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大V彙整暴雨災情看不下去:別再覺得暴雨和你無關

本文來源:雷叔電影(自媒體《為你寫一個故事》分身,博主是微博大V雷斯林)

微信id:normalbeauty

作者:帥帥

01

前天上海下了一場大暴雨。

準確地說,那種感覺不像是下雨,更像是天上破了一個口子,嘩嘩往外「倒雨」。

我們戲稱它為「下瀑布」。

一小會街道積水成河,開車和開船一樣,就算是緩緩開過去就能激起一層層厚厚的波浪。

大風把餐廳外面的雨棚整個掀翻在地,然後被風帶出去好幾十米。

有些地方因為突然激增的暴雨,導致排水系統暫時癱瘓,井蓋被全部頂起來。

走在街上的人就更不用說了,打傘根本沒用,雨是從四面八方圍過來的,每個人都是渾身濕透,鞋子根本不能穿,還得買一雙拖鞋。

甚至上海中心大廈漏水,從60樓一直漏到9樓。

上海中心氣象台更是連續發布了三個黃色預警,分別是暴雨、大風、雷電。

但是和這種惡劣的天氣形成對比的,是朋友圈、微博、知乎各種社交平台上「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好家伙,上海在三伏天和三九天之外,成功創造了三黃天。」

「你以為我在上海?不,我在海上。」

「上海的大雨,依萍都不敢去找陸家要錢。」

「上海實拍龍王。」

我相信很多人看到這樣的段子之後,都是一笑而過,然後緊接著繼續工作、生活、大不了下班的時候運氣不好,再淋一場雨。

但如果你聯繫一下今年關於暴雨前前後後的新聞,可能會驚訝地發現,在一個個段子背後,在一個個分散的零星事件的背後,其實是一件很嚴肅的事情。

關於暴雨,遠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復雜、沉重。

02

早在今年5月底,廣東南部沿海下了一場暴雨,有些地方是特大暴雨。

反映在文字上只是簡簡單單幾個字,但那場特大暴雨之後,很多廣東人被圍困在一片「大海」之中。

這位一米八的大哥,在水裏用尺子量水深,水位已經淹沒到他的脖子處,在刻度上可以清楚地看到水深將近一米七。

因為這場大暴雨,很多地方出現嚴重內澇,廠房車輛浸泡在洪水中。

很多人的家裏也都被水淹沒,冰箱、家具、桌子被水浸泡之後無法使用。

很多工廠也因為暴雨停工,機器設備存貨受損嚴重。

氣象數據顯示,東莞莞城1小時降雨量達到100毫米,石碣中心小學1小時雨量超過150毫米,暴雨持續了多個小時,東莞高埗總雨量達402毫米。

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按照氣象標準來說,24小時內雨量達到或超過250毫米,即為最高等級的特大暴雨。

也就是說,每小時下11毫米,連續24小時就是特大暴雨,而5月底這場暴雨的猛烈程度,是特大暴雨的數倍。

這種量級的暴雨,因為伴隨著強雷暴天氣,於是很多網友就用「敢問哪位道友在此渡劫」一句帶過,絲毫沒有意識到這場暴雨的可怕。

以及,比這場暴雨更可怕的是,這場雨只是一個開始。

一個數據是,從6月2號開始,截止到7月1日,中央氣象台已經連續30天發布暴雨預警。

一方面,暴雨預警連續30天,實在是罕見。

另一方面,狂風暴雨以及由此造成的洪澇災害,從最初的一個點,開始向全國迅速蔓延。

在廣西,陽朔縣城內澇嚴重,城市主幹道甲秀橋幾乎全部淹沒,只有最高的部分露在外面,橋上停滿了大大小小的車輛避難。

如果這個還不夠直觀的話,可以看看桂林象鼻山,正常情況下,是這個樣子。

而暴雨造成的洪水,把象鼻山淹了大半,完全看不出這就是課本中所說的「桂林山水甲天下」。

在重慶江津,李市鎮降雨達到大暴雨級別,暴雨導致當地一條小河水位猛漲,河水倒灌街道被淹,緊急轉移2000余人。

在江西,連續性暴雨導致很多房屋倒塌,很多城市發生了嚴重的內澇,汙濁的洪水把城市四分五裂。

在貴州,也出現了暴雨、大暴雨和特大暴雨天氣,其中從江縣加勉鄉最大降雨量達到269毫米。

在廣東,韶關、廣州、清遠、河源等多地發生內澇,道路橋梁沖毀,農作物全部被淹,多人被困。

在安徽,宣城境內最大的古橋,400年前明代石拱橋樂成橋昨天被沖毀,原本11個橋孔只剩4個。

黃山一座將近五百年的明代石橋被山洪沖毀,很多本地人在評論區哭訴:「沒了老大橋的屯溪,就不是原來的屯溪了!!!」

一個個例子背後,就是一群受災的人,以及一個個被無情洪水沖毀的家園。

統計顯示,今年以來洪澇災害先後造成貴州、四川、湖南、廣西、廣東、湖北等26省(區、市)1938萬人次受災,121人死亡失蹤。

87.5萬人次緊急轉移安置,1.7萬間房屋倒塌,農作物受災面積1560千公頃,直接經濟損失416.4億元。

在這樣的數據面前,不得不讓人揪心。

03

如果上面這一切,都還沒讓你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的話,可以看看昨天的一則新聞:

安徽歙縣遭遇五十年一遇的洪澇災害,先是上午說,語文考試因為暴雨取消,講下午的數學正常進行:

然而到了下午,數學也沒辦法正常開始,也只能延期:

安徽黃山很多考生,不得不乘坐小船趕去考場,一葉扁舟搖搖晃晃,儘管很多人都在評論區喊著「一帆風順」,但不得不說還是很心酸。

要知道這可是高考。

高考有多重要不用多說了。

一般如果不是太嚴重的事情,都會給高考讓路。

高考大過天。

如果連高考都沒辦法正常進行,只能說這次的洪澇災害,真的已經很嚴重了。
而且這還不只是考不了,根據新京報報導,已經到了森林消防的小哥,要出動橡皮艇救援被困考生的地步了:

對於很多普通孩子來說,這可能是唯一一次走出去改變自己、家庭命運的時刻。

在這種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上,大多數學生會刻意訓練自己答題做卷子的習慣,甚至精確到上午幾點只做語文卷子,為的就是和高考考試同頻。

還有就是,要在考試幾個月之前,把自己的作息、出行、飲食都安排規律,生怕一點點變動改變了考試的狀態。

但暴雨導致的內澇,可能把這些孩子的狀態全部打亂,很難說,這種天災會不會在無形之中影響到他們的發揮,甚至成績、未來。

當然,高考再重要,也得給安全讓路。

希望當地的洪水能早日退去,學生們能在高考中發揮出自己的狀態。

和各個城市嚴重受災形成對比的,是依然很嚴峻的降雨形式。

158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

據水利部門監測,過去一周全國有16個省(區、市)158條河流發生超警以上洪水,32條河流發生超保洪水,2條中小河流發生超歷史洪水。

洞庭湖水位仍在繼續上漲

目前,西洞庭湖、南洞庭湖已經出現超警戒水位,且洞庭湖水位仍在繼續上漲,至於最後漲到什麼程度,還沒有人可以準確預測。

長江防汛應急響應提升至Ⅲ級

7月2日10時,「長江2020年第1號洪水」在長江上遊形成,長江水利委員會自7月4日12時起將長江水旱災害防禦Ⅳ級應急響應提升至Ⅲ級。

長江水利委員會主任馬建華還預測,今年汛期發生區域性大洪水的可能性較大,甚至也有可能發生流域性較大洪水。

這恐怕不是一個好消息。

04

在這樣嚴峻的形勢下,之前有一篇很火的文章說,洪水嚴重,但媒體卻不報導。

這真的是冤枉媒體們了。

據我觀察,有新聞報導資格的媒體,大部分都報導了洪災。

不但央視天天報,官媒光這周就報了十幾次了,澎湃、新京報、財新…

稍微大一點的媒體都一直關注,更關心的還都有專題:

那為什麼很多人,可能還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情?

那就不得不提到一個詞,叫「信息繭房」。

它指的是人們的信息領域會習慣性地被自己的興趣所引導,從而將自己的生活桎梏於像蠶繭一般的「繭房」中的現象。

目前的互聯網狀態大概就是這樣。

你越關心的東西,它就越給你推送。你越不關心的東西,它就越讓你和它隔絕。久而久之,你就離那些你認為和你無關的「新聞」、「消息」越來越遠。

關於暴雨和洪水的報導不是沒有,只是經過你的興趣、還有互聯網演算法的篩選,最終呈現在你面前的信息,會變得越來越單一。

一個人一天的時間只有24個小時,拋開工作和休息,空閒出來的時間也就八個小時。

以前看電視,電視台不會以你的興趣為導向更換節目,但現在,微信、微博、抖音、知乎一個個應用把你的時間分裂開來,只給你提供你喜歡的輕鬆愉快的信息。

最終的結果就是,我們每個人都被困在自己的「信息繭房」裏,以為這個世界就是如此。

所以這次的洪水災害,很多人根本沒意識到有多嚴重,只覺得這是茶余飯後的段子消遣。

乃至於突然看到了「乘船去考場」,還會覺得莫名好笑。

然而對於真正在災害的人來說,這實在不是什麼能笑出來的事情,那是真真切切的痛。

失去家園、農田毀壞、高考影響,甚至因此丟掉了生命。

別再覺得暴雨和你無關,也別再覺得暴雨、洪澇是茶余飯後的笑談。

這次的暴雨洪災,遠比你想象得更加嚴重。

手機螢幕後面的世界,也遠比你看到的更加真實、冰冷。

而那些,也都是你的同胞,也可能影響到你。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