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禁掉59款中國應用背後:一個奇葩的印度互聯網市場

本文來源:衛夕指北

微信id:weixizhibei

作者:衛夕

伴隨著印度政府的一紙禁令,中國59款出海APP在這個神奇的東方國家按下暫停鍵。

其實,「意想不到的騷操作」一直是印度政府的一貫的作風,畢竟這是一個曾經一言不合就禁掉可口可樂長達15年的「薛定諤國家」。

衛夕之前寫過一篇介紹印度互聯網市場的文章,現稍作修改發布如下,一起來認識這個充滿矛盾的奇葩市場。

以下為正文——

我們先從一個流傳廣泛的小故事開始說起——

一個做鞋的公司派了兩個市場調查員去一個小島調研那裏的市場,兩人到小島後看到了同樣一幅場景——島上的人幾乎都不穿鞋子。

然而兩人回去給公司匯報的結果卻截然不同,第一個說——那裏沒有市場,因為沒有人穿鞋;第二個卻說——那裏市場巨大,因為現在還沒有人穿鞋。

從某種意義上,現在的印度,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就是那個小島——

一方面移動互聯網普及率低,具體僅為35%左右,市場潛力巨大;

另一方面,他們的支付能力的確相對有限——iPhone在那裏並不受歡迎,只拿到不到3%的份額,亞馬遜則在印度巨額虧損…..

如何客觀了解印度市場?

它能夠成為中國公司出海的首選地?進入印度市場需要考慮哪些問題?

這篇文章就帶大家一起來透視印度的移動互聯網市場——

一、巨大的人口基數和增長潛力

全球有76億人口,其中月41億已經接入到了互聯網,而在剩下的未接入互聯網的人口中,約四分之一在印度。

據互聯網和印度移動協會(IAMAI)的數據,印度整體互聯網普及率估計在35%左右,城市地區為65%,農村地區為20%,如今,印度互聯網人口為5.1億。

印度和中國是世界上唯二網民數量超5億的國家,而據尼爾森的預測,到2025年,這一數字將達到8.5億,這將超過G7國家的總人口數。

印度對於包括美國和中國互聯網公司而言,都是一塊讓人垂涎欲滴的市場——一方面源於其龐大的人口基數,由於沒有計劃生育,印度的人口在過去10年迅速增長,如今已和中國旗鼓相當——13億左右。

這是一個龐大的數字,Facebook、WhatsApp用戶數最多的國家是哪一個?並非美國,而是印度。

另外,猜一猜哪個國家移動網民占比最高?

答案也是印度。為什麼?

因為某種意義上,印度是為數不多的跳過PC時代直接進入移動時代的國家,背後原因是收入較低的印度國民大多數買不起價格相對昂貴的個人電腦。

龐大的人口基數,讓印度即便在互聯網普及率低的情況下,依然能提供巨大的規模。

據eMarketer的數據,印度是Instagram用戶第三多、Twitter用戶第四多的國家。

而據美國的「探探」—Tinde的數據,世界上左右滑動最多的10個城市中有4個位於印度,其推出的Tinder Gold服務斬獲了300萬付費用戶,超過了很多熱門遊戲成為付費APP之首。

儘管印度的手機用戶中還有一半為功能機,但印度4G用戶增長也十分迅速,印度首富Mukesh Ambani於2016年9月推出了一個瘋狂的移動網絡Reliance Jio——

新用戶可以獲得6個月的免費4G高速互聯網,這一舉動的效果是驚人的,它大幅削減了印度人上網的數據成本,在推出兩年後,Jio已經收獲了超過2.5億人的用戶群,增長速度讓世界上任何一個電信運營商汗顏。

▲一位印度農村爬上樹尋找信號的青年

App Annie的數據顯示:按下載量,印度是全球第二大移動應用市場,2018年,印度占全球1750億移動應用下載量裏邊的580億,僅次於中國的650億。

對美國和中國的互聯網公司而言,本土用戶不再增長、人口紅利已經消失,而歐洲市場則面臨極其嚴厲的監管,非洲市場儘管規模龐大但極其分散、運營難度極大。

因此,擁有高基數、低普及率以及統一市場的印度是一個夢寐以求的新大陸,而更加讓這些科技公司興奮的是——

在此之前,印度在互聯網監管方面一直相對開放寬松,因此吸引了大批國外的公司,美國的谷歌、Facebook、亞馬遜;中國的小米、UC、Tik Tok、美圖甚至韓國的很多互聯網公司都在印度市場非常受歡迎。

二、與網民規模極不匹配的互聯網收入

如果你認為基數如此大的印度市場一定就可以賺得盆滿缽滿,那麽你就錯了!

因為與印度龐大的互聯網人群相比,印度互聯網的收入實在是小的可憐,從某種意義上,這些出海的公司更多的是賭他們在這個市場的未來,因為當下這個市場的規模實在太小——

以廣告市場為例,根據eMarketer的數據,2018年印度全國數字廣告支出僅為15.3億美元,15.3億美元是一個什麼概念呢?

2018年微博的全年的收入為17.2億美元,也就是印度全國互聯網廣告收入還不到微博一個公司的收入,而微博這個廣告收入水平在中國互聯網廣告收入裏只能排到第七,這真是一個讓人絕望的數據。

而且,印度的在線廣告收入有約四分之三被谷歌和Facebook壟斷,因此,從這個意義上,中國出海APP在這個市場商業化的絕對值目前還比較小。

印度的在線廣告數據甚至還不如東南亞市場——東南亞2018年的在線廣告收入為24.2億美元。

作為對比,2018年,中國互聯網廣告的規模為850億美元,世界第一廣告大國的美國為1080億美元,這中間的差異大家感受一下。

這背後源於印度相對低的國民人均收入水平,2018年,印度的人均GDP為達到2020美元,不到中國的9470美元的四分之一。

那麽為什麼還有如此多中國公司進入印度市場呢?

某種意義上,他們是在賭未來的潛力,畢竟印度是這個世界上為數不多GDP增長超過中國的地區大國。

三、切實的進入挑戰與門檻

儘管在市場規模和潛力方面,印度有著非常巨大的優勢,但對於任何想進入印度市場的公司而言,挑戰也是非常明顯的,下邊我們一起來看一看進入印度市場會面臨哪些挑戰——

多語言問題:印度繁多的語言對任何公司的進入構成很大障礙,據《哈佛商業評論》的數據,印度有約7億文盲,而人口中只有不到1億人可以讀寫英文,而整個印度有32種不同的語言,每種語言至少有100多萬人使用。

在印度,由於語言障礙,該國90%的出版物沒有網站,95%的視頻消費使用當地方言,一個互聯網應用至少需要兼容五種印度語言才能真正打入這個市場。

令人擔憂的性別平等:由於印度的傳統觀念依然根深蒂固,女性在使用手機方面受到了極大的制約,特別是在農村地區。

有研究表明,在印度使用手機的女性比例僅為38%,而另一些研究則顯示這一數字僅有28%。

在距離艾哈邁達巴德不遠的一個小村莊Suraj,未婚女性被禁止使用或擁有手機,如果被抓住,那麽這名女性就會被罰款2100盧比,而200盧比則會獎賞給線人,整個村莊有2500人贊成這個決定。

麥肯錫世界研究所於2018年6月發布的報告稱,印度女性對該國GDP的貢獻僅為18%,是全球最低的國家之一。

在中國很難想象的事,在印度正在發生,這也讓全球互聯網企業在印度,會面臨著與國內市場完全不同的用戶使用習慣。

印度整體消費能力依然不夠:比如蘋果公司的iPhone在印度智能手機的市場佔有率約為2%,這一數字和發達國家或中國這一的發展中國家相比都非常低。

對於大約99%的印度人來說,Netflix高昂的價格是無法承受的,對於Facebook和谷歌來說,來自印度的收入依然不夠高。

而亞馬遜的印度子公司在截至2018年一季度的虧損增長了30%,達到630億盧比(8.8億美元)。

在印度買一台智能手機也要花費60美元以上,而大多數印度人仍然使用的功能機只需12美元即可購買。

對於許多印度人來說,即使是最便宜的智能手機也顯得昂貴,他們平均每年收入不到2000美元。

三、國外公司在印度的表現

事實上,印度是中國公司出海最為成功的市場之一,從硬體到軟件,中國公司在印度市場取得了很多亮眼的成績——

UC是最早進入印度市場的中國移動互聯網公司之一,早在2011年就在印度取得了不錯的成績。

UC早期主打網頁壓縮功能在印度網速並不快的網絡環境下大受歡迎,如今UC已經占領了印度移動瀏覽器44%的份額,甚至超越了谷歌的Chrome瀏覽器,超過1億的用戶讓印度成為UC除大陸之外最大的市場。

小米、OPPO、Vivo也是中國在印度市場的另一個重要亮點。

三家公司的市場佔有率加起來甚至超過了印度智能手機市場的50%,為適應印度的線下市場,小米的線下店——小米之家甚至比中國本土店還要多。

▲Netflix在印度街頭的廣告

另外,YY、Live.me、抖音的國際板Tik Tok、聯想之前的茄子快傳以及眾多中小手遊開發商在印度市場都取得了不錯的成績,而要進入印度市場,這些公司或多或少都遵循了以下原則:

第一,本土化產品,印度市場有著足夠的特殊性,比如谷歌在印度專門推出了本地化的社交網絡平台——Neighborly。

Google的產品經理伍德沃德說:「我們在做這個產品的時候是在考慮孟買的年輕人需要什麼,而並非考慮矽谷的山景城需要什麼。」

為了讓印度用戶更好地在無網絡環境中使用產品,谷歌還推出了YouTube 和谷歌地圖的離線版本。

第二,考慮經濟因素,印度經濟發展水平和選擇進入的產品是息息相關的。

比如UC主打壓縮網頁、茄子快傳主打無網絡傳輸,其實都和印度實際發展水平非常匹配。

谷歌就和Railtel合作,在安得拉邦400多個站點,覆蓋800萬用戶和數量提供免費的公共WiFi接入,很多印度人通過谷歌的這個計劃第一次接入互聯網。

谷歌還通過一些計劃向印度婦女提供互聯網相關的接入和教育,進行數字掃盲 。

谷歌為性能更低硬體打造的Android One也從某種意義上也是為印度這樣對價格敏感的國家設計的,如今,搭載Android One系統手機(如小米的紅米系列)占據了印度極大的市場佔有率

第三,考慮語言因素,谷歌在這方面做的非常好——谷歌的語音助手支持了八種印度語的輸入,其Chrome瀏覽器則支持印度的11種語言的翻譯。

谷歌印度副總裁Anandan稱:「由於多語言的原因,印度用戶更願意與互聯網語音對話,而不是點擊或打字,印度的語音搜索每年增長270%,這一增長率超過了世界上任何國家。」

是滴,讓人遺憾的是,隨著今天印度政府的一紙禁令,眾多中國出海APP的多年努力一夜之間付諸東流。

毫無疑問,在這個黑天鵝頻飛的2020年,每一個企業都必須做好準備應對任何意想不到的的打擊。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