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旗連鎖,第一家開進中南海的便利店

本文來源:跳海大院

微信id:meerjump

作者:院辦小白熊

我跟我男朋友小偉在一起半年時,聊天記錄裏的「紅旗」比「我愛你」、「寶貝」都要多出幾十倍。

我那時以為他是個十足的愛國青年,成天高唱五星紅旗,但後來發現他說的其實是成都的本地便利店——紅旗連鎖超市。

2003年,懵懂無知的小偉還在小學實驗樓裏做著細菌培養,第一家紅旗連鎖就已經在北京中南海低調開業,100萬平方米的中南海裏,這個300平方米的店如滄海一粟。

但居於北京長安街上,新華門內,中南海紫光閣附近的優秀地理位置上,讓這個消息完全低調不起來。

作為第一家開進了中國政府最高權力機關的代表——中南海的便利店,讓紅旗超市在當時成為了中國史上最牛的便利店。

無數家媒體爭相報導,過程很簡單,人是鐵飯是鋼,中南海裏的領導人也得購物,閒時喝瓶汽水磕會瓜子興許還能增進情誼,便利店在這裡必然是剛需。

「從剛開始有這個想法,省、市領導對我都很支持。」董事長曹世如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是這麽說的。

但顯然十幾年前的曹世如還不是現在的曹嬢嬢,當時的「省、市領導對她都很支持」這一點現在看來好像有些不尋常。

外界一直對此議論不停,紅旗連鎖也對此沒了下文。

緊接著,就傳來了中南海店關閉的消息,直到現在關店原因都撲朔迷離,非常神秘。

但說來也神奇,自從紅旗連鎖超市中南海店開業之後,紅旗連鎖在四川省內的開店速度加快了不少。

而其背後的神秘創始人曹世如不僅還清了巨額欠款,還讓自己的品牌成為了強大的四川本土企業之一。

▲傳奇的紅旗連鎖創始人

不都是便利店麼,紅旗連鎖憑啥成了四川人民的精神圖騰?

在四川,便利店分兩種,一種是本土品牌,一種是外來入駐;本土品牌又分兩種,一種是紅旗連鎖,另一種是其他牌子。

在初到四川的外地人看來,那紅白藍條的土bee燈箱,也讓紅旗超市格外顯眼。

尤其是紅旗倆字,配上logo,讓人還以為這是一個集中培訓上黨課的地方。

然而,就是這套奇異的圖樣,卻是四川人心中的精神圖騰。

尤其是在嬢嬢哥老倌看來,去711或全家都是趕時髦,只有進了紅旗連鎖超市的店才算得上是過日子。

隔三四百米一家的紅旗連鎖,它的緊密性都是為了讓你少走兩步。

Why?

先來看商品的豐富性。

微博上有條段子,某位在疫情期間不斷供應女友各種零食的貼心boy,被戲稱為家裏開了紅旗超市。

從糧油米面到網紅零食,無所不包。

當地的地產廣告,甚至都會把附近有紅旗超市放進文案當中。

除了商品,紅旗超市另一個絕活在於堪比海底撈的多方位服務。

在川蜀,交電費的瀟灑付款姿態,多半都在紅旗超市上演。

甚至就連公交卡充值、駕校報名、信用卡還款、水電費、火車票/汽車票/飛機票代售……都可以在這裡搞定,它從未辜負過給自己的定位——「您的好鄰居」

如今互聯網大行其道,紅旗連鎖也從沒停下腳步。

紅旗自帶質樸感甚至體現到它的抽獎上,比如15年紅旗連鎖的官方微博搞了個抽獎,獎品是一提抽紙,但有3w8的中獎名額

光從轉發數量上,你就能看到四川本地人對紅旗的熱情。

▲過日子就是不能放過每一提免費的抽紙

大多數的消費,無非是單純的商品交換。

而當消費真正成為日常生活的有機組成部分時,它就升格成了一種生活方式。

紅旗超市之於嬢嬢哥老倌尚如此,對於我和小偉也不例外。

無數個夜晚,小偉依偎在我的肩頭,「晚點我們去紅旗」已經是一種暗號,這通常就意味著今夜無法入睡,並且還會伴著某種裸露且噴射的回憶傾瀉,類似於午夜的往事電台,一個個讓人淚目的睡前童話。

「我記得小的時候,我們家旁邊就開了一家紅旗超市,那時候還叫做紅旗超市第三分店,因為這個,我們家成為了黃金位置,別提多風光了。」

就像全中國只有成都人偏愛伊藤一樣,紅旗超市在成都人心中的分量,只有最早的老成都西門人才深有體會。

紅衣服的「美女嬢嬢」,可能比你媽都親

其實四川人選擇紅旗連鎖是無可厚非的,它是沒有理由,也是你柴米油鹽的生活歸宿。

▲圖源微博@老娘叉燒汁

進了紅旗超市,除了承包直徑一公里範圍內的成都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的零售商品外,還有珍貴的專屬「紅旗嬢嬢」。

紅色的制服,有序的步伐,清一色的嬢嬢職工系統,讓你仿佛回到了母親與七大姑八大姨一起議論你的屋子。

紅旗嬢嬢的地位之於紅旗超市,就像火辣的舉牌女郎之於拳擊賽事,講究的就是羊毛小卷和魚尾紋構成的正宗滋味兒。

但凡混入一個年輕人,那都是背離了原教旨的邪教。

但只有嬢嬢們有點略顯淡薄,必須還得配上結賬時那句亙古不變的「積分卡有沒得」才能讓你感受到這間盛滿了成都感情的連鎖超市氛圍。

事無巨細,瑣碎又日常,她們能在你剛一踏進店門就趕緊招呼你平時抽的煙賣完了,也能正大吃朵頤之際就趕緊擦擦嘴開始幫你結賬。

還會不厭其煩地告訴你最近到底用支付寶還是微信結賬最划算。

之後,在你轉頭離開的瞬間悄悄咪咪的叫住你,遞給你一張紮實的5毛優惠券,提醒你下次帶著來。

▲薅羊毛的秘密,都在這圖裏了

去個幾次,嬢嬢們早已把你熟記於心。

跟店員近乎機器人化的外來便利店不一樣,嬢嬢們不僅提醒你哪些商品打折,還苦口婆心的叮囑你年輕人記得按時吃早餐。

中老年們脫離了網上一線牽的魔障,她們始終在這裡手把手教會你如何使用刷臉支付。

這裡就是蓉漂遊子們的精神慰藉,蓉城之家。

相比起全家、711的快節奏與年輕消費概念,四川人還是更偏愛紅旗連鎖裏昏暗的燈光、老舊的擺設與充斥著貨品的味道。

「我在全家找了一圈,愣是沒找到醬油,在全家裏只能買便當沒法買生活用品。」

「711的黑色橡皮筋,20塊錢5個,店員還一個勁跟我說買的值,我真想告訴她臨街的紅旗超市五塊五一大包。」

老一輩的四川人還是信奉紅旗連鎖的「好鄰居」使命,相比起在全家的搜尋無果、無所適從,似乎走在紅旗的狹窄過道裏能讓他們更有安全感。

周遭熟悉的面孔讓他們倍感親切,在現代人疲憊不堪、萬千焦慮的心靈上,紅旗連鎖仍然寬厚仁慈。

▲2020了,紅旗連鎖也實現了人臉快捷支付

小時候有段時間可樂還是2塊3一瓶,經常差那麽一兩毛錢。

紅旗的嬢嬢總是擺擺手:「沒得事,下次再補上嘛。」

連這位嬢嬢自己都沒想到,就是這樣一件平凡又細微的事情,竟然感動了我的男朋友小偉十余載,成為他心中不滅的紅旗精神。

無數次,小偉義正言辭的告訴我,當加班到深夜看到紅旗連鎖那一瞬間,就知道自己快到家了。

冷清的街道上,紅旗超市優美的紅色燈光,仿佛深夜幽深海洋中那一座屹立不倒的燈塔,給小偉這樣晚歸的人以心靈慰藉和指引。

不得不承認,在這一點上,不論是作為女朋友的我,還是生他養他的母親,都輸了。

紅旗的購物券是四川人的硬通貨

有一句話是這樣講的:在四川,如果有人送你幾張一百元面值不等的紅旗超市購物券,那他多半是想跟你交心。

紅旗超市的消費券,在川蜀地區編織起一張人情關係網的同時,它的店面也在當地極速繁衍,構成一張地理坐標系。

如今,這個便利店僅在大成都範圍就有1000多家門店,全川更是開了3000家門店。

如果將四川比作一盆水煮肉片,全家和711的數量就是那為數不多的肉片,剩下總也吃不完的圓白菜就是紅旗超市。

而它也並不止步於兵家必爭的商業繁華區,而是設法在四川盆地生根發芽,逐漸擴散。

而你想不到的是,甚至連監獄都有紅旗超市的蹤影。

紅旗連鎖德陽監獄親情店——親民又接地氣的全稱,跟你三室一廳的老家差不多大,除了沒有酒,該有的應有盡有,讓服刑犯人在枯燥的勞改時間裡也能體會到家庭婦女的日常愉悅。

早八晚五,工作人員統一為監獄獄警,此外保持了紅旗超市的便利支付方式——刷卡。

不過禁止透支使用還是讓服刑人員不得不克制一下自己,如果要選擇魚罐頭,需要把鐵罐留在超市,我猜想可能是為了防止自殺,也可能是害怕下一個肖申克的誕生。

▲只是監獄裡的紅旗連鎖可能就沒法使用這些功能了

很多年以後,從德陽監獄釋放出來的服刑人員,唯一忘不掉的,肯定也是那奪目鮮艷的紅旗連鎖超市,而這一段獄中經歷,讓他們彼此的聯繫更加深厚了。

就像相互依偎了十余年的四川人民,和紅旗超市的創始人曹世如。

也許是因為名字的前兩個有和「超市」是相同諧音,所以注定了曹世如一輩子的超市情結。

而對於四川人民來說,因為有了曹嬢嬢,才讓紅旗連鎖已成為成都的一張城市名片,也成為四川人心裡割舍不了的朱砂痣。

▲曹嬢嬢真的很喜歡唱歌

尤其是我的男朋友小偉。

[custom-related-posts title=”” none_text=”None found” order_by=”title” order=”ASC”]

閱讀原文

林書豪確診新冠肺炎,有打過疫苗。微博湧入3.7萬留言鼓勵,熱搜第一

xxx

沒有童年、跳水滿分的14歲全紅嬋正獲得各地旅遊邀約,「終身免費遊」

xxx

上海那棟「紙片樓」最窄處僅20厘米,裡面到底長怎麼樣?

xxx

在中國,如果從3歲開始準備,幾歲可以當上奧運冠軍?

xxx

在人潮爆多的廣州火車站旁開小超市能掙多少錢?

xxx

扳倒吳亦凡的「都美竹」正被多間公司搶注商標,還有人註冊了「吳簽」

x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