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羅斯領土爭議網民很生氣,胡錫進挑戰敏感議題:不要翻歷史的舊帳

7月2日,俄羅斯駐華大使館官方微博發了一條貼文,講的是敏感的「海參崴」。

現在海參崴叫做「符拉迪沃斯托克」,這條貼文是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160週年。

貼文中還解釋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意思,就叫「統治東方」。

這條貼文由俄羅斯使館官方發布在中文微博,被罵翻了。

7月3日,在網民的壓力下已經刪除。

互聯網大V直接稱為「騎臉」。

涉及俄羅斯和領土爭議,這麼敏感也只有環球時報胡錫進能談、敢談。

他也真的談了,很勇敢地面對這個經常引起罵戰的敏感話題。

「我還要借這個機會打開中國互聯網上圍繞那段歷史的心結,說一些大實話。」

但後來關閉評論。

作為中國互聯網唯一享有言論自由的人,老胡上一次關評論是2019年香港反送中的某條貼文。

來源:胡錫進觀察

微信id:huxijinguancha

俄羅斯駐華大使館昨天發了一條中文微博,慶祝符拉迪沃斯托克建城160周年。

微博還註明了「符拉迪沃斯托克」的中文含義:統治東方。

該微博引起很多中國網友的反感,認為它是對中國公眾情感的冒犯。

中國人、尤其是東北人傳統上管符拉迪沃斯托克叫海參崴,在中國出版的地圖上,這座城市的名字一直標註為「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俄方曾希望中方把海參崴這幾個字拿掉,中方沒有同意。

眾所周知,海參崴等中國領土是在1860年簽署的《北京條約》中割讓給沙皇俄國的,沙皇俄國是近代史上侵占中國土地最多的國家。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歷史,今天在黑龍江黑河市,還有一個璦琿歷史陳列館,裡面展示著當年沙俄侵占江東六十四屯的慘烈場景,那段歷史永遠留在了中國人的記憶中。

老胡反對俄羅斯使館發這個微博,這是我的基本態度。

關於那段歷史,是中國近代以來最痛苦的記憶之一,我認為俄羅斯使館在中國社交媒體上這樣寫不是對中國公眾尊重的一種表現,而這種表現與該使館增進中俄兩國民間友好的使命之一不相符合。

除了這個基本態度,我還要借這個機會打開中國互聯網上圍繞那段歷史的心結,說一些大實話。

首先,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布拉戈維申斯克(海蘭泡)、哈巴羅夫斯克(伯力)等城市所在的那些土地都是中國的故土,但他們今天已經是俄羅斯的領土。對這個事實,我們中國人需要接受。

無論我們對那些故土有多少感情,中國作為國際法的維護者都不能表達我們有意在未來收回那片故土的任何官方意願。

不改變領土現狀是國際社會維護和平的基石性原則。

每個國家的人民都熱愛自己的國土,無論它在歷史上是什麼機緣、通過什麼方式得來的。

領土的舊賬可以通過文學和歷史記述,但是不能輕易拿到外交中攤開,否則它一定會演變成國家之間的對立乃至仇恨,而人為改變領土現狀在大多數情況下都意味著戰爭。

中國在失去海參崴的那個時代太積貧積弱了,那是一段國恥。

然而畢竟過去一百幾十年了,無論是今天的中國人還是今天的俄羅斯人,都無法對那一段歷史負責。

今天的世界地圖與一百幾十年前的世界地圖相比,很多地方已經變得讓人認不出來了,如果把舊賬一頁一頁地翻回去,那是整個人類社會的不可承受之重。

老胡作為活在當下的一名中國人,說實話,我最大的意願就是中國的領土維持現狀。

我不希望我活在的中國失去一寸土地,我也不希望它開疆拓土。

因為我知道,無論是中國縮小還是擴大的過程都將是動蕩的,甚至是血雨腥風的。

中國的960萬平方公里土地既足夠大,也一寸不多餘。我最希望的是,我和我的親人、我的朋友們以及全體中國人民的一生都在和平安寧中度過,他們的個人幸福與這個國家的領土和主權完整同樣重要。

我懷念故土,就像很多中國人一樣,但我不認為這樣的懷念可以變成推動國家奉行旨在收回故土政策的激進意識形態。

一旦出現這樣失控的民族主義,它決不會被世界接納,而且它指向的決不是中國人民的福祉。

說完這些,我要再說說俄羅斯使館。

我不知道最初他們發這個微博是計劃好了要衝擊一下中國互聯網上一些人的「恢復國土論」,還是一個慶祝城市周年的無意之舉。但無論如何,效果都不好。

中國人的故土情結不可能被俄使館的文宣沖淡,如果想宣傳符拉迪沃斯托克(海參崴)促進旅遊等,這樣做尤其適得其反。不應該。

俄方尊重中國人對故土的記憶,中國人尊重早已形成的中俄領土現狀,這是中俄友好相處的應有態度。

實際上,這些年兩國官方和主流社會就是這樣做的。

中國的地圖上一直同時標註著那些城市的舊名,黑河有那樣的紀念館,而該市與俄方交往非常密切,體現的就是這種相互尊重。

接下來老胡還要說,中俄穿過歷史煙雲,今天已經彼此成為最為重要的戰略伙伴。

兩國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伙伴關係使兩國在復雜的國際局勢中實現了背靠背的依托,它是兩國各自全球外交的基石,對各自的國家利益有著不可取代的意義。

美國最希望做的事情之一就是離間中俄關係,他們做夢都希望中俄兩國突然反目成仇,那對華盛頓來說無異於從天上掉下來的世紀禮物。

我相信,無論俄羅斯社會還是中國社會,都具有我上面所說的戰略清醒。

我注意到,中國互聯網上不時有翻中俄之間領土舊賬的言論,它們除了與國人的故土情結有關,也有一部分是故意的。兩種情況混雜在一起,形成非常敏感的網上輿論漣漪。

關於故土情結,我前面已經說了很多,但我必須提醒大家注意,中國有一部分崇美的公知力量,他們每一次都會在各種煽動仇俄的輿情中扮演活躍角色。

當然並非批評俄羅斯的人都是這樣,但確有少數人會拿著放大鏡尋找俄羅斯對中國的不友好,極力把中俄之間正常的利益摩擦和不到位的協調解讀為戰略互疑的表現,以向公眾證明俄羅斯「是中國最陰險的對手」。

在俄羅斯也有反過來宣揚仇中的勢力,因此維系中俄戰略關係是兩國社會共同的使命。

中國和俄羅斯的愛國者都應該給兩國友好添磚加瓦,而不給那些想破壞兩國關係的人創造機會。

老胡在此向兩國社會同時拜託了。

7月3日晚間,老胡追發了一條貼文如下:

以下為網民評論: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