個億。

表面上看它是一個商貿城。

原先規劃包含72個行業,有80棟商貿樓,600個廣場商鋪,商業街道長達足足36公里。如果開業運營,一天都走不完。

但是走進去品嘗,你會發現這是一個雜夾著宗教符號,風水布局、民族文化的怪胎。你要說是接受外星人信號的秘密基地,我也信。

之前,獨山縣湘鑫食品有限公司投資2億元人民幣,牽頭運營七十二行之一的副食品行業,想把它建成西南地區最大的「三農」貿易基地,面向東南亞地區的農產品集散地。

現在都杳無音信了。

獨山還有另一個大手筆——面積相當於14個故宮的大學城,號稱貴州省第一個縣級大學城。

2013年啟動的時候,預計投資135億元,規劃面積約1000萬平方米,可以裝入10萬個在校學生。

當時說是簽約了中央音樂學院,土耳其東地中海大學(中外合辦,本科以上,全英文授課),北塞普勒斯國際大學(中外合辦),英國赫特福德郡大學,北塞尼可西亞大學聯盟, 葡萄牙阿威羅大學等國內外院校。

恕我孤陋寡聞。這些大學我一所都沒聽過。

最近記者去探訪的時候,發現只有黔南師院獨山校區、獨山中等職業學校、湖南育才技工學校幾所國內著名高校。

可惜啊,這些血統高貴的洋大學一所都沒來,未能見識到我魔幻現實主義的大西南╭(╯^╰)╮

報導稱,由於大學城位置太偏,不好招生,有的學校入駐後又離開。

敢情獨山拿出那麽多錢,就白白給你建個了一日遊招待所?這不明擺著是欺騙剛感情嘛!

04

獨山縣人口倒掛,也就是我們常說的人口流失。當地人窮日子過怕了,領導想要跨越式發展,帶領大家致富奔小康,這種心態我們能理解。

但凡事都有它的客觀規律,再怎麽樣也不能盲目舉債啊!

我算過一筆賬。獨山縣金融機構吸收了78億元的個人存款,平均下來,每個獨山人的存款大概是2萬左右,但是400億的負債,攤到每個人頭上就是11萬左右。

這筆錢要怎麽還呢?

獨山縣財政收入只有10億元,但是光債務利息,每年就要掏出40億元的真金白銀。

▲來源 知乎:咚咚咚

據媒體報導,2010年至2011年,貴州分兩批從沿海省市引進12名優秀幹部擔任縣委書記,江蘇海安人的潘書記正是其中之一。

一開始大家還佩服他思路清晰,口才好,有幹勁,後來慢慢發現他搞一言堂。為了大幹快上,逐漸演變成了「全國最會借錢和最敢花錢的縣委書記」。

2017年的時候,全縣共有融資平台公司36家,其中,總資產規模達到60億元以上的5家、30億至60億元4家、10億至30億元10家、10億元以下16家。

「為凸顯政績,潘書記安排獨山縣8個鄉鎮每2個月輪流舉辦一次項目觀摩會,每次花費在60萬元至100萬元左右」。

其落馬之後,全縣2526人被組織約談。

當然,這裡頭的爛尾的工程,並不一定就會全部成為沉沒成本。如果後來的班子,能夠保養維護好,重新招商引資再利用,可能還能挽回一點損失。

這個活宜早不宜遲,再多些日子風吹雨打的,可能就真的一文不值了。當地一定要想盡一切辦法再出發,能用上多少就多少。

不過,獨山縣還是給了我們一個深刻的教訓,

第一,中國實行差別化的用地政策。我們的新增建設用地指標一直是向西部地區傾斜的。

沿海大城市的土地指標卡的死死的,西部中小城市反而比較寬鬆。這種理念有出於平衡主義的考慮,但也給獨山縣這樣的小地方,一個大搞工程的指標空間。

大城市經濟發展活躍,最需要土地來蓋樓建廠,反而征地指標過少。這樣做是不是造成「規模不經濟」呢?小地方不發達,卻給了大量用地空間,是不是會誘導執政者走上舉債發展的道路?

決策者一定要明白,過度強調平均主義,反而可能會讓貧窮的地方更加墜入深淵。

第二,基層一把手當上土皇帝,權力沒有受到有效制衡,背後反映的是系統性問題,需要我們好好的反思。

這個是更關乎全局的問題。不把權力關進籠子裏,中國一定會有更多獨山縣這樣的奇葩。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