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訊告老干媽出現了反轉,真相太奇葩,騰訊淪為互聯網笑柄

6月30日,媒體披露騰訊狀告老干媽,要求查封、凍結老干媽1624.06萬元財產,說是老干媽欠錢不還,簽了千萬元廣告費卻沒付錢。

6月30日晚,老干媽發布聲明,說騰訊被騙了。

7月1日,貴陽市公安局雙龍分局發布通報,3人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公司工作人員,與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其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的網絡遊戲禮包碼,3人已被刑拘。

這表示堂堂騰訊真的被騙了。

很快地淪為網民笑柄:

根據中國裁判文書網案件6月29日公開信息顯示:

「廣東深圳南山區人民法院裁定查封、凍結被告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銷售有限公司名下價值1624.06萬元的銀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其等值的其他財產。該裁定結果在2020年4月24日作出。」

對此騰訊方面的說法是:

「老干媽在騰訊投放了千萬元廣告,但無視合同長期拖欠未支付,騰訊被迫依法起訴,申請凍結了對方應支付的欠款金額。」

消息炒了一整天,老干媽遲至晚間才發布聲明,說是騰訊被騙了。

「經核實,我司從未與騰訊公司或授權他人與騰訊公司就老干媽品牌簽署《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且我司從未與騰訊公司進行過任何商業合作。」

「針對上述重大事件,我司及時采取法律手段維護企業合法權益,已向公安機關報案。公安機關於2020年6月20日決定對此案予以立案偵查。」

7月1日,貴陽公安發布通報,證實騰訊真的被騙。

以下為通報全文:

近日,我局接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筒稱「老干媽公司」)報案稱:有不法人員冒充該公司名義與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騰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導致被騰訊公司起訴。

經我局初步查明,系犯罪嫌疑人曹某(男,36歲)、劉某利(女,40歲)、鄭某君(女,37歲)偽造老干媽公司印章,冒充該公司市場經營部經理,與勝訊公司簽訂合作協議。

其目的是為了獲取騰訊公司在推廣活動中配套贈送的網絡遊戲禮包碼,之後通過互聯網倒賣非法獲取經濟利益。

目前,曹某等3人因涉嫌犯罪已被我局依法刑事拘留案件正在進一步辦理中。

以下內容摘自每日經濟新聞(微信id:nbdnews)

2019年3月,騰訊與老干媽公司簽訂了一份《聯合市場推廣合作協議》,騰訊側投放資源用於老干媽油辣椒系列推廣,騰訊已依約履行相關義務,但老干媽未按照合同約定付款。

騰訊多次催辦仍分文未獲,因此不得不依法進行起訴。目前案件在法院具體審理過程中。

騰訊方面所稱的合作,被指為QQ飛車與老干媽去年的一次合作。

去年的信息顯示,老干媽將成為QQ飛車手遊S聯賽的行業年度合作伙伴。

2020年3月18日,騰訊公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未經審核綜合業績,及截至2019年12月31日止年度的經審核綜合業績。

財報顯示,2019年全年騰訊總收入為3772.89億元,同比增長21%。

其中,網絡廣告業務2019年的收入同比增長18%至人民幣683.77億元。

社交及其他廣告收入增長33%至人民幣528.97億元。

該項增長主要反映微信(主要為微信朋友圈及微信小程序)廣告庫存及曝光量的增加帶來更多廣告收入,以及移動廣告聯盟因流量及廣告視頻化增加帶來的收入貢獻。

媒體廣告收入下降15%至人民幣154.80億元。

該項減少主要由於排播時間的不確定性、挑戰性的宏觀環境,以及2019年無FIFA世界杯的帶動而導致包括騰訊視頻及騰訊新聞在內的媒體平台的廣告收入下跌。

據啟信寶信息顯示,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陶華碧,有兩位股東,李妙行持股51%、李貴山持股49%,其中李貴山是陶華碧長子。

另外,老干媽食品銷售公司是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的全資子公司,老干媽創始人陶華碧為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執行董事兼總經理。

此前,貴陽南明老干媽風味食品有限責任公司發布2019年度業績情況,2019年公司銷售收入破50億元,同比上漲14.43%。

在中國企業界,老干媽以「從不缺現金」著稱。

曾有報導稱,不貸款、不融資、不上市,不讓別人入股,也不去參股、控股別人,已然成為老干媽的標籤。

這樣一家現金流充沛的企業,此前卻陷入「拖欠廣告費」的風波之中,的確讓很多業內人士感到有些意外。

閱讀原文