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本地人來告訴你,為什麼武漢市民一點都不擔心洪水

▼7月11日網傳影片,武漢水面比路面還高。

本文來源:遠方青木

微信id:YFqingmu

作者:一棵青木

長江發洪水了,災情非常嚴重,最近互聯網上都在傳這個消息。

而作為長江流域最容易被洪災威脅的城市,武漢防洪現場的一舉一動都備受全國人民關注。

渲染洪水的恐怖和造成的損失,幾乎成了自媒體的「政治正確」。

好像誰不說中國人民在洪水之下有多慘,就是對不起人民對不起國家,故意在蒙蔽大眾一樣。

前幾天,有一組圖在網上近乎刷屏,發布者說這組圖拍攝於武漢。

從這組圖看,武漢災情十分嚴重,感覺武漢人民已經全被淹了,水深火熱。

真的嗎?

沒錯,這組圖確實是真的,每一張圖都是真的。

既然是真的,而我又在武漢,那我這幾天為什麼不寫武漢洪災呢?

因為我真的沒覺得有啥好寫的,整個武漢都沒什麼水,我倒是想寫洪災,但真的沒有洪災可讓我寫啊,我想拍個抗洪的解放軍戰士都找不到人。

武漢人,住在江邊上的武漢人,真的沒有一個覺得身邊的洪水有多可怕。

你非逼著我們說自己慘,這種事我們可真幹不出來。

想寫抗洪搶險換流量,至少也得等真正開始抗洪的時候再寫吧。

至於那個被淹沒的圖,其實是武漢江灘公園的一個雕塑,平時就放在江邊上,江水漲一點就給淹了,但這並不代表洪水已經進入了居民區。

1998年大洪水後,武漢拆除了沿江所有的居民房,修建了非常龐大堅固的江堤工程,把堤壩內的大片臨江土地,給做成了江灘公園。

洪水沒來的時候,當公園用。

洪水來的時候,當泄洪區,隨便淹,這裡不可能有一處居民房和工廠。

江灘公園對洪水是不設防的,僅是一處遊樂休閒場所而已,順便增加一點城市綠化面積。

武漢對洪水真正的防線,是長江大堤。

大堤若潰,整個武漢瞬成澤國。

武漢的所有居民,會淹沒在3~4層樓高的洪水裏,死傷難以計算。

7月7號的時候,水位其實沒有多高,才27.4米,也就淹個雕塑而已,江灘公園依然正常開放。

別說威脅長江大堤,連不設防的江灘公園都沒威脅到。

我是真的沒啥好寫的。

但10號,長江流域再下暴雨,水位又迅速提升。

武漢的江灘公園,徹底被淹了。

按媒體今晚的報導,11日下午4點長江漢口站水位達28.4米,預估到16日還會上漲0.8米,達29.2米,直奔歷史第三高,目前武漢江灘防汛工作正在緊密進行中。

長江漢口站水位29.2米是一個什麼概念?

1998年8月20日,長江漢口站達到了98洪災的最高水位,29.43米,雙方差距僅為0.23米。

也就是說,今年的汛情,我們才到7月16日,水位就已經要直逼98洪災的最高峰值。

真的很嚇人。

但是,這只是看起來很嚇人而已。

上面這條新聞的每一個字都是真的,但事實上沒什麼可怕的,如果你熟知武漢及整個長江防洪情況的話。

作為一個住在江邊的武漢居民,今天早上一醒來我就看到江灘被淹了,場面很壯觀,洪水直逼江防大堤。

吃過午飯,我就到武昌江灘公園這裡看情況了,給大家拍一下武漢洪水的真實情況。

來到武昌江灘公園的入口,我發現這裡已經不讓進了,武昌水務的工作人員正在用金屬板封堵入口。

我估計,後面還會在金屬板門後填滿沙袋。

於是我就跑到堤頂,看一看金屬板的背後,發現這裡已成澤國。

怪不得要封武昌江灘公園,這開放也沒用啊,裡面已經全是水了。

我還看到一輛倒楣車,估計是車主昨天晚上忘了把車開出來了,如今就別開了,準備在這裡泡一兩個月再拖走吧,這車我估計徹底廢了。

心可真夠大的。

目前,江灘公園已經淪陷,洪水已經抵達長江大堤腳下,開始衝擊武漢人民最後的生命防線。

但武漢人民不僅不慌,反而拖家帶口,在長江大堤上瘋狂的拍照和遊玩。

整個長江大堤上,我沒看到一個解放軍戰士來抗洪搶險,只看到了一個防汛值守點,上面搭了幾個小鐵皮房,有幾位黨員在看守。

神情放鬆,毫無壓力,上面也沒有堆積儲備任何防洪物資。

旁邊有一位師傅,正在給這個防汛值守點接通臨時電線,大家按部就班的為洪水做準備工作。

該做的都會做,但並不急。

因為真的沒啥好急的。

按媒體報導,到7月16日時,武漢水位會在今天基礎上再度上升0.8米,達歷史第三高水位,離98年洪水最高水位僅差0.2米。

但那又如何呢。

今天武漢長江大堤的實拍圖,是這個樣子。

你覺得洪水再漲0.8米,能把這麽高的堤給淹了?

上面這張圖,其實看的並不明顯,換一張圖看的更加清晰。

假設男性工作人員的身高是1.7米,這個堤壩高度目測就至少5米以上,而目前洪水連地面都沒有徹底淹沒。

哪怕超越了98洪災的最高水位,也就淹沒這個大堤1米而已,我們還剩4米的安全空間。

要在目前的水位上再漲5米,洪水才會開始越過堤頂開始向市區溢水。

而堤頂的情況大家也看到了,非常寬大,如果碰到緊急情況,在堤頂臨時加高1~2米甚至更高的沙袋,非常簡單。

洪峰要遠遠超過98年的極限數值,才有可能對武漢市構成威脅。

所以現在解放軍沒有上堤頂,甚至連防洪物資都沒有向上運。

因為沒必要。

武漢江堤上,目前以前來遊玩觀景的市民為主。

2020年的降雨量,明明超過了1998年的水平,屬歷史級特大洪災。

為何看起來武漢市應對的如此輕鬆?

98年的武漢,那是解放軍戰士們誓與大堤共存亡。

最大的原因我剛才已經說了,1998年的武漢江堤和2020年的武漢江堤,根本不是一個概念。

武漢市不僅拆除了大量江邊的房子改造成了江灘公園,而且重修了大堤,加固加高加寬,防洪能力遠遠超過1998年。

另外一個原因,就是三峽大壩。

三峽大壩的抗洪能力

談長江抗洪,必談三峽大壩。

只要三峽大壩還有蓄洪能力,下遊就不可能會出現大的水災。

而武漢,就在三峽眼皮子底下,距離相當之近。

三峽沒事,武漢就沒事。

武漢沒事,下遊就不會有事。

三峽大壩總庫容393億立方米,壩頂高程185米,據說水下的壩體有一百多米厚,修建的比山體還牢固,是按照核彈直接命中也無法摧毀的規格去修建的。

在三峽393億立方米的總庫容裏,預留的防洪庫容是221.5億立方米,清空防洪庫容時對應的水位是145米。

正常情況下,三峽的水位會在145-175米之間波動。

我們從三峽水庫的水點陣圖中可以看到,三峽水庫在每年的汛期,水位最低,為145米。而在每年的枯水期,水位最高,為175米。

完全和自然降雨量反過來。

在2016年和2013年的汛期,三峽水壩的水位出現了異常拉升。

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兩年長江發生了洪水,一大一小。

2016年洪災最嚴重時,三峽的入庫流量忽高忽低,但出庫流量非常穩定。

不管上遊過來多少洪水,我每天的泄水量就固定那麽多,讓下遊的水位始終位於安全範圍之內,大大削減了洪峰的危害,有利的保證了下遊城市的安全。

多出來的水流量,三峽大壩全部吃掉,蓄在自己的水壩裏。

這種削峰蓄洪的作用,讓三峽成為了長江百姓的定海神針。

每年的汛期來臨之前,三峽都會把水位壓制在最低點,留出大量的庫容預防可能到來的洪水。

我不知道哪一年會來洪水,但我年年都會在汛期之前把三峽的水給提前放走,騰出庫容。

有一群人,在年復一年的做著這份工作,大多數年份他們的所作所為都是無用功。

2020年這場大洪水來臨之前,三峽就已經準備好了。

早在6月10日,三峽就已經把水位削減至145米,騰出了防洪庫容。

武漢水位暴漲至大堤之下,淹沒了江灘公園,是不是代表三峽已經蓄滿了洪水,馬上就要撐不住了呢?

當然不是。

7月11日晚上19點,長江漢口站的水位是28.45米,距離98年最高峰29.43米僅差1米。

但三峽水庫的水位,才150.45米,剛蓄了5米的水,離標準蓄水位175米還差的老遠,離壩頂185米那更是差的沒影了。

換句話說,三峽大壩到目前為止基本沒有蓄水,任由洪水向下遊傾瀉,故意抬高長江水位,大量的防洪庫容能力目前是閒置狀態。

知道為什麼這麽幹麽?

因為長江裏的水是一個整體,不管是在武漢的江裏待著,還是在三峽大壩裏待著,他都還在中國的土地上沒有泄出去。

填沙袋,那只是微觀上的抗洪而已。

當這些江水奔流入海的那一刻,才算是真正宏觀意義上的抗洪成功。

只要長江流域的降雨量大於長江入海口的水流量,那整個長江流域的水位就必然不斷提升,你怎麽用沙袋防洪都沒有用。

只要長江流域的降雨量小於長江入海口的水流量,那整個長江流域的水位就必然不斷下降,洪水會自然退去。

整個長江流域的降雨量,是老天爺控制的,我們無能為力,修100個三峽都沒用。

但長江入海口的水流量,我們還是可以控制一二的。

整個長江的水位越高,和海平面的落差越大,江水的流速就越快,傾泄入海的水流量就越多。

在確保沿江城市居民安全的前提下,長江水位越高越好。

水位越高,洪水奔流入海的速度就越快,這是降低長江流域總含水量的唯一辦法。

所以我們沒有動用三峽,因為現在還不是出動三峽的時候,那是留給第二輪洪峰削峰用的。

目前長江下遊各大城市,洪災都處於可控範圍內,未出現大規模生命財產的損失,也沒有決堤潰壩的情況。

既然目前下遊城市還頂得住,那就全力繼續提升水位,加快江水入海的速度,降低長江總水量,留出安全空間,以防萬一。

目前的三峽,完全沒有必要蓄洪,這是僅次於啟動分洪區的底牌,差不多相當於4個2,目前還不是出牌的時候。

那有沒有可能長江上遊繼續下暴雨,達到下遊防洪大堤的極限後,再蓄滿了三峽,耗盡我們所有的底牌,把我們陷入絕境呢?

很難,非常的難。

今天給大家講一點水文計演算法,因為不懂水文計算就無法計算洪水,更無法分析和預測。

一條河流的徑流量,是這條河流內的匯水面積乘以降雨係數計算得出。

匯水面積是固定的,在地圖上把山脊線連在一起即可圈算得出,然後你乘以百年一遇的降雨係數,算出的就是百年一遇的洪水流量。

我們之所以敢用降雨係數來推算百年一遇的洪水,那是有原因的。

每一處地區,每年的降雨特征和降雨時間,都是基本雷同的,不會偏差太遠,無非就是規模大小有時會有差異而已。

這種規律性和科學性,是水利人計算水位,確定防洪高程的底氣所在,也是橋樑工程師計算橋面高程的底氣所在。

所有的預測,都是基於歷史資料外加合理推導得到的。

1998年特大洪水,是典型的百年一遇,我們只需要直接拿出98年的水文資料,就可以簡單預測出2020年七八月份的洪水情況。

根據1998年6~9月長江城陵磯水文站的流量變化圖,我們可以直接看出一定的規律。

1998年特大洪水,降雨量從6月15日開始急劇增大,降雨高峰出現在6月29日,然後下降,隨後在7月27日出現了第二個高峰,然後緩慢結束。

我們可以看出,在6月15日長江流量急劇增大、水位暴漲之後,在6月29日到7月27日之間,老天爺並不是持續下暴雨,而是給了接近一個月的休息期,這期間長江上遊的降雨量不斷減少。

陵磯水文站的水位,也出現了對應的變化。

6月15日~7月6日,水位急速上升。

7月6日至7月27日,水位基本不變。

7月27日之後,水位再度提升一小截,然後穩定不動。

8月25日之後,水位開始緩緩下降。

我們可以看到98年的最高水位和6月29日的次高水位相比,差距並不是很大,大概也就一兩米的樣子。

但這最後越頂的一兩米,很要命,因為超越了很多地方的防洪極限。

2020年的洪水,可能規模上會略大於98年,但洪峰來臨的規律和時間周期,大差不差,前後偏差不會超過半個月。

洪峰會有兩輪,如今來的只是第一波小洪峰,可以明確預測後面還會有一個更高的洪峰,同時也可以預測兩輪洪峰之間必然會有間歇期。

不過水位急劇上漲,只會發生在第一階段,這種漲速不會無止盡的持續下去,後期的水位上漲會迅速放緩。

這種水位走勢有我們宏觀調控的原因,也有大自然降雨給了歇息期的因素。

長江入海口在源源不斷的泄洪,每時每刻都有大量的洪水入海,只要周降雨量低於周泄洪量,那本周長江的總含水量,就一定是下降的。

2020年的洪水,超越98年洪水的規模是很有可能的。

但想再造成98年那樣慘重的生命財產損失,那是不可能的,因為我們的防洪極限大大提升了。

到目前為止,中國的防洪工作還局限於打開大壩閘門調節一下蓄洪量。

我們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各地防洪單位都已經動員了起來。

但目前也只是動員和準備,還完全沒有用得上。

所以武漢的江防大堤上,現在全是前來觀景的市民,連一個解放軍都沒有看見。

現在很多媒體不斷的曝光長江水位,動不動就說逼近歷史最高了。

而我今天要告訴大家的是,看這個沒用,長江水位是我們故意抬高的。

大家應該看的,是三峽大壩的水位。

哪天三峽大壩的水位突破了175米,乃至於逼近了185米,那才是需要啟用分洪區淹沒大量良田,甚至是出動解放軍,拿人命去守護長江大堤的時候。

現在不用一開始就用人命去守堤了,三峽幫我們守了。

而今天的三峽水位,才150米,和最低水位145米相比,僅僅只蓄了5米的水。

98年那種級別的特大洪水,遠遠不能威脅到今天的武漢了。

所以我今天去武漢長江大堤的時候,拍了大堤土坡上的一顆花樹。

我覺得一個月後,我還能來長江大堤拍花樹。

而武漢的市民,還會拖家帶口,在這裡悠閒的觀景。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